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246个阅读者,2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4-15 10:31

[原创]苏维埃逸史:覃大娘一家



宋长琨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红二十五军排长王奎先,一次患病,安置在镇安县一山村的覃大娘家中。王奎先来到覃大娘家的第一个晚上,发着高烧,脑子里昏昏沉沉。覃大娘就像照顾自己亲儿子一样,坐在他身边,一会儿喂他水,一会儿又给他擦汗,直到天明。覃大娘家有三口人,大娘、大爷和大哥。一天,敌人来了,覃大娘背起王奎先就跑,大娘是小脚,山路又崎岖不平,跑到一片麦田,把王奎先藏在了那里。敌人追上来,问覃大娘:“你跑什么?”大娘答:“找我家的小猪。”敌人问:“你家的赤匪跑哪里去了?”大娘说:“你说那个病人吗,往后山跑了。”大娘就这样把敌人引开了,王奎先跑到山腰,躲进了一个岩洞。天黑了,大哥找到了王奎先,把他背回家。回到家中,王奎先发现大爷不在。原来,敌人为了审问出红军伤病员的下落,活活把大爷吊打死了。大娘擦擦眼泪,说:“明天白匪还会再来,让大哥背你去个地方躲一躲吧。”就这样,敌人几乎天天来搜山,在覃大娘一家的保护下,王奎先今天躲到东山,明天躲到西山,来回周旋着。覃大娘天天动脑筋筹划王奎先的藏身路线,大哥天天受累背着他跑山头、睡山岗、上山送饭。就这样折腾了十来天,王奎先的病居然好了。一天,大哥突然来到山洞,说打听到队伍的消息,带王奎先去找。翻越了几座山,大哥送王奎先回了队伍,就急着掉头往家走了。王奎先靠在一个石坎上,呆呆地望着大哥的背影,想着走得匆忙,也没有和覃大娘见个面,道个别……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18 08:32
拜干娘
革命战争年代,妇女干非常稀缺,男同志当妇女干部的也不少。比如赣东北苏区的方志纯,就曾担任过妇女部长。那时做妇女工作很难,妇女出来开个会都不容易,特别是青年妇女要出来就更不容易了,社会有舆论,家庭有阻力,丈夫也不允许。这些男同志做妇女工作,除了宣传教育外,还发明了一种“拜干娘”的方法。通过拜干娘,找到落脚点,利用干娘这种关系,然后再发动“干娘”、“干嫂”、“干姐妹”等妇女参加革命。一个男妇女干部,常常有很多干娘。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18 08:32
革命母亲
少年肖华,立志去当红军,没有告诉母亲就离家出发了。他母亲知道后,当夜追赶而来。毛泽东同志接见了她,安慰她,要她放心,说:“我们会照顾他的。”肖华母亲非常通情达理,又经毛泽东的劝说,转而鼓励肖华去当红军。肖华的母亲名叫严招胜,武塘人,雇农,老党员,是城区妇女主任,革命很坚决。红军北上抗日后,她跟县委仍然坚持斗争,死也不反水、不投敌,最后病死在深山老林中,连尸体都没有人敢收。1956年3月,肖华在兴国写了一首诗纪念她老人家。
哭严招胜同志
辞别故乡去从军, 青松挺拔严招胜。
母亲送到五里亭。 乌云压顶看沉浮。
儿跟毛委员去杀敌,毕生血汗献给党。
娘在故乡干革命, 鞠躬尽瘁为人民。
红旗插到南京日, 任凭黑夜豺狼嚎,
公忙勿忘寄佳音。 雄鸡终将唱黎明。
征师凯旋回兴国, 烈士忠骨埋桑梓。
山歌满道迎亲人, 献花多多祭英灵。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18 08:33
女战士被“执行检查”
红军过了岷山,进入甘肃省。来到汉、回杂居的大草滩村,这里的汉、回妇女对红军中的女战士充满了好奇。他们觉得这些女战士言语行动明明是女子,但身穿戎装、麻鞋,又缠上绑腿,配着手枪,雄赳赳地,又不亚于男人,引起他们的怀疑。于是几个农妇格外亲切地拉着一个女同志往她家里跑,一会儿所有女战士都被农妇们拉去家里了。因为他们对女战士是女是男还抱有怀疑,向女战士“实行检查”。检查证实,这些女战士确为女性,便把他们热情地让到了北方人的土炕上,端上饭菜招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18 08:33
我相信你们会回来
