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9-6 11:22

[原创]苏维埃逸史:重整河山(贺锦斋诗词十六首)



宋长琨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贺锦斋诗词十六首》:
浪淘沙
我由广东回到上海,见反革命在各地屠杀工农群众,令人不胜悲愤;而美丽的上海,当时亦呈现了一片恐怖和凄凉的景象,因感而作此词,时1927年9月。
仰望蔚蓝天,
与水相连,
两岸花柳更鲜妍。
可惜一片好风景,
被匪摧残。
蒋匪太凶顽,
作恶多端,
屠杀工农血不干。
我辈应伸医国手,
重整河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9-6 11:22
革命巨浪比天高
《贺锦斋诗词十六首》:
向前调
1928年初,我在湖北藕池一代游击,闻毛泽东同志已在湖南组织农民起义,朱德同志亦收集散部由粤回湘,令人喜而不能成寐。
花好正含苞,
色省鲜桃,
一遇春风即吐娇。
飞边全球成硕果,
自信非遥。
反革命难逃,
挣扎苦劳,
革命巨浪比天高。
试看湘南与粤北,
滚滚波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9-6 11:22
胡子果然转故乡
《贺锦斋诗词十六首》:
随常兄回桑植原籍有感

大地乌云遮太阳,一朝消散又重光。
忽闻各处人喧闹,胡子果然转故乡。

故乡匪势太凶顽,害得人民苦不堪。
拔苦须先除暴戾,此身誓把责承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9-6 11:23
西行纪事
《贺锦斋诗词十六首》:
西行纪事

荆江两岸是平原,水陆交通敌占先。
建立苏区须选择,中央指示割两边。

战地转移也觉忙,家囊检点只刀枪。
时逢烽头漫天夜,冒死随兄过大江。

斗湖堤畔烟雾笼,路被铜墙铁壁封。
烂额焦头皆不顾,短刀相接看谁雄。

连宵闯县复穿州,海怪山妖被网收。
炮轰南昌人又到,闻风吓坏蒋光头。

西飞却似鸟归林,冲破漫天万迭云。
夜过黄山留一宿,隔江鸦雀寂无音。

黄金口是古韶关,战火纷飞水尚凡。
此地兵家皆重视,芦茅深处有龙蟠。

四十三人胆气豪,拼将枪口对屠刀。
眼中有我全无敌,斩尽仇头恨始消。

溯江西上气横秋,到处敲门访旧游。
一事能摧妖孽胆,传单飘荡似浮鸥。

九溪渡过又汨湖,烽烟缭绕角呜呜。
党人骨比钢铁硬,还怕层层铁网铺。

我军一到万家欢,擦掌磨拳望揭竿。
女绣红旗男执戟,翻天勇气似湘南。
十一
石门地下伏英豪,战鼓堆陈只待敲。
故向南乡投火种,促其即日发高烧。
十二
听说常桃降贺龙,来从何处却无踪。
当时转笑防门狗,不顾袭来只顾东。
十三
旧部邻家走马坪,一闻喜讯便来迎。
临风有语杀陈黑,顺逆顺从眼底分。
十四
为争分秒挽归桡,准备弯弓射大雕。
自问归来枪炮少,运输全交老相交。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9-7 07:37
老子本姓天
《贺锦斋诗词十六首》:
歌谣
老子本姓天,家住澧水边。
有人来拿我,除非是神仙。
刀口对刀口,枪尖对枪尖。
有你就无我,你死我上天。
宝刀要向贼头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9-9 07:11
宝刀要向贼头挥
《贺锦斋诗词十六首》:
无题
在匪军四面包围之中,深夜在大山中开会,准备反击,口占一首。
层层铁网逼周围,夜集深山内湿衣。
为党为民何惧死,宝刀要向贼头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9-10 08:09
大地做床天做幕
《贺锦斋诗词十六首》:
无题三首

连年匪祸又兵灾,为救人民到此来。
大地做床天做幕,敢叫荒漠起楼台。

一山林壑锁寒烟,如笔卷锋直冲天。
到此方知湘鄂小,红军应摇泰山巅。

善要扶将恶要锄,两条界限不糊涂。
山乡未到先宣布,捉住廖伍便砍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9-12 08:03
葫芦壳险道
《贺锦斋诗词十六首》:
无题
在葫芦壳险道上,拦击匪军龙博爱旅。口占二首。

万弩千弓对寇仇,霎时打扮变浮鸥。
一人怕死真堪笑,跌跪尘埃只磕头。

万众一心山可排,战场从此向东开。
眼前军实皆充备,尽是光头远送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9-13 07:59
夜吟二首
《贺锦斋诗词十六首》:
夜吟二首

羽书日夜促行径,要往南乡雾万层。
莫怪吾人甘坐视,只因虎狼正纵横。

弟兄协力歼敌顽,有角牛牯也敢攀。
碎骨焦头皆不顾,愿留浩气在人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9-14 07:28
仙阳战役结束寄张一鸣
《贺锦斋诗词十六首》:
仙阳战役结束寄张一鸣
仙阳一战系安危,合力能将大地摧。
从此更须加戒备,前途尚有虎狼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9-15 07:32
安乡军中思弟
《贺锦斋诗词十六首》:
安乡军中思弟
盲风怪雨绕江乡,帐望家山路渺茫。
战地思人人不见,离坏时逐雁西翔。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9-16 07:54
可怜人民千万
《贺锦斋诗词十六首》:
西江月
1928年秋由松滋撤退时,成千上万的农民,皆弃家随军移走,大有携民渡江之况,我心怆然有感。
为了消弥灾难,
只有拼死搏战。
遥望江北与江南,
洪水遍地泛滥。
可怜人民千万,
各个妻离子散。
莫道重湖似海深,
未抵冤仇一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9-17 08:41
吾将吾身献吾党
《贺锦斋诗词十六首》:
七绝
吾弟手足:我承党殷勤培养,常哥多年的教育从至今日,我决心向培养者、教育者贡献全部力量,虽赴汤蹈火而不辞,刀锯鼎沸而不惧。前途怎样,不能预知,总之,死不足惜也。家中之事,我不能兼顾,堂上双亲,希吾弟好好孝养,一一身兼二子之职,使父母以安心增加寿考,则兄感谢多矣!档次虎狼当道,荆棘遍地,吾弟当随时注意善加防患,苟一不慎,即造灾难,切切,切切。言尽如此,余容后及。
兄 1927年9月7日于泥沙
云遮雾绕路漫漫,一别庭帷欲见难。
吾将吾身献吾党,难能菽水再承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9-18 07:55
贺龙还乡
《贺锦章词一首》:
无题
一夜灯火照影红,亲临如水汇其中;
情同久别儿依母,哭哭啼啼诉苦衷。
絮语绵绵久不停,忽听郊外有枪声,
人民为着搜潜敌,一座高山欲踏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9-19 07:17
苦难歌
《民谣七首》:
苦难歌
肩扛锄头上山破,流尽汗水收获多;
辛勤劳动没享受,无衣无食受折磨。
肩挑背负交租忙,面带愁容目无光;
白流汗水千万滴,粮食进了地主仓。
月月辛苦月月忙,累断筋骨无食粮;
地主吃的鱼和肉,我吃野菜儿吃糠。
无衣无被无张床,晚上圈到地板上;
梦里半夜喝凉水,醒来腿硬手也僵。
手持一纸卖身文,无限辛酸肚内吞;
只因地主逼租急,亲生骨肉哪能分?
对天望日日不语,对地叫门门不应;
何年何月现青天,只待暴动显威名。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352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