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古色古香的酒店
29449个阅读者,114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3 11:57
因供电局更换照明电缆,好几 幢公寓都在晚上8点至11点停电。
这天晚上,盲人中心的经理海 伦9点多才回到公寓,并走楼梯回 家。第二天,人们在楼梯上发现她 的尸体,她手里攥着一根带子,皮 包却不翼而飞。这显然是一宗杀人 抢劫案。
警方随后赶到现场。据公寓管 理员回忆,当时还有同楼的另一名 男子杰夫与海伦差不多同一时间上 楼。警方立刻传唤了杰夫。杰夫说:


“我当时确实和海伦同时上楼梯,我 看到她是盲人,行动不方便,就扶 她上楼梯,一直送到她所在的那层 我才离开的。”
听完杰夫的介绍,公寓管理员 大声说道:"他撒谎,海伦肯定是他 杀害的!”
管理员为什么怀疑杰夫就是 凶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3 11:58
在古老的英国小镇,有一条远 近闻名的街道,街上600套房屋全 是精致的木屋。
吉姆先生就生活在这里。这天 夜里,吉姆被爱犬的叫声惊醒,睁 开眼睛一看,火苗正从屋子的每个 角落蹿出,浓烟熏得人涕泪俱下。 吉姆吓得光着脚丫,抱起爱犬夺门 而逃。
大火虽然被扑灭了,但在这场 火灾中,有20幢房屋被完全烧毁, 30幢房屋遭到严重破坏。警方经过 调查发现,大火是从吉姆的邻居安 吉拉家开始烧起来的。由于现场完 全烧毁,起火的原因无法查明。幸 存的安吉拉听到丈夫和孩子在火海 中丧生的消息后,悲恸欲绝。
过了一会儿,安吉拉的精神状 态好了一点,警察才开始询问她起 火的原因。
“昨天晚上,我们去参加一个朋 友的派对,很晚才回来。到家后, 我丈夫和孩子都说肚子饿,我就去 给他们煎牛排。就在牛排快煎好的 时候,我听到孩子大哭起来,连忙 放下牛排跑过去看,原来孩子的手 掌被玻璃划破了。我丈夫这时也赶 了过来,他把孩子带到浴室清洗包 扎p当我返回厨房时,发现锅里已


经烧起来,我这才想起来刚刚忘了 关煤气灶。”
“只是锅里着火?那应该很容易 扑灭啊。”警察说道。
安吉拉痛苦地捂着脸说:“我犯 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我当时手 脚慌乱,随便提起一个桶就往油锅 里浇,谁知道桶里也是油!整个厨 房一下子就着火了,我甚至都来不 及通知丈夫和孩子……”
听到这里,警察停下笔录,缓 缓说道:“安吉拉女士,你因为涉嫌 纵火被捕了!”
你知道安吉拉的话里有什么破 绽吗?
此,她一个星期都没有练琴,换句 话说,那把琴一直搁在车上没动过。
彼得坚称,他和安娜已经言归 于好,而且安娜答应参加演出。他 们像往常一样,约好8点10分由安 娜驱车去接彼得,然后两人一起去 音乐厅。但最终却等来了安娜的 噩耗。
乐队指挥杰克说,安娜不用练 习就能够出色地完成演奏,因为音 乐会的曲子重复演过很多次。
听完三个人的证词后,雷洛探 长立刻判断出谁在撒谎。你猜到 了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3 11:58
大侦探波洛想租一套房子,有 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地方。房屋代理 人博托长相滑稽,说话幽默,他张 口就问:“尊敬的大侦探波洛先生, 您怕鬼吗?”
“怕鬼?哈哈,鬼怕我还差不 多!”波洛不以为然道。
“那好,”博托说,“如果您想租 的话,这房子租金很便宜。而且, 这是一套古典式的砖木结构楼房, 窗户是合叶式的,窗外有个大花园。 此外,还有个漂亮的女鬼做伴。”
“哦,女鬼?”波洛推开卧室的
窗户,朝楼下花园望去。“那女鬼 是谁?”