红军在北上抗日时,光赣东北就有一千多妇女跟着我们战斗在深山野林。由于战争环境越来越苦,妇女受到生理上的限制,后来只好动员他们回到后方农村。但在农村中,革命的干部和群众受到敌人很大的摧残,妇女也不例外,有的被杀害了,有的被卖掉,有的关进监牢直到解放时才出来。但是苏区妇女对革命事业的胜利充满了信心,他们坚信红军一定会回来,这从他们珍视和保护红军的物品中可以得到证明。红军师长方志纯曾把一顶帐篷、一床俄国毯子,放在弋阳县直源村的王氏家中。她保存得很好,解放后把这几样东西都送回来了。她说:“我丢了什么都不怕,可不能被国民党抢了这几样东西。”方志纯知道她家里很贫穷,就问:“你为什么不把它用掉?”她说:“我相信你们会回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19 07:24
机智的周篮嫂
有一天,陈毅坐在交通员周篮嫂家屋背后桐梓树下的石头上乘凉,他的警卫员也坐在那里擦枪。周篮嫂正在门前一条水圳里洗衣服,忽然发现一队白狗子进坑,已经快到她家门口了。情况十分危急。她看见门前的一头猪,就骂起来:“瘟猪仔,还不快回去,等刻子就一枪打死你!”陈毅他们一听,知道来了敌人,赶快从屋背上山钻进林子里去了。晚上下山来,陈毅对周篮嫂说:“大嫂子,你真有法子!”周篮嫂也开玩笑地说:“你的时运好,好得这只猪仔保了你的命。”说得陈毅也笑起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19 07:25
红家与红军
红军来到广西全州的文市,地方不大,有几十家店铺,东西不多,走遍了全街,没有买到一包纸烟。刚刚吃过早饭,一个老百姓来到红军驻地,要找“红军大人”。他说:“听说红军大人来打富济贫,替天行道,我们苗家弟兄非常欢迎,我们天皇特派我送一道公文来,愿同你们联合,你们是红家,我们也是红家,大家都是一家人。”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黄纸来,开头是这样的一路大字:“太上天皇致红家弟兄……”文字为汉文,词句多土话,后面还有很多符咒,都是用朱笔写的。称这是上天的旨意,言奸贼当朝,苗家痛苦,要合作同心,替天行道,创造太平盛世。红军指挥员向他解释了红军的主张,表示愿与苗家联合,共同打倒汉官财主。他又念了一大段符咒,说:“我们红家下决心,与红军联合,一起干!”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0 08:55
“苏先生”、“埃先生”
红军真正做群众工作是从遂川开始的。开始时,群众有点害怕,常跟在红军后面,你到哪里,他也到哪里。一路上,群众总问:“埃先生来了没有?”“埃先生”,是指苏维埃政府。部队做群众工作搞出经验是在遂川。那时成立了宣传队,发动群众,到处写标语。苏维埃的名字是从那个时候叫的。老百姓不懂,就称其为“埃先生”。那时就叫苏维埃,没有工农兵三个字。工农兵政府是在茶陵搞的,以后都叫苏维埃。把苏维埃当作一个人,在开辟苏区的时候,已经不算什么新闻了。1929年3月,红四军占领长汀,不了一进城,突然热闹起来,原来红军发现许多由敌旅长郭凤鸣签署的缉拿“苏维埃”的悬赏令。上面写道:“肇得苏匪维埃,胆敢犯我防区。缉拿苏维埃,死活不论。此人横行不法,凡能缉拿者,皆予重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0 08:55
扶老携幼的队伍
1928年4月,从郴州往井冈山的大道上,有一支军民混杂的队伍正在艰难地跋涉。这就是湘南工农革命军第七师。由师长邓允庭带领全师大部,紧随其后的,还有一支特殊的队伍。队伍里,既有襁褓中的婴儿,也有手拄拐杖的白发老人;既有新婚夫妻,又有对对情人。有挑着的,有背着的,梭标上挂着童衣、尿布,枪尖上挑着包袱、行李、提篮,步履艰难,队伍越拉越长,越走越慢,特别是到了晚上,道路两旁,树林壕沟,灯光闪处,叫声喊声,呼儿唤女,此起彼伏,乱作一团。原来他们是郴县苏维埃政府所属党政干部的家属,听说大部队要离乡远行,害怕留在家里被敌人杀害,于是便抛家弃舍,扶老携幼,拼命跟着部队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0 08:55
彝民的酪枣
当毛泽东到达彝民区时,彝族同胞听说是红军的首领,便纷纷下山迎接。为了表达情意,特意将亲手制作的酪枣送给毛泽东,要他亲口尝一尝。我军人员出于安全考虑,要求为毛泽东代尝酪枣,彝族同胞对此表示不满。毛泽东深知彝民的风俗和情意,便恭恭敬敬地接过酪枣,有滋有味地吃起来,并称酪枣做得好,很好吃,赢得了彝族同胞的热烈的喝彩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1 09:13
