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722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9-3 19:57

亡一人,亡一城,亡一国



青山招人醉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1

公元1253年,大理国灭亡。南宋就此变成孤家寡人,自赵匡胤黄袍加身以来,在古代中国的土地上辽、金、西夏、西辽、吐蕃诸部……曾经那么多相爱相杀的小伙伴,如今只剩下宋一个了。

站在宋土上向南、向东望去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海,向北、向西望去则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草原帝国。

在这个由海水和马蹄组成的方盒子里,南宋君臣很慌,对草原帝国的统治者来说,该如何抹掉这东亚地图上最后一角却也令人抓狂,因为进军方案太多了,多到让人选择困难。直到一个南宋降将的到来,终结了这一切。

2

“整”,这个字在东北话里作为动词,就是“干”的意思。最常见的比如“这咋整?”“你整啥?”,如果把这个字用到人名里,那读起来一定会很带感,比如:刘整。

金朝末年,刘整出生在南阳,三国时期,这地方叫宛[yuān],是荆州最北的一个郡,在这片土地上,曹操留下了一段风流和一次惨败,而诸葛亮则撒下了很多种子,浇了很多水,种了很多年的田。(南阳诸葛庐,当年丞相当村夫时种地的地方……)

在古代,夸一个人聪明该怎么夸?赛诸葛??不,还有一种更狠的夸法:他若不能为我所用,就杀了他,免得成为后患。这种夸人方式常见于各种影视剧。刘整就这样被人夸过“整才气,汝辈不能用,宜杀之,勿留为异日患。”这是刘整的领导、南宋名臣赵方在临死前,对其子赵葵的叮嘱,赵葵听了,但没听进去。

公元1261年,这一年是刘整人生的分水岭,在这之前,他堪称南宋第一猛人,在名将孟珙等人的麾下奋战在抗蒙抗元第一线。由于杀人太猛,号称“赛存孝”,草原人闻之胆寒,然而就在这一年,刘整不堪南宋内斗惧而北降,一下子由南宋大将变成了蒙军大将,那感觉就像吕布离开丁义父改投董义父……

某年宋军围攻成都,刘整驰援,这次“赛存孝”一来,轮到宋军“遁去”了。凭借高超的业务水平,刘整在新主子那边也很吃得开,甚至招来同僚的嫉妒,然而只是战功还不够。

公元1267年,刘整向忽必烈进言“宋主弱臣悖,立国一隅,今天启混一之机。臣愿效犬马劳,先攻襄阳,撤其扞蔽。”两个意思:其一,是时候灭宋统一宇内了,其二,想灭宋,先打襄阳。朝中闻此,分歧很大,有的人不愿刘整再立功,忽必烈自己也犹豫,刘整急了。“自古帝王,非四海一家,不为正统。圣朝有天下十七八,何置一隅不问,而自弃正统邪!”“天下”“正统”,此语一出,忽必烈终于下定决心,一年后,刘整与蒙军将领一道,兵临襄阳城下。

3

自古以来,南北割据划江而治,北方想要兼并南方,过江,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解决好了就是晋灭吴,隋灭陈,解决不好就是前秦苻坚,金朝海陵,如今的草原帝国也不例外,在刘整献策之前,蒙军已经试探过很多次了,从西线攻巴蜀,从中线攻荆楚,从东线攻江淮打到长江边,控制一座沿江城市作为据点和渡口。这是草原征服者的夙愿,然而一直未能如愿,甚至搭上了一个大汗的命,这一次,刘整把突破点选在襄阳,算是找准了南宋的命门。

襄阳,分襄阳、樊城二城隔汉水而望,东接江淮,西连巴蜀,是宋蒙对峙战线中的中间点,从地形来看,襄阳北面是南阳盆地,南面是广袤的江汉平原,而东西两侧皆山地。在这样的格局里襄阳宛如门户一般扼守着南宋的荆楚腹地,保襄阳对南宋而言仅是连结东西两线的必要,更是保障荆、鄂的安全,保障长江的安全,保障帝国的安全。而如果蒙军打下襄阳不仅可以尽享汉水交通之利,沿汉江下鄂州,走陆路陷荆州也不再是难事,若攻下了荆、鄂,长江之险自然化解,统一宇内便容易多了。

