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4947个阅读者,2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4-11 08:00

[原创]苏维埃逸史:荔枝炮



宋长琨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展览着一门大炮,这门大炮结构奇异,与众不同,特别是它那不同寻常的战绩,更吸引了无数参观者。这门大炮名叫荔枝炮,是用海南岛上到处生长着的荔枝树树干凿成的。它既没有操纵机械和瞄准具,也没有挡护板和脚轮子。它射击时不是装填炮弹,而是直接把火药和破铜烂铁填入炮口。这种荔枝炮琼崖特委的红军军械厂所造,共有好几门,曾在战场上大显身手。有诗为赞:
荔枝炮,呱呱叫,
声响如雷山动摇。
火龙翻腾丧敌胆,
破铜烂铁变飞镖。
一喷就是大半片,
百十米内跑不掉。
死的死来伤得伤,
鬼也哭来狼也嚎。
木炮打败铁机枪,
红军战士放声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12 08:38
缴到九响铳,就往河里送
大柏地战役歼灭了刘士毅旅两个团,红军缴了很多枪,主要是九响枪,这是一种毛瑟枪,可连续射击,又称“连珠枪”。毛泽东同志动员大家背枪。有些坏枪,战士背不了,就砸烂丢到河里了。当时有句顺口溜:“缴到九响铳,就往河里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13 10:26
马家军的破烂货
红军与马鸿宾部初战,击溃他的一个团,缴获步枪八十余枝,子弹若干发。不过,缴获的子弹不合用,等同废品。而缴获的枪支老旧,多数是几乎可以放在博物馆的“十三太保”和“九响毛瑟”。这些东西红军实在得之无用,而陕甘一带土匪横行,又怕他们得了去危害人民,没有办法,只好将这些枪支砸烂、丢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14 08:45
新式武器
第四次反“围剿”中,我军在黄陂歼敌两个师。此役,三军团一师缴获了一种过去没有见过的新武器,因它比步枪重,大家都不要,交给了挑夫挑着。后来,俘虏兵说这是自动步枪,可以和重机枪一样打连发。于是,这种武器又成了宝贝,大家争着抢,后来被师部统一分配,每连两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15 10:34
两支“枪”
刘贵叶给刘志丹当警卫员,一次刘志丹发现他带着枪,说:“你还有枪啊,带着它干什么,交给游击队去吧。”刘贵叶非常尴尬地把包着枪的红布包给了刘志丹,刘志丹打开红布包一看,原来是一个扫把头,乐得前仰后合。刘志丹看着刘贵叶难为情的样子,顺手把自己的枪递给他,说:“咱俩的枪一样,都打不响啊。”原来,游击队的同志经常向刘志丹讨要子弹,这枪里根本就没有子弹了。不久,刘志丹又把仅有的这支枪送给了游击队员。刘贵叶说:“这怎么能行呢?”刘志丹说:“游击队多一颗子弹,就能多消灭一个敌人,要是多一支枪,能打出多少发子弹,能消灭多少敌人,你算过这笔账吗?”话虽如此,作为警卫员,遇到危险怎么保护首长的安全呢?念及此,刘贵叶弄到一把锋利的匕首,藏在裹腿里,匕首的把儿上,裹着那块曾经包“枪”的红布。刘志丹看见了,笑着说:“很好,遇到敌人,它可比扫把头强多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16 10:12
朱德的花机关枪
上井冈山前,朱德的卫兵排,原来是南昌起义时的二十五师市长周士第的。这个排有四挺“花机关枪”,即当时刚刚投放中国战场不久的冲锋枪。手提机关枪一扫射就冲过去了。红四军成立后,在龙源口战役中,军长朱德在关键时刻手提“花机关枪”亲自参加战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16 10:12
挨丝炮
红军地方武装的武器,大部分是梭标、鸟铳、土大炮、石头炮、松树炮、挨丝炮、竹钉、竹签、竹角炮、土炸弹、老虎箭、地老虎等。其中,挨丝炮是一种土炮。这种土炮的导火线叫“丝”,将“丝”隐藏路旁,敌人一“挨”到“丝”即发火,引起爆炸,故称挨丝炮。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17 09:31
爆竹燃在煤油箱
弋、横起义后,工农武装在金鸡山打败敌人的进攻,参加起义领导工作的吴先民充满胜利的喜悦,写诗抒怀:
爆竹燃在煤油箱,
声音发出震耳响;
吓得敌人心胆寒,
赛过白匪机关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17 09:32
