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697个阅读者,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12-2 08:05

排古佬(小说连载21、22)



陈建中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21、湖北佬两眼泪汪汪

高子找到杜村,告诉他不想去工会的理由。杜村知道再劝无用,苦笑着说,你就打算背一辈子抓勾,做一辈子木排?
我就是个排古佬的命,谢谢老兄三番五次关照我。高子动情的说。
不说这个了。杜村告诉高子,蛮子身体好多了,要求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组织考虑他离不开幺溪,仼命他为镇党委副书记兼武装部长,原行政级别不变。
那是个好事,蛮子得请我们喝一杯。高子比自己当了官还高兴。
那当然,我来约,你们娃娃成群,我家就一个女娃,负担轻,请酒还是我来买账。杜村说。
高子杜村蛮子三个高兴喝酒的时候,湖北佬已经到高子家找三回了。
湖北佬终于找到高子,未曾说话哇哇大哭。高子想,男儿有泪不轻弹,更何况是倾盆大雨,湖北佬恐怕是委屈大了。
清官难断家务事,湖北佬的家务事确实难断。当年,湖北佬继承王嗲房产自立门户,娶了郭美丽为妻。这郭美丽的母亲原为青楼歌女,不知和谁同被共枕生下了美丽,无人认账买单,美丽只得从母姓郭。因为在一个扭曲的环境中长大成人,郭美丽生在穷人家,却吃不得大苦,湖北佬家境贫寒,她却想生活优裕。两口子摩擦不断,却也先后生了三个小子,问题就出在郭美丽怀上了第四个娃儿。
在沅水岸边找了个偏僻的地方,两个好朋友推心置腹谈开了。湖北佬说,我也不要脸了,高子,我告诉你,堂客肚子里的娃娃不是我的。
高子大吃一惊,还是沉住气说,你胡思乱想什么,两口子再闹也不能胡说八道。
湖北佬两眼汪汪说道,她临时临月,肚子里的娃娃都八个月了,八个月前我在哪儿,我还在岳州汉口放排,这年把我落屋几天,你说,这不是活见鬼!
高子知道湖北佬没有讲假话,问题的根结在哪里,小郭的风言风雨早有传闻,只是沒有人戳破而已,这回被丈夫抓了个现行,怎么收场?高子试着问道,哪又是谁呢?
就是那个鬼懒精。湖北佬告诉高子,他问了大崽,说有个赖伯伯常来,还給他们买糖吃。
娃儿不会讲假话。高子晓得,所谓赖伯伯,就是镇上出了名的油子“赖皮狗”、“牛皮糖”,四十多了一直沒有成家,做点提篮子生意,手头还活涣,人长得帅,嘴巴子甜,好多排古佬的堂客把持不住上过他的当,想不到小郭也是一个。问题是这家伙几个月前在犀牛口捞夜鱼子翻船落水死了,镇上的人说,风流鬼走了,这幺溪口安神多了。
想到这里,高子对湖北佬说,现在人死无对证,若把你家小郭逼急了,还会搭上一大一小两条人命。你若听我言,对外,切莫张扬自掀家门,在家不如好好招呼小郭平安生下娃儿。经过这件事,小郭将心比心,自会息心收敛,跟你过好下半辈子日子。
湖北佬想想高子的话,句句在理,他伤心难过的说,这就是排古佬的命,你说过,我先苦后甜,这个甜,没尝到一丝丝,这个苦,倒比黄连还苦!湖北佬捶着头喊道,我怎么咽得下这口气,我还是个男人吗!
湖北佬的家事如何收场,请看下文。

22、屋漏偏逢连夜雨

湖北佬的堂客小郭难产。幺溪镇医院建议转院大河局医院,因为那里有一位刚从地区医院调来的的妇产科医生,湖北佬是大河局工人,小郭是家属,顺利的住进了大河局医院。
因为大出血,急需输血,抬着小郭来医院的湖北佬和高子伸出了胳膊,抽血化验,血型都和小郭一样,于是他们的血液静静地流进了小郭的血管。
九九八十一难,娃儿哇哇落地。疲惫不堪的湖北佬望着那个红肉坨坨,五味杂陈。医生说,是个千金,湖北佬眼睛一亮,对陪伴的高子说,老子终于有女呐!
高子明白,湖北佬想了多年的女娃,歪打误中,这回遂了心愿,于是赶紧说,恭喜恭喜,你家有了贴身小棉袄。
郭美丽为了这个女娃,受尽了委屈,连命都差一点点搭上。看到丈夫没有丝毫分心,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从此以后,正如高子预言的那样,她收心养性,和湖北佬踏实过起日子来。
大河局的成立不仅给排古佬带来了稳定收入,让他们挺直腰杆神气起来,也给幺溪镇的繁荣带来了发展活力,尤其是和扎排放排紧密联系的篾缆编织吊楼,像雨后春笋,沿着小河两岸冒了出来。陈其康俩口子一天到晚站高台编篾缆,嘴里喊累得腰酸背痛,背后高高兴兴数票子,偷偷乐着呢。
省里有个下来采风的文人见到此情此景,写了一首诙谐的小诗发表在报纸上:
妹打篾缆上高台
哥背抓钩去做排
回头望妹崴了脚
想听妹儿一声“哎”
妹在高台眼发呆
想喊哥哥口难开
今日河风倒着吹
谁应妹儿一声“哎”
高子和湖北佬居住的大码头有两棵大枣树,枣树边流淌的小河是娃娃们打脬泅(游泳)的好地方,挂在树上的枣儿更令娃娃们眼馋嘴馋。如今篾缆生意兴旺,不知是谁在紧挨枣树的河滩上挖了一个几丈见方的深坑,灌满了石灰水,用于浸泡编好的篾缆。
这天傍晚,郭美丽哭哭啼啼找到高子家,说我家的大毛不见了!大毛是湖北佬的大儿子,五六岁了。高子和湖北佬下河做排还没有收工,大嫂子和左邻右舍一起寻找。
湖北佬回家,仔细盘问二毛三毛,都说哥哥摘枣儿去了。在枣树下转了几圈,湖北佬发现浸泡篾缆的池子边有一溜滑印,几颗青枣撒落在池沿上。他找来一根长竹根,往池子里划拉起来,不久,一个娃娃背朝天浮了上来⋯⋯
大毛摘枣儿后失脚落入浸泡池中,由于池壁又陡又滑,爬不上来被淹死了。郭美丽哭得死去活来。高子和大嫂子赶到他家帮助照顾二毛三毛四妹几个娃娃。
郭美丽痛心哭诉,儿呀,儿呀,我是哪辈子做了缺德事造的孽,老天爷要这么狠心惩罚我!湖北佬想起儿子从小到大的种种情景,悲从心底起,七尺男儿嚎淘大哭,谁也劝不住,老老少少见了无不陪着落泪。
这桩意外如何处理,请看下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2 10:35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2 10:36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926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