“赫本,房屋的女主人。1972年 5月18日,她就是从这扇窗户被人 推下去的,当场摔死在花园的水泥 地上。起初,警方认为是自杀,或 者不小心失足。但后来警方发现, 楼上卧室的窗户是关闭的。她摔死 以后,一定不会爬起来关窗户的。”
"当时她的丈夫呢?”波洛问。
“她丈夫鲍比承认窗户是他关 的。当时天气寒冷,他并不知道妻 子摔死在楼下。不过,他最终还是 被判了无期徒刑。”博托介绍道。
“谁是目击证人?”波洛追问道。
“中学教师迪福。案发时,他外 出观察鸟类的习性,戴着望眼镜, 正好目睹了这一切。他在法庭上作 证说,他看见鲍比拉开窗户,将可 怜的妻子头朝下扔到楼下。”
“迪福撒谎!”波洛立刻喊道。
大侦探波洛既不认识迪福,也 没翻阅过卷宗,为何做出这样的 结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3 11:59
夜幕下,哈迪探长驾着一辆小车 在郊区大道上飞驰。在车灯的照射 下,他猛然发现前方有个男子正在匆 匆穿越公路,只好“嘎”的一声急刹
车。那男子被吓得立在原地不动。 哈迪跳下车,关切地问道:“你
没事吧?”
那人喘着粗气说:“我没事。不 过,那边有个人倒在动物园里,恐 怕已经死了,我正要去报案。”
"我是哈迪探长,你叫什么 名字?”
“托马斯。”
“好的,托马斯,麻烦你带我去 看一下现场。”
在距离公路大约100米远处, 一个身穿门卫制服的人倒在血泊中。 哈迪探长仔细查看后说:“他背部中 弹,刚死没多久。你认识他吗?”
托马斯说:“不认识。几分钟 前,我在路边散步,一辆小车从我 身边驶过。后来我看到那车子的尾 灯亮了。紧接着,听到一声长颈鹿 的嘶鸣。我往鹿圈那边看去,只见 一头长颈鹿在圈里狂奔,然后突然 倒下。我赶紧跑过去看,结果被这 个人绊了一跤。”
哈迪翻过栅栏,跪在受伤的鹿 前仔细查看,发现枪伤位于颈部。
托马斯说:“我想可能是这样, 凶手第一枪没有击中目标,却打伤 了长颈鹿,于是又开了一枪,才打 死了这个人。”
"没错,”哈迪附和道,“只不过 有件事你没说实话。你不是去报警, 而是想逃跑!”
哈迪怎么会知道托马斯就是 凶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3 12:29
在纽约,有一户富裕人家,家 里有一对恩爱的夫妻、一个儿子和 一个女儿。儿子是哥哥,名叫杰克, 从小有个怪癖,爱啃手指甲。女儿 是妹妹,名叫露丝,天生有一颗 爱心。
随着岁月的流逝,两个孩子渐 渐长大成人。但是,两人的关系却 异常紧张。哥哥喜欢恶作剧,总是 在妹妹的书包里、床铺上放一些脏 东西、小虫子,还找人欺负妹妹。 粗心的父母,始终没注意到两个孩
子的关系。终于有一天,柔弱的妹 妹爆发了。
这天,妹妹邀请哥哥到咖啡厅 去喝咖啡,但没过多久,哥哥就中 毒身亡。
罗林警官接到报警后,迅速赶 到现场。经过一番调查,并未在咖 啡及甜点上找到任何毒药,这下罗 林警官可纳闷了,凶手究竟是怎样 下毒的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3 12:29
在R国大使馆举行的酒会上, 谍报员伯吉斯发现大使不见了。机 灵的他,端上一个酒杯,装作一副 喝醉了的样子,跌跌撞撞闯进大使 的书房,看到大使正在办公桌前用 放大镜阅读一份机密文件。
看到伯吉斯闯进来,大使有点 措手不及,想把文件藏起来,又觉 得那样做反而会引起更多的注意, 于是他神情自若地放下文件,同伯 吉斯聊了起来。
文件上的字很小,即使伯吉斯眼 力再好,隔着一张办公桌也无法偷 看。伯吉斯就坐在对面椅子上,和大 使聊了一会儿,他并没有使用特殊的 工具,可第二天文件还是泄密了。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3 12:30
一天晚上,神偷奈德溜进黑帮 据点,盗出4块金砖,每块重达5公 斤。然后,装到汽车上逃走了。但 他运气不佳,很快就被黑帮发现了。
对方马上派出两辆车,试图拦 截他。奈德开足马力,沿海岸线公 路逃跑,但对手也不甘示弱,紧紧 咬住不放。当奈德来到一个急转弯 处时,也许是因为方向盘失灵,他 的车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撞断护 栏,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一头扎 进15米深的大海里。
