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古色古香的酒店
30646个阅读者,114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 12:59
一个珍奇珠宝展在国外某城市博物馆举行。展览的第二天夜里,两颗分别重65克拉和78 克拉的“孔雀蓝”宝石被盗走。这两颗宝石可是稀世珍宝,如果被偷运出国,那造成的损失 将难以估量。
天未亮,警方便接到报案,探长托**上派出两名侦探赶往一个半小时后就要发车的 303次国际列车。他自己则带了一名助手来到现场。经过初步勘察,他们发现盗贼是从博物 馆的屋顶进入馆内的,并且用早已配好的钥匙打开了展厅的门,然后剪断报警器的电线.将 宝石从有机玻璃柜中盗走。看来盗贼是早有预谋的。
托尼探长留下助手配合馆内保安继续对现场作进一步勘察,自己迅速开车来到了火车 站。他和已经上车的两名侦探联系上。那两名侦探正分别从车头和车尾逐节车厢寻找嫌疑犯。
托尼探长从中间一节车厢上了车。忽然,车厢内一阵骚动,两名乘警正分开人群朝9号 软卧车厢走去。托尼探长紧跟了过去,当他们来到第三间包厢时,透过半敞开的门,一眼就 看见靠窗口处蜷缩着一位中年男子。令人恐怖的是他两眼圆睁,嘴角还有一丝血迹,已经死 了。经检查他是被人用毒药枪杀死的,随身携带的行李已不翼而飞。
乘警吿诉托尼探长,报案者是与死者相邻车厢的一位乘客。据他说是因误人死者车厢才 发现这起凶杀案的。托尼探长猜测死者就是昨晚偷走宝石的盗贼之一,他在作案后很有可能 又被另一伙盗贼跟踪,上车后被杀死在车厢内,随后行李和宝石一道被劫。
托尼探长推断杀人劫宝者还在车上,他当即向一位乘警小声交代了几句。这时,两名侦 探已来到这节车厢,托尼探长立即给他俩安排了任务。
列车上的广播忽然响了: “各位乘客请注意!各位乘客请注意! 9号车厢有一位乘客突 发重病,生命垂危,车上如有医生请速去协助抢救……”顿时,有不少人向9号车厢涌来。 化装成“医生”的一位侦探堵在门口,他向前来要求参与抢救的人说道:“病人刚刚苏醒过 来,他正向乘警述说发病经过呢!”话音刚落,人群中有一位乘客迅速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 位上。当那人刚从行李架上取下一只皮箱时,托尼探长和一名乘警便出现在他身后。
“先生,请跟我们到乘警室去一下!”那人浑身一颤,皮箱猛然从手上滑落,正砸在他 脚上,疼得他大叫不止。
"把皮箱捡起来,跟我们走一趟!”乘警和托尼探长将那人夹在中间,把他带到了乘警 室。没等托尼探长要他打开皮箱,那人便如实地交代了他杀人窃宝的犯罪经过。
请问,托尼探长如何断定那人就是劫宝杀人犯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 13:00
西汉宣帝在位时,京都长安城里小偷多得惊人。
一天,汉宣帝召见了长安的行政长官张敞,让他在一个月内把城里的小偷全部抓光。 张敞派出许多差役抓小偷,可是,抓了半个月,也没有抓到几个。怎么才能把小偷抓光 呢?张敞整日愁眉不展,冥思苦索。最后,他决定自己化装侦察,顺藤摸瓜,然后再争取 一网打尽。
这一天,他又化装来到了繁华的大街上,注意观察街上的行人,天将中午的时候,一个 40多岁的中年人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个人衣着打扮像个书生,可两只眼睛却贼溜溜地乱转。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身强力壮的汉子,汉子手里提着两只布口袋。
中年人走到一家丝绸店前,店老板马上笑脸迎出来,并让人捧来两匹丝绸,装进了壮汉 的布口袋里。中年人又来到一家食品店前,店主人也殷勤地跑出来,挨着样地给拣了一大堆 吃的,倒进了壮汉的另一只布口袋里。中年人和壮汉又走到几家店铺门前,也都如此。
张敞觉得这事儿很怪,头脑中出现了一个个问号:为什么这些店铺的老板如此恭维这个 中年人呢?为什么中年人买东西不给钱?这个人是干什么的呢?
为了把事情弄明白,张敞立即让人跟踪那个中年人,自己则来到了丝绸店。他找到店老 板问道:“刚才到你这儿来的那个人是干什么的?”
