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150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4-17 07:15

一个普通红军战士的征战岁月



zyesheng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春末夏初,风清云淡。循着一股金银花的清香,笔者走进了瑞金市沙洲镇七堡村的一座百年老宅,百岁老红军兰益山就住在这里。笔者看见他时,他正坐在院子里的一张竹椅上,细心地挑拣着簸箕里的金银花。只见他精神矍铄,身板硬朗,视力尤其惊人。

  看到笔者过来,兰益山十分兴奋,不经提问,自己便滔滔不绝地说起发生在贵州遵义的往事。其记忆力之好,思维之清晰,叙述之条理,让人不禁啧啧称奇。说起长征途中的万般艰辛,他朗朗地念出一首诗来:“铁石肝肠魂断兮,出生入死在遵义。长征途中千般武,烈日冬霜四海知。花口伤在左大腿,无可奈何归来兮。躲藏深山十余载,盼得解放享太平。”

  丢下教鞭当红军

  1912年正月初十,兰益山在沙洲镇七堡村的一个贫苦雇农家呱呱坠地。他的父亲5岁时,由奶奶带着从外地改嫁过来。父亲从小就是一个寄男子,没有自己的根基,没有自己的田地,也没有自己的屋子。兰家,是整个七堡村最穷的人家。兰益山兄弟五人中,兰益山是最小的一个,从小也是最聪颖的一个。父亲和兄长们咬咬牙,用交租后省下的一点谷子,换了钱供兰益山上了六年私塾。兰益山是私塾里学习最好的孩子,读四书五经,老师教过的全部要背诵,他的背诵总是满分,从来不用挨先生的板子。

  17岁那年,村里让兰益山去教书,兰益山当上了小先生,带着一群孩子摇头晃脑地学四书五经。那时候,爱读书的兰益山过得很快乐。但是好景不长,1931年,国民党在村里疯狂地抓壮丁,16岁到40岁的男性,一个不留,大凡

  青壮年男性,全都四处躲藏。有钱有势的人家还好,抓住了可以拿钱赎,而兰益山家一无钱二无势,兄弟五人只好半夜偷偷地从后门逃出,躲到远房亲戚家。保长带着一批人气势汹汹地来封门,叫嚣着要全部抓走,连老母亲都不得进门。担心国民党再来抓壮丁,兰益山的亲戚只好把他的年龄瞒小,对外称是14岁。直到苏维埃政权在瑞金成立,村里“变红”了以后,他们才敢回到家里。

  自此,兰益山兄弟对国民党埋下了满腔仇恨的种子。兰益山回到私塾教书时,经常教育孩子们:“还是红军好,赶走国民党,贫苦农民不受欺负。”那时候,兰益山已经长成一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一米七五的身高,一个人的力气能顶俩。普通人用两只手共同发力,都不能抓住他一只手。全村同龄的小伙子,没有一个人比他力气大。开玩笑打斗时,只要被他抓住了,没有哪个可以从他手中脱逃。红军来到村里时,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兰益山总是不吝惜力气,跑前跑后,像是半个红军似的。

  1934年2月,红军开始在村里征兵。兰益山知道后,十分高兴,满腔热情地响应红军的号召,第一个报名参军。不仅如此,他还说服几个哥哥一起报名参军,并说:“国民党坏事干尽,让我们无家可归,我们一起去把他们打倒吧!”结果,他们五兄弟中有四个都参加了红军,只留下一个在家陪伴老母亲。村里的青壮年男子闻之也纷纷报名,一时间,母送子、妻送郎当红军的场面在全村热烈上演。曾经为躲壮丁瞒报年龄的兰益山,扔下了多年的教书之职,雄赳赳气昂昂地参了军,知情的人们,纷纷打趣他说:“你可是‘大种儿童团员’哟!”

  出生入死长征路

  刚刚参加红军,兰益山被编入红一军团一师二团二营四连三排步兵九班。还没来得及习练枪法,兰益山就开始走上了战场。队伍拉到福建清流,随即遭遇了国民党的围追堵截。新入伍的战士每人只发给三发子弹,没有配枪,得靠打仗消灭了敌人后所缴获的战利品补充。战场上,随时都有可能牺牲。兰益山凭着自己的机智敏捷,数次死里逃生。渐渐地,他掌握了一些规律,子弹发出“啾啾”声的,一般从头顶飞过,而发出“嗖嗖”声的,则打得很低,十分危险。

  为了躲避敌军的追击,队伍每天都要夜行军,走的路一般选择偏僻小道,极其难走。日间则躲在深山丛林里。国民党仗着通信发达,四处围剿。在连城县的朋口镇,兰益山所在部队与敌军遭遇,两军相接之时,竟拼起了刺刀,兰益山抱着不怕死的念头,奋勇杀敌,连挑四名敌兵而自己毫发未伤。可惜的是,同村的一个刘姓青年却在那场战役中再也没有起来。兰益山不禁失声痛哭,可是时间紧迫,他只能强忍悲痛,抹干泪水,草草地掩埋了战友,又匆匆地跟着部队前进了。

