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7214个阅读者,1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9-12-10 17:02

怀念牛口里[推荐]



淡如竹 发表在 荷韵轻香|散文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1.html


怀念牛口里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简介:
吴功传,男,中**员,毕业于广西民族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湖南省十届人大代表、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荷塘区文联作家协会顾问。出版过个人文集《无悔》、《世界有大美》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10 17:03
  这个题目有点玄,有谁到过牛口里?牛口里又有什么值得怀念的,除非你是孙悟空,到过牛魔王的口里。请君别急,我不是故弄玄虚,而是讲述一个真实的故事。
  醴陵南乡发源于攸县山区的铁河,从高山上奔腾而下,浩浩荡荡,一路向北。进入醴陵后水流逐渐放缓,河道经过亿万年的冲刷由东向西,不断改道,在河东造就了一片数千亩的平源沃野。不知到了什么年代,河道遇到了船湾村的码头岭,芳塘村的麒麟山,尽管洪水将山体冲刷成峭壁,再也无法西移,从此河道便固定了下来,河水乖乖地顺着山脚向北流去。
  在河西岸芳塘村高高耸立的麒麟山和瞿家山两山相对的石壁峡谷中,一股溪流冲破峡谷的阻拦,流入铁河。峡谷靠麒麟山一边的谷口上,一块巨大的形似牛头的岩石,像一只正在喝水的牛口伸向溪水。这一形象的自然景观,被人们口口相传,于是人们习惯的称这个地方叫牛口里,溪水叫牛口溪,生产队叫牛口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10 17:07
  麒麟山和瞿家山上林木茂盛、古树参天,山峦叠翠。麒麟坡里遍植果树,桔子树、柚子树、李子树、桃子树、石榴树、龙爪树、柿子树,南方的果木应有尽有。林深鸟儿多,各种各样的鸟类栖息在山林中。白鹭最喜欢依山傍水的环境,成群的白鹭,时不时的从青翠的树林中,展开白色的翅膀,飞过清彻的河面,优雅地盘旋在绿色或金色的稻田上空和山水之间,给牛口里的田园更添几分生机与活力。
  牛口溪是一条很大的溪水,听老人们介绍,它汇集了利山冲、老虎冲、枫子冲、肥株冲、三个村四十八条冲的雨水,流域面积近二十平方公里,溪水终年不断。在芳塘村内就设有上中下三座水坝,三个水碾水磨水碓作坊,用于磨面粉、碾茶子、榨茶油、菜油。下坝就设在牛口里的峡谷中。二十多米长的水坝将溪水拦起来,在靠牛口里的一端建有一栋水磨房,坝上的流水通过水渠引向水车,在流水的冲动下水车不停的旋转,带动水碾、水磨、水碓,将茶子碾碎,将麦子磨成面,将稻谷制成米,然后将茶子蒸熟后榨油,将面粉做成手工挂面和糕点。榨油机是木制的,将一根直径七十公分以上、长三米多的圆木掏空成半圆形,然后将两头用大的木头制成架子将掏空的圆木架在一米多高的木架上,榨油时将碾碎蒸熟的油料放入垫有稻草的圆形铁箍内,榨油工将稻草盖上,熟练而迅速地踩几脚,然后将一块一块的铁箍饼整齐地排列在榨油机内。从屋顶上吊下一根绳子,绳子上吊着一根数米长的杉木榨油锤,作坊的工人光着膀子,露出健壮的肌肉,奋力地拉动油锤,准确而猛烈地撞击在榨油机的木榫上,发出砰砰的撞击声,清亮的茶油像下雨时的屋檐水一样哗哗地流入油槽中。这是我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在牛口里榨油房见到的榨油情景。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10 17:08
  牛口里谭姓村民几乎家家会做手工挂面条和糕点,每年冬季是做手工挂面条最繁忙的时候,一般是夫妻俩天不亮就开始和面,一人一个大盆,四五十斤面粉,和面揉面,直到面粉很有韧性和拉力,穿着单薄衣服累得满身出汗,最后将拉面两头串在竹条子上,再拉长到两米左右的长度,挂在架子上晾晒。晒干了取下面条切成三十多公分长一根的面条。因为是用传统方法手工制作的,保留了面条的原始风味,比机制面条更好吃。这是芳塘村人和船湾人必备的年货。
