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965个阅读者,1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10-27 08:56

[原创]苏维埃逸史:朱德印象



宋长琨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警察厅长朱德
——赵镕记忆中的朱德


1921年春,昆明学生举行爱国游行,和军警发生冲突,有三个学生被捕,赵镕和几个同学被推举为代表,到警察厅交涉,认识了刚上任的昆明警察厅厅长朱德。赵镕印象中的朱德:
几个学生代表在到警察厅之前,商量好了几套对策,一定要警察厅释放被捕同学,否则就斗争到底。到了警察厅见到新上任警察厅长之后,和我们想象中的形象相反,站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位文静、和气、面带笑容、约三十来岁的青年人,彬彬有礼地招呼“请坐”,“喝茶”,象对待客人一样和我们谈话。当我们说明来意以后,他大吃一惊。原来捕人一事,他还不知道。他立即命令放人。片刻功夫,就把三个被捕的同学交给了我们。


[本帖最后由 宋长琨 于 2019-10-27 08:59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0-28 09:20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0-29 08:49

将军留学生


1924年春,刚刚被选为中共柏林支部书记的刘鼎,与同在德国支部的组织主任朱德相见。刘鼎回忆:
我细细观察这位对面而坐、久闻大名的滇军宿将。他穿着一身普通的西装,黝黑的脸显出全神贯注、极度沉思的神态,前额宽大而又微微隆起,淡褐色的一双眼睛专注地闪动着。看得出,他敦厚、朴实、敏睿,昔日雄姿犹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0-29 08:49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0-30 09:29

军官教育团团长


1927年2月,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军官教育团在南昌开班,朱德为团长,赵镕为学员,第一次见到朱德。赵镕回忆:
大家对朱团长的印象是十分深刻的。他在出国前即是少将衔级,但生活却很简朴,我们见他平时只穿套粗布军服,裹副绑腿,穿一双旧皮鞋,有时还穿草鞋。他曾一度任第九军副军长 ,还兼任南昌的公安局长,上班总是夹个皮包走路,很少坐黄包车。他的住房只有简朴的床铺和一张旧桌子,几张木凳子,简单得像个旅客。他常因开会或工作忙,吃不上饭,便买个烧饼吃吃。特别是他那和蔼可亲的风度,对下级一点架子也没有,有时到他家里,他招待学员,有如亲人一般。在学校中,也从未见他斥责和处罚过学员。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0-31 07:40

穿草鞋的将军

方志纯记忆中的朱德:


1927年五六月间,那天,地方党组织请朱德同志来训练班讲课。我屏住呼吸,睁大眼睛打量着这位鼎鼎有名的将军。他迈着坚实的步伐,微笑着向我们走过来了。天哪!当过滇军旅长、先在北伐军名将的朱德,脚上穿的竟是草鞋。他那天讲了些什么,我已记不清了,只有他脚上的那双草鞋,至今还留在我的脑海里。自此以后,我穿着草鞋上街时,也昂首阔步,毫无愧色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1 09:37

粟裕:朱德的英姿


南昌起义时,粟裕任总指挥部警卫班班长,第一次见到朱德。粟裕回忆:
记得我第一次见到朱德同志,是在南昌起义开始发动的时候。八月一日晨二时前后,我所在的警卫队,奉总指挥部的命令,去策应朱德同志的军官教育团起义。看到一队武装士兵,护送着一位身材魁伟、仪表威武、蓄着胡须、年约四十岁左右的军官走了出来。人们说,这就是军官教育团团长兼南昌市公安局局长朱德同志。他态度和蔼,满面笑容,频频向我们招着手快步走过来,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2 09:34

第九军副军长


1927年8月,南昌起义部队在瑞金,军官教育团士兵涂国林见到了第九军副军长朱德。涂国林回忆:
有个军官,慢慢向我们走来,队长立即口令“立正”我们当即肃立,这个军官走到面前,队长介绍:“这是我们的前敌总指挥朱德同志,请他讲话。朱德同志,身背草帽,脚穿草鞋,很和气地像拉家常似的讲:“你们要上火线了,不要怕,敌人没有什么了不得。东征时的教育团很勇敢的,你们要继承东征时的传统。你们先休息,我到前面看看,你们随后跟来。”说完他向山坡那边走了。会昌战斗胜利结束后,朱德同志还表扬了我们,说我们发扬了教育团东征的传统,但不要骄傲,要保持这个传统。