要走可以,把枪留下
南昌起义余部在朱德的带领下,蹒跚行进在赣南的崇山峻岭中。很多人经受不起这样的挫折,承受不了艰苦困难的考验,不辞而别了。一路行军,只要碰上岔道,就有三三两两向岔道上走了,喊也喊不转。连政治指导员杨至成回忆起一个士兵离队的情景,那是一个湖南籍的士兵,他离开大路走开了,杨至成追上去喊他,他也不理。杨至成说:“朱军长说过,你受不了苦可以走,可是枪是革命的武器呀!”这个士兵想了想,把枪一扔,头也不回地走了。杨至成说,像这样的事,他遇到不只一回两回。当时,几千人的部队走掉了三分之二,只剩下八百多人。黄埔军校出身的一些军官,其中包括七十三团的七连连长林彪,来找团党代表陈毅同志,表示要离开部队,另寻出路。而且还劝陈毅同志也和他们一起离队。他们说:“你是个知识分子,你没有打过仗,没有搞过队伍,我们是搞队伍的,现在队伍不行了,碰不得,一碰就垮了。与其当俘虏,不如穿便衣走。”陈毅同志坚定地回答说:“我不走。现在我拿着枪我可以杀土豪劣绅,我一离开队伍,土豪劣绅就杀我。”陈毅同志更严肃地告诫他们:“你们要走就走,把枪留下,我们继续干革命。队伍存在,我们也能存在,要有革命的气概,在困难中顶得住,个人牺牲了,中国革命是有希望的。拖抢逃跑最可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18 08:35
炸弹变身地雷
五连在万年亭构筑工事,连长张太生正布置任务,准备反击敌人的围攻。这时,五班长带来一个好消息,有两颗敌人飞机投下的炸弹没有炸,被缴获了。当时,红军弹药缺乏,可以把炸弹中的炸药取出来做成手榴弹吧。张连长知道,五班长当过工人,问他懂不懂炸弹,会不会拆。五班长说,可以试试。两个小时后,五班长完成了拆解炸弹的工序,但取出来的是黄色炸药,这种炸药非信管不能点燃。聪明的五班长想了个办法,用手榴弹装在炸弹的信管位置,用长长的铁丝拴住手榴弹,安置起来,就成了固定的地雷。当敌人靠近,拉响手榴弹,用手榴弹的爆炸引发炸弹。战场试用,这种“地雷”颇具威力,给进攻敌人巨大杀伤。后来,红军把这项“发明”加以推广,各部队都掌握了这种废炸弹变成活“地雷”的技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18 08:35
手榴弹上的口号
红四方面军入川以后,建立了自己的兵工厂,不久便在通江后山开工生产。兵工厂又分修械厂和炸弹厂。炸弹厂造的是马尾手榴弹,是红军战士喜欢的武器。工厂还在炸弹壳上,特意铸了“打倒反动派”、“消灭刘湘”等鼓动口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19 07:19
松树炮
井冈山黄洋界保卫战,红军还使用了“松树炮”、“土地雷”等自己制作的“重武器”。“松树炮”是手工制作的,爆破队发动群众把松树截成短截,再锯成两片,把中间掏空,然后合起来,用洋铁皮裹住,在里面装上炸药、铁片,再用烂棉花把口塞住,制成土炮,名叫“松树炮”。把破的铁锅打碎,把碎铁片和炸药装在竹筒里,然后把两头用烂棉花塞紧,就成了“土地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19 07:19
饭瓢缴获花机关
红十军第一次进军闽北,奇袭赤石街,大获全胜。这次战斗中,出现了一个炊事员缴获敌人花机关枪的故事。一个炊事员晚上给作战部队送饭时,在树林子里碰见一个打散了的国民党兵。炊事员很机警,立即把手中的饭瓢对准他:“快缴枪,要不扔手榴弹了!”国民党兵吓得浑身发抖,扔下了手中的花机关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0 08:51
方志敏的佩枪——越修越坏
赣东北独立团成立之初,干部多没枪,后来,从上饶那边买了两支手枪,每条枪花了五百银洋。一支白朗宁手枪,有五颗子弹,由团长周琦佩用了。另一支左轮手枪,光枪一条,没有子弹,有时你挎着,有时他挎着。因为这个枪多次转手,又多次修理,不但没有修好,反而越来越不像样子了。一开始出的毛病,是击发张开后,得扣两次才能合上。有个抚州人,自称修枪能手,经他修理,击发便总是张开着,再也合不上了。省里调来一位张同志,说自己会修枪,结果击发是合上了,但轮子掉了,只好用细绳把轮子绑上。大家从此给这支枪取了个名字,叫“越修越坏”。“越修越坏”最后由方志敏佩带,曾经在起到过震慑土豪地主的作用。后来,那个绑轮子的细绳断了,方志敏只好把轮子丢掉。剩下枪架子的左轮,也就没有什么作用了。后来红军中流行一个俗语,对越搞越糟的事,就说:“又是一支越修越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0 08:51