“啊,翻下去了!”打手们在被 撞断的护栏前停下,伸长脖子往下 看。漆黑的海面上只见翻滚的海浪, 从沉入海底的车子处冒出一连串 气泡。
“都给我盯紧了,一且那家伙浮 出水面,立刻开枪打死他。”黑帮老 大命令道。
打手们不敢大意,目不转睛地 盯着海面,但过了很久,依然没有动


静。“嘿嘿,看样子,那家伙已经葬 身大海。” 一个打手幸灾乐祸地说。
"他死了算个屁,重要的是把金 砖捞上来,快去取潜水衣。”黑帮老 大怒吼道。
半个小时后,打手们穿好潜水 衣,跳进大海,虽然发现沉入大海 的汽车,但车里却是空的,别说奈 德的尸体,就连金砖的影子也没 见到。
“奇怪了,即使那家伙的尸体被 潮水冲走,可20公斤重的金砖是不 可能被冲走的。也许是车子掉进大 海时被甩出车外了,再仔细找找 看。”打手们遵照老大的命令,又跳 进海里上上下下找了好几遍,仍然 一无所获。
那么,沉人海底的奈德和金砖 到底上哪儿去了?
踌躇中,他看到自己的同伴在对面 大楼的窗口等待接应。于是,他灵 机一动,决定先把信件递给同伙, 再只身逃走。
基德钻到窗外,站在窗台上, 伸手往前够,很遗憾,还差一点儿。 手边没有杆子或棍子之类的工具, 对面大楼的窗台又很窄,跳过去也 没有落脚之处。把信扔过去,又担 心被风吹走。怎么办? 一向足智多 谋的怪盗基德也束手无策,急得如 热锅上的蚂蚁。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基德 突然想到一个办法,什么工具也没 用,就把信件顺利地递给了同伴, 然后纵身跳人运河中,匆匆逃走。
你知道基德是用什么方法把信 件递给同伴的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4 15:19
星期天早晨,到公园晨练的人 们发现湖面上漂着一具垂钓者的尸 体。从现场来看,像是乘租用的小 船垂钓时因船侧翻溺水而亡。死亡 时间是星期六下午5点钟左右。
起初,这起事件被警方定性为 意外事故。但布罗迪警官经过调查 认为,这是一起蓄意谋杀案,而凶


手竟然是死者在同一家医院任药剂 师的同事,因为他欠死者一大笔钱。
尽管警方确信不疑,但凶手却 有不在场证明。星期六,他租用另 一条船,和被害入在湖上一起钓鱼。 下午3点,他和被害人分手,一个 人乘坐3点40分的列车回到市区自 己的家中。列车到达市区的时间是 下午6点30分。这期间,凶手一直 坐在列车上,这一点列车员可以作 证。尽管如此,布罗迪警官还是揭 穿了他巧妙作案的手段。
那么,凶手究竟用什么手段使 被害人溺水而亡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4 15:19
一年前,米娅的丈夫误杀自己 的女儿,后被判人狱八年。时至今 日,米娅还是不能原谅他。今天是 丈夫人狱后的第一个探视日,米娅 犹豫了一阵,还是决定去看望他。
当然,这并不代表她顾念旧情, 相反,她觉得法院判得太轻了。米 娅的内心一直在诅咒丈夫:“不能就 这样便宜了这家伙,只有让他死, 才能一解我心头之恨。”
探视那天,米娅包了几件夏天 换洗的衣服,带上头天晚上做好的 牛肉,在门口商店买了一瓶伏特加, 就这样上路了。到了监狱,丈夫早 就在那里等她。
“亲爱的,我知道我错了,但你 也知道,我怎么会故意杀死自己的 女儿呢?我是一时失手才铸成大错 的。你能原谅我吗?”见到自己的妻 子,米娅的丈夫很激动。
“别提那件事了。这有些换洗的 衣服,还有你最爱吃的牛肉和一瓶 伏特加。自己注意身体,夏天天气 热,衣服勤换。希望你早日和女儿 团聚。”米娅幽怨地说道。
“看来你还是不肯原谅我,要我


死了你才满意。”
"好啦,我得走了,保重。"说 完米娅离开了监狱。
就在米娅探监后的第二天,她 的丈夫离奇地死去。卡尔探长在翻 阅尸检报告时,发现犯人系中毒身 亡,但奇怪的是,他的肠胃里并没 有发现有毒物质。那犯人究竟是怎 么死的?探长把重点放在死者的生 活用品上,最终发现一个疑点,并 断定死者的妻子就是凶手。
那么,米娅是如何杀死自己的 丈夫的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4 15:20
经济间谍森川在大和公司作案 时,被人当场抓获。大和公司的老 板们正虎视眈眈地看着森川。
“直接把他干掉吧,不要交给 警方。”
“把他碎尸万段!”
