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阴影
3723个阅读者,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2-27 12:39

阴影



边江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一九六五年初夏。
今天是5月2日的一天早晨。
从清早起,天气不错!天空上,是一片非常纯净而令人愉悦的微蓝色,没有一丝云片的云空。初夏的太阳照到了位于宜宾城西有近半公里远的、一条通往郊外两路桥(地名)的公路上。路两边,往南是下去的河边就是金沙江,路边是一座房子接着一座的矮房子;在马路往北是延绵的高山。同样有沿路的矮平的旧房子,一些两三层的红或青砖半新的楼房(那是五十年代初修的),在这些房楼后面,有一条位于小半山脚下的静静的看不到的铁路,这是由宜宾通往云南方向的铁路,通车几年了。在这些房楼相邻间,有一栋三层楼的青砖小楼房。
旁边有一座机械小厂,下搂过去是大道,对着机械厂的小厂门。里面有六七座大小不一,白墙机房、红石棉瓦房顶和也是三层青砖办公楼。宜宾人民公安局的侦查队长胡天祥的家在这里,因为,他的妻子在机械厂工作。他本来是可以住到市区有一公里远的宜宾公安局,为了自己的妻子,住在妻子单位分的房子里。他们有一个女儿四岁了,一家人过着幸福的生活。
此时,吃了自己妻子在早晨做的稀饭和馒头,胡天翔就马上看了表,已经七点。就说:“小秀,我去上班了。”
这时,他妻子在收拾桌上的碗筷说:“快去,不要迟到了。”
“嗯,”
“我等会把女儿送到幼儿园,就去上班。”
“小秀,我就走了。”
然后,模样温厚显得俊逸的胡天翔就穿上是公安局的人员的蓝制服出来,下了楼尾侧面的楼梯,到了大道上,走到通往城里的公路了。前面公两边,都是一些平矮的瓦房,这些矮房中有一楼一底的陈旧的小楼房,还有店铺,那时是称 为供销社、商店、餐馆等。川南宜宾五月初夏的早晨的金黄色阳光从东边的蔚蓝色天空中,洒到他前面的、有靠近高高的山壁下的、不高的房楼间和他往前一段的路上。胡天翔向柏油马路走去,这时,时不时,有车子在胡天翔身边的马路上来回驶去,还有些人,比如:工人等也从他身边的马路来回匆匆走去,到宜宾的各个工厂单位上班。宜宾人民公安局侦查队长胡天翔感到心情轻松,高高兴兴地从宜宾西郊走进城。
二十分钟后,到了宜宾保安路(今民主路市中心)
的宜宾人民公安局二楼侦查队长的办公室。他后来,换上了有五角星的圆盘帽,有红领章的蓝制服和蓝色的裤子。这时,已经有公安人员陆续来上班了。大约九点多点,局长的秘书林玉荣敲门进来说:
“胡队长,局长喊你去他的办公室一下。”
“好,我马上去。”胡天翔回答,他觉得胡局长喊自己去,一定有什么事。就从办公桌旁的藤椅上起来,向四楼胡柄文局长的办公室走去。到了四楼第一间的一道锈红色的木门推门进去了,然后胡局长让林秘书把门关上,林秘书就走了 。模样非常沉静,而富有经验的,团脸、非常清瘦的宜宾人民公安局局长胡炳文,五十年代初,是从解放军部队到公安局的一个普通的公安战士,慢慢成为具有侦破,领导能力的公安局局长。他破获过十五起国民特务案子,和一些民事 案子,成为了宜宾人民公安局的局长已经一年了。胡局长非常可亲!才38、9岁。也非常随便!看到胡天翔队长到了面前,就马上起身走离办公桌,到他的面前说:
“根据市委内参(内部情报),位于宜宾以东二十公里远的深山里的三0四导弹工厂,从两年前,着重研究了核导弹,是在最近一个月后,初步成效。”
“这样就好,有利于我们的国防工业。”
“对呀。”
然后,胡天翔就没说话。胡局长眼色略严肃起来。“目前,台湾特务只是在我们城里,虽然被破获了不少,还是有更多的敌特,还非常狡猾都隐藏在我们城市里。目前的台湾紧紧依靠着美国,他们不会放过这个盗取我核导弹机密的机会
的。我想,美国人会更密切注意、利用我们城里的特务,极力获得机密和破坏三0四工厂。”
“局长,我明白了。”胡天翔说,但是,他马上迷糊了问:”局长,现在导弹工厂也没有线索呀?”
