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789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0-2-15 08:14

中国战区大受降:芷江洽降内幕



zyesheng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1945年日本投降后,规模宏大的中国战区对日受降,是中国近现代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系统整理、详细讲述中国战区对日受降的历史,重温那段中华民族奋斗求生的光辉,并以严正而无可辩驳的事实批驳日本右翼歪曲历史、美化侵略的谬论,这在当下极具现实意义。当年在受降初始阶段举行的芷江洽降,则揭开了侵华日寇正式投降的序幕。

  中国战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盟军的太平洋战区之一,此外还有中缅印战区、东南亚战区。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经美国总统罗斯福提议,中国战区成立,蒋介石任中国战区最高统帅,中国战区参谋长由史迪威和魏德迈担任。日军在华总兵力为1283240人。根据盟军最高统帅部《总命令第一号》关于受降区域的划分,中国战区承担了除东北地区之外的整个中国大陆沦陷区、台湾地区以及北纬16度以北的越南地区对日受降和接收的任务。东北地区另由苏军负责受降。

  中国战区受降地共有16处,分别是越南北纬16度以北地区(由卢汉入越,在河内主持受降)、广州(由张发奎受降)、汕头(由余汉谋受降)、长沙(由王耀武受降)、南昌(由薛岳受降)、汉口(由孙慰如受降)、杭州(由顾祝同受降)、上海南京(由汤恩伯受降)、徐州(由李品仙受降)、北平(由孙连仲受降)、太原(由阎锡山受降)、郑州(由胡宗南受降)、郾城(由刘峙受降)、济南(由李延年受降)、归绥(由傅作义受降)、台湾地区(由陈仪受降)。

  中国战区由中国陆军总司令—一级上将何应钦主持负责对日军受降工作。

  改换洽降地点,力挫日寇气焰

  启动受降仪式之前,首先要与日寇侵华总司令部接洽,确定其向中方投降的具体步骤等问题。

  1945年8月15日,在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的当天,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介石致电侵华日军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以六项投降原则饬其收束日军,遵令办理向中国投降事宜。电文如下:

  一、日本政府已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

  二、该指挥官应即通令所属日军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并速派代表至玉山接受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之命令。

  三、军事行动停止后,日军可暂保有其武装及装备,保持现有态势,并维持所在地之秩序及交通,听候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之命令。

  四、所有飞机及船舰停留现在地,但长江内之船舰应集中宜昌、沙市。

  五、不得破坏任何设备和物资。

  六、以上各项命令之执行,该指挥官及所属官员,均应负个人之责任,并迅速答复为要。

  冈村宁次对此置之不理,甚至收到日本天皇广播的投降诏书,也根本不承认投降这个可怕的现实。他发电给陆军大臣阿南惟己和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请求继续作战!他狂妄地宣称:“派遣军拥有百万余众,且连战连胜,在国家之战争上虽已失败,但在战役上仍居于压倒性胜利之地位,以如此优势之军队而由软弱之重庆军队来解除武装,实为不应有之事。”次日夜,大本营令其“即刻停止战斗”,冈村宁次一面电令下属即刻停止军事行动,同时又指示军队“停战交涉未有行动之前,敌若来攻,为了自卫可采取战斗行动”。

  直至17日清晨,冈村宁次依然叫嚣:“必要时应行使武力自卫。”他一再称“停战”,竟只字不提无条件投降。显然,他根本不承认日本是战败国且已接受《波茨坦公告》条款、正式向盟国无条件投降这一现实,妄想带领百万日军负隅顽抗。

  面对败局,阿南惟几为表示效忠天皇,选择了剖腹自杀。而梅津美治郎则要求“死中求生”,顽抗到底,叫嚣“加强防空就能避免原子弹轰炸。我们依然有实力,将来肯定会反攻”。在被昭和天皇拒绝后,梅津说,去美国军舰上签字如同让他去死一样。但他还是代表天皇前往东京湾密苏里号上签字,以示对天皇的忠诚。

  此时,中国政府已将日本投降电文用中日两国文字印成上百万份传单,连同《告沦陷区同胞书》一起,由航空委员会派专机8架,向沦陷区各城市散发。

  强大的压力纷至沓来,迫使冈村宁次强硬的立场逐渐发生了转变,最终不得不接受了“投降”的现实。17日下午5时32分,蒋介石收到冈村宁次的复电:

  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中正阁下:今派今井总参谋副长和桥岛、前川二参谋率随员三人,准于本月十八日乘飞机至杭州等候尊命,再续飞至玉山。他们乘坐双引擎飞机一架,无特别标识,请知照玉山飞机场派员接待,仰赖照料为感。

  冈村宁次的复电同意在玉山洽降。但此时中方经过讨论,已改变主意。日军虽已投降,但仍很傲慢,不肯认输。如果洽降地点选择在日军占领的区域内进行受降,不利于受降安全、顺利地进行;也不利于在心理上给日军造成压力。中方一定要杀杀日军的威风,在战胜日军的地方来洽降。

  在中国战区参谋长魏德迈的建议下,蒋介石决定将洽降地点由玉山改为湖南芷江机场。

  17日晨,何应钦以陆军总司令、战区总司令名义致电驻湘西第四方面军司令部:日军将在芷江向我投降,速派员妥慎准备典礼及官员来宾的接待事宜。司令官王耀武接到何应钦的急电后,深感洽降之事干系重大,一刻不敢迟缓,当即召集副官处处长赵汝汉少将,选派人员前往芷江,全权负责洽降筹备工作,担当好这一关系中华民族国际声望的历史重任。赵汝汉等人赶到芷江,落实典礼场所和交通工具,做好接待准备工作。筹委会经反复研究,确定洽降中的五项主要工作:一、筹备机构暂名“日军投降签字筹备委员会”,由新六军军长廖耀湘中将任主任。二、一切交通工具均由新六军提供。三、所需餐具由兵站司令部提供。四、经费由兵站司令部垫付,不受预算限制,以庄重大方为原则。五、聘请赵汝汉为总干事,其他参与者均为干事。

  17日下午,蒋介石致电冈村宁次:

  限即到,南京驻华日军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将军,八月十七日电悉,玉山机场目前不能使用,改为湖南芷江机场,何时起飞,另行通知。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中正。

  洽降现场,维护民族尊严

  湖南芷江机场在抗战中曾进行过两次扩建,扩建后的机场一次可容纳飞机300多架,其机场规模之大,当时被称为盟军在远东的第二大机场。该基地仅美军飞行员和地勤人员最多时就达6000余人之多,而且B-25重型轰炸机可以起飞直接轰炸日本本土,从而成为侵华日军的心腹大患。

  1945年4月,日军调集陆军约7个师团的兵力,大约8万军队,从粤汉、湘桂两路,进攻湘西芷江,企图夺取芷江空军基地,再以空军威胁陪都重庆,并破坏中国军队在西南地区的反攻部署。但日军的进攻,遭到第四方面军王耀武所属部队的沉重打击。经过两个月的激战,到6月初,中国军队以毙伤日军2万4千余名的战果,大获全胜。是役,王耀武等部歼灭日军2万余人,取得湘西大捷。

  芷江,无论如何都是个令中美盟军扬眉吐气的地方。

  8月18日下午6时,蒋介石以玉山机场被大雨淋坏、目前不能使用为理由,再电冈村宁次,将洽降地改为湖南芷江。并规定:日机在机翼上下各漆带有光芒日本国旗一面;两翼末端各系以四尺长之红色布条,以资识别。今井参谋副长须随带驻中国台湾及北纬16度以北越南地区内所有日军之战斗序列兵力、位置及指挥区分系统等表册。

  然而,冈村宁次也心知肚明,不愿就范。他于19日下午6时复电:

  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中正阁下:今井总参谋副长一行率同参谋二人、翻译一人,乘中型双引擎飞机飞往指定地点,一切行动,依照尊电办理,但机身标志红色布带改为系在尾部。

  为什么要把标志性的红色布带不按要求系在机翼两端而改系在飞机尾部呢?因为投降标志是个屈辱的标志,系在机翼上太显眼,太丢人。

  是晚9时,冈村宁次再电蒋中正:

  贵电敬悉,遵照指定派今井总参谋副长于芷江,(参谋二,通译官一,随行司机四员)飞机种类中型双发动机一架,机尾部系以布条一……谨复,驻华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