千家饭
1931年初夏,黄安独立师奉命到宋埠一代,保卫群众麦收。没几天,部队断粮了。前方正在战斗,后方没有粮食,怎么办?经理部长召集各团经理主任和连事务长召开紧急会议。说:同志们都知道,部队断粮了,前方同志没吃的,就不能保证战斗的胜利。怎么办呢?到白区去搞,没有可抽调的部队;向群众筹集,可目前青黄不接,群众也没有粮食。他鼓励大家想办法。一团三营事务长王奇华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趁老百姓吃饭的时候,去匀点饭来,解决一下燃眉之急。经理部长想了想,说:那就试试吧,不过不能让老百姓挨饿。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王奇华和炊事员携带一个大木桶出发了。群众见了他们,纷纷围过来打听前方的战况。他向群众汇报了战场的好消息,也慢吞吞地说了战士们断粮的事。老乡们知道了他们的来意,爽快地说:“我们少吃一点,给战士们多留些!”一会儿功夫,乡亲们都端着各式各样的碗罐瓢盆来了,里面盛着各式各样的饭食。
告别了老乡,王奇华把饭送到了阵地上。战士们打开木桶一看,莫名其妙,有战士嘟囔着说:“怎么都是些剩饭?”王奇华说:“是啊,这顿饭真不容易,是请上千个厨师做的。”然后,讲了事情的经过。指导员盛了饭,举起饭碗,大声地说:“同志们,咱们手里端的是‘千家饭’,是千万人民的心意,吃了这饭,不要忘了人民的期望,我们要坚决打退敌人,保卫麦收!”阵地上战士们一齐发出震天动地的口号:“消灭白匪!”“保卫麦收!”……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1 09:13
母亲的线绳
陈锡联从小做放牛娃,受尽欺凌,要出去寻找出路。这个出路,就是参加红军游击队。陈锡联把自己的想法跟母亲说了,母亲说什么也不让他走。陈锡联说:放牛、种地,都不能养活自己,还要讨饭受人欺负,不如去当游击队。母亲就是不同意,怕他半夜逃走,晚上睡觉时用一根线拴在他的手上,一动弹她就会醒来。陈锡联横下了一条心:走。这是唯一的出路。一天晚上,陈锡联见母亲睡着,悄悄解下手腕上的线,离开了家,参加了徐海东领导的游击队。那年,他14岁。陈锡联离家参加红军两年后,在1931年的黄安战役中,见到了母亲,那时母亲随群众支援红军,往前线送饭。母子二人匆匆分手,没有说几句话,陈锡联给母亲留了几块银元。母子二人再见面,要等到1947年中原野战军解放大别山的时候。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2 09:12
老妈妈的土药方
红军从瑞金出发的第三天,袁以辉等三个病号掉队了。他们相互搀扶着,头昏脑胀,步履蹒跚,向西追赶队伍。走到九堡镇,在一个老妈妈家借宿。老妈妈见他们病情很重,说:“看你们一个个脸黄手肿的,是什么病呀?”他们告诉老妈妈是“打摆子”,老妈妈说:“不要紧,我还有个能治这种病的土方子哩。”老妈妈把自家的小狗杀死了,给他们做成了狗肉汤。这就是老妈妈的土药方——吃狗崽。当晚,三人喝了老妈妈的狗肉汤,虚弱的身体很快得到了缓解和补充,出了一身汗。第二天一早,顿觉头脑清醒,步履轻盈。老妈妈已经早给他们准备好了早饭,吃过饭就得动身赶路。临行前,三人把仅有的零钱凑齐来给老妈妈,老妈妈坚决不要,说:“你们的心意我明白,白匪拿十块大洋也莫想吃我的狗崽毛,你们吃我十条狗崽肉,我也不要一个钱。”说着,推搡着他们上路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2 09:12
冬瓜罪
1929年,在朱毛红军的影响下,江西赣县湖江搞起了革命,袁奕福是暴动队队长。后来,袁奕福被国民党逮捕,五花大绑押赴刑场,他挺着胸膛,从容走过小街,沿途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敌人砍掉了袁以福的四肢,然后让他在沙地打滚受痛至死,还把这叫做“冬瓜罪”。袁以福死后,十四岁的儿子袁以辉,立志为父亲报仇,参加了红军,后来成为红军的电台队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3 08:48
机智的周篮嫂
