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宅男神探(转)
2895个阅读者,1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4-13 08:16

宅男神探(转)



人生如花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引言:一桩又一桩隐秘关联的邪恶悬疑案,一场又一场不可思议的华丽推理秀!

黑夜。一望无际的夜色就像浓黑的海水,深深地把一个中国古典式样的庭院压在下面。这座古典庭院门是圆形的,青砖围成的围墙里露出无数花枝,上面的每一朵花都像血一样红,还似乎在黑夜里散发着别样的光彩。忽然,一扇半月般的门扇开了。里面走出来一个穿着黑纱罩面、白绸作里的旗袍的女子。她头上挽着一个青螺髻,插着一支玛瑙做的血红色的簪,身上的旗袍也是用血红的玛瑙作纽扣,耳边垂着一对长长的乌银流苏。她的脸非常白皙,甚至有种惨白的感觉,嘴唇也红得像血——虽然有些诡异,但是同时也美得动人心魄。两道细细的柳眉下有一双被浓密黑色睫毛围着的大眼,异星般地闪烁着光芒。

她的眼睛微微眯起,不可名状地笑了,然后伸出戴着翠绿的玉镯的,羊脂般的手,轻轻地招了招。就在这时,在她身后的拱门里,有很多白色的、模糊的脸孔慢慢显现……

杨赞猛地睁开眼睛,满头都是冷汗,心也在砰砰狂跳。他慢慢地坐起来,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家的床上,胸口上有个东西挺重。他低头一看,发现是他新买的《福尔摩斯全集》。

他想着梦里的情景,沮丧而又惭愧地笑了,又作噩梦了——也可以说是作春梦。为啥是春梦?那是因为虽然梦里的情景有些恐怖,但每次梦到梦里那个女郎,他就感到莫名的兴奋,而且爱慕之意心头横溢。他从十岁开始,就经常梦见这个女郎,梦境的场景没有一次不诡异的,但也感到心头对那个女郎有浓浓的爱慕之意。

“哎呦,又躺在床上看书呢?”冷不丁地,妈妈在门口一伸头,“还在看呢?我走的时候你就在床上看书,我买菜回来了,你还在床上看书……看的都是推理书吗?哎呦,真是……一天到晚地看,起码看些别的啊?”

“看推理书有什么不好啊?”杨赞撇了撇嘴,“我要不是常看推理书,昨天能这么快就把你的戒指找回来吗?”

原来杨赞的妈妈最近给自己新买了一个金镶翡翠戒指。她非常珍爱它,昨天买菜回来却忽然发现手上的戒指不见了。她害怕戒指是她买菜的时候不小心丢了——菜场人杂,丢了肯定找不回,或者是被小偷撸走了,心痛得要死。杨赞却说未必是这样——他知道妈妈怕戒指丢,把戒指捏得小小的,它是紧紧地套在手指上的,没那么容易从手指上滑落,也不会那么容易被人摘走。除非是他妈自己把戒指摘下来。

他回忆起他妈昨天参加了一个朋友聚会,聚会地点在她发小杨阿姨家。估计她在吃饭时手被什么东西沾上了,去洗手间洗了手,为了怕洗手液腐蚀戒指,就把戒指摘了下来。而杨阿姨是个爱干净的人,每天都会收拾洗手台。她也不是个贪小便宜的人,看到戒指后不会不吭声,再把戒指据为己有,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戒指滚到洗手台下面的某个角落了,而他妈洗完手后就忘了戴戒指,之后也没法注意手上有没有戒指。到今天买菜回来后才发现戒指没了。

听了他的话后,他妈半信半疑,到杨阿姨家的洗手台边找,结果发现杨赞所说的一点没错——戒指就好好地躺在洗手台下呢。

杨赞妈笑了笑,没有再说话。其实她还有一卡车话要说呢。但是看在他昨天立了一功的份上,就算了。当然了,还因为昨天他推理戒指的去向的时候,那模样实在太帅了。眼睛亮了,形象整肃了,气质冷峻了,甚至整个人都比之前闪光了。让人一看就觉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哪个当妈的不喜欢儿子表现得帅气啊。只可惜他就推理的时候帅气一会儿,之后又恢复原样了。

