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4633个阅读者,4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0-1-15 20:13

麻雀的命运 散文169 顺 延[原创]



HLJSWCD 发表在 荷韵轻香|散文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1.html


  
  麻雀的命运 散文169
  顺 延

  近几十年来,随着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的实行,野生动物得到了明显的保护,这些动物的生存环境有了很大改善,这是一种十分可喜的进步。就连我所居住的居民小区,也感受到了这种变化,我们的小区并不是很大,却绿化程度很高,栽种了许多香樟树、松树、榆树、白玉兰、桑树、橘子、瓜子黄杨、棕榈树、枇杷树及冬青、紫藤、麦冬等植物,一年四季,郁郁葱葱,绿意盎然,优美的环境,令人愉悦。优雅美丽的环境,同时也迎来许多鸟类栖息,有斑鸠、乌鸫、喜鹊、乌鸦和黄雀,然而最多的还是麻雀。麻雀在这些鸟类中体型最小,但也是最活泼好动的,经常看到它们在花丛中、绿草上、小区的人行道上有它们可爱的踪影。顽皮的麻雀还经常造访居民的窗沿和阳台,整天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有几个爱鸟的居民还经常撒些米粒“犒劳”小麻雀,不幸的是这些米粒经常被大它们几倍的鸟儿给抢吃掉了。小麻雀见状就飞了,到其他地方去觅食。对于麻雀我总有另外一种情怀,总感到对麻雀存有一种歉疚的成分在里面,作为中国的麻雀,可谓经历了太多的坎坷和磨难,它们曾经作为一种“害”来被消灭,被断子绝孙。我也曾经不明就里地听从上面下达的命令,参与过对麻雀的围剿。现在回想起来,这种对麻雀的围剿实在未免太过荒唐!我那个时候还是一个带着红领巾的七、八岁的小学生,并不懂当时的形势和政治,也不会去思考和分析,毕竟是个孩子嘛,不可能懂那么多,只是机械地盲从这一切,在学校老师的带领下,参加了这场轰轰烈烈的围剿麻雀运动。和大人们一起,为灭绝麻雀而汗流浃背,甚至顾不上吃饭。直到好多年以后,才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1955年,有农民反映,麻雀祸害庄稼。当时不知什么人算了一笔账:每只麻雀吃的粮食,秋收季节每天4两,就是说4只麻雀就要消耗掉一人一天的口粮,在“以粮为纲”的那个年代,这笔账算下来,麻雀就成了人的“天敌”。到了1955年的12月,毛泽东在《征询对农业十七条的意见》一文中就指示:“除四害,即在七年内基本上消灭老鼠(及其他害兽),麻雀(及其他害鸟,但乌鸦是否宜于消灭,尚待研究),苍蝇,蚊子。”这里,乌鸦是暂缓死刑、有惊无险,麻雀等“害鸟”已在劫难逃。在后来的“农业40条”(即《全国农业发展纲要》)中的第27条规定:“从1956年开始,分别在5年、7年或者12年内,在一切可能的地方,基本上消灭老鼠、麻雀、苍蝇、蚊子。”由此,麻雀与其他“三害”一起,被判极刑。于是围绕“围剿麻雀”的战役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在神州大地掀起了一场“灭四害”的全民运动。小小麻雀注定是在劫难逃!四川、北京、上海、河南等省市率先走在前面。
  当时有报道称:为了更好地消灭麻雀,四川首创“打麻雀”“大兵团作战”方式。领导们亲自挂帅,四川省“除四害指挥部”指挥长是闫秀峰(四川省委书记处书记)、办公室主任杨朝宗(卫生厅副厅长、爱委会办公室主任)。众所周知,天府之国四川历来鸟语花香,是鸟类天堂,自1956年列麻雀为“四害”之一后,四川奋勇当先,独出心裁地规定无麻雀标准是:(1) 所在地区或单位无麻雀窝、无麻雀飞、无麻雀叫……。(2) 城镇以居民委员会、农村以合作社为单位,全天看到麻雀2只以下者,只是“基本无雀”,并不合格。1958年3月,阎秀峰到郫县红光农业社调查“除四害”,农民穆青云说:“我们每年为了防止麻雀吃秧田的谷种,就要派人守候吆喝麻雀,不让麻雀停下来,麻雀飞累了,就会跌下地来!”阎秀峰认为这是个消灭麻雀的好办法,就叫他们组织群众试验。试验了一天,拣到几只飞累坠落的麻雀,效果不大。阎秀峰又到四川另一个“样板县”新繁县新民农业合作社座谈,叫社长罗世发组织打麻雀的群众试验。千军万马吆喝,加上敲锣、敲盆、敲尿桶、敲竹筒……,吓得麻雀飞过几个田块便坠下地来了。于是,这个经验被迅速传递开来,各地纷纷仿效。
  四川“打麻雀”的“先进经验”被“峨眉电影制片厂”等拍摄成新闻纪录片《围剿麻雀》,全国放映。这一大打“人民战争”的经验,立即在全国推广开来。