按,朱德应为副军长,前敌总指挥是叶挺,此忆有误。

[本帖最后由 宋长琨 于 2019-11-2 09:36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3 09:27

一四〇团团长朱德


1927年底,何长工受毛泽东派遣寻找朱德部队,在韶关一带见到朱德。何长工回忆:
他的头发和胡须较长,但是双眼炯炯有神。穿着一身灰军装,打着一副绑腿,精神抖擞,有说有笑,我虽然在法国就知道朱德的名字,但是,见到朱德本人这还是我平生第一次。


[本帖最后由 宋长琨 于 2019-11-3 09:28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4 08:52

操四川口音的朱德


1928年1月11日,宜章栗源堡村民陈茂,见到准备带领部队去宜章发动湘南起义的朱德。陈茂回忆:
在堡城学校的院子里召开群众大会。朱德同志穿了一身和普通士兵一样的灰布棉军衣,腰上扎了一根皮带,由陈东日同志介绍,在大会上讲了话。他讲话的四川口音很重,我们基本上都能听懂。他号召我们重新组织农会,成立赤卫队,挺起腰杆,握紧枪把子,和土豪劣绅斗,和反动派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5 09:21

要走可以,把枪留下



南昌起义余部在朱德的带领下,蹒跚行进在赣南的崇山峻岭中。很多人经受不起这样的挫折,承受不了艰苦困难的考验,不辞而别了。一路行军,只要碰上岔道,就有三三两两向岔道上走了,喊也喊不转。连政治指导员杨至成回忆起一个士兵离队的情景,那是一个湖南籍的士兵,他离开大路走开了,杨至成追上去喊他,他也不理。杨至成说:“朱军长说过,你受不了苦可以走,可是枪是革命的武器呀!”这个士兵想了想,把枪一扔,头也不回地走了。杨至成说,像这样的事,他遇到不只一回两回。当时,几千人的部队走掉了三分之二,只剩下八百多人。黄埔军校出身的一些军官,其中包括七十三团的七连连长林彪,来找团党代表陈毅同志,表示要离开部队,另寻出路。而且还劝陈毅同志也和他们一起离队。他们说:“你是个知识分子,你没有打过仗,没有搞过队伍,我们是搞队伍的,现在队伍不行了,碰不得,一碰就垮了。与其当俘虏,不如穿便衣走。”陈毅同志坚定地回答说:“我不走。现在我拿着枪我可以杀土豪劣绅,我一离开队伍,土豪劣绅就杀我。”陈毅同志更严肃地告诫他们:“你们要走就走,把枪留下,我们继续干革命。队伍存在,我们也能存在,要有革命的气概,在困难中顶得住,个人牺牲了,中国革命是有希望的。拖抢逃跑最可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6 08:54

工兵连的始祖


安源矿工丘立德,随红军队伍出发了,被编为伕子兵,任务是输送子弹、炸药、梯子。占领吉安后,伕子兵和从安源一路来带着洋镐、洋铲、钢钎的几百工人,一部分编入步兵和运输队,丘立德他们二百人另编为工兵连。大家都不懂,相互问着:“工兵?干什么的?”在成立大会上,朱德总司令给他们讲话,告诉大家:“工兵连干什么呢?就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炸碉堡,挖防空洞……”大会以后,工兵连每个人发了一个袖章,上面写着:“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团工兵连。”矿上的锅炉房工人,绰号周长子的,任连长,推车工张万有当了排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7 08:54