  由于王明一意孤行的“左”倾教条主义的错误领导,中央红军未能打破国民党军第五次“围剿”,为充分保存实力,红军被迫退出根据地,进行两万五千里长征。1934年10月,兰益山跟随红一方面军从瑞金出发,渡过于都河,向湘西进发,开始了悲壮而又前途未卜的漫漫征程。此后,几乎平均每天就有一次遭遇战,其间经过无数次激烈的战斗,红军就在这无数的战斗中且战且行。由于国民党军装备精良,兵力强大,一路追击红军队伍,导致红军伤亡惨重。在安远和信丰交界之处,兰益山所在连又一次遭遇战役,战斗打响后,班长带着战士们冲锋,不幸中弹牺牲。群龙不可无首,三排排长当即火线提拔兰益山担任九班班长。

  经过20多天的作战,红军先后突破了敌人的三道封锁线,但是前进的路越来艰难。这时,蒋介石已判明红军西进的意图,于11月20日任命湖南军阀何键为“追剿”军总司令,指挥

  25个师的兵力,分五路追剿红军,同时令贵州“剿共”总指挥王家烈派出主力部队到湘黔边界堵截,企图将红军“歼灭于湘江、漓水以东地区”,并手谕前线各部队:“力求全歼,毋容匪寇再度生根。”红军遇到了长征中最残酷的湘江战役。在这一场战役中,兰益山所在连由一百多人锐减至八十多人,三排排长壮烈牺牲。连长看中兰益山头脑灵活,作战英勇,命他接任三排排长的职务,带领战士们继续战斗。

  红军强渡湘江之后,蒋介石仍不死心,一路追剿。1935年2月,红军挺进遵义市桐梓县的时候,兰益山所在部队作为主力,又一次与敌军遭遇。狭路相逢勇者胜,红军将士硬是用刺刀、手榴弹打垮了敌军一次次进攻。就在战斗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候,兰益山看到身边的一位小战士因左手中弹痛得竟然忘了躲避,便迅速地跳起来,将小战士拉入军事防御地带。因目标被敌军发现,一串子弹从对面猛烈地射过来,“啪啪”地打在他们身边的石头上,其中的一枚从坚硬的石头表面弹射出来,正好穿过兰益山的大腿。所幸仅穿破皮肉,但横穿的伤处足有五六寸长。

  战斗结束后,由于红军缺医少药,兰益山只好自己处理伤口。他磨利了随身携带的一把小刀,咬紧牙关将伤口割开,硬是自己把子弹取了出来。没有药敷,伤口疼得难以忍受,而部队又正在急行军之中,兰益山用顽强的意志力,继续跟随部队前进,连长见他实在难以行军,便劝他暂时留在当地的老乡家养伤,等伤好了再来接他。兰益山听从了连长的安排,接过连长给他留下的七个银毫子,就此与红军作别。他没有想到,这一别,就再也没有找到红军了。
  




----------------------------------------------
世上没有比人心更高的山、世上没有比脚步更长的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4-17 07:15
  乞讨归来藏深山

  天气寒冷,兰益山仍旧穿着一双草鞋,参军时母亲做的一双布鞋却不舍得穿,一直背在包袱里。桐梓县一个名叫蒙万发的善心老人收留了兰益山。老人是一个斋公,未婚娶生育,见兰益山高大英俊又孝顺,便想让他留下来当儿子。迫于无奈,兰益山在蒙家落下脚来,一边养伤,一边打听红军的消息。他尽力帮蒙万发干力所能及的农活,让蒙万发好生喜欢。

  伤渐渐好了,兰益山寻找部队的念头也越来越强烈。可是,那时没有任何的通讯工具,红军到底走到了哪里,他一无所知。只听说队伍已经从四川北上了。千里之遥,路线亦不明,即使是插上翅膀,只怕也难以追上。这时,一个同样因伤留在桐梓县的长汀籍红军找了上来,想邀他一起回家。兰益山摸摸母亲做的那双仍旧崭新的布鞋,想起了家中的老母亲,也不知她现在是否安好。既然找不到红军,也只能如此。蒙万发听说他打算回家,善良的老人没有埋怨,反而拿出十几元积蓄给兰益山当盘缠,万般不舍地送他们上路了。

  回家的路途中,他们风餐露宿,边走边打听方向,由于言语不通,走了很多冤枉路。有一次,向人问路,他们用方言说“江西”往哪边走,被对方听成了“广西”,一走就是三天半,才发现不对劲,都已经到广西了,只好又折回原路。这以后,他们吸取教训,由会写字的兰益山将“江西”二字写给指路人看,才算没再走冤枉路。