“无聊啊,无聊死了……”杨赞坐在窗前,一脸不耐烦地翻着报纸。大学毕业之后,杨赞正式放弃择业,回到了家里。为什么回家?因为他没找到工作,也不打算找工作。现在就业形势在那里摆着,到现在还没找到工作,基本上就很难找到了。准备啃老?不是。其实他一直两手准备,想着如果自己找不到工作,就在自己的高中母校附近开个小书店——教辅是永远不过时的。当然了,他虽然打算主卖教辅糊口,但也打算卖些小说怡情,其中当然少不了他最喜欢的推理书——话说现在有各式各样的宅,他应该属于那种推理宅。虽然现在社会上对宅人口诛笔伐,但是他觉得作个推理宅没什么不好。作自己喜欢的事情,有什么不好的?

关于的店的时候,差不多一切都联系好了,就剩店面的现任租客租约到期离开了。不过虽然一切都在时间表上,等待也是挺磨人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13 11:50
书名:《宅男神探》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贵州人民出版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13 18:01
“叮铃铃……”电话忽然响了。杨赞赶紧拿起电话——因为无聊久了,听到电话铃都挺兴奋的。

“嘿嘿……”电话里是个女孩的声音,而且是她不认识的女孩的声音,非常的阴森幽怨,大白天听了都要起鸡皮疙瘩。“看看对面哦。我马上要死在你面前哦。”

诶?杨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正要问她在搞什么恶作剧,电话就挂断了。他赶紧朝对面看去,果然见对面顶楼的一个窗户里,一个穿着白色高领衬衫的漂亮女孩直挺挺地站着,对着这边露出诡异的笑容,然后拿起刀子,割断了自己的喉咙。血顿时像小瀑布一样流了下来,接着人也倒下了!

妈呀!杨赞吓得连人带椅倒在了地上,摔了个七荤八素。回过神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给对面楼的刘保安打电话——因为前阵子社区管理者刚倡导过小区互助,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楼的保安室的电话号码派发给所有人。

嘟……嘟……保安竟然不在。杨赞没有办法,只有自己冲向对面楼。还好他的定位能力很不错,一下就找到了那间公寓。门竟然是开着的!他赶紧冲进公寓的厅里,顿时看到眼前一片血红刺眼。

天哪,那个女孩已经倒在了血泊里,脖子上的伤口像张血盆大口一样地张着,里面还在汩汩地流出鲜血。旁边还有一个墨水瓶,里面的红墨水和她的鲜血汇成一片。咦?怎么会有红墨水的?哦,女孩的旁边有一个桌子,是她倒下时撞到了桌子,才让墨水瓶掉了下来?

杨赞赶紧冲向那女孩,却在离女孩三步远的地方停住了。没办法,没遇过这事,害怕啊。

“哎呀!这是怎么了!”一个人忽然在背后惊叫。

杨赞回过头来,发现是这栋楼的保安。他穿着一件可以两面穿的外套,脸吓得煞白,还因为恐惧右手紧紧攥着左手。颤抖着重复:“天哪,怎么会有这种事……怎么会有这种事……”

杨赞本以为保安来了可以给他点帮助,没想到他比他还六神无主,只有叹口气后自己报警。几分钟左邻右舍也发现这里出事,都来了。十几分钟后警察也来了。杨赞本来以为没自己什么事,没想到却被警察带到了警察局重点询问。他对此异常愤懑和不解:他不是报警人么?怎么得到了嫌犯的待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14 10:02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15 18:49
当然得是嫌返的待遇啊。原因很简单。为什么这女孩要打电话通知他自己要死,还要死给他看啊?

询问警察如此问他时,他张大了口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半晌后苦闷地一笑,“我也不知道……我之前根本不认识她……”

询问他的警察是个戴着厚厚的眼镜的中年人,听他如此说时微微一笑,把镜片往上推了一推。“不认识她?不见得吧。她可是住在你对面的啊。”

“的确不认识……”杨赞感到自己的脸和喉咙都在滴出苦汁,“我大学刚刚毕业,前阵子都在找工作,昨天才刚回来……我大学在外地,上学走的时候她还没搬过来呢,中间我自然也没回来过……昨天我才刚到家,结果就遇上了这么一……不仅不认识,我今天和她才是第一次见面!”

