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912个阅读者,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11-25 05:53

我作了一个荒诞的梦 (修改)



白糖开水9 发表在 衡阳视点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47-1.html


我作了一个荒诞的梦 (修改)


每个人都会作梦。梦应该说没有什么实际意义。虽然有人说,他会解梦,但极有可能还是忽悠人的。然而,人们对梦却似乎抱有特殊的好感,往往会把自己的理想,说成是梦想;经常就有人说,怀揣梦想,奔向未来。而我昨天中午却作了一个很荒诞、很凶险的梦。现在想来,还令我还心惊胆战;虽有些情节,又令我回味无穷。我只能恍如置身梦中,不明所以了。

我打残了我的哥哥,让他成了植物人。原因是,他偷走了我在广东打工三四年赚来的、准备用来讨老婆的八九万元钱。

我在十八九岁的时候,就渴望自己讨个老婆了。为什么十八九岁的年龄,好些人还在学校读书,希望考过博士、硕士,争取将来干出一番事业;我却朝思暮想要讨个老婆呢?我的邻居毛毛,跟我年龄相仿,从小一块长大,关系相处极好。毛毛书没读好,吃喝玩乐却是一把好手。他由于父亲是国家干部,每月有可观的工资收入,才十六七岁的年龄,就经常到县城玩女人了。他每次玩完女人回来,总会跟我讲城里女人的风骚,和玩女人的乐趣。

他每次跟我讲这些,我下面那家伙就膨涨得难受。可我又没有个当干部的爸爸,父母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家里穷得叮噹响,哪能像毛毛一样,有钱到城里玩女人呢?我想,自己只有讨个老婆,才能享受到女人的乐趣。于是,我才十八九岁的年龄,就想讨老婆了。可讨老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农村找老婆,一见面就要交彩礼钱。而钱多钱少,又因人而异;家庭条件好的,可能女方一分钱也不会要,家里越穷,彩礼钱反而要的越多。像我哥讨我嫂子,就交了六万元彩礼。这还是五六年前的事,现在随着物价上涨,彩礼钱也跟着涨,据说都要八九万了。我要讨老婆,哪里又拿得出这么多彩礼钱呢?为了能尽快讨个老婆,我只有决定上广东打工赚钱了。

我在广东经过三四年的打拼,终于赚够了八九万元钱。于是,我高高兴兴怀揣着这八九万元钱,回到家里,喜滋滋地认为,这下可以找个老婆了。我把钱锁到自己箱子里;一天就到姑妈、姨娘家里跑,要她们给我物色一个对象。不料,我的对象还没找着,一天从姑妈家回来,发现我箱子的锁被人敲了;一看里面的钱,也不见了。我天旋地转起来,大声叫喊:是谁偷了我的钱?站在我身边、刚满两岁的侄女,见我发疯一样嚎叫。立即说:是她爸爸把我的箱子敲了。我一下明白了,这八九万元钱,是我哥偷走了。于是,我怒不可遏,从墙角边拿起一根扁担,就朝哥哥家冲去。正见哥哥和嫂子有说有笑,好像喜事临门了;我更加愤怒,抡起扁担就朝他头上打去。嫂子猛地一喊,哥还不知怎么回事,一转身,人就倒地了;根本没有逃走的空隙。我还想来第二扁担,我娘立即扑上来紧紧抱住了我,父亲也从我手上抢走了扁担。开始,父亲以为哥哥倒地,扶起来就行了。可扶起来一看,双眼紧闭,脸色铁青,人都不醒了。立即着急起来,喊来拖拉机把我哥送到了乡医院。

乡医院见有病人送来,喜出望外。其实,他们治点伤风感冒还可以,像颅脑损伤这样的病,根本没有这个技术。他们哪是想给病人治病,纯粹就是想赚钱。看到我哥第二天血压下降,心跳减慢,到了濒临死亡的边缘。也慌了神,立即叫我父亲将我哥转到县医院去。到了县医院,还是治不了;说要转到地区医院才行。在地区医院,我哥作了开颅手术。但医生说,送来晚了,纵使开了颅,人也可能醒不过来,会成为植物人的。最后,我哥在地区医院住了十多天,就是没有醒过来。而开颅用的十多万元钱,全是左邻右舍、亲朋好友,凡是能借的人,都借到了,才凑齐的;哪里还有钱继续住下去呢?于是,我父亲只好把我哥接回家,让他生死由命了。