  “1958年4月19日,从清晨5时开始,北京布下天罗地网,围剿‘害鸟’——麻雀。全市300万人民经过整日战斗,战果极为辉煌。到19日下午10时止,据不完全统计,全市共累死、毒死、打死麻雀83249只。全市8700多平方公里的广大地区里,立刻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枪声轰响,彩旗摇动,房上、树上、院里到处是人,千千万万双眼晴监视着天空。假人、草人随风摇,也来助威。不论白发老人或几岁小孩,不论是工人、农民、干部、学生、战士,人人手持武器,各尽所能。全市形成了一个声势浩大的‘麻雀过街,人人喊打’的局面。被轰赶的麻雀在天罗地网中到处乱飞,找不着栖息之所。一些疲于奔命的麻雀被轰入施放毒饵的诱捕区和火枪歼灭区。有的吃了毒米中毒丧命;有的在火枪声里中弹死亡。
  中国第二大城市上海也不甘落后,4月28日传来辉煌战绩:上海人民大战一天,灭麻雀掏雀蛋共25万只!在这场全面围剿麻雀的大战中,全市布置天罗地网,在每个建筑物上都安有草人、假人,平均每十平方米就设有一个驱赶麻雀的岗哨。早晨5时,灭雀总指挥、上海市副市长金仲华向全市人民发布总攻击命令!设在大楼屋顶上、树上、路旁、田野间无数的岗哨立刻金鼓齐鸣,红旗飞舞,对麻雀展开了轰、赶、捕、打。上海人口密集,为安全,没有用枪打。麻雀惊醒,却仿佛恶梦中,到处有人乒乒乓乓敲盆打锣,可怜的小小麻雀被撵得东窜西逃,真正成了吓飞魂魄的惊弓之鸟。当麻雀们筋疲力尽纷纷从树枝上、瓦檐上跌落下来时,人们开始欢呼‘除四害’战役的伟大胜利!
  与此同时,全国各地几乎同时行动,全部参与了这场围剿麻雀的运动。作为当时一个小学生的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那天的围剿麻雀的所谓“战斗”情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1-15 20:18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站在房顶围剿麻雀的大人小孩——图片来自网络】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战利品——满车的麻雀尸体——图片来自网络】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北京颐和园的灭麻雀人——图片来自网络】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消灭麻雀的宣传画——图片来自网络】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美国华盛顿自然博物馆前自由自在的麻雀1】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美国华盛顿自然博物馆前自由自在的麻雀2】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1-15 20:19
  那天的一大早,我们都按照学校要求起床了,揉着还没有睡醒的眼睛望外一看,天,刚蒙蒙亮,窗外已是人声鼎沸,各种敲打声、吆喝声,夹杂着鞭炮声、锣鼓声此起彼伏。于是,扒拉了几口饭就跑出门去了。对于一个似懂非懂的低年级小学生,根本就没有什么大的分辨能力,一切听老师的安排:一是,要无条件服从;二是觉得很好玩。我们每个人都有固定的岗位,这个时候,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出来了,每个人所带的工具也各不相同。有带小红旗的,有带竹竿的,上面还绑了一些不太长的布条,还有的人带了个铁锅,五花八门,应有尽有。我见许多人和我一样,手里拿了一个搪瓷脸盆胡乱敲打着,学校里的大皮鼓和那个锣派上了大作用,敲得震天响。居民和单位的房子上也站了好多人,只见呐喊声,鞭炮声,锣鼓声,各种器皿的敲击声惊天动地,一浪高过一浪。我看到被这种阵势吓得魂飞魄散的麻雀,像无头的苍蝇一样四处乱飞,一幅惶惶不可终日的样子,然而,不管麻雀飞到那里,都直接受到驱赶和恐吓,也根本不可能有落脚休息的地方,也没有可以吃食的地方。成了惊弓之鸟的麻雀,飞着飞着就直接坠落下来了,活活累死、吓死和饿死了。在我岗位不远的位置,我眼睁睁看着2只麻雀从空中一头坠落下来,我立马跑上前去,准备把这2个战利品拿上,好上交老师。然而,我永生永世不能够忘记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那两只麻雀十分惊恐望着我,眼神里充满了绝望,放在手掌上的麻雀,我能够明显地感觉到麻雀的心脏在激烈地跳动,不大一会儿麻雀咽了气,不动弹了。我拿着这2只死去的麻雀交给了老师,而围剿麻雀的战斗还在继续,我只知道自己的心里有点堵,有些同情小麻雀遭遇的想法。
  截至1958年11月上旬,全国各地不完全的统计,共捕杀麻雀19 .6亿只。这是一个非常令人震惊的数字,令人不寒而栗!