“是么?”眼镜警察打了个哈哈,“那么听我把你的话复述一遍。在孙碧澜搬来这里住之前你就离开了,昨天你才回来,直到今天才和孙碧澜见第一面。而她和你见的第一面就是站在窗前自杀给你看,之前还打电话通知你……要是你听别人说这话,你会相信么?”

杨赞噎住了,半天才苦笑着说:“这么说,是有一点……”

“所以啊。”眼镜警察扬了扬下巴,“你要想证明自己的清白,你就得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什么?!”杨赞差点跳起来,“什么证明我的清白?你难道把我当成杀死孙碧澜的凶手?!”

“没办法啊。因为你实在太可疑了。”眼镜警察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的眼睛,虽然戴了厚厚的眼镜,目光依然犀利,“在我看来,应该是你先过去挟持了孙碧澜,然后往你那边打了个电话。当然了,你那边还有个同党,帮你接起电话,假装通话了数秒。然后,你就割断了孙碧澜的喉咙,再给对面你的同党打手势,让你的同党打电话给刘保安。因为打电话时刘保安不在,所以他根本无法知道谁给他的电话。之后看到来电显示是你的电话号码,又听你自己说是你打的电话,自然会认为你是给他打电话的人。这样你就有了不在场证明。之后刘保安来了,你就假装你是孙碧澜自杀的第一发现者,然后假惺惺的报警,然后再对我撒了这么一个无法自圆其说的谎。我没有说错吧?”

“啊???”杨赞哭笑不得,“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还给我安了个同党?我哪来的同党啊?”

“可是这完全说得通,而且很可能是真相哦。”警察冷笑着说。他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杨赞,心中所想却和他表现出来的不一样。他一开始坚信杨赞就是杀人犯,并认为他推理出的就是事实。但是在他说出了他推理出的犯罪过程后,杨赞却依然坚持自己是清白的,这让他颇为疑惑。

呃?杨赞这才意识到警察当真把他当成了嫌疑犯,瞬间头顶心口一片冰凉。不过幸亏这片冰凉,他迅速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现在已经不可能让警察相信他的话,只有找出警察推理中的谬误,全盘推翻他的推理,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1 09:41
“警察先生,您太想当然了吧?”杨赞冷笑一声说,“你说我有同伙,通过给刘保安打电话给我提供不在场证明,因为刘保安不在,所以成功让我获得了不在场的证明,那么我问你,如果刘保安在呢?在一般情况下,保安大部分时间都应该在保安室吧。如果刘保安接起了电话,听到里面的声音不是我,不在场证明不就玩完了么?而且还会显得我很可疑。我为什么要用这么有风险的事情给自己弄不在场证明呢?”

眼镜警察眼珠一转——他觉得杨赞说的有点道理,但是没有表露出来: “当然你有可能是进楼后先确认刘保安不在,然后再用某种方法通知你的同伙,让他再打电话过去!”

“哈哈,是么?那请问您应该检查过我的电话了吧?没有发现有其他来电吧?如果我有同伙,我该如何通知我的同伙打电话过去呢?”

“这个很简单啊,你们一定另有联系工具,比如说还没有被发现的手机。这个查一查就能知道……”警察审视着杨赞的眼睛。

“好吧……”杨赞差点被气晕过去——他没想到警察依然不依不挠,“那您就去查去吧。我敢说您就算查个十年八年也查不到,因为这些个所谓的联系工具根本不存在!另外还请您回答一个问题,孙碧澜可是被割喉杀害的,如果我是杀害她的凶手,那请问为什么我的身上没有血迹?”

“你当然有可能在其他人来的时候把沾有血迹的衣服处理掉了,比如说剪碎或烧掉,冲进马桶里!”

“您的想象力真丰富……那我请问你,当我到达犯罪现场之后,应该只有一分多钟……甚至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刘保安便到达了现场,我哪来的时间处理沾有血迹的衣服?”

“那请问谁能证明您是在刘保安之前一分多钟来到现场的呢?谁看到你是那个时间段走进那栋楼、进入孙碧澜的房间的呢?”

杨赞噎住了——一方面是因为他已经气闷到了极点,另一方面是觉得的确有些不妙:是啊,有人能证明么?这一切都发生得太迅速了,会有人及时看到一切,给他证明么?