一个必争,一个必守,一场大战就此爆发

4

蒙军曾经打下过襄阳。公元1235年随着宋蒙战时同盟的破裂,襄阳瞬间变成了抗蒙前线,当时的宋军指挥官是赵方的另一个儿子赵范,这人跟他的弟弟赵葵实在没法比,他手下有一支金国降兵组成的“克敌军”,然而宋蒙一交战,“克敌军”便倒戈克了自己,襄阳就这么丢了。四年后,孟珙收复襄阳,但襄阳城已然破烂不堪,没法驻守,不得已孟珙又弃了襄阳。12年后,又一个南宋猛人李曾伯带着猛将高达,再一次克复襄阳,这一次,李曾伯不打算走了,他命人重修襄阳、樊城,加紧建造各种防御设施,经过李曾伯的营造,襄阳脱胎换骨,高大的城墙,宽得逆天的护城河,以及天赐的地理位置,让襄阳有了“铁打”之名。李曾伯对襄阳寄予厚望,他在襄阳近郊的山壁上刻下了这样的铭文:

壮哉岘,脊南北。繄墉壑,幾陵谷

乾能夬,剥斯复。千万年,屏吾国

“千万年,屏吾国”。襄阳差一点就做到了

5

公元1267年,刘整引蒙军来攻襄阳,此时的大蒙古国已经结束内乱,大权统于忽必烈一身,君臣团结,兵强马壮。而南宋则因权相贾似道的改革,满朝上下风风雨雨,昔日孟珙早已作古,李曾伯也赋闲在家,南宋的良将不是老死,就是被政治斗争清洗,再就像刘整那样改换门庭,对昔日旧主兵戈相向,此时把守襄阳的是吕文德、吕文焕兄弟,吕家兄弟也是良将,尤其吕文德“周旋三边,大小百战”,与蒙军厮杀三十余年胜多败少,然而吕家兄弟到底“良”不过孟珙,也“良”不过刘整,借着吕文德的昏招,刘整以设置贸易市场之名,在襄阳城外修筑堑垒,铁打的襄阳,就这样被一道更长的墙给围了。

吕家兄弟出战,守城的宋军变成了“攻城”的宋军,然而打不过,只好退回城内据守,襄阳城内,人困马乏。眼见蒙军筑堑垒围困襄阳,使之变为“城中之城”,南宋援救襄阳的军事行动随之展开

公元1269年,张世杰、夏贵出援襄阳,被蒙军击退,范文虎再援,再败。三年后,张顺、张贵又一次出兵援救,虽然历经万难进了襄阳城,但援兵不过三千,与围城的数十万蒙军相比,杯水车薪

6

凭借坚固的城防以及吕家兄弟的奋勇作战,从1267年到1272年襄樊在蒙军的刀锋下已经撑了五年,吕文德病故,吕文焕率众继续抗敌蒙军用回回炮攻城。南宋将士舔血再战

1273年,年初。蒙军烧毁了襄阳、樊城之间的浮桥。刘整则用回回炮轰塌了樊城的城墙,作为“铁打襄阳”的双子城,一江之隔的樊城竟有“纸糊”之名。蒙军蜂拥而入,樊城守军死战,而无法援救樊城的襄阳守军只能隔江叹息。蒙军攻下樊城之后屠城。吕文焕跪在襄阳城头他似乎能听到江对面传来的惨号。外援已绝,犄角已失,孤城之下,焉有生机。苦守六年的襄阳,最终跟着吕将军降了。

7

襄阳一丢,江淮与巴蜀之间的纽带被切断,南宋的防御体系随之崩溃,获得荆、鄂的蒙军不用再取道水网密布的江淮,也不用向山高谷深的巴蜀要长江控制权,依靠刘整编练的水军,草原帝国的军队沿着汉江转入长江,一路顺流东下直抵江南

公元1275年,刘整去世。

四年后,崖山海战,十万宋朝军民殉国,战胜者在崖壁上刻字“镇国大将军张弘范灭宋于此”

失败的幸存者则写了一首诗:

羯来南海上,人死乱如麻

腥浪拍心碎,飙风吹鬓华


一个曾经繁荣昌盛的王朝,带着昔日的梦华,就此散入零丁洋一去不返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167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