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248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12-2 09:18

高以翔离世后的24小时



kity 发表在 辣眼时评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6-1.html


  最近三天的新闻热搜让人情绪低落——“艺人抑郁症自杀”、“网红遭遇家庭暴力”、“明星录制节目猝死”。每一个故事的背后都沾满血泪。11月27日凌晨,台湾艺人高以翔因录制浙江卫视的真人秀节目《追我吧》摔倒昏厥,之后被送往医院,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救治,最终抢救无效宣布高以翔心源性猝死。
  文 | 卡生
  竞技类真人秀背后的危机
  出生于1984年9月的高以翔年轻、阳光、健硕,无论如何也无法和“猝死”一词联系到一起,这是让人感到无比震惊的原因。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高以翔的最后一条微博是去世前一天发布的,为了宣传自己参演的新片《彩虹的重力》,如今却与我们阴阳两隔。除了配合参与的节目和新片的宣传外,在他的微博中分享最多的是他所热爱的篮球,身高1.95米的高以翔在篮球场上飞奔、闪躲、扣篮,一口气完成高难度动作,堪比专业篮球运动员的矫健身姿。谁能想到那个说“Basketball is my soul”的健康艺人走得如此猝不及防……
  高以翔的突然离世,使得公众媒体开始反思,近年来的竞技类真人秀节目为什么要设置那么高难度的挑战?长期通宵录制高运动量节目的过程中是否有完善的救护措施?事实上,参加竞技类真人秀节目的明星们多少出现过意外,2013年释小龙参与《中国星跳跃》时,他的18岁助手溺水身亡;2014年,李晨在参加《奔跑吧兄弟》的录制时和韩国艺人撕名牌的过程中撞到墙角,头上缝了22针……就在高以翔离世后不久,网上曝出更多该节目组的安全隐患,同是参加节目《追我吧》的飞行嘉宾邹市明不慎掉落在海洋球里导致腿抽筋,好在最终并无大碍,虚惊一场。
  大张伟在三年前接受采访时谈论真人秀的视频今天也上了热搜,他有一段话说得话糙理不糙,“那些为了录制真人秀的艺人早上五点不到早餐还没吃,就得扛着大包过河,河里还有蛇,一个个跑得披头散发,哈喇子都流出来了,我不知道是什么人喜欢看这样的明星真人秀……”事实上,这款在规则设定上和《奔跑吧兄弟》大同小异的竞技类真人秀在11月22日的收视关注度不到0.39%,远远低于同时段湖南卫视的《亲爱的客栈第三季》。如果没有高以翔事件,或许很多人都不会注意到这档号称“夜晚城市实景追跑的真人秀”。
  国内真人秀尤其在近些年来不断推陈出新,竞技类、旅行类、相亲类、夫妻类,变着法儿的创新也赶不上观众的审美疲劳。影视行业的不景气使得成本较低的真人秀节目崛起,明星艺人不得不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之外开拓新的市场,一旦接了通告,甭管是几线明星也得放下身段,在节目里要以努力挑战的优质表现博得观众缘,这样的趋势让真人秀节目走向了更博眼球、更新奇、更刺激的方向。
  然而却无人顾及,真人秀的诸多环节设置是否有安全保障?明星个人的身体素质在极端条件下是否吃得消?为了节目效果与收视率,当然是能拍到艺人吓得痛哭流涕或者是带伤完成任务最好。明星真人秀早已成为了比互联网创业公司996还要可怕的过劳重灾区。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越来越年轻的过劳猝死
  高以翔的离世是我在这一个月里听到的第三起“猝死”。新华社高级编辑徐勇11月20日在办公室突发心梗去世,作为同行,当看到“人走了,而工位椅背上搭着黑色外套”的照片,我眼泪止不住哗一下就流了下来。前两日,高中群里小我两届的学弟清晨突发疾病离世,虽不是发病于办公桌前,但也与他高强度的税务顾问工作有关联,昨天是他33岁的遗体告别仪式。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据国家心血管病中心统计数据显示,我国每年心源性猝死者已达55万人,因为加班造成猝死的人群在逐年增加,并越来越多地朝着年轻群体蔓延。中国社科院一项调查显示,2017年中国人每天平均休闲时间仅为2.27小时,相比较而言,美国、德国等国家国民每天平均休闲时间大约为5小时,是中国人的两倍以上。因为工作压力过大而导致的抑郁症和自杀率也呈逐年上升趋势。
  我还记得今年996工作制被网络刷爆的4月份,“加班文化”的讨论被推向了风口浪尖。半年之后呢?我们一边承受着996的工作,一边不过是调侃“幸亏是996而不是007”。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在《奇葩说》第六季里出现了这样一道辩题:《面对自己感兴趣的工作996,是否应该和它886》,就论题正反双方的辩论的论点与技巧而言,不失为一场很有意义的辩论。然而其中部分导师就此论题的发言却惊出了我一声冷汗。罗振宇说,“你还真以为工作和生活还能分开呢?放你五点回家有什么用,你还不是要在微信上工作,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命!别挣了!”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这句话听来骨感、现实,冷漠得如此理所当然。过劳工作的背后让人觉得可怕之处不是“有没有兴趣本身”,而是在高度竞争的环境里,个体的选择十分有限,我们中的大多数人被卷入其中,“加班文化”早已达成了社会性的集体共识。
  这种对“加班文化”的普遍认知的价值观并不是今天才出现的。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日本经济极度繁荣的时代,就有无数年轻人,因为长时间加班,过度疲劳导致死亡。有一个纪录片《过劳死——你不知道的日本社会的另一面》里描述过,“日本社会普遍认为,加班是有能力的表现。如果一家的丈夫每天早早就回了家,会被周围人所诟病,被认为是没能力,不受公司重用的典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今时今日的中国何其相似。当老板告诉你,“你能996是你的福报,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996,你什么时候可以996?”当保险行业为年轻人量身定制996奋斗无忧险——“18元一年,小投入高保障,向奋斗者致敬,让你熬夜加班奋斗无忧”成为了一门生意,生在其中的人们被洗脑、被裹挟,并被迫认同了这条不成文的规则,这才是我们真正该警惕的。
  在高以翔离世的新闻登上热搜的24小时里,我们愤怒、难过,并告慰着身边还活着的人。24小时后呢?我们还是会坐在办公桌面前,习惯哀悼那些已经发生的悲剧,然而很快,我们就会忘记我们经历过什么。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522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