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64个阅读者,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11-27 16:11

天地清明引(97) 天衣局-东风早起1



贾荣婷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第十一章 东风早起(1)
义军中堂,白门柳拱手道:“多谢义妹提点,否则白某恐怕当真辜负众位兄弟了。”昭雪面色一红,回礼道:“义兄言重了。正是义兄十年来以仁义相待,众人方可放心投奔。”
二人叙话之间,郑笑笑与连云飞入账。“我去为诸位备茶。”昭雪告退。
义军三位堂主各自就座,商讨后续。
白门柳道:“现下,我军已立起替天行道之大旗,不知两位可有计策?”
笑笑道:“义军既然要替天行道,当然是要推翻无道暴君,不让他们再欺压百姓。但是,要行此义举,没有将才与良策是万万不可的。大寨主要救黎民于水火,必先要募集良才。”白门柳听她分析的头头是道,想来这半年来的历练,笑笑到底是成长不少,正自欣慰,又听笑笑叹气道:“可惜义军已经失去了两位军师,唉……”
“两位军师……”白门柳叹息之间,连云飞道:“笑笑你所言甚是,但是现下江湖大乱,众人都在争夺无缝天衣。就连五大门派也卷入其中,又有何人能前来相助?”
白门柳道:“不知这无缝天衣究竟为何物,竟让众人如此?”
连云飞道:“传说得天衣者,可入琼林,得绝世武功,称霸武林。”
“原来如此。”白门柳道。
连云飞叹道:“依此形势看来,恐怕难以觅得援手,义军还是依靠自己,比较妥当。”
笑笑噗哧一声笑了,心想这可真是让昭雪猜着了。
“你笑什么?”连云飞面色稍红。
笑笑甩了下辫子,道:“江湖大乱,咱们大寨主可也是要负责任的。”
两人相觑,白门柳道:“何时白某成了罪人?”
笑笑道:“十年前曲盟主将义军交给大寨主,此外,还有什么?”
“还有什么?”白门柳满头大雾。
连云飞皱眉道:“此等大事,笑笑你莫胡闹了。”笑笑收敛笑意,正色道:“武林中人为争夺天衣混战,大寨主该当斡旋,如此放任下去,令得江湖大乱,岂不是要负责任的?”
白门柳诧异。连云飞道出实情:“大寨主,是义军的大寨主,江湖中人恐怕未必能服。”
笑笑又道:“无上火焰令,是昔日武林盟主的信物,曲前辈既然交托给大寨主,想必亦有意传盟主之位。我听掌姐讲,当年曲正风前辈曾远遁尘世,却因不忍看到百姓受欺压,十年前武林大会上力挫群雄,成为武林盟主,之后为扶正义兴起义军,一呼百应,引来众多武林侠士相助。现下十年武林大会将至,大寨主何不效法曲正风前辈,重掌武林,匡扶正义?!”
一番言说,点醒梦中之人。白门柳感慨道:“想不到,笑笑竟如此进步神速,真令白某也犹敬三分。”
“大寨主既握有无上火焰令,何妨广发英雄帖,在莲花峰顶召开武林大会。”笑笑道。
“此策甚好。”白门柳赞道,却被连云飞打断:“不可。若一般状况之下,无上火焰令或有余威;然而现下,众人皆在抢夺天衣,不知几人能可应召而来?若无几人,义军岂不为天下耻笑?”
“你之所虑,也不无道理。”白门柳道。
笑笑灵机一动,道:“既然现下众人都在抢夺天衣,大寨主若说天衣在此,还怕有人不来?”