店老板以为张敞是个平民百姓,便不在意地说道:“你不是本地人吧?不然怎么连那个 人都不认识呢!那是这长安城里的头儿!”
“什么头儿?皇上老子不才是头儿吗?”张敞虽已猜着七八分,却又故作不知道地问。 店老板不耐烦地答道:“你这个人真是什么都不知道,皇上老子那是一国之君,是国家
的头儿,而他是小偷的头儿。”
“小偷还有头儿?”
“那可不,那可不是个好对付的主儿,你要是恭维他,他和他的那些喽唄们就不偷你; 你要是不给他好处,他和他的喽啰们用不了一晚上,就能把你的货物偷光。”




“是吗,那人有那么大的本事?”
“可不,你要是在这儿做买卖,也千万不要招惹他。”
“多谢先生的指教!”
张敞说完离开了丝绸店。他刚走不远,就看见一个差役朝自己走来。那差役走到近前轻 声说道:“大人,我们已经在一间房子里将那个可疑人抓获了。”
张敞听后,也压低声音对差役说道:“好,你领我去见那人。”
张敞跟着差役来到了一间摆设豪华的房子里。小偷的头儿听说抓住自己的人是长安最高 行政长官张敞,知道抵赖也没有用,便如实招认了。
抓住小偷的头儿并不是张敞的目的,因为宣帝是让他把城里的小偷全部抓获。下一步该 怎么办呢?张敞屈指算来,离宣帝给的期限仅有3天了。忽然,他想出了一个把城里的小偷 全部抓住的办法,便对小偷的头儿说道:
“你是愿意被砍头呢?还是愿意戴罪立功?”
小偷头儿当然不愿意被砍头,忙说:“我愿意戴罪立功!”
“那好,只要你帮我把你手下的那些小偷都抓来,我就饶你一命。”
“那可不好办!大人,你别看偷东西的时候他们都听我的,要是抓他们,可就……”
“这不用你操心,我自有办法。”张敞又对小偷头儿耳语几句,小偷头儿连连点头
称是<
第二天晚上,张敞果然把长安城里的小偷儿全部抓获了。
张敞是通过什么办法把小偷全部抓获的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 13:00
唐高祖临政的时候,一天早朝,有一个叫乔仁的大臣出班禀奏控告岐州刺史李靖谋反。
乔仁递上一纸状词,列举了李靖7条罪状。
高祖拿过乔仁递上来的状词,心中又惊讶又疑惑。他想:“我对李靖一直是十分信任 的,他怎么能反叛呢?”想到这里,他又展开了乔仁递上的状纸,把状词一条一条地看了一 遍,然后问乔仁:
“你告李靖谋反,事情属实吗?”
“千真万确。您若不信,可以派人去查!”
“如果调查结果相反呢?”
“臣甘愿被反坐处罪!”
高祖看见乔仁表现出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心中的疑惑完全被愤恨所代替了。他铁青着 脸,思忖着应该派谁去调查。
经过周密的思考之后,决定派正直忠厚的梁光去调查此事。
第二天上朝,高祖当众受命梁光为钦差大臣,专程去岐州调查李靖谋反之事。
这时,梁光提出了一个请求,让高祖派乔仁一同前往。
乔仁一听,不禁慌了神。可他又转念一想,这样也好,路上可试着对梁光施以贿赂,还


许能把他争取过来呢!
高祖应允了梁光的请求。于是,梁光和乔仁当即赶往岐州。
梁光很熟悉乔仁奸刁阴险的为人。他虽然对李靖的情况不很了解,但已推测到乔仁所告 李靖的7条罪状,可能都是无中生有。他十分痛恨乔仁这样的奸臣,又不免替李靖担心。一 路上,梁光表面上与乔仁谈得很投机,心里却一直在琢磨着怎样才能查明此案。
当离开京城,走到第7个驿站时,梁光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他卸下行李,慌慌张张地找 到乔仁说:
“乔兄,不好了,你写的那张状纸被管理行李的人弄丢了,这如何是好呢?”
“这有什么,重写一张就是了。”
乔仁不知是计,很快重写了一张。这时,梁光厉声对乔仁说道:“你捏造事实,陷害忠 良,还不与我回京城伏罪!”
听了这话,乔仁才知中了梁光的计谋,后悔不已。
回到京城,高祖听完梁光述说了事情的经过,命令把乔仁按诬告陷害罪杀了。
梁光根据什么断定乔仁诬告李靖的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 13:01
唐朝河阳县城里有个很大的粮仓,粮仓里储存着几十万担官粮。
一天,一个黄脸皮的中年人来到粮仓,把一个叫吕元的管粮人叫到了僻静处,轻声对他 说道:
“有人要买粮食,咱们搭伙再干一次!”