“不,还有更好的办法。把这家 伙捆起来,扔到铁轨上,列车轧过
去后会脱轨,这样既杀了他,又破 坏了现场,不会留下证据。今天夜 里就行动,现在先让他睡一会儿。”
虽然身为经济间谍,但心胸狭 隘、心脏不好的森川一想到马上会 被火车轧死,还是惊恐万分,他拼 命地挣扎着,想要逃脱,怎奈被注 射了镇静剂,渐渐坠人梦乡。当他 醒来时,发现自己手脚被捆,卧在 铁轨上,碎石满地。而且不知何故, 还戴上了眼镜。
一定是这帮家伙的圈套,森川 暗自思忖。过了一会儿,森川发现 前方出现了灯光,逐渐向这边靠 近……啊,是列车来了!如果这样 躺着不动,会被轧死的。森川拼命 地挣扎,可身体却不听使唤。随着 一声绝望的惨叫,森川结束了短暂 的人生。
两个小时后,森川的尸体被人 发现。奇怪的是,发现尸体的地方 不是铁路,而是某商店的停车场, 死因则是心脏停搏。这究竟是怎么 回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4 15:51
一天,大侦探波洛去拜访老朋 友、面具商人布兰登。他先敲了敲 门,发现门没锁上,又喊了几声, 无人应答。波洛担心布兰登会出什 么事,于是推门而人。他找遍了所 有的角落,发现有一个房间的门是 反锁的,门上有一排气窗。波洛通 过气窗往里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 气:只见布兰登满身是血地躺在床 上,颈部插着一把刀,地上全是 面具。
波洛赶紧撞门进去,发现每个 面具的嘴上都有一点血,从体温上 判断,布兰登死亡的时间不超过半 个小时,于是报了警。法医鉴定表 明,每个面具上的血都是布兰登的。
令人费解的是,布兰登双手都 在被子底下,不可能是自杀,但凶 手要在短短半个小时内,让所有面 具都沾上血,似乎也是不可能的。 那么,凶手到底用什么办法杀死了 布兰登呢?就在波洛疑惑不解的时 候,突然发现门外有一条沾着鲜血 的绳子。经过法医鉴定,上面的血 也是布兰登的。波洛顿时恍然大悟。 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4 15:52
大都会博物馆失窃了一批价值 连城的艺术品,梅尔斯探长率领一 个小分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抓住了几名重要的罪犯,可是却没 有找到那些艺术品。
就在梅尔斯一筹莫展时,主犯 招供,艺术品被农场主鲍尔藏到石 磨下面了。梅尔斯立刻带人赶到农 场。看到有警察来,鲍尔眼中闪过 一丝惊慌,朝晒谷场瞟了一眼,立 刻镇定下来,说自己从来没触犯过 政府的法令,对于今日之事,他要 向农场主协会提出控告。
梅尔斯没有理会,他和助手将 石磨移开,在下面挖了一个大坑, 直到几英尺深,也没见到那批珍宝。 眼看着继续挖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梅尔斯便跳进坑里,想找一些线索。 他看到坑壁上的泥土,中间有一段 和其余的不同,就用手捧了一把, 只见里面还残留着新鲜的小麦梗。 看来,鲍尔一定是嗅到了什么风声, 提前将艺术品转移到其他地方了。
可是,艺术品会被转移到什么 地方呢?树底下?麦田里?没有目 标怎么找呢?
