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402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6-7 09:12

汉儒释《诗》作伪两通道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摘自《中华文化宝库》第三册


  古华夏文明的礼乐思想、礼乐制度等社会与文化内容,萌
芽于天子级政权产生前的图腾制部族时代,形成于尧舜之前,
变化于三代之中,废于西周之末。平王东迁之后,到禁焚
《诗》、《书》的秦火之余,形成了近6个世纪的刚性文化变易
的断裂带。《诗经》中一些早期礼辞本义的丢失,便是发生于   
这样一个2000年以前的文化变易过程之中。当汉代的经学家
试图重新认识这些本义丢失的诗篇时,距产生这些诗篇的时
代已相隔了1000余年甚至是2000余年。当初的祭祀观念、礼
法制度和以图腾制部族为基本单元的社会结构早已不复存
在,汉儒们已不可能获得这些诗篇的本义。这一窘迫的局面,
无疑深深地困惑了汉初的经学家们。在这个问题上,人们想
出了一个“办法”,即使那些大量出现的动植物在诗文中失去
其实有的含义,也就是说,使其成为无意义的比喻性内容。只
有这样,才能为大量的无理现象提供其合理性的依据。在这
一明确的导向之下,对赋、比、兴的定向曲解便应运而生了。
为了有理由改变诗文中任何一个字的字义,为铺平诗义再造
一条通道,人们又“创造”出了第二个影响更加重大和深远
的作伪途径——训诂学中对借字释义方法的大量滥用。这两
条作伪通道,相得益彰,构成了一座作伪的桥梁。2000余年
来,人们也便以各种“越说越糊涂”(朱自清语)的解释来
“加固”对赋、比、兴曲解的合理性,且从许多角度去丰富借
字释义的“技巧”,并以此来平稳地跨过而实际上并没有跨过
的深谷(《诗》本义)——从这座桥上通过的《诗经》注家,
无论怎样变化说诗的内容,都不过是误解方式的变化而已。 
    (张岩)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132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