  其实更担心的还是遇到土匪。由于盘缠很快用尽,他们一路靠讨饭维持下去。有一次,走到一个山村里,看到当地居民正在摘梨,就问他们要几个充饥。忽然来了一群土匪,当地人马上示意他们趴下,不能看土匪。他们听了马上卧倒,大气也不敢出一口。有一个人只是偷偷地侧身看了一眼土匪,马上挨了重重的一枪托,脑袋鲜血直流。后来听见“砰”的一声,土匪耀武扬威地走了,才敢起身。

  三千多里路,一连走了37天。到达兴国的时候,讨饭讨进了一个红军家属家中。红军妻子一听是从前线回来的,十分热情,好茶好饭地款待。攀谈之下,说起她的丈夫,却是和兰益山同一连的战友。妻子忙打听丈夫的消息,兰益山知道他已牺牲在长征途中,为了不让他妻子难过,不敢说出真相,心中无比痛苦。

  1936年3月,兰益山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回到了熟悉的老家,见到了朝思暮想的母亲。他本以为这下可以平安地陪伴母亲生活了,不料,当时瑞金被国民党占领,又一次到处疯狂地抓壮丁。兰益山自然不想当国民党的兵,于是连夜告别母亲,往福建的山区走去。他在龙岩地区一个叫陈坑的地方落下脚来,竟惊喜地发现,这里是胡荣家带领游击队活动的地区,国民党轻易不敢来搜山,十分安全。兰益山于是在这里安顿下来,在一个土纸槽作坊找到了一份事做。实在想念母亲时,他就在夜晚偷偷地回去看看,然后又趁着天还未亮早早地离开。这一躲,就是13年。

  盼得解放享太平

  1949年8月,瑞金解放了。兰益山身处深山,竟不知时代的更易。直到母亲兴高采烈地跑到陈坑让兰益山回家,他这才知道国民党最终被击败,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但因长期以来形势的反复无常,这时的兰益山,竟不敢马上回家,他告诉母亲,要等形势稳定再回家。

  1952年,土改结束,农民分得了土地。母亲再次来找兰益山,他这才带着在山区里出生的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回到阔别十多年的七堡村。村里缺乏有知识的人,兰益山又一次当上了教师。每天白天教学堂里的孩子读书,晚上则就着煤油灯在夜校教书,为村民扫盲。

  1958年,人民公社成立,大集体生活开始了。农民靠挣工分才能分得粮食,而教书的工分是最少的。兰益山一家八口人,靠妻子的工分,难以维持生计,六个孩子经常饿得嗷嗷叫。兰益山十分想回家务农,可是村里没有人可以接过他教书。想想再苦的日子都过来了,他就咬牙坚持了下来。直到1961年,一位“知青”接任了教鞭,他这才放心地回到家里务农。

  1961年,公社召开“诉苦会”,号召大家忆苦思甜。乡长杨世梁让当过红军吃过苦的兰益山上台诉苦。兰益山抚今忆昔,一时豪情满怀,把内心多年不忘的长征之艰苦化为一首诗:“铁石肝肠魂断兮,出生入死在遵义。长征途中千般武,烈日冬霜四海知。花口伤在左大腿,无可奈何归来兮。躲藏深山十余载,盼得解放享太平。”台下顿时一片掌声如雷。乡长杨世梁夸他讲得好,奖励了四元钱。

  1962年,县民政局的领导肖连德了解到兰益山参加过红军,思想进步,又有文化,是干革命工作的好人选,于是找上门来,想让他去县供销社上班。可是,兰益山考虑到家人孩子,他难以割舍,便拒绝了。1964年,肖连德又一次登门拜访,请他到县民政局上班。经历了太多世事沧桑的兰益山,却早已看淡名利,没有答应。他只想过一种平静的生活,与乡村为伍,与泥土为伴,他觉得无比踏实。

  此后,兰益山一直靠辛勤的劳动养家糊口,日子虽然过得清苦,但他深感苦中有乐。兰益山生性乐观,闲时拉拉二胡,读读书报,自得其乐,会喝几口小酒却从不喝醉。直到百岁高龄,他仍旧时常到田里种菜、浇水、锄草,能把家里的压水井摇得井水哗哗流。他在夜校教书时用煤油灯备课,熏得视力变差。他戴过眼镜,由于经常锻炼,后来竟慢慢地恢复了视力,摘掉了眼镜。更神奇的是,他至今视力极佳,能自己穿针缝补衣物。记忆力也惊人,背诵起四书五经、汉语拼音表来,都是滔滔不绝。经历过非比寻常的坎坷和磨难,他多年来心胸豁达,素食布衣,从不追求奢侈的享受。有一句话,他时常要挂在嘴边:“感谢共产党,让我们过上了太平的日子!”

  作者:钟秀华




----------------------------------------------
世上没有比人心更高的山、世上没有比脚步更长的路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1486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