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莫名其妙之减负
3007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0-1-10 11:27

莫名其妙之减负



白糖开水9 发表在 荷韵轻香|散文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1.html


莫名其妙之减负


现在经常能从报刊上看到“为基层减负”的说词,还将2020年定为了基层减负年。我对基层减负一说,实有莫名其妙之感。

工作没有具体的标准,有时间长短的不同,有量大小的区别;但都是人能够接受的。其实,人的潜力是很大的,再苦再累的工作,也从未听说哪个人被工作累死了。例如,湖南是产粮大省,适宜种水稻,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政府推广种两季。于是,每年都有双枪时节,抢收抢种。这时,能做事的小孩和妇女,就成了收禾、插田的主要劳动力,生产队收禾、插田,这些看似不需要太大力气却整天弓着腰在田地干的细活,是小孩和妇女全包了。我记得自己才十三岁时,有天竟和其他三个小孩插了两亩多田。生产队社员,无论大人小孩,每天晚上都要开晚工,而天不亮,队长的口哨就吹响了,又要到田里干活了。双抢时,农村生产队社员劳动的辛苦,劳累的程度,实在可以说达到人能承受的极限了。可有哪个人,在这样的劳动中被累死了?再如现在的中小学生,学习的繁重;尤其农村学生在学校生活的艰苦,也可以说是达到极限了。他们每天晚上几乎要到十点钟以后才能睡觉,第二天大清早又要起来准备读书了。除非睡眠特好的人,一天连八小时觉都睡不到了。我亲眼看到这样一件事:有个居住在柏坊铜矿生产区的小孩,在柏坊中学读书。由于柏坊铜矿工人上下班有班车接送,这个小孩就每天搭铜矿的班车上学和回家,不需要住校了。有天晚上9点多钟,他照样来搭车,铜矿的班车都是准时到的,他来早了一点,坐在地上等车,立马就睡觉了。车开动时,有人看到地上有个孩子在打盹,知道是读书的学生,就叫醒他上了车。我想,当时如果没人注意到这个孩子,那天晚上他将怎么度过?如果说到农村住校孩子在学校生活的艰苦,更要让人悲哀了。他们大多家庭不富裕,只能星期六下午来学校时,带一壶菜到学校吃。这壶菜一吃就要吃到下周星期三;只有星期三,学校才允许学生放学回家再带菜来学校。一壶菜吃上三天,能不变质?尤其是在热天。这是人过的生活吗?而睡觉,则是几十个人住在一个宿舍,简易的床铺,根本不能挂蚊帐,到了热天,谁不是晚上在喂蚊子?睡觉时又没有水洗脚,几个月下来,谁的被窝不是臭不堪闻?这又是现代人过的日子?可这些农村孩子,在这样艰难的生活环境中,不也生活过来了吗?所以有人说:只有亨不了的福,没有受不了的苦。

然而我们现在却认为地方基层官员工作量太大、太苦太累,提出要为他们的工作减负了。古今中外,有工作减负一说吗?即使存在工作量太大,现有人员干不了的问题,也只能是增加工作人员。工作总是要干好的。怎么会有工作减负一说呢?而当今地方官场的现实,又存在人手不够,工作干不过来的问题吗?放眼望去,哪里不存在人员扎堆的现象,多少人根本不知道自己一天有多少事要干。哪有人手不够,工作干不过来的事呢?说基层工作要减负,不有点莫名其妙吗?

有人要说了,所谓基层减负,是要减去文山会海,让基层官员有时间去干实实在在的工作。现在为什么出现了文山会海的问题?这又真是地方基层官员工作中的负担吗?纯粹就是正经事不干,干些不正经的事,搞形式主义,为自己装点门面,好表现自己在干工作,以欺上瞒下罢了。不让他们搞文山会海这种形式主义,又怎么能说成是为基层工作减负呢?


衡阳柏坊铜矿 唐铁云 2020年1月10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1-11 11:41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0970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