“我是让你有一个慨念。”
……
位于宜宾城郊外往东有近20多公里的深山里,有一座工厂叫三零四厂,对于一般的宜宾人来说,听都没有听说过,这是国防工业在中国西南特别是川南的一座唯一的制造导弹的工厂。
它从一九五六修建。一年后,相关的机房,研究室建成生产,就进行导弹研制和生产。八年过去了,为我国国防工业生产出第一代红旗一型,二型导弹,据说要生产红旗三型。事实上,就是对核导弹的研制,已经搞了二年了,开始有了
成效。
今天是一九六五年五月五号的一天的早晨。
在三0四工厂内,靠近西侧的是一大片褐土色的山壁,非常高,几乎伸到天上去。在厂延伸出来的山脚下,有多栋三层青砖或红砖的规整的新楼房(这是研究人员、工人的住家区,在厂外),位于厂公路两边的山壁下,一条厂公路从日夜坚守着四五个解放军战士的门口通往山外。这里是进厂的厂门没有写厂名。
与一道把厂围起来的围墙相隔的厂外工人区的普遍是三层红(青)砖楼,一排排的红木的窗子,窗下是七八颗梧桐树,绿色的树叶伸到窗口旁,看上去,非常的静雅、舒适!在厂内,大道过去,是一些相挨一起错落有致的机房。在机房大楼的侧正面,还修有鱼池,走过去到山壁下,是一条非常宽的三合土的宽平地坝,靠近山壁下,有两桉树,树叶伸到侧身面的青砖墙上,这里是53科研所。
这时,有一个五十三岁多点的,团脸,模样多慈祥的老师傅,据说,他专门被领导安排来这里打扫清洁。只要一打扫完了,他就可以回到在厂边的一间单独的小房里,他快要退休了,厂里照顾他。他叫万福年,再过两年,他就要退休了

“万师傅,你这么早就来打扫清楚呀!”来53科研所的一个30岁女同志来上班了,她招呼在扫地的万师傅。
“是呀,”在扫地的万师傅停住扫地,抬起他非常憨厚的脸回答。
“你应该吃了饭来。”
“陈玉娟同志,谢谢你的关心了。”
”那里。”
“你也来的早。”
“万师傅,那早呀,我离一个先进的工作者的标准还差得远!”
“我觉得你已经是了。”
“是吗?”
“好了。陈玉娟同志,不打搅你上班了。”
“那我走了。“
之后,万师傅又和多个上班的科研所的工作人员打招呼。
刚刚厂里的广播的结尾用的是解放军部队上的军事训练哨,这个在全国的工厂大多在采用。万师傅,就刚把渣渣倒进罗兜里,前面走来了一个三十岁,非常魁梧,敞开白衬衣,露出他的光润健壮的肚皮,裤上紧系一根牛皮带,他叫李学
武。长脸,有一些散漫。
万师傅先招呼他:
“小李,你怎么上班哨都过了才来?”
把一个长脸一顿的李学武说:”我来这么早干什么。我还没有这样革命!”