  牛口溪的溪水来自山区,山上大量的腐殖质不仅使土地变得肥沃,也产生大量的微生物,雨后洪水带着泥沙冲下来,在与铁河汇合的地方形成一百多米长的陆地,水溪九曲回肠,岸柳丛生,给鱼儿营造了极好的生长环境和农田,溪水逐渐和铁河水处在同一平面上,水流放缓,它们在这里觅食,躲避洪水繁育后代。牛口人几乎家家户户有罾鱼网、网捞子、鱼蒌子等捕鱼工具,这里的男子汉个个是捕鱼好手。农忙季节过后,他们带上鱼网,沿河撒网捕鱼,牛口溪下往下两百米左右就是常常涨水,加上上游拦河坝常常开闸放水、调峰排沙,这时正是捕鱼的大好时机,牛口人纷纷穿上蓑衣,带上斗笠,背着罾,来到牛口溪两边的河岸上扳鱼。罾是湖南农村捕鱼一种常用的工具,它的捕鱼原理正好和鱼网相反,鱼网是撒出去将鱼罩住,然后收上来,而罾是放在水下,等鱼经过上面时,将网的四周提起来。罾呈四方形,长宽各五米左右,四个角绑在竹子上,四根竹子在中间交叉,然后绑定在一根五米长的杉木树杆上,在顶端系上一根绳子,扳鱼时通过放绳子将罾拉上来和放下去。牛口里扳鱼的队伍少则五六人,多则十几人,扳鱼的罾此起彼放,鱼虾在罾里活蹦乱跳。一大群人站在旁边看热闹,分享丰收的喜悦。大一点的孩子们负责搞运输,将爸爸扳的鱼送回家,家庭主妇忙着加工火焙鱼,一家人忙得不亦乐乎。牛口人做的火焙鱼加工方法独特,最香最好吃,安仁和萍乡人经过牛口里,都要带上几斤火焙鱼。到了夏天,铁河进入枯水期,河里露出大片的沙滩。在夕阳西下时,人们纷纷跑到浅水的沙滩上围堰,朝水深的方向留一个三米长的口子,黄昏时撒上香料,大小鱼们鱼贯而入。待天色暗下来,突然将口子堵上,然后将砸碎的茶枯用水浸泡,用瓢将茶枯水泼在堰内,几分钟后鱼就开始翻白,这时捕鱼人只要一手打上火把或手电筒,一手用网捞子捞鱼就可以了。牛口人的捕鱼方法很多,还有放撒钩的、用扎梳扎鱼的等等。这正好应了中国的一俗语,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只不过牛口人吃水的水平更高罢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10 17:29
  牛口里的稻田紧靠河边,土地肥沃,又有牛口溪的溪水灌溉,可以说是旱涝保收,加上牛口人勤快、团结、善于精耕细作,不管是分田单干还是搞集体,他们的庄稼都长势良好、逐年丰收。收口里周围的山体是红石构成的,红石分化以后成为红色土壤,这种土壤带酸性,特别适宜于红薯、蔬菜等农作物的生长。结出的红薯又大又光滑,而且味道特好,只要你勤快,在山上开荒种上红薯,包你丰收,在粮食比较紧张的年份,一家收十几担红薯是常有的事。在牛口里麒麟山下数百米长的大路两旁,是一条蔬菜瓜果的长廊,道路两旁种有茄子、辣椒、豆角、冬瓜、南瓜、丝瓜、玉米、烟叶、香瓜、西瓜、毛豆种种果蔬应有尽有,而且长势良好,果实累累,令人羡慕。向日葵一般是小朋友们种的,他们在菜地的边缘上种上一排向日葵,大圆盘上开着金黄色的花,微风吹过,葵盘晃动,像是点头微笑迎送过往的行人。
  牛口人善于养猪,特别喜欢喂猪下崽出售,比养肉猪收入更高。他们用红薯叶和麦麸子煮猪潲,营养价值很高,小猪崽不仅长得快,一只只滚瓜滑圆、白里透红。猪崽还没有到出窝时间就被人家订购一空。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10 17:30
  我的家在船湾镇的渔西湖村,与芳塘村的牛口里隔河相望,直线距离不到一千米,我的家门口就是船湾三星桥,到牛口里很方便。芳塘村原叫芳塘铺,是古绎道经过的绎站。一九六一年我走上了醴陵二中,读的是寄宿班,每周回来一次,每次来去都要经过牛口里。后来我休学务农,每年挑石灰、送公粮、推煤炭、砍柴又要经过牛口里。六十年代末,我在粟山高小当教员,住在家里,每天走路到学校,也要经过牛口里,时间久了,我对牛口里的了解越来越多了。本来铁河下游还有一座德星桥,我走河东和河西到学校的距离差不多,但是我更愿意走河西牛口里,因为那里的自然风光和人文景观都很美。我曾经写过一首诗来赞美牛口里:
  牛口山前白鹭飞,山清水秀风光美。
  水车悠悠油飘香,溪水潺潺鱼儿肥。