  得知日本投降消息后的芷江军民本来就处于万分喜悦的欢乐之中,现在又得知将在芷江进行日本洽降典礼,整个芷江便沸腾了。

  芷江一下子成了全国乃至世界瞩目的地方,除了中外记者从四面八方云集芷江外,离芷江几百里外的人们也为要亲眼观看日本投降签字典礼,纷纷赶到芷江。在通往芷江的公路上,整天车来车往;芷江城区城郊的大小旅店爆满,仅中国的新闻记者(外国记者住七里桥空军第一招待所)就住满了城南汽车站附近的东亚旅馆。大家都在庆幸能赶上这次千载难逢的盛典。

  1945年8月21日,经过一夜大雨后的芷江,天空晴朗。

  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芷江城就沸腾起来了,到处张灯结彩、悬旗放鞭。庆祝大典中的花队、伞队、狮队、芦笙队,一队接一队,宛如长虹舞动;锣声、鼓声、歌声、唢呐声,一阵高过一阵。人们展开了眉头,天露出了笑脸,一片欢乐充溢全城。

  城东机场的周围已经用石灰划出了警戒圈,圈内布满了岗哨。8点整,占地两千余亩的机场四周已被围得水泄不通。

  这时,载着日军代表的运输机已飞到洞庭湖上空。日军洽降代表今井武夫手握军刀坐在飞机上。

  今井武夫当过奉天特务机关长土肥原的助手,曾任日本驻华大使馆陆军助理武官、驻北平陆军武官室主任,亲手炮制过卢沟桥事变、策划过汪精卫卖国集团投日。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他曾指挥日军迅速侵占印度尼西亚、菲律宾、马来西亚、越南、老挝、缅甸等国。英国历经十年、耗费巨资建起来的新加坡海军基地,也在他的指挥攻击下毁于一旦。“无条件投降”这个词就是他创造出来的。当时他指挥日军包围了英国营造的海军基地之后,通过无线电台要求被围的英军“无条件投降”,迫使新加坡守军屈膝。而今,盟军太平洋战区总司令麦克阿瑟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以同样的名词来要求日本天皇裕仁“无条件投降”,而今井本人又恰恰作为“无条件投降”的洽降代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历史就是以这样的方式惩恶扬善。

  机舱里,今井武夫木然的脸上,似乎还残留着为天皇15日颁布《终战诏书》而震动的痕迹。他的随员们亦面容阴沉。想到自己作为战败国降使要去芷江洽降,看着机尾那意味着投降标志的红色布带,今井武夫面色苍白。就在此时,突然机舱内有人惊呼:机舱内发现了一挺机枪!

  全机顿时一阵慌乱。机舱内怎么会有一挺机枪?是检查不严格?还是有人出于敌意故意放入舱内?前来投降竟然还带着武器,一旦飞机落地被中国人检查出来,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今井武夫的脸色更加苍白,冲着前边的参谋桥岛高声咆哮起来:“愣着干啥,还不赶快把它丢下去!”

  桥岛赶忙拉开舱门,将机枪丢出舱外,落入碧波万顷的洞庭湖。

  待虚惊过后,今井武夫在座位上坐定,掏出手帕擦去那些在秃了顶、泛着亮光的头上频频冒出的汗珠。他双眼疲惫地盯着舱外,深深出了一口长气,如释重负。这架MC飞机原是冈村宁次的专机,往日以饱经战难、弹痕斑驳为荣耀的“战鹰”形象,今日猛然变得如此寒酸、可怜。伤感之余,今井武夫乘坐的这架飞机已到达常德上空。驾驶员立即按重庆方面早先的规定,把飞机高度调整到五千英尺。此时,驻芷江中美混合航空第五大队的三架野马式战斗机也已到达常德上空,执行押送监控任务。

  蓝天上,能清楚地看到这架飞机的机尾拖着长长的红尾巴。如果它没有这个投降记号,难免会被中方战斗机击落!驾驶P-51战斗机的中方飞行员在靠近日机时,用大拇指向后指了指,表示跟我们来!日机跟着中方战斗机向芷江方向飞去。