“现在可不比从前了,新调来的那个库官冯忱可厉害了,又精细得很,一点儿荤腥都 不沾。”
“那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犯事都推到他身上。”
“能行吗?”
“行!只要你听我的。”
“黄脸皮”附在吕元的耳朵上嘀咕了几句,吕元露出两排大黄牙笑了。
原来,“黄脸皮’’和吕元想出了一个十分阴险的计策。他们先假造了冯忱批示的卖粮
信,又由“黄脸皮”拿着假信买走了几千担粮食。
半个月后,冯忱发现粮食被人盗买,气得浑身发抖,他拿着那封假造的买粮信说:“盗
买了粮食不算,还来诬陷本官。”他决定冒着受冤丢官的危险,把盗买粮食的人查出来。 冯忱到官府报了案。可他并不知道,这时吕元已恶人先告状,把一纸状词递到了官府。 县尉张族受理了此案。他问冯忱道:
“你说那封信不是你写的,可是实话?”
“下官办事清白,决写不出那种信!”
“可那信上的字很像你写的!”
“是这样。我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张族边问边观察着冯忱脸上的表情变化。他发现冯忱神态自然,不像是在说假话,便又 问道:“盗买粮食的人把那封信交给谁了?”
“是吕元经手的。’’
“吕元?”张族思忖了一下,对一名差役说道:“去把吕元传来。”
不一会儿,吕元被传来了。
张族问道:“吕元,这封信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交给你的?”
吕元眨了眨眼睛,回答说:“大人,这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冯大人。”
“什么?你说什.么? ”冯忱愣住了,转而愤怒地瞪着吕元骂道,“*****,怎么敢
血口喷人!”


“住口!”张族止住了冯忱,又问吕元,“你写的状词可是实情?”
“请大人放心,绝无半句戏言,我敢用脑袋担保。”吕元提高嗓门喊道。
冯忱站在一旁十分气愤,心想,都说张族办事公平,今日却为何偏听偏信?
这时,张族拿过一张纸,盖住两头,只留中间一个字,问道:“吕元,你仔细看看,这
是你写的字吗?”
吕元看了看,答道:“大人,这字不是我写的!”
张族又拿出一张纸,照样盖住两头,只留中间的一个字问道:“吕元,你再看看这个字 是不是你写的?”
吕元又看了看,故作镇静地答道:“大人,这字才是我写的呢?”
张族听了吕元的回答,朗声大笑:“你中计了。”说着,把那两张纸放在了吕元的面
前。吕元看后面如土色,只得低头认罪。
张族立即派人把"黄脸皮”也抓获归案了。
张族是怎样推断,又先后拿出两张什么纸?才迫使吕元认罪的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 14:36
明朝的宁王年轻时是个花花公子,经常牵着只脖子上挂着块写有“御赐”两字牌子的丹 顶鹤,在南昌满街闲逛。
有一天,那只丹顶鹤自个儿踱出门来,被一条狗咬死了。宁王暴跳如雷:“我这丹顶鹤 是皇上赏的,脖子上挂着御赐金牌,谁家野狗竟敢欺君犯上。”当即命令家奴把狗的主人捆 起来,送交南昌知府,要给他的丹顶鹤抵命。
当时的南昌知府名叫祝瀚,对宁王的胡作非为很是不满。听说宁王府的管家前来转达宁 王的“旨意”,又好气又好笑,对管家说:“你写个诉状来,本府自当审理。”
宁王府管家递上诉状,祝瀚看过,从签筒中拔出令签,命令衙役捉拿凶犯到案。管家忙 说:“不劳贵差,人已抓到堂下。”
祝瀚故作惊讶,说:“这诉状上明明写着肇事凶犯乃是一条狗,本府今日要大堂审狗, 抓人来干什么?”
宁王府管家气急败坏地说:“那狗不通人言,岂能大堂审问?”
祝瀚见管家既狗仗人势,又说的有点道理,便想了个办法,就把这个案子轻松地判了。 请问,祝瀚是如何断案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 14:37
法国历史上有个知名人物罗伯斯庇尔,一次他为了陷害政治上的敌手,竟诬称敌手在发 给士兵的酒中放了毒。为了取得“鉴定”的“依据”,他把酒交给当时著名的化学家特洛化 验,并答应以重金酬谢。可是,化学家特洛拒绝金钱的引诱,在化验后明确宣布酒中无毒。
罗伯斯庇尔令他修改结果,特洛不但拒不接受,反而想出一个办法,使罗伯斯庇尔当众 出丑,暴露了他陷害人的真面目。
请问:特洛想的是什么办法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 14:37
唐朝时,一向断案如神的张允济被派到武阳县做县令。


一天,有个青年来到县衙前击鼓报案。衙役将这个青年人带到县令大堂。
张允济见堂下是一个朴实憨厚的农民,便问道:“你要状吿何事何人呢?”