“那就得请您赶紧去走访调查了!您应该问问住我那栋楼的人,以及那段时间里在两楼之间的绿化带活动的人……这不是您早就该做好的工作吗?!”憋了许久,杨赞才喷血般喷出这句话。

眼镜警察意味深长地看了杨赞一眼。杨赞说得没错。这样走访调查,的确可以确定杨赞到底是什么时候到达现场的,也完全可以因此确定杨赞是否清白——如果杨赞去的时间不对,他可真是赖都赖不掉了。杨赞叫他这样做,是因为他真的是清白的吗?还是他另有诡计?

他便转身出去走访调查了去了——其实警察已经初步走访调查一遍了,这次是再次走访调查。杨赞被孤零零地撇在了审讯室里,门口还有一个警察看着,不能走。杨赞很着急也很不满,下意识地走到门边,透过门上的玻璃小窗往外看。眼镜警察还没有走远,在走廊上碰上了一个年轻人——这年轻人穿便衣,但看起来也是警察。

“呦,老杜哥,干嘛去?”那人一见到眼镜警察就给他打招呼。

“哦,徐丁啊。”眼镜警察应道,“当然是去走访调查去。”接着便把杨赞的事情跟徐丁说了一遍——老实说,杨赞在这案子里的表现太诡异,他既疑惑又气闷。

“我真是有些糊涂,”说完这些后,眼镜警察说,“他坚称自己是清白的,杀人犯也往往不会留在杀人现场,但是他实在是太可疑了,除了他,简直找不出其他的嫌疑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2 18:12
“这个啊。”徐丁冷冷一笑,“也许他就是故意表演成这样,制造不合理的感觉,让人觉得他不是凶手呢?”

什么?!杨赞立即对他怒目而视。

徐丁一扫眼,发现杨赞正对着他怒目而视,没有把目光避开,也没有佯装无事,而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闪闪亮的微笑——真的是闪闪亮的微笑,他的牙齿又大又白又齐,在阳光下简直要发出光来。

呃?杨赞哭笑不得,心想这个叫徐丁的家伙还真有些二皮脸。还好徐丁之后没有再说对他不利的话,和眼镜警察寒暄了几句后就和他分开了。眼镜警察便出去走访去了。杨赞在审讯室里一直暗暗地祈祷,千万不要好的不灵坏的灵,没人能证明他的无辜吧。

还好老天并没有这么促狭。眼镜警察最终找到了一个人,那是住在一楼的老太太孙姨。她虽然没看到对面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当时她正坐在楼道口,掐着表给自己量体温,清楚地看到杨赞冲下楼梯,也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时间。之后把这个时间和杨赞报警的时间一对,之前才相隔了五分钟。杨赞既要冲下自己这边的楼,还要爬上那边的楼,中间剩下的时间所剩无几,叫他杀人应该都没有空,更别说处理自己的血衣了。眼镜警察没有办法,只好把杨赞放了,放他的时候笑嘻嘻的,看不到多少歉意。杨赞则是愤懑异常,狠狠地朝他瞪了一眼,然后转头就走。



杨赞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却发现自己想得太美了。他刚一走进那片社区,就遭到了街坊邻居的跟踪围观。理由很简单。孙碧澜之前跟杨赞从来面见过面,却在他回家的第二天就死给他看,不说里面有什么隐情,根本说不过去。可是偏偏警察就没查出什么隐情。你说奇怪不奇怪。因此他们各自发挥想象力,猜度其中的隐情。想得要多离奇有多离奇。杨赞的父母虽然不至于胡乱猜疑自己的儿子,但也忍不住胡猜乱想。到最后,连杨赞自己,都忍不住胡猜乱想起来——这里面恐怕真有什么蹊跷。是不是什么人特意要构陷他啊?可是能构陷他什么呢?说他杀人?罪名无法成立啊。吓他?可什么人会用一条人命的代价,仅仅是吓吓他呢?