  到达芷江上空后,日机绕场3周,表示向中国军民赔礼、道歉、乞降。此时仍有6架中美战斗机在空中警戒。

  日本军机降落在跑道上,滑行来到人群前停下,掉过头,把机尾向着人群。

  11时25分,陈应庄少校命令对方打开机舱。宪兵们毫不客气地登机进舱检查,这包括机舱内所有的人员和器械。宪兵检查完后,陈少校才对机内不冷不热地说:“现在可以下机了!”其后,一顶硬壳帽在机舱门口出现,一顶绿呢军帽,又一顶绿呢军帽……上百名中外记者立刻涌向前来,而上万名群众也使劲向警戒线涌去。荷枪实弹的宪兵们拼命拦住愤怒的人群。日军洽降代表共8人,戴硬壳帽、穿军服、架黑边眼镜的今井武夫少将走在前边,陆军参谋中佐桥岛芳雄、少佐前川国雄,全身军服,紧跟在今井后面。接下来是身穿青色西装的翻译木村辰男,其余4人都是飞行员。他们一个个垂头丧气,缄默不语。

  今井武夫等人走下飞机后,先向中方国旗敬礼,随即在中方军官引导下,来到机场边上的临时休息棚,由冷欣少将介绍洽降程序。随后登上插有白旗的吉普车,被送往警卫森严的临时住所。

  洽降会议地点设在芷江机场附近的原国民党空军第五、第六大队俱乐部。为纪念这个具有特殊含义的日子,会场正门已扎起一座牌楼,牌楼上端中间扎有一个“V”字,象征胜利,又扎有“和平之神”四个大字。会场门前旷地,高竖中、苏、美、英四国国旗。会场布置简单隆重。会场正中布置长条桌,周围饰以红、白、蓝三色布,桌面则铺以白布,上置刻有“日本投降签字典礼筹备处”字样及文房四宝,长桌前后分设坐椅。墙壁上方置金字大“V”,两旁分别为中、美、英、苏四国标志。大厅的一端为仪式用地,会场正前方墙壁上贴有孙中山遗像,上方有“天下为公”横批;左右有“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直条,再向外是国旗和党旗;下面是国父遗嘱、党员守则和军人读训。这在当时是标准的礼堂布置。仪式场地的中央横放着两排长桌,上面覆以白被单,后面各有几把椅子。中方代表座位在上方,面对日方代表及观礼席;日方代表座位在下方,面向中方代表及国父遗像。双方代表席靠近门端处,各为双方译员的座位。在双方长桌的另一头,另外放了一张桌子,是记录席。另一半放有折椅及长条木凳,是观礼席和记者席。

  8月21日下午3时20分,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参谋长萧毅肃中将已经坐定,与会的军事长官尚有副参谋长冷欣中将、中国战区美军作战司令部参谋长柏德诺将军,以及方面军司令部、各战区长官部、高级军官代表和中外记者100余人。

  萧毅肃,四川蓬安人。国民党陆军中将,被称为“国军中最好的参谋长”。早年毕业于云南讲武学校,后入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二期;被国民政府授陆军少将衔。后调任参谋总长办公室高级参谋。1941年任军事委员会驻滇参谋团参谋。后成为何应钦的参谋长。

  会议未开始之前,室内显得极为热闹。喜气洋洋的中美军官们在互相道贺,而最突出的是肖毅肃和柏德诺,他们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

  今井武夫一行在隔壁等候。一名中国军官走到屋子另一端,拿起电话命令:“立即将日本洽降代表带来,只准四人,不准携带武器!”

  萧毅肃大声命令:“请日方代表进来!”

  今井武夫一行进入厅中,站成一排,在众目睽睽之下,向萧毅肃等人深深鞠了一躬。萧毅肃等未回礼,只说:“请坐!”

  萧毅肃首先介绍左右:“这位是总司令部副参谋长冷欣中将,这位是在中国的美军作战司令部参谋长柏德诺将军。”接着他用命令的口气说:“我受何应钦总司令的委托接见你们,请你们说明身份,交出身份证明书!”

  今井武夫对萧毅肃的态度感到十分不满。他介绍了自己和随员后,说:“我受日本驻华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派遣晋见中国战区负责人。我的任务就是在停战协定签订前与贵官联络,没有权力决定,也没有权力在任何文件上签字。”

  萧毅肃问:“你有没有带证明书,如果带来了请交给我看!”