“小人要告我的岳母。”
“你把吿状的理由说给本官听听。”
“小人名叫张生,以养牛种地为生。我的岳母曾向我借过一头公牛,一头母牛,帮着犁 地。前些时候,这头母牛生下了几头小牛,我就去要回,可我的岳母就是不还,并说牛是她 的,从来没有向我借过牛。”
张允济听了,问张生:“当初你岳母找你借牛时,可曾写有字据?”
“没有!”张生答道。
“没有字据!”张允济有些为难地重复了一句,他看了看眼前的这个青年,忽然心生
—汁。
他让衙役蒙住张生的眼睛,又对其进行了化装。然后五花大绑地押着张生来到他的岳母 家。张生的岳母见来了不少人,便迎了出来,张允济走上前去,只几句话,张生的岳母便说 道:“这些都是我女婿的牛,我正准备还他呢!”
张允济说了什么,使张生的岳母乖乖地还了张生的牛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 15:07
富翁西蒙斯不堪年迈久病的折磨,4天前服安眠药死去,生前他给刑事专家约瑟夫和侄 儿索尼留下两封短信。
他的房间只有一把钥匙,在索尼手中。他留给索尼的信中,要求侄儿必须在他死后要等 待4天,才能进入他的卧室,打开藏在他肖像后的保险柜,并说柜中放着10万美元,一半赠 给母校,一半留给索尼。
现在,按照死者信上交代的,索尼邀请约瑟夫一起进人叔叔的房间。约瑟夫看到壁炉的 正方挂着肖像,炉台上放着一盆绿色植物,宽大的叶片个个倾向墙壁,触及肖像。索尼移开 花盆,约瑟夫叫他打开保险柜。
当索尼对暗码时,约瑟夫朝窗子走去。窗子正对着肖像,明媚的阳光穿过窗子直射到肖 像上。窗子在里边锁着。忽听索尼一声惊叫:“是空的!”
“是空的。”约瑟夫说,“你叔叔生前把钱寄给我了。他想考验考验你,看你是否等得 了4天,你竟然没经受住这场考验。”
请问:约瑟夫看出了什么破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 15:08
被告的罪名是抢劫杀人,但是在审讯中,他却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清白的,而证人却一口 咬定他目睹被吿犯了罪。
证人的证词是这样的:7月20日晚上10时,我站在一个大树后面,亲眼看见被告在离大 树西边30米处的草堆旁作案,因为当时月光正照在嫌疑人脸上,所以我看得非常明白,就是 他。听起来证人的话无懈可击,但林肯却根据这一证词判定证人犯了诬吿罪,而将被告无罪 释放了。
你能说出林肯做出这样判决的科学根据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 15:08
北宋的时候,有个叫曲宁的人。他父亲是个老员外,不久前死去了。
这一天,曲宁刚刚吃过早饭,就看见门外走进来一个老汉。那老汉拉住曲宁的手,泪如 泉涌,哭诉道:
“宁儿呵,咱们骨肉亲人到底相聚了!”
这是怎么回事?曲宁顿时怔住了。难道老父的亡灵又回来了?他揉了揉眼睛,看清了站 在面前的这个老人自己过去并不认识,忙问道:“老人家,您认错人了吧?”
“这怎么会呢?不要叫我老人家,我是你亲爹呀!”老汉一副诚恳的样子。
“亲爹?我爹不久前刚刚过世,您……”曲宁越发糊涂了。
“唉——”老汉长叹一声,娓娓地讲述了下面一段话:“你爹我原本是个云游四方的郎 中。30多年前的一天,你母亲生下了你,可正巧那时我在外行医。你母亲生下你后不幸得了 重病。咱家平时积蓄很少,为了治病,又为了能让你活下去,你母亲只好把你卖到了曲员外 家。等我行医回来时,你已经被曲家抱走了,我当时想去曲家把你赎回来。可想到他家财大 势大,闹不好人财两空,再一想,曲家是因为没有儿子才把你买去的,也亏待不了你,所以 就作罢了。后来,你母亲想你,不知偷偷去看你多少次,现在,咱们骨肉能相聚了,可你母 亲在两年前已去世了……”
说到这里,老汉已泪流满面,曲宁也失声痛哭起来。片刻,他抹去泪水,忙把老汉搀进 上房,让家人备酒备菜。
曲宁的妻子听说后,让人暗地把曲宁叫了出来。
她对曲宁说:“这事太突然了,千万别闹出笑话来呀!你没问过他有什么凭证吗?”
