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朱桓安定军心
1318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6-3 10:05

朱桓安定军心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原文】

  曹仁以步骑数万向濡须,先扬声欲东攻羡溪(1),朱桓分兵赴之;既行,仁以大军径进,桓闻之,追还羡溪兵,兵未到而仁奄至。时桓手下及所部兵在者才五千人,诸将业业(2)各有惧心,桓喻之曰:“凡两军交对,胜负在将,不在众寡。诸君闻曹仁用兵行师,孰与桓邪?兵法所以称‘客倍而主人半’者,谓俱在平原无城隍(3)之守,又谓士卒勇怯齐等故耳。今仁既非智勇,加其士卒甚怯,又千里步涉,人马罢困(4)。桓与诸君共据高城,南临大江,北背山陵,以逸待劳,为主制客,此百战百胜之势,虽曹丕自来,尚不足忧,况仁等邪!”桓乃偃旗鼓,外示虚弱以诱致仁。仁遣其子泰攻濡须城,分遣将军常雕、王双等乘油船(5)别袭中洲。中洲者,桓部曲妻子所在也。蒋济曰:“贼据西岸,列船上流,而兵入洲中,是为自内(6)地狱,危亡之道也。”仁不从,自将万人留橐皋(7),为泰等后援。桓遣别将击雕等而身自拒泰,泰烧营退;桓遂斩常雕,生虏王双,临陈杀溺死者千余人。

  (出自《资治通鉴卷第七十•魏纪二》

  【注释】

  (1)羡溪:地名。在濡须的东面。

  (2)业业:惶恐不安,畏惧的样子。

  (3)城隍:城池。

  (4)罢(音疲)困:疲累。

  (5)油船:用牛皮包裹船体并抹上油的古代战船。

  (6)内(音那):同纳。

  (7)橐皋(音陀高):地名。在今安徽巢县东北。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6-3 10:05
  【语译参考】

  曹仁率步兵骑兵数万人进军濡须,先扬言要向东进攻羡溪,朱桓分派吴军增援羡溪。援军刚出发,曹仁即率大军直接进攻濡须,朱桓听到消息,赶紧追回增援羡溪的军队,这支军队尚未返回而曹仁突然来到。当时朱桓的手下和在城里的军队仅有五千人,部下将领都惶惶有畏惧之心。朱桓开导他们,分析说:“大凡两军交战,胜负的关键在于将领,而不在人数多寡。诸位认为曹仁指挥作战的能力,与我比谁高明?兵法之所以认为‘远来进攻的军队要超过当地防守军队的一倍’,是针对平原旷野,没有城池坚守而言,也是针对双方勇怯相当的情况而言。如今曹仁既没有智勇,再加上所率兵将非常胆怯,又是千里跋涉而来,人马疲累。我和诸位占据高坚的城池,南临长江,北靠山岭,以逸待劳,就地作好准备以制伏远来的敌人,这是百战百胜的形势,即使曹丕亲自前来,尚且不值得忧虑,更何况是曹仁这帮人呢!”

  于是朱桓偃旗息鼓,表面显示虚弱以引诱曹仁。曹仁派儿子曹泰进攻濡须城,又派将军常雕、王双等乘牛皮油船袭击中洲。中洲是朱桓的亲兵部队及其妻子、儿女居住的地方。蒋济说:“敌人据守长江西岸,船只停泊在上游,而我军却进攻洲中,这是自己走进地狱,自取灭亡的做法。”曹仁不听,亲率一万人留在橐皋,作为曹泰的后援部队。朱桓分派将领进攻常雕,自己抵御曹泰,曹泰烧毁军营退走;朱桓于是斩杀常雕,生擒王双,在阵前被杀死、淹死的魏军有一千多人。

  【研析】

  在历史上以寡击众的例子不少,濡须之战又是一鲜明例子。不管是哪一次战役,均充分显示了领导将领的智能,他们说服安抚军心,充分应用了心理作战的方式,而非力敌拚个你死我活。此次战役,原本部属认为只有五千人,无法抵御曹仁的部队而显得人心惶惶,可是朱桓却在此紧要关头,沉着以对,分析敌军长途跋涉已疲累不堪,根本无士气可言,而我方却以逸待劳。在天时、地利,加上人和的情况下,当然胜算在握,何必担心呢!所以军心得到鼓舞,顿时情势逆转,转眼间即将危机化解了。可见在团队里,领导者是否有智慧、有自信,是否能说服部属为其效力,才是成败的关键。而曹仁因不听蒋济的分析,一意孤行,战略错误,导致损兵折将,双方主将的作战策略,恰成一鲜明对比,胜负当然不言而喻了。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607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