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2660个阅读者,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10-15 09:06

漂浮风雨中[原创]



周公裔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那天,我挎一单反,在京郊一公园闲逛。忽逢倾盆大雨。坐在空荡荡的雨亭长凳上,看那白雨跳珠乱砸地、水汽迷蒙天地间的别样景致,浑浑然进入了一种境界。灵魂似已出窍,“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微步于风雨中的迷离烟波,何其潇洒乃尔!继而又煞有介事划着桨,把诸多喜怒哀乐划入空濛水天,一波一波送达水族们相濡以沫、相忘于江湖的远水……

  岸上,风停雨住;天地朦朦胧胧,隐隐约约……远远走来一高高瘦瘦的身影,近前一看,原来是鸿泽,俺一远房侄子。他从河套绿野负笈京都,北漂近十年,很难说飘出多大的名堂了,至少在此时是恍然飘到我眼前来了。

  我说叔侄何处不相逢,杨柳岸边话亲情。

  他说老叔,咱今儿不整老掉牙的亲情话题好不?再说今儿也不是你说的相逢、邂逅啥的,而是我特意来请你“去窝”。

  去窝?去什么窝?

  去我那新买的窝——一间寒舍里坐坐。

  闲着也是闲着,我正好换个新鲜点的东西看看。于是跟着他大步疾走。没几下走到一台贼亮桑塔纳前,随之上车。鸿泽一打火,车就像脱缰野马,不,简直是天马,绝尘而去。我感觉上了云层,飘然前行。

  “鸿泽,你小子快快从实招来,打劫了还是抢了银行,一夜之间房也有了,车也有了?”

  “老叔呀,有这么损自家侄儿的么?你们老班子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花明天的钱享今天的福’是何等潇洒何等划算。什么‘一夜之间’?这可是我北漂九年的全部积蓄外加九九八十一次攻关攻出来的房贷优惠造的福哦。”

  没多久车速慢了,“被慢了”。蚂蚁样爬过城区棋盘曲里拐弯的若干条棋道后,终于岔入苍茫山野之中。远山青黛,近地翠绿,一一扑向眼帘。我把车窗摇到全开模式,春的气息忽的扑了进来。感觉那无形的空气鲜嫩得像有形的嫩芽,直叫人想用手掐用牙咬用舌舔。我当然没忘形到如此傻不拉几的地步,可也几次三番让鸿泽把车停下,端起单反瞄着美景频频“点射”不已。

  这是都市里的村庄,还是村庄里的都市,一时无从分辨,我想也无需分辨。反正有一个个现代楼群在山石林木田野草地的簇拥下,挺惬意地散落其间,让蓝天白云碧野青山沾上几许优雅色调,想说不爱不容易。

  鸿泽的新窝在一幢一点也不起眼的楼宇里,楼宇在一个山坡下,而要抵达楼宇还需爬上一个坡度之陡足以让汽车引擎熄火的山坡。于是,下车拾级,蹬蹬直上。始而三步并作两步,继而一步两级台阶,再而一步一级台阶,后来只差两步一级台阶了,终而至于把我老人家弄得气喘吁吁,想不歇脚也不行了。坐在青石板上,抬头一望,嗨哟,还有一个更大的山坡在恭候你的健足呢。

  鸿泽却一把拉我起来,扳舵一般把我的身体扳向左边,说甭管那个长坡,看这里吧,寒舍欢迎你。乖乖!绿树掩映之中,一幢很普通的乳黄色外墙的三单元宿舍楼变戏法一般呈现我眼帘。

  我说,还“寒舍”呢,整个一个“热坡”,可不,叔侄俩都是热汗淋漓,一副现代“翰林”(汗淋)样。我好纳闷:刚刚扑进车窗的不还是春风么?怎么一忽儿又成夏天了?

  进屋一看,不是什么豪宅,当然也绝不是’“陋室”。二室一厅,八十平米的光景。装修谈不上多高的档次,也就勉强能住人。基本家电好像不差什么,可他不打自招:没空调。

  我可还没感觉。方才明明热得像个“翰林”,可没歇一杯茶的功夫,炙热(或许可看做“炙手可热的功名”吧)飘然而逝,周身上下凉丝丝的,体感温度可太舒服了。我瞅着鸿泽那双半眯着的、透出一股狡黠意味的眼睛,说你小子真行,弄了个这么宜居的好去处。你起先说寒舍的时候我还在骂你酸不拉几的,心里嘀咕不是热窝就不错了,没成想还真给你捞着了一个清凉的所在。呵呵,从这个意义上说,称之为“寒舍”也不为过啰。

  鸿泽说,他之所以把房子称作“寒舍”,不是装斯文掉书袋子,也不是自作谦卑,骨子里还是有点隐忧:夏天都这样凉丝丝的,到冬天里不会北风萧萧严寒刺骨么?要是供暖不那么到位,没准真是寒舍了。

  我说大可不必杞人忧天。大凡夏凉之屋,必是冬暖之房。大叔走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这点生活阅历还是有的。

  可不久后的事实表明,我的“阅历”是不大靠谱的,至少在这件事上是自欺欺人的。

  原因是整件事我都被给鸿泽忽悠了。这小子压根儿就没脱贫,更没有超牛逼的攻关能力,依旧是一无车二无房,那天他是跟这房和车子的主人——他的一个铁哥们打赌,看我把远房大叔忽悠得团团转。成了,铁哥那车让他开十天;不成,为铁哥这房子做保洁,务必一尘不染。

  巧的是他那铁哥们也是我儿子的朋友,那天那铁哥来我家找我儿子玩,一不小心就倒出这个“寒舍”背后的故事来了。三言两语倒完故事,他还补充了一句:这“寒舍”到冬天还真是寒舍,去年刚搬进来,供暖手续一时没办好,十一月中旬那个贼冷呀,别提了。

  “好呀,老铁,合该冷死你这家伙。”几乎是神不知鬼不觉,鸿泽来了。明明门关着,没人敲门更没人开门,这家伙怎么进来的?

  面对着一个个惊讶得合不拢的O型嘴,鸿泽狡黠地扯扯笑纹,说:“让你全力配合我的忽悠行动,没成想你小子还是沉不住气,给抖了出来。哎,你不知道,我可是让老叔一篇篇貌似真实故事的小说给忽悠得,一回回套进故事里去几乎跳不出来了。我好不容易忽悠他一回,又叫你……唉!”

  随着一声长叹,坐在雨亭长靠椅上做白日梦的我总算醒来了,尽管一时还弄不清是真是幻。

  雨,大概在我做梦时就停了。我拍了拍脑袋,对自己说,这梦做得——漂浮风雨中,还这般荒诞!然后,拍了拍胸前的单反,对它说了声:伙计,咱们也该起身喽。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0-16 10:17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0-17 10:02

原帖由 阿弥托佛 于 2019-10-16 10:17 发表
谢谢分享!


谢谢阿弥陀佛顶帖。问好!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8885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