梅尔斯的脑子快速地转动着, 他仔细回忆了鲍尔的一举一动,然 后突然对助手说:"这里不用再挖 了,跟我到院子里去吧。”来到院子 后,梅尔斯叫助手们去打水,把晒 谷场分成若干块,一块一块地浇上 水。也许是很久没下雨的缘故,水 一浇到地上,很快就干了。
鲍尔一声不吭地看着。当水浇 到他刚才站的那块场地时,梅尔斯 突然宣布:“停!”说完指着一块颜 色更深的泥土,让助手往下挖。回 头看鲍尔,只见他脸色苍白,惊恐 万分。
很快,一个铁箱子就被挖出来, 里面装的正是那批珍贵的艺术品。
梅尔斯探长是怎么知道艺术品 藏在这里的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4 15:52
布兰查德海滩是个很安静的地 方,离小镇大约十分钟的车程。海


自从在严流岛决斗中打败佐佐 木小次郎后,宫本武藏就踏上了浪 人的旅途。


这天,他正在山中浪迹,突然 闻到一股血腥味儿。环顾四周,发 现前方不远处躺着一个游客打扮的 男子,走近一看,那人40岁左右, 已经死去,肩上的物品散落在身旁, 看样子是被人从身后斜肩带背砍倒 的。右手还紧握着一把护身用的短 刀,可刀尖却刺进了自己的脸颊, 伤口从右耳至下颚处,足有三寸多 长,血肉分开。
“真奇怪。这脸上的伤口不像是 凶手划破的呀。”宫本武藏颇感费解。
伤口的血被太阳晒干了,但尸 体还有体温,可见被杀不超过两个 小时。上衣的腰带被解开,宫本武 藏摸了一下死者的怀里,果然不出 所料,腰间的钱袋被拿走了。
“可能是遇上了劫路的强盗。但 为何要划破自己的脸呢?”宫本武藏 越发感到蹊跷。
走下山顶,武藏来到一家茶馆, 里面坐着一个头戴斗笠的武士,背 朝太阳正在吃年糕。他坐在长凳 上,要了一份玉米团子,便和老板 娘聊了起来。
“老板娘,最近一个小时,有人 路过前面的那座山吗?”
“有两个云游的和尚,还有邻村 的一个马贩子牵着两头牛过去了。 有什么事吗?”
“哦,没什么,山上有人被打劫 了。和尚也到这休息了吗?”
"是的,两人慈眉善目,但看上
去走得很累。”
“那个马贩子脸上有什么明显的 特征吗?”
“有一颗大鮑牙,还是个斜眼 儿。此人是个黑心肠,但绝不会干 抢劫路人的勾当。”
两人正聊着,那个背着脸的武 士突然系了系斗笠,站了起来。
“老板娘,谢谢你,茶钱放在这 儿啦。”武士说完,起身便欲离开。
武藏从斗笠下看见他的脸从右 耳到下颚处,有一道三寸多长的伤 疤,不禁吃了一'凉。
“对不起,请问阁下是从哪儿 来的?”
“问这干什么?你管得着吗?” 武士转过脸来,怒视着武藏。
“阁下的刀大概是生锈的铁刀或 是木头刀吧,哈哈。”
“你想干什么?”武士 “噌”的 一下拔出腰刀,气势汹汹地喝道。
“愚蠢的家伙,刚见了血的刀, 又拔出来了!”武藏当场揭穿了凶手 的真实面目。
那么,到底是什么线索,让武 藏一眼就识破了凶手的身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4 15:53
星期六早晨,忙了一周的杜勒 斯探长终于得闲,带着家人来到郊 区的滨湖公园。
在湖边的草地上,杜勒斯一家 扎下帐篷,开始了一天的休闲生活。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警笛声, 几辆警车和救护车呼啸而过。不会 发生什么事了吧?杜勒斯撂下烤肉, 沿警车开去的方向跑去。果然,前 面不远处的帐篷里,有人被刀刺伤, 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
约翰警官向大家说明了情况。 有两个男子在此地宿营钓鱼,准备 一起过周末。当他们被带到警车前 时,可以看到两人的皮带上都挂着 空空的刀鞘。
“我们没收了他们的刀具,准备 拿到实验室化验。”约翰警官说。
"这么说,案发现场没有发现凶 器?”杜勒斯问道。
“没有,不过从被害人的伤口可 以判断是刀伤。”约翰补充道。
这时,另一名嫌疑人也被带了 过来。他的妻子跟在后面,不停地 大声抗议:“我丈夫根本就没带刀!