“这……”白门柳犹疑,连云飞怒道:“小孩家家,莫要玩笑。”
笑笑一听,皱起眉头,待要反驳,忽有小兵来报:“禀大寨主,门外有人求见。”
“何人?”连云飞道。
小兵道:“是一位道者。”
“请他进入。”白门柳道。
那人随小兵进入,拱手道:“在下韩云会,三位堂主有理。”
“你怎的认得我们?”连云飞道,皱眉微嗔。
韩云会一笑,道:“听师兄提起过三位。”
笑笑恍然:“就是那日送信的道者,我也向大寨主提起过,姓秦……秦济破。”
“正是在下师兄。”韩云会道。
白门柳回礼道:“多谢贵师兄仗义相助,不知阁下此番前来,有何要事?”
韩云会道:“可否与白大侠单独一叙。”
连云飞暗自正闷气,此前早见那秦济破不顺眼,现下又冒出来个师弟,遂不等白门柳答话,便抢道:“你等是何门派?”
韩云会道:“江湖小派,不值一提。”
“请随我来。”白门柳带着韩云会入一小厅,二人就座。
韩云会道:“实不相瞒,在下与秦济破师兄皆是景阳先生的弟子,是为圣林八贤之一。”
白门柳肃然起敬,拱手道:“有礼,不知景阳先生可好?”
韩云会道:“家师云游四海,不瞒白大侠,我等也是数年未见了。”
眼见韩云会似有四十上下,白门柳忆起草堂之会,奇道:“恕白某冒昧,为何景阳先生面相如此年轻?”
韩云会道:“师父修行有术,吾等远不及也。”
“景阳先生却是奇人。”白门柳出神道。
韩云会道:“现下江湖之中,皆在争夺无缝天衣。此前,飞刀门、飞剑门、寒刀门与黄沙帮四大门派激战,武林小派各有支持,已成混战之局。韩某此次前来,乃是奉家师之命,请白大侠出面斡旋。”
白门柳推辞道:“不瞒韩先生,白某意欲于莲花峰顶召开武林大会,奈何人微言轻,不知几位能可前来。”
韩云会道:“此事不难,若以天衣为信物,可保盛事空前。”
白门柳道:“只可惜,天下之大,寻找天衣好比大海捞针,更何况其物又是天下人竞逐之目标……白某不愿再添武林混乱。”
“原来白大侠也没有天衣。”韩云稍一沉吟,道:“师父既有所言,该当早有准备,还请白大侠及早筹备武林大会之事。”
白门柳道:“既是景阳先生所托,白某定当照办。声名富贵,于白某已是身外之物,但有义军之责在肩,不可轻言,还请韩先生见谅。”
是夜,韩云会暂行住下,以观局势。
****************************
话说荷城城内,纳兰庭芳伤势日渐痊愈。忽地一日,兵士来报,言叛军立起“替天行道”大旗,誓要攻取京师。纳兰庭芳勃然大怒,即刻端请王诏,整兵攻伐。
一无准备,二无军师,义军防线轻易被破,匆匆退往莲花峰顶。朝军如急浪冲岸,霎时之间,已漫过半山腰,向着峰顶进发,大有淹没之势。便至距离叛军大寨一步之遥,左侧前方杀出一伙叛军,玉林率部交锋,哈尔奇趁势突围,方要进攻寨畿之地,不料右侧前方又杀出一伙叛军,阻扰其不得上前。
纳兰于光明顶观战,远远望见此势,心道不妙。忽地听闻人声在此,纵力一跃,立于松柏枝干之上,以作掩护。树下两个叛军巡逻小兵:“方才明明看到有人……”
“我就说你眼花了,莲花峰顶遭朝军突袭,我们快去援手。”
“好!”二人匆匆下山而去。
纳兰从树上落下,俯身继续观战。
玉林一方,甫冲破敌兵,却又逢一伙兵马拦路。然而,非是正面拦阻,却是边战边退。玉林看准间隙,但要从薄弱之处冲出,岂不料迎面遇上方才交锋主力,令人诧异非常。激战半刻,忽见一阵浓烟袭来,辛辣非常,呛得众人睁不开眼、喘息不得,只得一手捂住口鼻,一手挥刀杀敌。少时,浓烟稍散,玉林定睛一看交锋之人,惊道:“哈尔奇!”