我这一冲动,可把我这个家害苦了。嫂子见我哥成了植物人,立即以外出打工为名,跑了。从此再也跟她联系不上,打她的电话,无一不是说关机。到她娘家找人,她娘家人也说,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显然是在隐瞒,不想告诉我父母嫂子在哪里。这样,我年迈的父母,既有躺在床上的儿子需要护理,又有我的侄儿侄女天天张口要饭吃;两位老人算是遭罪了。我问心有愧,当然要把养家的责任扛起来才行。可再上广东打工,那日子我偿够了。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而厂里提供的饭菜,哪里吃得下去。我想来想去,要赚轻松钱,只有投奔李伟这个当地黑老大。李伟在当地名气可大了,他上有哥们官员作靠山,下有一帮打手。于是,能呼风唤雨,垄断市场,强揽工程;还成立了多家公司。可谓财源广进,家产都上亿了。老婆就讨了三个,第一个老婆住在省城的别墅里;第二个老婆住在市里的洋房里;第三个老婆住在县城的小区里。我一米八几的个儿,又年轻力壮,给他当打手,他岂会不接受?

可我要找到李伟也不容易。他时儿住省城大老婆处,时儿住市里二老婆处,时儿又住县城三老婆处,我到哪里才能找到他呢?到省城、市里,我连坐车的钱都没有,只有到县城去找了。县城不远,离我家才十多里路,第一次找不至他,可以第二次再去,总能找到他的。去找他时,我还查了个日子;我把这看成是我干事业的起点,于是我很慎重。我步行到了县城,因为李伟名气大,稍一打听,我就找到了他老婆的住处。我走到她家门口,兴高采烈地敲起了门。屋里传来他老婆的声音:谁啊?我说:我是找伟哥的。人们都称呼李伟为伟哥。李伟老婆很快打开了门,一个亭亭玉立的美人儿,站到了我面前,让我两眼放光,惊为天人了。她边说伟哥不在家,边把我拉进了屋里。我喜气洋洋跟着她到了客厅,她又转过身来,面对面站着。我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她,她也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这四目相对的一刹那,心有灵犀一点通,欲火迸发,一切都在不言中。我立即向前一步,她也微微张开了双臂;我反应比电流还快,迅速将她拥入了怀中。我一米八几的个儿,她要亲嘴的话,都要踮起脚根,就只能将头埋在我的怀里了。这时,我还稀罕什么亲嘴,立即把她抱起来,朝卧室奔去。我们玩得尽兴极了,我下面那家伙雄姿英发,斗志昂扬,硬得像根铁棒,插得李伟老婆不时发出了阵阵尖叫。忽然,我发现她张开的嘴巴僵在那儿,发不出声音来;脸色也陡然变了。我还以为她是兴奋过度,引起了休克。只见她眼睛望着床外,我顺着她的眼神望去,李伟正站在床边,手里拿着一把砍刀向我砍来了。我俩玩得太专注,竟然连李伟进屋的开门声,在屋里走动的脚步声,我们都没有觉察到。我脑袋“嗡”的一声,还想爬起来逃走;李伟的砍刀已经砍在了我的身上。我想,自己这下是死定了。

可我随即又睁开了眼睛。原来,我是作了一个梦。我被这个荒诞又凶险的梦吓醒后,身子向筛糠一样颤栗不止,好大一会儿才稳住神。在梦中,我不仅打残了我的哥哥,我还被李伟给砍了;这太可怕了。我百思不得其解。毛毛与我关系特好,我们无话不谈。于是,我决定把我这个梦,说给毛毛听;并问他,我为什么得了这样的梦?毛毛说: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其实是你日常生活和社会阅历的反映。也许毛毛的话是对的,但梦也可以来自意念。我为什么得了这样的梦,恐怕是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的了。


衡阳柏坊铜矿 唐铁云 2019年11月23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25 08:58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25 10:30
欣赏




----------------------------------------------
灯草打鼓 处世低调 博览网络 开诚相见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698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