“现在就是革命工作。”
“哼,你我这些人再来得早,先进还是别人的。你说那个蒋长文,就显示他是美国留过学的专家,就在那里不得了了,好像这核导弹都是他搞出来的。”
“我们这些是白吃饭的。”李学武又说,一个脸有点歪,双手叉在他腰间发牢骚。
“导弹成了?“
“当然,你想搞了两年了。”
“哦。“
“好,不说了。我去上班了。”
等李学武进了53科研所的大门,万师傅就把一大箩筐的土渣拿去倒到了。后清洁打扫完了,万师傅就向厂门走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3-2 10:43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3-30 09:28
二万师傅





万师傅从53研究所(实际上是三0四厂的导弹研究所)一出来,往前一拐,是一条大道,往东的山壁下,是一个很大很长的有多个红木窗子,是非常新的用青砖修成的机房的墙,预制板的房顶,它就是导弹的生产安装车间。他前面是一些相关的机械库,两层楼的车间办公房;它往北,几乎靠近被封死的山壁了,是储存各类导弹的红墙产品库房,里面有最近两年来生产的导弹,比如:中国著名的红旗导弹等。
万师傅走过了前面说的这些,就往厂大门走去。在门口,有两已经开始在解放军部队里由原来的黄绿色军装换成了草绿色军装,头戴一颗有鲜艳五角星的绿色军帽,衣领上两道鲜红的领章,肚皮上紧系着一根朱红色皮带,在肚皮正中的皮带扣环显得白亮亮的,挎着步枪的,非常英武雄壮的人民解放军战士和一个腰间上配手枪的紧系着朱红色皮带的解放军班长一起十分威严地守战在厂大门旁。
“张班长!”万师傅一走近厂门边,对站在两个威武的人民解放军的战士边的张浩春班长招呼道,他是一个非常壮实、十分英武的25岁的解放军班长。
在厂门口边,和两个挎着步枪的战士站在一起的张班长就侧过脸,他是团脸,黑里显红,扁平的鼻子,两眼机敏而锐利,时不时眨闪出,非常清亮的机警的眼光,他转过来脸。看见万师傅,就说:
“万师傅,你这么早就干完活了?”
“是呀,我一早就去厂里了。过几年,我就从厂里退休了,五十五岁多了,老了。”
“万师傅,你太谦虚了。”张班长说。他说时,把放在他紧系着朱红色皮带的肚皮下的大腿上的右手抬起来,习惯性在他性感的红红的鼻翼下的黑乎乎的胡子摸了摸,显得非常俊逸而耿直。
“我就想把自己的革命工作能干完,就早干完。再回家去,到白沙镇把菜买回来,休息一下,就可以做饭,我下午,又来厂里干活。”
“万师傅,你的思想非常先进,我们青年战士都该像你一样,为革命工作,努力站好岗,好好保护我们的厂。”张班长说这话时,又把在脸上的手放下,在他紧系着皮带的腰间上,又习惯性扣在腰间的皮带上,同样非常的英武动人!
“我们都是以革命工作为主嘛。”
对人热诚的张班长问:
“这退了休,万师傅就可以回山西大同农村的家了。嗯,你的女人怎么这两年没有来探亲?”
“她退休了。是可以来的,还要带孙子。”
“万师傅,你以后就可以和自己儿子、孙子团聚了。”
“是呀,我一想。”
“好了。不打搅了,万师傅你快回家去吧。”张班长说。他本能地抬起双手扶了扶万师傅,毕竟,是老人了。
“走了。”万师傅说,就走出了厂门……
在三0四工厂外,是两大山中间有一条通往山外的三合土公路。沿两山而下,出厂外两边是几十栋青砖的两到三层的工人楼房,紧邻出厂区的公路,到较远的前面。后出山外在一个山体拐弯,就看不见厂了,仿佛是被一道山体遮住了它神秘的面纱。就继续往前,再有四五公里的无人烟的蛮荒的大山,出了绵延多公里的大山就一条大公路,到白沙镇,在这里有两条路:一条到宜宾城;一条到南溪等。
万师傅住在一栋单身宿舍的四楼里,只能和来上班的人员打打招呼。
最近以来,万福年知道厂里研究的核导弹快要成了,具体要好久,他听53科研所的人员在路过他时,比如,四天前,两个是科研所的女工程员下班,从里面出来……
让我们回到那天的黄昏。
这时,万师傅在门口的大坝扫地。
“于红英,这下,过了一个月,核导弹就要成了。”
“嗯。”
两个有三十岁的女科研人员说,就走出科研所的青砖墙侧正面的一道红木门说。
“就差最后一关了。”
“你说一个月,能搞得出来吗?”