“慕容玉林!”哈尔奇道,随即反应过来,喝道:“住手,别打了,朝军住手……”玉林亦下同一口令,众人渐渐收兵。
“叛军狡诈,竟让我等互相残杀。”玉林道。
哈尔奇道:“王爷交代,半刻之内,无论胜败,即刻退兵,否则两峰援兵一至,后果不堪设想。”
“撤。”玉林道,回马之间,忽见白烟散处,似有一个熟悉身影,回头再看,却又不见,心内笑自己眼花,与哈尔奇退兵下山。
白烟散尽处,正是郑笑笑。
“三堂主,现下如何?三堂主……”笑笑回过神来,道:“这边已经安全,不知北面山麓如何。”
话说永延带兵自北面山麓冲上,一路披荆斩棘,以迅雷之势到达山顶,砍破北麓寨门,冲入山寨,一路烧杀,大寨乱作一团。众位侠客齐出,朝军虽众,却遭点部重创,未得优势。侠客虽强,却被朝军缠斗,未得施展。
话说众人皆出门应战,中堂只余妇孺。忽然,一个人影落下,瞬间离去,留下一个满身血渍的妇人,哭喊道:“大侠,大侠救救我的儿子,救救我的儿子……”腿上伤口,流血不止。昭雪见状,连忙上前帮其包扎,却被那妇人抓住双臂,道:“小兄弟,求求你,救救我儿子,救救我儿子……”
见其哀求眼神,昭雪勉力忍住眼泪:“我……我,可是我不会武功呀。”闻言绝望,那妇人痛苦不已,猛捶胸口:“宝儿啊……我的宝儿……你死了,娘也不活了……”意识慌乱之间,便要往墙上撞去。众人赶忙拉住,另一农妇劝道:“小兄弟,你就行行好,帮她找找儿子。实在不行,是不是能求求你认识的大侠。刘嫂当家的半月前打仗死了,宝儿是她唯一的命根子。”
“我……我……”明知出去是死,但见众人恳求,昭雪一时无措。
那妇人又捉住昭雪袖子,道:“小兄弟,我家宝儿有这么高……头上……头上系着根红绳,还是他爹给买的……”想起亡夫,刘嫂痛哭不已,磕头不止。
昭雪无奈之至,只得道:“好……好吧。”
“小兄弟,你可记住,宝儿,头上扎着个红绳儿的娃,我陪着刘嫂,你快去快回。”说话间,便将昭雪送出了中堂。
甫见天日,便是骇人之景。昭雪不敢再视,只贴着墙角,慢慢移动。忽觉身上倒了个重物,定睛一看,竟是个人,正要挣脱,却见那人直直倒了下去,已经死了。昭雪大骇,惊叫不止,一路狂奔,竟不知何时逃出战团,到得一处僻静地方,周围房屋皆已着火,朝军、义军横尸路上,惨不忍睹。恍惚之间,忽听见一个哭声,寻其走去。果然,掀开一块残坯,下面压着一个孩子,头上系着根红绳。昭雪勉力将那孩子拖出,经过方才一番急奔,现已是一丝气力也无,瘫坐在地,喘着粗气。
余光瞥见一物,泛着闪闪光亮,眨眼闭眼之间,光亮越发清晰——竟是明晃晃一把大刀,握在一个朝军手中。“哗啦”——只闻瓦砾碎裂之声,钢刀砍在昭雪右侧土堆之上。一击不中,那朝军蹒跚步履,再举钢刀,却不料昭雪已将那小儿抱起,匆匆欲逃。惊心之际,昭雪只觉背上遭受重击,心被疼痛撕裂,周遭瞬间静止,陷入无尽黑暗。
“昭雪——”恍惚之间,耳畔似听到笑笑声音,昭雪深提一口气,急醒过来,三定其睛,方才看清眼前之人,正是郑笑笑。“笑笑姐……”似救命稻草一般,昭雪紧紧抱住郑笑笑,不肯放手。
“昭雪,你怎跑出去了,吓死我们了。”笑笑劝慰半天,昭雪方才清醒,“我,我……没死……没死。”
“差一点小命儿就没有了。”笑笑道。
“宝儿、宝儿呢?”昭雪离开笑笑怀抱,急问道。
“已经送归他母亲身边了。”白门柳道,转而向独孤道:“多谢独孤少侠救我义弟一命。”
独孤唯吾神情冷傲,道:“吾何时食言过。”走至昭雪面前,道:“可是,这次险些就食言了。我明明看你被那朝军劈中后心,为何毫发无伤,你究竟用了什么招术?”