曲宁听妻子说得有理,又回到上房问老汉:“老人家,您有什么凭证,能证明您是我亲
爹呢?”
老汉一听这话,生气地说:“想不到我等了这么多年,就等来了你这么一句话!既然 这样,咱们还是一刀两断吧!但是,我是不是你的亲爹,还是应该让你知道的。”说着,老 汉从怀里掏出了一本药书,递到曲宁眼前:“这上面的字是我那年回来时写的,你自己去看




吧!”曲宁接过药书,果然见书的后面清清楚楚地写着两行小字:“我妻经中间人刘三将亲 生儿卖给曲诚老员外。x年x月x日。”
曲宁把药书上的字给妻子看后,妻子还是不信,她说:“你不妨把药书拿给县太爷程颢 去鉴别一下,他若说是真的,为妻也就信了。”
没有办法,曲宁只得把药书拿到了县衙。
程颢看了看药书,又看了看曲宁,问道:“你今年少说也有30几岁了吧?”
“是的,小人今年37岁。”
“我记得曲老员外过世的时候高寿73,对吗?”
“正是。”
程颗笑了: “这么简单的事情,还用来问我吗?”
曲宁不知所以,疑惑地望着程颢。
“去你家的那个人是个骗子,根本就不是你的亲爹。”
“那他为什么来行骗呢?”
“很快就会清楚的。”程颢说完,派两名捕快立即去曲家把老汉押到公堂。一审,这个 老汉果真是一个盗贼。他想冒充曲宁的亲爹大窃曲家!
程颗是如何破了这个案子的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3 10:12
李文德和柳吉生是居住在黄河岸边某县的邻居,一天,他们为了一根旱烟管争吵到县 衙。柳吉生说:“这烟管是我花重金购买的,是我心爱之物。”
李文德说:“这烟管是我父亲留下的,我们已经用了20多年了。”
县令李绍听完他们的陈述后,叫衙役将这烟管呈上来。烟管有一尺多长,杆是木质的,
烟杆的上端刻有“癸未仲夏” 4字,烟斗和烟嘴都是铜的,烟斗的磨损不大,烟斗和烟嘴上 没有什么污秽,擦得很光亮。


看完后,他问李、柳二人:“这烟管值多少钱?你们为何吵闹不休?”
柳吉生说:“这烟管是我花5两纹银买的,虽不是很好看,却是我心爱之物。现今仍值5 两银子。”
李文德说:“这烟管其本身不值3钱银两,但是我父亲留下的,已使用了20多年,烟杆 用有毒的黄藤做成,用这管烟袋装烟可以克毒,正是这样,就算10两银子也不止。昨天柳吉 生来我家抽烟拿走了,今日我向他讨还,他却说是用5两银子买的。”
李知县听完他们的申述后,心想:今年是庚戌年,“癸未仲夏”至今也有20多年了。
他想到这儿,连忙拿起这烟管对堂下李、柳两人说:“这烟管确实不错,制作精细,取 材黄藤。根据你们两人所述,都无证据,这叫我断给谁都不公平。现在本县就按你们二人所 述的价格之和15两纹银买下。但你们都喜爱这烟管,今天本县就让你们在堂上各抽3袋烟, 抽完后,你们各取一半银子回去。”
两人抽完烟后,李知县即断定柳吉生是强拿别人烟管的人。请问,.这是什么道理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3 10:13
神探博士来到家具店,他的朋友瑞贝卡警官正在商店后面的办公室里和经理交谈。只见 经理手拿毛巾,紧紧捂着自己左耳上方后脑勺上的伤口。还有两个人坐在经理后面的小桌两 侧,手里各自拿着笔在纸上拼命地写着什么东西。两个人的动作几乎如出一辙,都是低头不


语,专心致志,看上去很滑稽,就像是彼此在镜子里的倒影一样。
经过瑞贝卡警官的解释,博士很快就明白了这两个人为什么在写东西了。
“博士,这位是家具店的经理,他说案发时他正在店内照顾生意,背对着后面的办公 室,突然有人从后面把他击倒然后进行了抢劫。由于只有他一个人在店里,而且确信别人无 法悄悄溜进来,因此他怀疑是自己的两个助理经理中的某个人干的,因为只有他们有可能来 过办公室。他们都有钥匙,都可能有机会从后门进来。因此我让他们把案发当时他们在哪 里,在干什么都详细地写下来。现在还是你来问问他们吧。”
“瑞贝卡警官,我觉得没必要再问了。看起来你已经侦破了这起案件,我现在就可以告 诉你是谁干的了。”博士说道。
博士是如何快速破案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3 10:14
检查完尸体,比科嘉警官面色凝重地说道:“我肯定这是起谋杀!”就好像别人看不出 来似的。难道说别人会傻到认为躺在城市公园树林深处,心脏中了3枪的这个受害人还能是 偶然死亡不成?