  对麻雀的功过,生物学家有不同看法。我国鸟类专家郑作新教授认为,麻雀和人类经济生活关系最密切,是人们最常见、在我国分布最广泛的鸟。为了查清麻雀的益害性,他亲自带领助手们泡在河北昌黎和北京郊区,进行长达一年的调查,共解剖了848只麻雀,对它们胃里的食物进行鉴别、分析、对比,得出了麻雀食性的大量数据,作出科学的结论。“冬天,麻雀以草籽为食;春天养育幼雀期间,大量捕食虫子和虫卵;七八月间,幼雀长成,啄食庄稼;秋收以后主要吃农田剩谷和草籽。总之,对麻雀的益害问题要辩证地看待,要因季节、环境区别对待。”
  1959年11月27日,中科院党组书记张劲夫就麻雀问题写了一份报告,说:“科学家一般都认为,由于地点、时间的不同,麻雀的益处和害处也不同;有些生物学家倾向于提消灭雀害,而不是消灭麻雀。”两天后,毛泽东批示:“张劲夫的报告印发各同志”。时间到了1960年的3月,老人家又做了关于卫生工作的指示:“麻雀不要打了,代之以臭虫,口号是‘除掉老鼠、臭虫、苍蝇、蚊虫’。”全国性的围剿麻雀运动终于落下来帷幕。
  小小麻雀在全民围剿中,弄得几乎断子绝孙了!结果使农田当中的害虫几乎没有天敌,而让次年的粮食严重歉收,发生极为严重的饥荒问题。围剿麻雀实乃荒唐之事,它违反常理,恶果终现。
  尽管后来上面发话了,在某种程度上停止了对麻雀的继续围剿,可关于麻雀的悲剧,也并未完全消除。受害较重的依然是麻雀,它们甚至被搬上了餐桌,成为赢利的美味佳肴,人们津津乐道地嚼食着麻雀。麻雀还是难逃厄运,这是麻雀的悲剧!
  多少年过去了,人们开始反思这场围剿麻雀的的运动。有人尖锐地指出:这是中国历史上乃至世界历史上,麻雀遭遇的最严重的一次人为浩劫。在这场被学者称作“人民战争”的灭雀运动中,不乏令人不忍卒读的“旷世奇观”。
  四川作家、历史学者郑光路指出:“这显然是不容置疑的。不论在中国史上,还是在世界史上,这都是一件非常荒唐和愚昧的事情。通过大量史料研究,我发现打麻雀本身,没有任何合理性和科学性在里面。上到指导思想,下至“大兵团作战” 的具体操作模式,都是不可取的。它产生的严重后果不只是麻雀被消灭殆尽,还有很多鸟雀,都被当作害鸟消灭了。他还说,对于任何事物,必须要尊重科学,否则,发起者主观意愿是善良的,但不尊重客观规律,可能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时至今日,肆意残害鸟类或动物的做法,在全国各地仍是屡见不鲜的,麻雀、蛇、豹、猴、刺猬、陆龟等野生动物被人类摆上了餐桌,而法律也确实存在漏洞。2000年8月,麻雀已被国家林业局组织制定的《国家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列为国家保护动物。”因此,人类要保护动物,首先要保护动物的生存环境,而保护动物的生存环境,也就是保护了人类自身。
  许多年以后,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去美国访问,亲眼目睹了许多美国人与动物包括麻雀和谐相处的情景,令我难忘。刚去美国的时候,见到松鼠和麻雀等小动物不太怕人,有些惊讶,感到不可思议,这些小动物甚至能够和人亲密接触。这些小动物甚至在城市中央也是我行我素,就在人们的脚跟前跑来跑去,对人好像没有什么防范,让人啧啧称奇。这和我们国内的小动物的行为大相径庭。那天我和老吴大哥在参观完华盛顿自然博物馆后,坐在博物馆前面的椅子上闲聊,不一会身边飞来一群麻雀,叽叽喳喳也不怕人,围在我们前后飞来飞去,甚至会短暂停留在你身边的椅子上和你的衣服上。当地的美国人对此是见怪不怪,而让我们这些中国人开了眼界,为什么美国的小动物不怕人呢,再回头咱们中国麻雀却精明的很,人还离老远它就飞了,就是在吃食的时候也是警惕性极高,用一句话来说,国内的麻雀都是贼眉鼠眼的,人根本就别想靠近。仔细一想,也别怨怪中国的麻雀,这都是环境逼迫形成的。如果我们的国人都爱护动物,保护动物,动物也不会是这个样子。
  我们曾经在途经费城的公路边见到了一大群大雁在路边躺着休息,大约有30多只,也不怎么怕车和人。即使是在游人如梭的美国航天航空博物馆门前的草地上,不少小松鼠就在你的脚前窜来窜去,根本就不怕人。这次在旧金山的艺术宫参观,人工湖面上有无数的水鸟、野鸭和黑天鹅、白天鹅在戏嬉,这些野禽也不知道怕人,就在人们前面来回游动,游人也在一旁逗野禽玩,好一幅人和动物和谐相处感人场面。我在湖边暗想,这要是搁在国内,恐怕早就上了餐桌了,成了饕餮客的美味佳肴了。
  所以,善待动物,就是善待自己。敬畏动物,敬畏大自然,包括小小的麻雀,是每一个文明人的责任。尽管任重而道远,我们仍然要为真正实现人和动物和谐相处的美好愿景而不懈努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1-16 11:03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3-16 18:03
我看过你写的关于孙吴知青生活的文章,小白楼也同样使我记忆深刻,那是我生活过的地方,也是我最温暖的记忆,请你联系我。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128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