“招术?”昭雪茫然不解。
笑笑道:“是啊,只有衣衫被划破,昭雪,究竟是怎样回事?”
众人纳罕之际,忽闻白门柳恍然大笑,直呼:“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大寨主……”笑笑奇道。
白门柳喜上眉梢,道:“天衣,原来神医早已将天衣交予昭雪。”
“天衣?”笑笑立时反应,抽出匕首,取昭雪内衫衣袖处,划了数下,竟然丝毫未有破损。“这,这就是天衣?”笑笑奇道。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韩云会道。
昭雪低眉细思,忽地忆起,道:“此件衣服,确是赵启师兄给我的。”继而恍然,“竟然……是天衣……”
笑笑又道:“昭雪,你穿上天衣之后,可有去过什么地方?”
昭雪满头雾水,道:“我一直跟在义兄身边……为何,穿上这衣服,就能去什么地方吗?”
白门柳漠然道:“义弟你着天衣许久,也未进入琼林,看来这天衣之事,又是江湖中人有心筹谋之局了。”
“琼林,是什么地方?”昭雪扶着额头,一日之内,甫经生死大劫,便是一个又一个疑惑,昭雪不禁头痛。“你先好好休息吧。”笑笑扶着昭雪躺下,盖上被子,众人皆离去。
白门柳道:“南麓一兵未损,却守得如此牢固,笑笑你此次又立大功了。”
“谢大寨主夸奖。”笑笑喜笑颜开。
白门柳又道:“听闻你使用之战术,甚为精妙,如此为何不教与众人,也好护卫大寨。”
笑笑面色一红,道:“只是在兵书上看到的,不敢保证确胜……日后我教大家便是。” 原来笑笑所辖兵马不多,因此只在南面山麓排布战策。
****************************
“那便多谢你了,我也教众人多向你请教。”白门柳道。
笑笑忙道:“不敢不敢。”
莅日,白门柳广发英雄帖:“十年一度,武林大会,莲花峰顶,天衣现世。”整个江湖,顿时躁动,且等十日之后,武林大会之上,再见分晓。
****************************
荷城,纳兰庭芳令半刻之内,无论胜败皆退。未等两峰援助,朝军已然退至安全之地,保留近全数实力。
纳兰斟茶独坐,心思:“董伏卿既已身死,叛军又有何人为军师?远观南麓之战,战术精妙,但是为何却有一丝熟悉之感。”
永延来报:“禀王爷,白门柳广发英雄帖,备十日后在莲花峰召开武林大会。”
“知道了。”纳兰饮了口茶,双指夹起一粒黑棋,仔细琢磨。
永延又道:“王爷,现下江湖混战,皆因无缝天衣之事。若是白门柳在武林大会上解决此事,岂不任其重整资源,对抗朝廷。”
“莫少飞有消息么?”纳兰执子凝神,心不在焉地问。
“还没有。”永延道,但见纳兰凝神棋盘之上,永延心内着急,大声道:“王爷!”
“听见了。”纳兰道放下一粒黑子,对永延道:“不怕召开武林大会,只怕白门柳他开不成。”永延不解,纳兰又道:“让哈尔奇来见我。”
“是。”永延领命而去。(待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1-29 11:09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759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