这时,一旁的埃利奥特侦探正捋着自己的小胡子,绕着犯罪现场来回踱着步子,眼睛则 在地面上扫来扫去。猛一看,还真不清楚他是在寻找线索还是在沉思。


波森警官站在一旁,紧张地望着埃利奥特侦探,抓了抓头说道:“嗯……”好像他已经 有了什么头绪。
旁边的勒琴警官抢着说道:“他一定是被什么人枪杀的。”
“我们目前都有什么线索?”波森警官问道。
“我们已发现一名嫌疑犯。这名死者叫多尼•迪莫斯基,附近的人都叫他多尼•迪姆。 他是警方的一名线人。看起来是有些家伙不喜欢他向警方泄露消息所以才杀他灭口。他们请 了一位叫阿龙的杀手来解决这件事情。从作案手法上看的确很像阿龙的风格,警方此前也曾 怀疑阿龙做过其他几件类似的杀人案,但却一直没能指控他。在此前的几个案子中警方掌握 了一些线索,但最后却发现这些线索不是自相矛盾就是难以结合起来分析案情。这次也不知 道线索是否有用。我们在路边找到了3发9毫米子弹弹壳,他用的是一把自动手枪,作案后留 下了弹壳。”
“如果我们找到那把枪,就能和弹壳上的击痕进行比对。”比科嘉警官说。
勒琴警官接着说道:“我们推断的案情经过是这样的,多尼•迪姆当时正从这里走过,
有人从背后出现,他刚一转身,就被那人用枪击中。”勒琴警官指着对着尸体的小山坡活灵 活现地描述着,就仿佛他当时也在场一样。
“弹壳?”埃利奥特侦探问道。
“对,就是在我们的左侧发现的。”勒琴警官指了指小路和一棵大树之间的狭窄处
说道。
埃利奥特弯下腰,在树旁的地上拣起了一个三明治包装袋,然后对着阳光仔细地端详 起来。
“你在找什么呢?”勒琴警官问。
“面包屑。”埃利奥特侦探说。
“怎么,饿了吗?”波森警官不解地问道。
“当然不是,”埃利奥特回答道,“面包屑才不是我的目标。”
埃利奥特侦探在想什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3 10:42
拉贝探长刚回到家,电话铃就 响了。他拿起话筒,电话里传来警 长的声音:“喂,是拉贝探长吗?有 新情况,请速来警察局。”
半个小时后,拉贝探长来到警 察局,径直走进警长办公室。
警长神色忧郁地说:“晚上10 点,第五大道发生一起事故。也许 是凶杀案。一个人从楼顶坠落,有 个现场目击者一口咬定死者是自己 摔下来的,他周围没有其他人。”
拉贝探长点了点头,说:“我们 先去看看现场,见见那位目击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3 10:42
库恩是一位考古学家,独自一 人住在郊区的别墅里。由于工作的 关系,他每年都有好几个月在外地, 不在家的时候,他就请邻居里奇帮 他照看房子。
这天早晨,库恩远道归来,刚 走上台阶,就看到里奇慌慌张张跑 了过来,像是有什么急事。果然, 里奇告诉他,昨天夜里他家被盗了。 库恩一听,马上请来了沃克警官。 再打开家门一看,家里已被翻得乱 七八糟,经过清点,发现丢了几件 珍贵的古董和一大笔钱。
沃克警官向里奇了解失窃情况。


里奇说:“昨天晚上,我很早就上床 了。半夜,我迷迷糊糊中听到隔壁 有响动,就起来看看出了什么事。 当我走到库恩家窗外时,看到玻璃 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花,什么也看 不清。我就朝玻璃上哈了几口热气, 这才看清屋里有个男人正在翻箱倒 柜。我当即冲进去,和他扭打起来, 但这家伙很贼,最后还是让他跑 T……”
“够了!”沃克打断了他,厉声 说,“别再玩贼喊捉贼的游戏了,你 就是小偷!”