有一天,陈毅坐在交通员周篮嫂家屋背后桐梓树下的石头上乘凉,他的警卫员也坐在那里擦枪。周篮嫂正在门前一条水圳里洗衣服,忽然发现一队白狗子进坑,已经快到她家门口了。情况十分危急。她看见门前的一头猪,就骂起来:“瘟猪仔,还不快回去,等刻子就一枪打死你!”陈毅他们一听,知道来了敌人,赶快从屋背上山钻进林子里去了。晚上下山来,陈毅对周篮嫂说:“大嫂子,你真有法子!”周篮嫂也开玩笑地说:“你的时运好,好得这只猪仔保了你的命。”说得陈毅也笑起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3 08:48
烂脚棍好啦
项英、陈毅的游击队,在油山彭坑的大叶坑、沙子坑、黄山子、石壁下都搭过棚子住,经常走动,东一夜、西一夜。有一个时期,陈毅烂脚,交通员周篮嫂爱开玩笑,叫他“烂脚棍”。他这只烂脚,是因为先前作战负过伤,医了好久都没医好,有时好一些,有时又会复发。那时买不到西药,只有用草药,很难医治。周篮嫂想了好多土办法帮他治疗,比如用鱼腥草,客家人叫“狗帖耳”,又把蚂蚁穴连窝一起端,捣烂来给他也敷,还用辣椒草加盐熬水给他熏、给他洗。洗的时候疼痛难忍,陈毅咬紧牙关,鼓励周篮嫂:“不怕,不怕,你只管洗去。”每洗一次,就痛得他出一身汗。洗了几次,把蛆虫杀死了,他的脚竟渐渐好了。陈毅问周篮嫂用了什么灵丹妙药,这么厉害。周篮嫂指着田间的蚁穴,让他看。陈毅说:“没想到你有这么一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3 08:48
你有那这福分?
有一次,交通员周篮嫂对陈毅说:“你们经常在山上钻来钻去,东躲西藏,饭又冇吃,衣又冇穿,什么时候才能出头呀?”陈毅说:“等你娶了媳妇抱了孙孙的时候,我们就出头了。到那时,我们再来你家做客呀!”周篮嫂也跟他开玩笑说:“我没有这种福气。我看你也没这种福分。一付脑袋象个杆榄一样,只好戴斗笠、钻坑空。”陈毅哈哈大笑起来:“革命成功了,我这顶斗笠就要进博物馆了,我就戴着礼帽来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3 08:48
陈毅给周篮起名字
最让交通员周篮难以忘怀的是,她“周篮”这个名字,还是陈毅给取的。周嫂因为经常提一个竹篮子装成进山打猪菜的样子,把饭藏在猪菜下面送到山上去。1936年的端阳节,周嫂提了一篮粽子给队员送到山里去,被洪水冲倒,衣服浸透了水,又划破了脚。战士们见她这个样子,都亲热地叫她“三娣嫂”,问候不停。陈毅问周嫂:“大嫂,你的大名叫什么呢?”周嫂说:“乡下的女人有什么大名,我姓周,小名叫三娣。”陈毅同志拿着周嫂经常送饭的这只竹篮子笑着说:“大嫂,你经常提着篮子给我们送东西,我看就叫‘周篮’好吗?”从此,大家都叫周嫂“周篮”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3 08:49
骂走陈丕显
周篮《陈毅同志三年游击战琐记》:陈丕显胆大心细,还会做裁缝。有一次碰到敌人来,他不慌不忙,拿起针线和衣裳,一针一线,专心致志地做起了裁缝,敌人连理都不理他,就走了。还有一回,陈丕显在交通员周篮嫂家写东西,刚刚写完走出大门口站一站,碰到国民党进坑了。情况危急,周篮嫂灵机一动,指着他大骂起来,骂他好吃懒做,边骂边丢一顶斗笠给他,拿过一把挫耙子叫他下田来做工夫。陈丕显会意,深一脚浅一脚下到田里,耘起地来。敌人以为他是周篮家里做田的劳力,未予理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23 08:49
初识陈毅
红军交通员张健妹还记得她第一次见到陈毅、杨尚奎的情景:
那是1935年秋天,我正在田里割迟禾,来了三个陌生人,又黑又瘦,身穿便衣,背挎短枪。他们告诉我:“我们是红军,我们不打人,不骂人,更不会杀人,你们不要怕。”接着又问我们:“耕的田是不是地主的?”我们说:“不是地主的,是有钱佬的。”他们笑着说:“地主就是有钱佬,这般人不劳动,抽农民的血就象蚂蟥那样厉害!”几天后,这几个人又来了。他们一边帮助我们割禾,一边以商量的口气,请我们卖给他们米和菜。我见他们说话和气,就回家给他们量了六升米和两把辣椒干,他们留下一筒铜元给我,我不肯收,他们丢下钱就走了。以后,他们经常来。时间久了,我才晓得,身材较高的,是陈毅,稍微矮些的,是杨尚奎。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9067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