我们只是来这里钓鱼,每年过节的 时候,我们都会来这里吃鱼、看 节目。”
“他身上确实没带刀。”负责看 押的警察说。约翰警官转身看了看 杜勒斯说:“看来嫌疑人应该是前面 那两个带刀的,等一会儿化验结果 出来,我们就知道凶手是谁了。”
“我看未必,没有带刀的人才最 可疑!”杜勒斯反驳道。
杜勒斯为什么这样说?他有什 么理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4 17:11
一趟列车即将进站,由于车站 小,停车时间较短,旅客们都急匆 匆赶着下车。突然,一位年轻的女 士叫道:“我的手提箱不见了。”
布莱恩探长碰巧在这节车厢, 听到女士的叫声,他马上赶了过来, 安慰她别着急,兴许是有人拿错了。 该女士赶紧四处张望,果然看到一 位男士手中的箱子很像自己的。于 是,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那个男 士: “这是你的手提箱吗?”
男士一怔,马上道歉道:“抱 歉,我拿错了。”说着把箱子还给女 士,朝出口走去。
布莱恩见状,立刻追上去说: “先生,你下错车了,快回去!”说 着,不由分说把男士拉上车。然后, 叫来乘警对他说:“这男的是小偷, 快把他铐住。”乘警把那个男士带到 警备车厢,对他进行搜身,果然搜 出了很多现金、首饰等值钱物品。
请问:布莱恩探长是如何看出 他是小偷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4 17:11
一天早晨,名侦探浅见光彦的 助手熊泽无精打采地来到事务所。 昨天晚上,他让跟踪对象轻易地逃 跑了。
“熊泽君,你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吗?”浅见光彦问。
"不清楚。我跟了那家伙一晚 上,后来他钻进一条有路灯的狭长 胡同里。我担心被甩掉,就在离他 七八米远的地方小心地跟着他。那 家伙戴着耳机,一边走一边听收音 机。我想就是走近一点,也不会被 他发觉的。”熊泽一边画着那条胡同 的示意图,一边解释道。
“那家伙是不是只有一边戴着 耳机?”
“不,两个耳朵都戴着,所以他 经过一个院子时,连狗叫声都没惊 动他。”
“后来呢?”
“我跟了很长时间,他一次也没 回头。谁知道,走过路灯后,他就 突然逃掉了。”
“那家伙戴着防跟踪眼镜吗?”
“没有,他没戴眼镜,也没用小 镜子监视后方的情况。”熊泽歪着脑 袋实在想不通。


'浅见光彦沉思片刻,马上找到
了问题所在。你知道熊泽犯了什么 错误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4 17:12
辛普森探长来到一扇扎实、厚 重的橡木门前,按响了门铃。透过 门上刻着精美图案的玻璃,他看到 房屋的主人丹泽尔先生正出来迎 接他。
“我是辛普森探长,听说你家被 抢劫了,是你打的电话吧?”辛普森 问道。
“是的,非常感谢你这么快就赶 到了。”
“给我说说具体的情况吧,丹泽 尔先生。”
“好的。我的管家迪伦听到门铃 声去开门,没想到门刚打开,就有 个家伙闯进来,用枪威胁他说出我 妻子藏宝的地方。待得手后,他又 将迪伦击倒在地,然后逃之夭夭。”
"迪伦现在在哪里?”辛普森问。
“他受了点轻伤,这会儿正躺在 床上休息呢。”丹泽尔答道D
“他有没有告诉你劫匪长什么样 子?”辛普森接着问。
"没有,他说劫匪戴着面具,因 此没看清他的脸。”
“哦,丹泽尔先生,”辛普森笑 着说,“难道你不认为我们应该逮捕 迪伦吗?”