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弄菲利普家后院的门锁。他很快就 进了屋,趁此机会,我偷偷报了警。 过了一会儿,我看到他提着一个大 箱子从后门跑出去,他刚离开几分 钟,警察就到了。”
"你能描述一下那个人的相貌 吗?”布朗追问道。
“当然,虽然我已经向警方描述 过了。”哈里信誓旦旦地说。
这时,布朗突然话锋一转:“我 想你此前的描述并不重要,除非你 描述的是你自己。”
布朗神探为什么怀疑哈里就是 窃贼?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3 10:42
菲利普夫妇周末出去度假,回 来时发现家中被盗,于是打电话向 神探布朗求助。很快,布朗就赶到 了现场。据说邻居哈里曾经看到过 窃贼,所以布朗打算找他谈谈。
在菲利普先生的带领下,布朗 来到了后院。那里有一道8英尺高 的篱笆墙,墙的另一侧就是哈里家。 恰好哈里正站在梯子上张望。相互 介绍后,布朗开始提问。
“请你告诉我,你都看到了什 么?”布朗问道。
“是这样的。当时,我正在后院 用除草机除草,突然听到很奇怪的 声音,然后我看到一个家伙正在摆


大侦探波罗接到报案,火速赶 到自杀案现场。死者是镇上有名的 百万富翁斯诺先生。
从现场来看,斯诺是在自家的 阁楼上,用一根绳子,踩在小凳子 上上吊自杀的。案件唯一的见证人 是斯诺先生的管家,他告诉波罗: “当时,我正在院子里收拾东西,无 意中抬起头来,突然透过阁楼的小 窗户,看到主人正在踢翻凳子。于 是,我赶紧打电话报警。”
听到这番话,波罗当场识破了 管家的谎言。你知道为什么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3 10:50
一天夜里,一个蒙面大盗抢劫 了巴特莱银行,开枪打死两名值班 的出纳员。警卫在一闪而过的车灯 中,看到劫匪的脖子上有一块伤疤。 一个小时内,警方在全市各交通要 道布下天罗地网,并用高音喇叭通 告劫匪的外貌特征,悬赏5万美元 缉拿凶手。
很快,警方就接到一个匿名电 话。根据对方提供的线索,警方果 断采取行动,当场击毙了劫匪。消 息传开后,前来领赏的人络绎不绝。 他们个个声称自己就是打匿名电话 的人。这让警察局头痛不已,不得 不从洛杉矶请来大名鼎鼎的洛克神 探鉴别真伪。
第一个领赏的人是彼得。他自 信满满地说:
“那天我刚坐上公交车,喇叭里 就传来缉拿通告。当我走到后排时, 发现一个男人正试图用衣袖盖住脖 子上的伤疤。我心里一惊,开始留 意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
过了大概五分钟,那个男人侧


过身子,对身边的红发女郎说:‘我 待会儿下车,然后去林登大厦。’我 耳朵虽然不灵便,但可以从他的口 型上辨别出他在说什么。
随后,那人递给红发女郎一张 纸条。女人看完纸条后,将它揉成 一团,扔在车上。等两人下车后, 我捡起纸条一看,上面写着:‘两天 后,按此地址找我。’”
“喏,就这张。5万美元赏金, 你们警方可不许抵赖啊!”说着,他 拿出一张纸条。
洛克看了看纸条,笑道:“这的 确是凶手被击毙的地方,只可惜它 是从报上抄来的。”
请问:彼得的话有什么破绽? 洛克为什么认为他在撒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3 10:51
三月的一天,德国汉堡市警察 局局长莱特交给刑侦科长埃塞勒一 个任务,审讯一名毒品走私嫌疑人。 埃塞勒让助手把嫌疑人带到自己的 办公室。
“你叫什么名字?”埃塞勒用目 光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中年人, 然后问道。
中年人看上去漫不经心,他干 咳了两声,答道:“库特迈,一个守 法的商人。”
"守法?”埃塞勒冷笑道,“你到 葡萄牙和西班牙干什么去了?”
“先生,我昨天刚从葡萄牙回 来。目前,葡萄牙和西班牙根本就 没有毒品。”说着,库特迈从上衣兜 里掏出一本护照,递过去,“看吧,


护照上有日期。”
埃塞勒并没有理会,而是不无
揶揄地说道:“一本护照并不能证明 你昨天是从葡萄牙回来的,你有可 能是从别的国家回来,甚至还可能 是偷越国境跑过来的。”
“别开玩笑了,先生!"库特迈 装出一脸无辜的样子。
"还有什么可以证明你昨天确实 是在葡萄牙吗?”