缴枪赏洋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初创时期,工农革命军初创有缴枪赏洋的规定。部队规定,缴步枪一支偿银洋一块,缴驳壳枪一支,偿银洋两块,缴重机枪一挺偿银洋五到十块。毛泽东不同意这样的规定,他说:“我们是革命队伍,不准这样,主要是鼓励战士的情绪。”以后,这个规定就取消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0 08:51
废债运动
弋阳、横峰起义,红军队伍初建,不断扩大,但武器非常缺乏。流行一句话:人比枪多,枪比子弹多。新参加的红军战士,能发到一颗手榴弹,已算不错,不少是赤手空拳的,被老战士戏称为“候补战士”。团领导想了个办法,提出赏格:“缴枪一支,赏洋五十。”于是,红军战士想出各种巧妙办法缴枪,送到独立团领赏洋。枪缴来不少,但费用开销也相当可观。后来,渐渐开始拖欠赏洋,帐越欠越多,部队开销也越来越大,眼看着兑现不了了。恰好,战士们通过发动群众、开展“分田废债”运动受到了教育,一经动员,都主动放弃了自己的赏洋。红军中把这次废赏洋的事,称作内部的“废债运动”。后来,再缴到枪,不再发赏洋,改为名誉奖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1 09:08
两支“枪”
刘贵叶给刘志丹当警卫员,一次刘志丹发现他带着枪,说:“你还有枪啊,带着它干什么,交给游击队去吧。”刘贵叶非常尴尬地把包着枪的红布包给了刘志丹,刘志丹打开红布包一看,原来是一个扫把头,乐得前仰后合。刘志丹看着刘贵叶难为情的样子,顺手把自己的枪递给他,说:“咱俩的枪一样,都打不响啊。”原来,游击队的同志经常向刘志丹讨要子弹,这枪里根本就没有子弹了。不久,刘志丹又把仅有的这支枪送给了游击队员。刘贵叶说:“这怎么能行呢?”刘志丹说:“游击队多一颗子弹,就能多消灭一个敌人,要是多一支枪,能打出多少发子弹,能消灭多少敌人,你算过这笔账吗?”话虽如此,作为警卫员,遇到危险怎么保护首长的安全呢?念及此,刘贵叶弄到一把锋利的匕首,藏在裹腿里,匕首的把儿上,裹着那块曾经包“枪”的红布。刘志丹看见了,笑着说:“很好,遇到敌人,它可比扫把头强多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1 09:08
令人眼气的“两大件”
1934年,十三岁的葛明旺给军政委王建安当公务员。葛明旺见政委的警卫员挂着盒子枪,背着大马刀,太神气了。于是,他向王政委要求,也要盒子枪、大马刀这“两大件”,也当警卫员。让葛明旺意外的是,王政委很爽快地答应了。王政委把“两大件”挂在葛明旺身上,驳壳枪的枪套触到了脚面,马刀的刀鞘碰到了腿肚子,站也不是,坐也不行。只听王政委一声令下:“跟我走!”王政委在前面大步流星,葛明旺碰碰撞撞地跟在后头。“两大件”很碍事,顾了枪,顾不了刀,安排好刀,枪又捣乱,十分狼狈。王政委还在前面挥手:“快上来呀!”警卫员也跑来凑热闹:“加油呀!加油!当警卫员,跟不上首长怎么行?”经历了这个窘境,又在王政委的开导下,葛明旺主动将“两大件”交还给他,安心做公务员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2 09:08
“鸡公炮”
赣东北独立团在一次战斗中,缴获了一挺捷克式重机枪和四箱机枪子弹。这是我们第一次缴获的重武器,红军战士和附近群众轰动了,大家都来看看。大家看机关枪架在地上,活像一只大公鸡,枪筒子又那么粗,就称这挺机枪为“鸡公炮”。红军战士都把“鸡公炮”当宝贝,行军时,都枪着抗,几个人各抬一条腿,高高抗在肩上,走路也精神百倍。临战斗时,都会过问一下:“机关枪在哪里?”有时怕机关枪丢失,就说:“快通知机关枪走远些,别上来!”指战员临阵前的第一件事,就是派人保护机关枪。这挺机枪也没有派到大用场,缴来的四箱子弹,除了试打以外,基本没动用过。实际上它是我们行军打仗的一个大包袱,行军扛着,打仗护着,战斗闲着。不过,对战士们来说,自缴到这挺机关枪以来,战斗更有精神了,时刻觉得机关枪就在后面掩护似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2 09:08
太白夺枪
陕北红军兴起之初,曾经有“太白夺枪”的壮举。甘肃陇东县太白镇驻有敌军一个营,营长姓黄,外号“黄儿子”,刘志丹决定从他开始动手。刘志丹带着二十多名骑兵来到了黄儿子的驻地太白,伪装成骑兵国民党陇东民团第六营营长,黄儿子中计,请刘志丹他们进屋抽大烟。红军战士乘机控制了各个出口,一声令下,打死了几个护兵,刘志丹一枪亲手杀掉了黄儿子,其余敌人不敢行动,就地投降。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3961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