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917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11-28 09:27

[原创]苏维埃逸史:血染城隍庙



宋长琨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亲历郴州暴乱的曾志回忆说:
1928年3月中旬的一天上午,群众动员大会在郴州城隍庙广场召开。原定开会时间是十点,那天我和郭怀振起得早,九点多就来到会场。之间广场上已经汇集了八九百人。同往常召开群众大会不同的是,郊区的农民们受伤都拿着家伙,有锄头、扁担、镰刀,还有枪、梭镖和大刀。个个紧绷着脸,表情阴沉沉的,有的怒气冲冲。整个会场上弥漫着一种恐怖紧张的气愤。讲台上出现了一个人,大声说着:“乡亲们!鸟都有一个窝,我们是人,上有老下有小,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不搬家还有一条活路,烧了房子就只有死路一条。现在,反对烧房子的站在一边。”他的话音刚落,参加大会的农民、居民几乎都站过去了。就剩下我们党员干部和骨干分子站在另一边,非常孤立。接着有人大喊反动口号,形势万分危急。我来不及多想,溜出会场,奔向苏维埃机关。这时,夏明震和几个主要领导已下山赶到了会场,我们走的不是一条路。正着急,有个赤卫队员赶来,告诉我们,反动派叛乱了,叛乱分子冲上主席台,夺了工农革命军一个营长的枪,把他活活打死了,夏明震等领导,被用梭镖扎死了。说话间,好几千叛乱分子冲上山来。山上苏维埃政府一个警卫排跑散了。我逃到了郴州城外的工农革命军教导队驻地。不久,教导队遭到叛乱者的围攻,撤往永兴。据不完全统计,共有一千多人屈死在那场残杀中,而真正的反动分子却藏在暗处,煽风点火,死得并不多。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246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