  今井武夫强词夺理:“我没有带身份证明书!只带来了冈村宁次接洽命令书!”

  萧毅肃说:“命令书也可以给我看!”

  今井武夫只得将命令书交给桥岛呈递给萧毅肃。

  萧毅肃以胜利者的口吻说:“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致电冈村宁次,要求随带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地区及越南北纬16度地区所有日本陆海空的战斗序列,兵力布置及指挥系统表册,让你们带来,请交出来!”

  今井答:“表册没有,只带来一份日军在华兵力配备图。此外,台湾、越南日军不属于冈村宁次指挥,所以图上没有。”

  桥岛和木村毕恭毕敬地站在桌前,向冷欣副参谋长说明他们交出的兵力配备地图时,会场中的摄影记者一下涌上前,所有镜头全集中到桌上的地图和正在解说的桥岛及木村脸上。

  肖毅肃开始宣读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上将致冈村宁次的第1号备忘录。当肖将军高声朗读这份洋洋千言的备忘录时,不仅今井武夫和他的随员们显得极度紧张,就连全场的空气也顿时更加严肃起来。日译文稿念到各战区接受投降的具体步骤时,今井武夫取出手绢不时擦着脸上的汗珠。

  日译文稿念完后,肖毅肃拿出事先预备好的两张收据摆到今井武夫面前:“请你在此签字。”同时将备忘录递给了他。

  今井在签字时要求“询问几点”,肖毅肃用幽默而轻松的口吻说:“我看不必了吧,因为投降是无条件的。”

  这句话深深刺痛了今井的心。他只得拿起毛笔,略微抖动地签字:

  今收到中国战区中国陆军总司令一级上将何应钦致日军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将军之中字第1号备忘录中文本一份,日文本一份(以中文本为标准);并已充分了解本备忘录之全部内容,当负责转送。

  驻华日军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将军之代表参谋副长今井武夫少将(签字)

  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八月二十一日时。

  公历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一日时。

  地点:中华民国湖南省芷江县

  在今井签字时,忙坏了那些摄影记者们。镁光灯闪耀刺眼,今井武夫不停地擦脸上的汗水。今井明白,在这样的会议上,他毫无询问的权力,与其说“洽谈”,不如说是在俯首听旨。他提出“再行讨论”的要求,肖毅肃不予理睬。接下来肖毅肃就中国陆军总部将在南京设前进指挥所,短期内输送军队前往南京、上海、北平各地接收,何应钦与冈村宁次直接通电等问题进行了交代。

  会议结束,日本洽降代表站起来,鞠躬,像进来时一样鱼贯而出。

  8月23日13点30分,何应钦在总司令会客室对今井武夫说:“21日下午,萧毅肃交给你的中字第1号及2、3、4号备忘录都收到了吧?”

  今井回答:“都收到了。”

  何应钦:“我决定你仍乘原机返回南京,望你转告冈村宁次将军,带去的4件中字备忘录要切实照办!”

  今井表示:“一定转达,关于备忘录的内容,敝总司令部奉到东京大本营的命令后,立即执行!”

  何应钦又交代:“我决定等证明南京机场确实可以后,26日至30日这段时间空运部队去南京,望转告冈村宁次将军做好接待准备!你可以走了!”

  今井肃立答道:“谨遵钧命!”随即出门登车,返回机场。

  今井武夫在芷江逗留了52个小时,8月23日下午2时15分,乘机离开芷江返回南京,机舱内,中国战区的飞行员孙桐岗、陈昭凯、张文杰也在其中。他们的任务是为空军飞南京打前站。此时,已在天空中盘旋的中国战区6架野马式飞机围成一圈,他们的任务是押送日机到常德上空。至此,芷江洽降结束。

  芷江机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盟军在东方的第二大军用机场,当日投降代表今井武夫一行奉冈村宁次之命向中国军民投降,交出了日军在中国战区的兵力分布图,在记载着投降详细规定的备忘录上签字。芷江受降标志着日本侵华战争结束,象征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它亦象征着中国人民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

  




----------------------------------------------
世上没有比人心更高的山、世上没有比脚步更长的路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803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