“人家陈韦,一个和钱学深一样留学美国大学出来的核物理博士说的。”
“嗯,已经搞了两三年了,他这样说,就是要成了。”
两个女科研人员以随意的闲聊口气就从万师傅身边走过。
于洪英看到了万师傅,就招呼:
“万师傅,你还在扫地呀!”
“是呀,“万师傅回答,一个非常慈祥的脸,看起来多平和说,“你们下班了。”
“是呀。”
“这多好呀!”
“嗯,那我们就回去了。”

想到这里,万福年意识到核导弹的研究就要成了。怎样才能获得核导弹的机密,他决定下班到白沙镇,找潜伏在那里的国民党台湾情报机关的西南情报站,宜宾分站的副站长杨建才,城里还有情报站的站长刘正今。只要获得了它(核导弹机密),他就可以交到自己站长那里,那样自己就可以以立功的身份,去台湾了。
现在,先别想这些。他想到。等见了副站长杨建才。看他们有什么计划。然后,万师傅又想道:
这事只有53科研所里的人,才能办到。可是这里的人都是追求工作进步,到了年底,就被评为一个年终的先进工作作者或劳动模范的积极的人,谁会干这样的事。
想到这里,万福年非常的无奈。好像他,在这一条路上已经走不通了。
他只好不想了。……
要到黄昏了,为了把核导弹的机密报告跟副站长杨建才,万师傅上了厂的下班车,这车把在城里住的工人送到城里去。晚上到深夜,就没有车了。
此时,上了车的万师傅看见只有一大半的人回城。
有几个人招呼万师傅,,他回答了几句,大家就不说话了。几分钟后,车子开出了厂外,两边的青(红)砖三层的工人家属楼房,和公路上,有不少的下班工人都高兴的回家了。将近黄昏的淡黄色太阳光温情洒在马路上,车子越往外开,就渐渐没有人了,五六分钟后,车子已经出厂外,开向两边是山,一转拐,就进人要开十多分钟的有五六公里的长长一段荒山,就仿佛把304厂关进了山的深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3-30 09:38
三开酒铺的台湾情报部西南站宜宾分站的副站长杨建才


八九分钟后,车子在向进城和去南溪的岔路口公路停下来,万师傅下车了。然后,车子往有十多公里的大山外开去,进城去了。
万师傅是从宜宾解放前的半年内潜伏在城里。他年轻时由于加人了中统,想结婚又没有好姻缘,只好到妓院里睡女人,干了一些扑杀共产党人的事,在宜宾城即将解放前潜伏下来。他很少获得过指示,七八年过去了,就是1957年304导弹工厂在宜宾往东的二十公里的深山里建成,有一天,台湾情报机关,宜宾分站的副站长叫杨建才,亲自到他个人驻地的。在城里的家里找他,要他打进304工厂。在他多方的老关系下,才进了导弹厂的机械车间当一个拿劳保的跑腿员,而杨建才也来到在离工厂近的白沙镇找一间房子住在那里,以卖酒为掩护,他的主要任务是获取核导弹机密,最终炸毁核导弹工厂。那时,万师傅四十六岁。进厂八年来,他无法根据刘正今站长获得导弹的进程的相关消息,令台湾在宜宾分站正副站长不满意也无奈,可是,再怎么不满意,也要让万师傅继续留在厂里,也许以后有用。在厂里呆了八年的他终于获得机会,由于要到55岁了,厂领导把他安排在53导弹研究所扫地已经半年了。在这半年里,他注意到在53研究所的工作的李耀武思想散漫,落后,还有不良情绪,或许是一种获得核导弹机密的机会。
“副站长,厂里的导弹就要获得成功了。”
万师傅对只有一个人的台湾情报机关宜宾分站副站长杨建才,57岁的一个看起来,满脸皱纹的,目前在白沙镇是以卖南溪的南福大曲酒为掩护的一个小店,他有两个伙计,都是带来的特务。
分别有近30岁的,还有一个五十岁的,两人都心狠手毒,杨建才看上去平时温厚,还带一脸的慈祥面孔,有一次,就一句话不对,他就要用随声带的,吊在他裤子的,进行在一根牛皮带上匕首,王50岁的回击肚皮刺进去,从今后,两个部下,非常怕他,敬畏他。由于他们在白沙镇一直没有进行特务活动,所以没有受到镇上派出所的注意。
