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451个阅读者,14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10-28 09:19

[原创]苏维埃逸史:徐海东印象



宋长琨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郭述申眼中的徐海东


1931年夏,在陂安县(黄陂、黄安两县的南部)当县委书记的郭述申,见到因负伤在县里修养的红四军十二师三十八团团长徐海东。郭述申回忆:
他因肩部负伤在我们县里休养。我见到他时,臂上还吊着绷带。他性格开朗、乐观,打仗很勇敢,群众中有不少关于他的传说,是很受群众和战士爱戴的一位红军领导干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0-30 09:18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0-31 07:53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1 09:49

交通员眼中的徐老虎


1934年11月,红二十五军以“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旗号,向陕南前进,途经桐柏山区。韩本清作为鄂豫边工委交通员,随工委书记张星江一起,给红二十五军带路,见到了副军长徐海东。韩本清回忆:
这是一个普通的院落,院里长着一片小竹林,一个身穿黄大衣的首长正躺在竹林边的军毯上休息。据哨兵报告,我们听出他就是徐海东副军长。因为徐海东说的是南方话,大部分我听不懂。张星江主动提出,由我俩给红军带路。徐海东一听,非常高兴,紧紧拉住我俩的手说:“谢谢喽,谢谢喽!感谢地方党对我们的支持。”这时,开饭的时间到了,炊事班特别优待我们,端来了油炸的甜饼子。可红二十五军首长和战士们呢,吃的是米饭加野菜。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2 09:15

永平会师时的徐海东


1935年9月,红二十五军长征到达陕北,与陕北红军在永平镇会师时的徐海东。陕北红军战士霍春华回忆:
徐海东同志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身材高大结实,穿着一身青色军装。八角形的军帽上,还钉着一颗红五星。他一边走,一边笑着挥手向我们问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3 09:22

毛主席借钱,徐海东解囊


中央红军到达陕北时,经济比较困难。有一次,毛泽东派人向红十五军团借2500元钱。徐海东立即找供给部长查国桢和财务科长傅家选商量此事,当他了解到红十五军团还有7000元家底时,便当着这两位同志说:“中央红军刚到,困难比我们多。我们要勒紧裤带,多为中央红军解决困难。”遂决定留下2000元拿出5000元送给中央。另外,红十五军团还召开干部大会动员一切力量,帮助中央解决困难。经过讨论决定抽出部分武器、弹药、衣物、布匹、药品等送给红一军团。这些钱物解决了中央和红军一团的燃眉之急,中央供给部长叶季壮高兴地说:“这真是雪里送炭啊!”为此,中央还专门派人到十五军团表示感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4 08:48

你们是徐海东的红军吗


红军从榜罗镇向通渭开进,沿途老百姓对红军如相熟的朋友亲戚一样,向红军微笑点头,尤其孩子们,表现出天真烂漫的表情。战士问孩子为什么不怕红军,他们回答:不怕,去年徐海东的红军来过这里。又反问:你们是徐海东的红军吗?战士们说:我们是从江西来的,是毛泽东、朱德的红军。当地老百姓第一次见到毛泽东、朱德的红军,一时间传遍周围的村庄、田野,于是男的、女的、小孩子、老头儿,甚至小脚婆娘也跑到我们驻地来看。问:哪一位是官长?怎么走了这么远?路上打了多少仗?老百姓非常热情,帮助我们采买物资,杀猪宰羊,如同对待家人一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5 09:36

挑夫请战


红二十五军有个“挑夫排”,这些人都是被打成“反革命”罚做挑夫的,他们被剥夺了枪支,也不许参加战斗,只是在被监视下挑银元。斛山寨战斗中,军部突遭敌人两个团的攻击,附近没有战斗部队。挑夫们纷纷找军政委吴焕先、副军长徐海东请缨,要求发给枪,让他们参加战斗。三个班长齐声说:出了问题,要我们的脑袋。战况紧急,不容多想,两位首长下令发枪。这场战役,全军歼敌四千余人,挑夫排立下赫赫战功。战斗结束,全排同志集中上交枪支,吴焕先政委说:“在组建挑夫排的时候,有人说你们政治上不可靠,可是在这次战斗中,你们不但一个也没有走,反而如此顽强地杀敌,枪就发给你们用了,军委信得过你们。”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6 08:56

吴焕先的葬礼


1935年8月21日下午,红二十五军徐海东副军长找来供给部政委张希才,告诉他吴焕先政委刚刚在战斗中牺牲了,经领导研究暂时不告诉部队。徐海东让他去买一口好棺材,做一套好内衣。徐海东说:“你知道的,政委没有一件好衣服。政委身上的血衣,我要带去交给党中央和毛主席,作为永久的纪念。”张希才采办棺材和衣服回来,看到吴政委的遗体安放在一块门板上,他面色平静,警卫员和徐海东在擦政委身上的血迹,换上干净的军装,穿上他生前最喜欢的青呢大衣,盖上毛毯。出于当时的情况,需要暂时保密,不能举行隆重的葬礼。同志们肃立在吴焕先政委的遗体周围,用热泪和军礼,向敬爱的吴政委作最后的告别。随后,吴政委的遗体被安葬在村后的小山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7 08:50

“高包脖子”


榆林桥战役被红十五军团歼灭的国民党一○七师一个团,是东北军的精锐,团长高福源外号叫“高包脖子”,曾经当过张学良的警卫营长。军团长徐海东命令部队,把高福源从俘虏中查出来,可是查了半天,没查着。徐海东走到俘虏群里,随便拉出一个俘虏,向短枪队说:“把他带走,他就是高福源。”这个俘虏连声求告说:“我不是,我不是,我是理发工人。”说着嘴向旁边一歪,原来“高包脖子”就在旁边。徐海东向“高包脖子”说:“高福源,你出来吧,看你打的那么坚决,我当在活人中找不到你呢!”高福源只好低头出列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8 08:53

黄陂臭豆腐


在鄂东一带,赵赐吾、徐海东、邱江甫齐名。有民谣:
黄安的赵赐吾,
麻城的邱江甫,
黄陂的臭豆腐。

“臭豆腐”是徐海东的雅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9 11:27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10 08:43

放鸭娃


湖北黄陂一带,不但有放牛娃,放羊娃,还有许许多多放鸭娃。他们随同大人,担着鸭棚篷,撵着鸭群,在野地、湖泊里放牧。工钱低微,只能混饱肚皮。年幼失学的徐海东,就做了一年半的放鸭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11 08:14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13 09:26

黄陂臭豆腐


徐海东九岁时,在他的执意要求下,被父母送进了私塾。当时念书的,多是富家子弟。海东家里贫穷,穿的最破,连买纸笔的钱也拿不出来,从老师到同学,都常常讥笑他。富家子弟嫌他身上脏,不让他同桌,老师给他起了学号,可是同学们总叫他“臭豆腐”。海东这样含泪吞声,读了三年半书。一天,受气不过,打了地主家的孩子,闯下了祸。地主家的孩子要开除他,老师是靠地主家吃饭的,就立刻逼他退学了。三年半私塾,只留下了“臭豆腐”这个外号。后来,投身革命,在鄂东一带,与赵赐吾、邱江甫齐名。有民谣:
黄安的赵赐吾,
麻城的邱江甫,
黄陂的臭豆腐。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937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