杨赞越想越糊涂,不由自主地开始调查和孙碧澜有关的事情来。孙碧澜今年24岁,在一家广告公司任职,小文员。据说父母双亡,来这个城市打拼后一个人住在这边。不爱跟人说话,因此也没什么人知道她的生活状态。街坊邻居们唯一清楚的,就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平时有很多人追,自己好像也不是很检点,喜欢换男友——这城市的房租也不便宜,她竟然可以一个人租三室一厅不心疼,肯定平时能得到很多人的馈赠。她脾气不好,对男友也是颐指气使——她经常在公众场合对男友大吼大叫。很多人都看见过。不过因为她从不畅谈自己的生活,现在她有没有男友,大家都不清楚。也不清楚她之前那些男友都是些什么人。因为毕竟从小就住在这里,和街坊邻居都挺熟。杨赞在调查这些事的时候并没有遭到什么阻力,但是依然感到了街坊们猜疑的目光——大家依然想知道孙碧澜为什么要在他面前去死。对此杨赞心里恼火得都要炸,他回家胡乱吃了点东西,倒头就睡。却又在半夜被电话铃惊醒。好么。现在对电话铃特别敏感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8 19:51
“喂——”他一接电话就没好气。

“你听说我……”里面是个女人的声音,依旧是不认识的女人的声音,似乎十分害怕,抖得像心电图,“孙碧澜……孙碧澜……是被谋杀的!”

谋杀?杨赞的下巴差点飞出去,他不是亲眼看到那孙碧澜是自己割自己的么?怎么又成了被谋杀的呢?杨赞想继续问那女人,那女人却把电话挂了。他赶紧往回拨,再也无人接听。他在网上搜索这个号码,发现它是一个公共电话亭的号码。他哭笑不得地坐在电话边,双眼发直地看着对面。如果孙碧澜是被谋杀的……那她是被人胁迫?被人催眠?可是不管怎么说,干嘛要死给他看啊?



杨赞在床上翻来覆去,几乎一夜没睡着。这个电话他不打算告诉警察。因为太匪夷所思了。而且如果他向警察报告,说不定是自投罗网——那戴眼镜的家伙说不定还把他当犯人呢,他再跑过去说自己知道孙碧澜是被谋杀的,难说会有什么下场。杨赞考虑了一夜,绝定还是自己先调查。调查出个所以然后再考虑跟警察报告。

然而调查却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以前看的侦探小说都说普通人当侦探说来就来,他却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定神想了想后才觉得自己应该先做好“基本调查”工作,把孙碧澜身边的人都调查一遍。街坊这边已经查过了,接着应该查孙碧澜的公司了。

虽然自信孙碧澜公司的人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他记得自己自始至终都没和孙碧澜公司的人见面,但是还是有点心虚,准备变点装。斟酌了良久,他才去买了副茶色眼镜——戴墨镜一看就是坏人。又买了两撇小胡子——粘到脸上别提多难受。最后怕这幅样子搞笑,又对着镜子把胡子修剪了一下,然后再磨磨蹭蹭忐忐忑忑地走去孙碧澜的公司附近,在附近小饭馆躲到开饭时间,再和孙碧澜的同事们搭话。

孙碧澜的同事对孙碧澜的评价和街坊们的差不多。她的一位女同事。名叫朱玲辉的,显然对孙碧澜怨气很大,即使在她死后、对着陌生人也可以“说出很多事情”。不过说的也就是孙碧澜心高气傲,恃美行凶,脾气还左,动不动就生气了,还好跟人怄气。至于孙碧澜的真实生活状态怎样,她则说孙碧澜脾气孤僻,一般不和公司的同事交心,所以没人知道她具体的生活状态,也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男友,以及历任男友姓什名谁。听到这里杨赞心里拔凉拔凉的——看样子永远调查不出真相了啊。还好最后她话锋一转,说孙碧澜在公司还是有一位称得上闺蜜的人,因为孙碧澜之死受惊过度,请假回家了,明天大概会来。杨赞大喜,立即向她要孙碧澜闺蜜的电话号码,却招来了她怀疑的目光。杨赞脸上一红,心头一虚,竟然不由自主地拔腿就跑——真是一点都不专业。

目前来看他就只有等孙碧澜的闺蜜来上班,再找她套话一途了。但杨赞觉得自己还应该做点什么。调查过相关人等,接下来就该重回现场了吧。他犹豫着溜到孙碧澜的公寓门口,发现房门虚掩着,门口有警绳,倒是没有一个人看守。