杨建才一听,意识到机会来了。他决定到宜宾城里去,会见自己站长刘正今。此人,擅长平衡部下的纷争。对部下好。有一次,一个部下,没有钱,杨建才不尅出,他干脆了就着个不惜,一笔钱,这时,收到部下,的好感。都对他忠诚,就连杨建才的两个心狠手毒的部下,都愿意为他卖命。刘正今主要学共产党那一套,对部下好,体贴。头脑非常冷静,机智,所以他负责的这个组织的十多个成员,一直都没有受到一本公安局的注意和暴露。显然,他和别军官,是不一样的。
然后。杨建才说:“朱德宝(这是万师傅的真名),继续这样。几天后,我们在刘茶馆的后面的树林子见面。以后,就不要到这里来了。”
“好的。”
“你走吧。”
然后万师傅就走了。
过一会,杨建才特地搭了一粮去城里的货车,其实,这辆车只能到岷江北岸边,他还要赶船到城边,上刘丞街,到西郊的建设路仁爱街里面的刘正今家里去。
当杨建才获知304厂所生产的核导弹要成了时,就让朱德宝在今后刘茶馆的后树林见面,那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其实,他想把自己酒店和见面地点分开,避开在一起的活动中,被共产党的公安人员跟着万师傅而被暴露所考虑的。
……
杨建才从上江北下车来,来到岷江边过河。后赶船到宜宾城,他匆匆到宜宾西郊仁爱街,这里靠近金沙江边的一大片平民房区,在一个小巷拐角,这里不远就是刘正今的房子,他敲门进去。
“老刘,朱德宝来跟我说,304厂的在两三年前研究的核导弹要成功了。”
“真的吗?”
“他17点半来我到家说的。”
虽然这对他俩来说,或对台湾情报部门是一个好消息,但是,刘站长没有得意。是呀,这要怎么做,怎样干,都是要用生命作为代价的。他并不是怕,而是:自宜宾解放前一段时间,他们根据保密局的潜心规划,把大量的特务潜伏在宜宾城和郊县。由于大部分的特务太浮躁,不注意自己举止、冲动,或被在自己组织里的潜伏的个把共产党的内线原因,还不到几年,或刚开始行动就被共产党的公安局抓住了,大部分滥竽充数的特务都被共产党轻易破坏了。现在,宜宾解放了十五年了,只有少部分的国民党特务没有被抓。他又痛心又极力记住以前的教训。还有他一直在内部防范共产党的内线。可是他们就不知道是谁。但是,他根据台湾情报部门毛人凤的指示,绝对对大陆特别是西南深山里共产党的核导弹工厂进行破坏的指示还是要当头等大事抓紧的。而令他苦恼的是由于在304厂没有一个人是他们的人员,就一个万师傅还在外围,是无法知道核导弹的情况的,也没有办法。
刘站长觉得,先不考虑利用53科研所的人员来获取核导弹机密而是用万福年,他想道:如果此事能成功了,对他们情报站的人员,没有一丝暴露的危险。就是失败了,也没有暴露的可能,因为,这是万福年一个人的行动。不牵涉到科研说的人。他想到这里,决定让万师傅去做。然后,他把这事和这个想法告诉了杨建才。
“好是好。可是,人家科研所怎么会让外人进去呢?”杨建才有些顾虑地咕噜说。
“我觉得,他可以想法……”
是呀,只要动脑筋,任何事都有可能、
……
第三天后,天黑了。万师傅再次来带杨建才说的茶馆后的树林。杨建才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
“朱德宝,站长希望你去接近53研究所的机密,再利用晚上,去机密室,获取核导弹的机密,为以后炸掉这座核导弹工厂做好准备。”
“我做不了这事。”
“那不行。作为党国的成员一切与党国的大业为重,你必须做,没有第二条路。”
万福年只得点点头,他们就分开了。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3351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