库特迈转了转眼珠说:"先生, 您一定知道,人们可以持德国的护 照去葡萄牙的里斯本旅游,在边境 上是不用签证的。”
“这也说明不了什么。”
"还有,”库特迈像变戏法似的, 从衣兜里拿出一张纸条,递给埃塞 勒,“先生,我昨天在里斯本观看了 一场精彩的斗牛比赛,这是人场券, 上面的日期写得清清楚楚。”
埃塞勒看了看那张泛黄的人场 券,冷笑道:"你都看到什么了?”
听到埃塞勒这样问他,库特迈 心里有些发慌,他故作镇定地答道: “我刚好赶上开场仪式,那场面真是 壮观啊。斗牛士们轮番上场,很快 就有六头斗牛被刺死拖了出去。”
"够了,别说了,全是谎言!” 埃塞勒厉声命令道。
“你……"
“对不起,你被捕了。请吧,库 特迈先生。”
你知道埃塞勒是怎样识破对方 的谎言的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3 10:51
下午1点钟,亨利探长在街区 巡逻,突然听到胡同里有人喊救命。 他赶到现场后,看到一个女人坐在 地上,揉着脑袋后面的肿块,足有 一分钟,才说出话来。
这个女人名叫露丝,在一家珠 宝店工作。事发时,她正要去给订 货的顾客送珠宝。
"今天,我刚出门就被人跟踪 了。慌乱之中也没多想,就拐进了 这个胡同。结果刚走到这里,就听 到身后有脚步声,我还没来得及转 过身去,头上就挨了一下。幸好歹


徒没有继续打我,而是夺过我手中 的包,一溜烟逃走了。”露丝一边揉 脑袋,一边回忆道。
“你看清对方长什么模样了吗?” 亨利探长问。
“没有。只是从背后看到那个人 下身穿蓝色牛仔裤,上身穿深色的 开襟汗衫。”
警方根据露丝提供的线索,在 全市范围内展开搜捕,最终锁定了 两名嫌疑人。
其中一个叫米尔斯,在附近的 熟食店工作。他一看到警察就想跑。 "是的,我是在跑,”米尔斯愤怒地 说,“当时我的午休时间结束了,因 为不想迟到,才跑了起来。”
另一个叫奈特,是沿街捡破烂 的流浪汉。“我本来不想穿这件汗 衫,”他一边解下那件被虫蛀了的开 襟汗衫,一边说,"在你们来抓我之 前,我刚从垃圾堆里捡到这件 汗衫。”
“这个钱袋又是怎么回事?”亨 利指着从他身上搜出的钱袋问。
“是我从另一个垃圾堆里捡来 的。银行后面的垃圾堆里经常可以 找到这种东西。”
听完奈特的回答,亨利突然想起 了一件事,马上开车回到露丝身边, 指着她说:“露丝小姐,你在撒谎, 依我看,你才是真正的嫌疑犯!”
你知道亨利探长为什么会怀疑 露丝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3 10:51
夏日的湖面上,一艘飞驰的快 艇撞上了一只划艇。所幸的是,划 艇上的两个女孩没有受伤,只是掉 进水里,受了些惊吓。快艇上的霍 布斯曾经有过超速和酒后驾驶的不 良记录,如果这次罪名成立,他将 面临牢狱之灾。当时,快艇上还有 他的女朋友莎拉。
负责此案的詹姆斯警官随即对 霍布斯和莎拉进行审讯。
“霍布斯,这次你的麻烦大了!” 詹姆斯厉声说道。
“不,警官,听我说,我没有驾 驶这艘船!是莎拉在驾驶!当时我 喝了点酒,不想自找麻烦,就让她 来开。莎拉平时也开得不错,这次 事故纯属意外。”霍布斯辩解道。
“莎拉,”詹姆斯警官说,“你来 说说当时的情形。”
“正如霍布斯所言,他让我来驾 驶。当时,我正在看西边的日落,根 本没注意到前方有一只划艇,等我发 现时,为时已晚,我急忙踩刹车想转 弯,可还是没躲开。”莎拉答道。
“是吗?我看你俩再不说实话, 恐怕会有更大的麻烦!”詹姆斯冷 笑道。
为什么詹姆斯警官不相信他俩 的话?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997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