辛普森探长为什么这样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4 17:41
星期天下午,警方接到报案, 富商萨尔佩死在自家院子里。
布朗警官赶到现场。报案的是 萨尔佩的管家,他指着尸体说:“主 人当时正在树下乘凉,一边喝啤酒, 一边看报纸,不巧被毒蜂®蜇了。 看,他胸口还有被蜇过的痕迹呢。”
“就算被毒蜂蜇了,从他没来得 及逃进屋里的情形来看,大概是喝
①生活在非洲的一种蜜蜂,毒性很大, 一旦被这种蜜蜂蜇了,再强壮的人也会死掉, 所以又叫杀人蜂。


完啤酒,醉醺醺地昏睡过去了。这 附近有毒蜂吗?”带着这个问题,布 朗对院子周围做了调查,发现邻居 家的空院子里有一棵大洋槐,树上 有个很大的毒蜂窝,挂在树叶茂盛 的枝条上,非常隐蔽。
当时太阳已经落山,毒蜂都钻 进了自己的窝里。布朗蹑手蹑脚走 到跟前一看,发现在另一个树枝上 挂着一部微型录音机。
“这种地方怎么会有录音机?” 布朗纳闷地取下录音机,把磁带往 回一倒,是一盒音乐带。布朗听了 一会儿,突然想到什么,马上断定 说:“死者肯定不是在院子里午睡时 不幸被毒蜂蜇死的。这是一起巧妙 地利用毒蜂杀人的凶案
说完,他把录音机放回原处, 自己则埋伏在院子的树丛中,耐心 地监视着。晚上9点多,院子里突 然闪出一个身影,来到槐树下,准 备取下录音机。
“站住,不许动!”布朗跳出来, 用枪指着对方的脑袋说,“你涉嫌杀 人,现在被逮捕了。”原来凶手是萨 尔佩的下属,因贪污公款的劣迹败 露而作案杀人。
为什么布朗只听了一会儿音乐, 就识破了凶手的诡计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4 17:41
女盗梅姑趁邮票收藏家佐藤穆 夫不在家,潜人屋内,盗走六枚价 值不菲的邮票。
她走出卧室,锁好大门,正准 备离开,却撞上了外出归来的佐藤 穆夫。小林警官也应邀来访。“你在 这里干什么?”小林警官抓住女贼并 将她带到屋内。进屋后,佐藤马上 查看保险柜,果然不出所料,邮票 少了六枚。
“快把邮票交出来,否则我带你 回警察局。”小林警官呵斥道。
“话可不要乱说,我什么也没 拿,不信你可以搜啊。”
“我当然会。”小林警官说着对 梅姑进行了搜身。结果,只在她的 衣兜里找到一个小小的废纸团。此 外,屋内、窗外和楼下的院子里也 都仔细查看过,均不见邮票的影子。
突然,小林警官注意到从梅姑 衣兜里搜出的那个废纸团,仔细看 了一眼,大笑起来:"哈哈,原来如 此。佐藤先生,看来我们得到梅姑 家走一趟了。”
请问:六枚邮票藏到哪里去了? 小林警官又是如何识破梅姑的伎 俩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4 17:42
在西班牙的南部,盘踞着蜿蜒 曲折的加的斯海湾。海湾附近,有 个名叫罗达的小村庄。村子虽小, 但这里出产的南瓜却远近闻名。
在罗达村,南瓜种得最好的要 数布里斯大爷,人称布大爷。布大 爷今年60岁,种了一辈子南瓜。他 种出来的南瓜总是又大又甜,每年 都能夺得村里的“南瓜王”称号。
今年,布大爷种的南瓜一共挂 了 40个果,个个像碌碡,闪耀着黄 澄澄的光泽。布大爷打算明天到集 市上卖掉。“谁吃到我种的南瓜,真 是有口福啊!”布大爷心里很自豪。
然而第二天早上,当他来到瓜 地时,却傻眼了: 40个南瓜全被人 偷走了!这些瓜可都是布大爷的心 肝宝贝啊,他气得浑身发抖,心想: “我的宝贝不可能还在村里,村里的 人十有八九都能认出那是我种的瓜。
准是晚上有人偷走,趁夜色坐船赶 到集市上去卖了。”
布大爷心神不宁地在瓜地里转 了半天,挨个摸了摸空空的瓜蒂, 然后往集市赶去。
集市上人声嘈杂,熙熙攘攘。 布大爷只兜了半圈,就叫来一个警 察,指着其中一个菜摊上的大南瓜 说:“这些瓜都是我的,赶紧把这个 偷瓜贼给我抓起来!”
菜贩子先是一惊,接着镇静下 来说:“老头,你没事吧?这些瓜都 是我花钱买的。”
一边是菜贩子的矢口否认,一 边是布大爷的理直气壮,警察束手 无策,只好问布大爷:“你如何证明 这40个南瓜就是你丢掉的那40 个呢?”
布大爷说:“我把这些南瓜当成 自己的孩子。你看,这个叫小胖, 这个叫大花脸……”
“可是,法律不会因为你认识它 就判给你,你还得提供确凿的 证据。”
“证据?我当然有!”布大爷说。 那么,到底是什么证据呢?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928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