  地沃人勤庄稼好,丰收果实房中垒。
  热情好客民风淳,渊明来到不思归。
  人们常说一方山水养一方人,确实是这样。牛口里山美水美人更美,当时的牛口队只有瞿姓、谭姓、胡姓、李姓十多户人家,而瞿姓占了一半以上。全队不到六十人,十五到二十岁的女孩就有上十个,个个出落得如花似玉,人称十朵金花。周边几个村的人说,牛口里姑娘个个漂亮,找对象不要拣。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我到粟山高小教书,路上要走八里路,我每天早上六点多钟就出发了。经过牛口里的石扶桥时,常常看到一个十六七岁的清纯少女,卷起衣袖,露出嫩白的肌肤,在桥下牛口溪的码头石板上,或洗菜洗炊具,或用木杵拍打着衣服,然后在清彻的溪水中漂洗,动作麻利而娴熟。我对她产生了好印象,但彼此都不认识。在一九六七年暑假的某一天,学区的王文运老师通知我,牛口队要布置一间学习室和会议室,要我同他一起去。王老师书法绘画都行,常常为公社和学区画毛主席的大幅油画像。因为我的毛笔字还拿得出手,有任务时他常常将我带上当助手。当时牛口队的队长是瞿良才,一走进他家门,我就碰上了平时在牛口桥码头上洗衣的姑娘,原来这里就是她的家,她正跟她妈妈一起做针线活。见来了客人,她马上起身给我们泡茶,搬凳子坐。布置会议室快要结束的时候,王老师背着我将我介绍给了瞿家,说我是一个好青年,他愿做个介绍。因为女方未到年龄,当时也就没正式定。一年之后,另外一个媒人正式作介绍。当时我家比较穷,瞿家姑娘正式到我家看了一回,吸引她的不是财产,而是墙上贴的我画的三张画:一张是毛主席的侧面像,一张是刘英俊的正面像,一幅松鹤延年的水墨画,还有三幅书法。看了这些字画,姑娘对我产生了爱慕这情,婚事就这样定下了。一九六八年我结了婚,今年正好五十年。
  我的岳父瞿良才是个能人和乡贤,他不但会种田、捕鱼、种菜,还是一位远近闻名的铁匠,他打制的刀具、农具质量上乘很好用,业务不但遍及醴陵南乡各乡镇,甚至还远至攸县、萍乡。他还会打猎,自制鸟铳和炸子。他善于捉蛇并治蛇伤,医院治不好的,他只要一两副药就治好了。他治蛇伤从不讲价钱,属于行善积德的行为,救了许多人的命。他乐于助人,村里人家的红白喜事都要请他到场。可惜他去年去逝了,享年88岁。我写这篇文章,其中一层含义是对他逝世一周年的纪念。
  在1970年之前,牛口里是中国农耕文明社会最典型的形态,它地方不大,却浓缩了传统农耕文明的精华。1965年,牛口队花船湾人民公社最早通了电,农民用上了电灯,从此开始进入机械化和电器化的时代。抽水机代替了筒车、脚车、手车等提水灌溉工具,碾米机代替了水碓、米碓和推子,机械榨油机代替了水碾木榨机,电动磨粉机代替了水磨,手扶拖拉机毁是犁田的工具代替了牛,又是运输工具代替了板车、高车、土车子,极大的减轻了农民的劳动强度,提高了工作效率,推动了社会进步。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10 17:31
1969年我参军入伍了。1970年从家乡传来消息,国家要修一条从醴陵经攸县到茶陵的湘东铁路,线路正好经过牛口里,我岳父家成了拆迁户。这年5月牛口里响起了开山炸石的隆隆爆炸声,这爆炸声宣告传统农耕文明的终结和现代文明的开始,麒麟山削去了小半边,牛头、牛口被埋在了路基下面,水坝炸掉了,磨房和榨油房被拆除,随后出现的是高耸的路基和牛口桥。
如今,当年住在牛口里的村民全部搬到了106国道两边,沿路建了新房和工厂,有的还建了豪宅大院,沿公路形成了街道,村民有的就近在家门口的服装厂上班,有的外出打工、经商,有的从政,比过去的日子更富裕。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11 10:47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9-12-19 17:23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1-11 16:11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0664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