书名:《宅男神探》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贵州人民出版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5-1 16:53
按理说现在是进入现场调查的好时机。杨赞却在门口犹豫了二十分钟,最后还是溜了。没办法,他怕呀,毕竟是死过人的地方——当初刚看到孙碧澜尸体的时候,因为震惊,他还没觉得什么,但之后回想,那真是越想越害怕。刚才他站在孙碧澜门口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孙碧澜血淋淋的尸体,甚至还觉得门里有血腥冰冷的风朝他吹。回到家后他还觉得身上冰凉凉的,还觉得身周似乎有驱不散的血腥味,晚上更是梦见了孙碧澜——就看到她血淋淋的在那里站着,一言不发瞪着绿生生的眼睛看着他,杨赞惊醒后差点翻到床下,虽然现在只是初秋,身上却是冰寒彻骨,喝了热茶后才有点回暖。杨赞捏着烫手的茶杯,感到哭笑不得:看来侦探小说和现实生活还是有差距的——不说别的,这真实的死人让他压力很大,还有些害怕。

第二天终于到到来了。杨赞再度溜到了孙碧澜所在的公司。孙碧澜那位传说中的闺蜜,名叫李丹枫的终于来上班了。说起来这个李丹枫和其他同事的确不同。她听杨赞要打听孙碧澜的事情后警惕地朝他瞄了一眼,“你为什么要打听孙碧澜的事情?”和其他同事没什么思考就大加八卦的态度天差地远。

“这……”杨赞心头一慌,差点要“破功”,幸亏稳住了,尴尬地一笑,“我……是孙碧澜的朋友,对她的死感到挺奇怪……所以想弄清楚一点。”



“朋友?”李丹枫依然警惕地看着他,警惕中还有狐疑。

杨赞觉得她是在说“如果你是孙碧澜的朋友,我怎么不认识你”,着急之下满嘴跑火车,“我是孙碧澜的校友,在她毕业后就没联系了。最近我来到这个城市,本想找她聚聚的……结果一来就听说她死了。我感到很震惊,也很奇怪,觉得我应该弄个清楚……”

哦。李丹枫朝他盯了几眼,嘴边挂起一丝不可名状的笑容,“那孙碧澜给你的印象一定很深啊。”

杨赞立即敏锐地感到这是“身份测试”——李丹枫肯定是想听听他对孙碧澜的评价是否对头,来判定他说的是不是真话。赶紧猛力地转了下脑筋,以“暗恋者”的立场说了话——符合他刚才的陈述的应该就只有暗恋者了吧。

“她挺美,挺有才干,也挺有个性。听说她有点孤傲,但只是听女生们说,具体我不太清楚。”

“哼哈。”李丹枫不知道是冷笑还是冷哼了一声。“这就难怪了。凭她的样貌,不管到哪里,都会被人惦记着啊。”说着脸上似乎扬起几分嫉妒,也似乎有几分不快。“你为什么要来找我问情况呢?”

“这个啊,因为他们说你是孙碧澜的闺蜜,所以……”

“闺蜜?”李丹枫大声冷笑了一声。“原来他们是这样说我的啊。”

她的态度让杨赞觉得自己可能又找错了人,赶紧住口。

“你听我说。”李丹枫带着三分怒意,似笑非笑地说,“我和她不是闺蜜。只是我们的工作环节恰巧相连,我们需要合作和协调的事情多一点,为了搞好关系,我才和她交流得比较多。只是为了工作而已。她的那些比较私密的事情,我是不知道的。”然而就在她似乎要把一切推干净的时候又把话锋一转,“不过,对于她的自杀,我倒是丝毫不意外。”

嗯?杨赞敏锐地感觉这其中有文章,立即凝神倾听。

“她这个人啊,一点都不成熟。”李丹枫微微皱着眉头,“可能是因为长得太美,从小就被人宠着惯着,所以有种……过于任性,甚至可以说是说一不二的品性。尤其是在感情上。只是想当然地认为自己该得到一切……你知道吗,其实,她之前有两次用自杀威胁过别人。一次是在恋爱中,因为男友不顺她的意,不够宠她——说来也可笑,只是因为给她定做的生日蛋糕不够大而已,她就吵着要自杀,把她的男友吓得无所适从。第二次是她倒追别人的时候——不要误会,她的那种倒追可不是那种有诚意的倒追。先是想当然地以为别人暗恋她,后来发现不是。但因为自己自作多情,已经对那个男孩产生了好感,便又对他示好——那种示好当然也是高高在上的。那个男孩没有什么表示,她就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大哭大闹起来,吵着要自杀,把那个男孩也闹得很惨。这次恐怕又是和什么男人闹别扭,一下玩脱了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5-12 09:51
  “那……会是和什么男人呢?”杨赞没想到这里有如此的内幕,不由自主地入了神,听她话音乍落,赶紧追了一句。