农家女孩眼中的红四军军长


李桂英是寻乌县的农家女孩子,1929年1月的一天,她上山砍柴去集市上卖,见到了红军,见到了朱德。李桂英回忆:
来到广场,朝着人群走去,听见一个洪亮的声音:“我就是朱德,还有一个毛泽东。国民党反动派说朱毛、朱毛,毛很长,要吃人,你们看我是不是啊?”……“啊!原来他就是朱德!”我拼命地挤到前面,只见朱德脚穿草鞋,衣着和其他红四军战士没有两样,灰军帽上红五星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我心想,朱德是好人,他领导的红军也是好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8 08:58

朱德改籍贯


赵镕说:1909年,四川仪陇的朱代珍,离开家庭,肩担货郎担,沿途贩卖,边走边凑川资,与同学敬镕一起来到昆明,住在四川同乡萧大妈开的客栈。在这里,他投笔从戎,与敬镕共同报考正在筹办的云南陆军讲武堂。结果,敬镕上榜,朱代珍却落榜了。原来,敬镕了解到此次招生只招云南籍生,便随机应变,该籍贯为云南人,得以录取。于是,代珍改名朱德,以云南省临安府蒙自县人,要求补考,并让店东萧大妈做了证明,乃被录取。
按,据《伟大的道路》,与朱德一起去报考的朋友叫秦昆。“我的旧名字就是那时候换掉的,改用朱德报了名,这是一个从未用过的新名字。还在籍贯下面填上云南某地”。赵镕1933年底到1934年春在总供给部工作,1936年初以后任四方面军供给学校校长期间,曾多次与朱德在一起,谈论过朱德的革命生涯,故其记录应很准确。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9 11:41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朱德与毛泽东、周恩来、林伯渠在陕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10 08:51

伙夫头


朱德带了五六十人的学生队,前往汝城,与范石生见面,商谈合作问题。途中,遭遇了土匪的袭击。那天晚上,队伍正在一家祠堂里宿营,敌人突然冲了进来。事出仓促,来不及躲藏。朱德便侧身走进厨房,随手拉了条伙夫的围裙系在腰上,往外就走。几个匪兵迎面问:“你们的朱司令在哪里?”朱德从容地指了下后面的房子,说:“在后面。”“你是干什么的?”匪兵又问。“我是伙夫头。”朱德说。敌人大量朱德一番,信以为真,到里面去了。朱德乘机打开窗子,跳了出去。陈毅在给中央的报告中说:
红军的官兵物质享受一样,所以官兵不能有什么分别。群众地敌兵初次看见鼎鼎大名的四军军长那样芒鞋草履,十分褴褛,莫不诧异。若不介绍,之多只能估量他是一个伙伕头,同时到现在“伙伕头”三个字恰成了四军军长的诨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11 08:28

“游击战”一词的由来


曾经参加过南昌起义、湘南暴动的李奇中回忆说:
南昌起义部队接受范石生番号、改编为一四○团后,在距离韶关三十里的犁铺头训练。战略上讲游击战,这个游击战是朱德同志从云南学来的。云南的土匪,是这里一伙,那里一伙,队伍不能集中打,只能分散打。这样就学到了游击战。那时不叫游击战,没有游击战那个词,叫分散动作,分散来打。这个游击战是朱德同志实践的,毛泽东是个文人,就配了个词。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12 08:32

朱德的扁担


红军吃的粮食大部分是从大陇背上山来的。大陇的粮食,是砻市、古城的地下党组织专门为井冈山红军筹集起来的。部队战士有用裤子背的,有用扁担挑的,有挑五十斤的,有挑百多斤的。还有一部分粮食是红军每次到茅坪经过大陇时带上来的。那时,茨坪找不到砻,茅坪有砻,就在茅坪用砻把谷弄成米,然后背上山。军长朱德和红军战士一样下山背米,他也把裤子脱下装米,把裤子头捆起来,然后上肩背上山。朱军长有时也用担子挑粮,战士们怕累坏了他,把扁担偷偷给藏了起来,朱德为防“盗”,把扁担刻上“朱德记”三个字,坚持参加挑粮运动。连党代表朱良才诗:“朱德挑谷上坳,粮食绝对可靠,大家同心协力,粉碎敌人会剿。”建国后朱良才又发表名篇《朱德的扁担》,记述其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400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