  “那我就不知道了”。李丹枫叹了一口气——那声音就像一股风从她肺腑的最深处吹了出来。“我说过,她私密的事情我不知道。”说着几口把已经微凉的面条吃光,用面巾擦嘴。

  杨赞知道这是逐客令,犹豫着站了起来。角度变化后视野也跟着变化,正巧看到朱玲辉从角落里探出头来,一见他看到她,立即转身逃了。

  杨赞低着头,在马路上慢慢踱着,一边踱步一边想。照这样说,孙碧澜特别喜欢以自杀要挟人,或者说是要报复人。那她自杀给他看,是要要挟他,还是报复他?

  杨赞忽然有了种非常怪异的感觉,不由自主地整了整衣领。感觉孙碧澜是在觉得自己感情落空的时候才会以自杀来报复胁迫别人诶。难道说……孙碧澜暗恋他,而他却一直没有发现她对他的感情,所以她才气得死给他看么?

  这种猜测很是荒诞不经,但似乎很说得通。于是杨赞又有了一个更荒诞不经的猜测——是不是在孙碧澜搬来之前,她就已经注意到他了,搬到这里来其实是为了接近他?其实她已经默默地在他身边很久了,只是他神经大条,没有发现她,她觉得自己痴情落空,又觉得受到了侮辱,才自杀给他看的?

  想到这里杨赞不由自主又想到了孙碧澜那血淋淋的尸体,感到一种冰冷的恐惧兜头罩来,感觉宛如深陷梦魇。而与此同时,他又不由自主地对着街边商店的大玻璃窗——那块玻璃光亮得就像面镜子,整了整头发。忽然觉得自己真是太自恋了——他算老几啊,值得孙碧澜用自己的生命对他表示自己的爱恋和怨恨?

  杨赞忍不住在心底嘲弄了自己几句,却也更加想知道孙碧澜死亡的真相。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朝警察局的方向看了看。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天,并没有听说警察有逮捕谁,或是跟谁问过话。可见凶手在现场没有留下任何证据,并且警察的推理也进入了死胡同……

  杨赞边走边想,坐到街心公园里,好好地想了一想,觉得自己应该到网络上找找线索——一般来说在生活中不喜欢畅所欲言的人,都喜欢在网络上说很多。也许孙碧澜在网上有什么博客啊,微博什么的,从那些地方也许能找到线索。

  可是怎么找孙碧澜的微博呢?一般很少人会在网上用自己真正的名字。杨赞只有先实验性地在搜索框里输入“孙碧澜”这三个字,搜出的结果令他大跌眼镜:好么,竟然真有以孙碧澜的名字开微博的。看头像还就是本人。乖乖,虽然知道人在网络和生活中的反应可能相反,但孙碧澜也实在太坦荡荡了吧,不怕泄密么?

  真不怕泄密。孙碧澜的微博里就仨微博,每一条都相隔几个月。最近的一条在一个月之前。照片上的孙碧澜笑颜如花地拿着一杯饮料。杨赞觉得很泄气,准备关闭网页,还好他没有这么冲动,还是仔仔细细地看了看那张照片,结果让他找到了些许线索——至少把他那种荒诞的猜想给破了。

  照片里的孙碧澜的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个紧箍咒形状的银色戒指。据说这是情侣戒,证明在一个月之前,孙碧澜还是在恋爱中。从她笑颜如花来看,那个时候她的感情应该没有问题。她应该是在一月之内猝然被甩或者是遇到了其他变故,才会做出自杀这种傻事。既然她一个月前还在恋爱中,那么杨赞做出的她一早就暗恋他,搬到他家附近的推测就完全不成立。杨赞松了口气,却也有点失望。仔细地对着那枚戒指看了看后,又叹着气挠起了头。虽然知道孙碧澜有其他男朋友,并且应该是为其他人而死,但是问题还是回到了原点,那就是她既然是为了其他人而死,那为什么要自杀给他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5-12 10:42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151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