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4608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0-3-6 10:11

柏姓秘事(中1) ——与大柏圩有关的故事



迤逦轩主 发表在 安徽论坛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143-1.html


作者:周淼
三,修筑圩堡与防匪打匪故事
民国时期,大柏圩和周边其他村庄相比,在人员构成、财富拥有上已有很大不同,一座堡垒式地主庄园已经隐然成型,当时圩中虽然总共住有不到两百户人家,但其中拥有土地从百亩到三、四千亩的地主有三十多户,其余大部分是富农。和其同宗的近邻双庄也是如此,仅三、四十户人家,拥有土地从百亩至七、八千亩的地主却有十多户,其余也多为富农。这两个庄子(包括大柏圩内的庙圩和柏氏祠堂)因为姓氏单一、房份亲近、居住集中、地主众多、再加上各家土地连片,鸡犬相闻,所以利益攸关、容易达成协议形成合力。关键是这个地方因地处两省(苏皖)三县(宿迁、睢宁和泗县)交界的边缘地域,距各县城都在六、七十华里,没有主干公路与之相通,较为偏僻。即使在大平原上,由于有河道阻隔,也是个标准的“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官府对其控制力量相对薄弱,甚至各县官府遇事有时还要依靠当地地主们来协助解决。而当地各庄地主们也更多是利用亲友关系和利益牵扯,借助官府力量来维护自身平安。我们来看找沟南面的三界塘庄名的来历,据当地老人说,就是因为清末某日早晨,庄前突然发现一无名死尸,不知向谁报案,报案后迟迟无人来处理。因为旧社会有种说法,叫“死人头上有浆子(浆糊)”,死尸在谁家地里或者门前屋后,谁家就有嫌疑。最后三县县官一齐赶到,互相推诿,最终约定扶起死尸让其自然倒下,倒向哪方就哪方接手处理,才算有人问事。三界塘就在离大柏圩西北三、四华里远的地方,可想而知,富裕起来的大柏圩柏姓地主们自保意识有多强烈。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2018年7月,一场暴雨过后,大柏圩西边田野迅即成泽(当时雨后拍摄)
自清末民初以来,由于土地日趋集中到少数地主手里,再加上军阀混战,农民生存举步维艰。另外,这一时期传统思想受到严重冲击,忠孝礼仪的儒家思想已经约束不了老百姓,老百姓没了信仰,日子又看不到希望,所以不少人不得不铤而走险落草为匪。同时各地军阀都在忙着打仗抢地盘,对土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的甚至公然和土匪合作,对土匪进行收编招揽。因而这一时期土匪活动最为猖獗,一些职业土匪作起恶来更是骇人听闻。大柏圩为了防患土匪,保护财产,从那个时候起,就一直在修筑圩寨,经过几十年的连续修建,到抗日战争初期,大柏圩的周围即陆续构筑有宽深的壕沟,高厚的土墙和二十座大小碉堡,并陆续购置有长短枪一百三十多支。双庄周围也绕有壕沟及土墙,五、六座大小碉堡,购置长短枪约五十多支。特别是到1928年,随着陵城土匪刘二水和归仁土匪老魏三的势力日盛和活动范围扩大(其中土匪老魏三在在睢宁高作镇的十家墩庄抢劫后一次残杀八百多人,对附近地主们震动很大),大柏圩担心围墙及碉堡年久失修不能抵挡,于是地主们达成协议:由柏耐冬设计,柏子亮牵头,按圩内住户拥有地亩数分摊集资。对围墙、壕沟和碉堡进行了重新丈量和加高加固维修。通过这次维修,使围墙高度增加为八尺,厚度为底五尺上三尺。并又陆续增建公众碉堡六、七座。规定每户所负担的工程每年修理一次,要保持完整。在整修中如有不合规格的,即强令翻工,这些工程直到1940年初大柏圩被打开时都还完整的存在。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大柏圩残存的青砖黛瓦木质梁老屋(柏利提供)
有了盾以后还要有矛,所以大柏圩在深沟壁垒修好后,地主们又通过地主自愿、富农诱劝和普通户硬逼代购等方式,陆续增购有不少武器,到1940年春节前,大柏圩和双庄加起来已有钢枪近三百支。仅柏秀本一家自民国初年以来,即陆续购置有步枪5支,盒子枪2把,手枪1把等武器。所以当时有“金埠子,银乱庄(蔡圩),打开大柏得钢枪”的说法。
除深挖圩沟、高筑围墙、广置枪弹以外,自民国以来,大柏圩地主还常备有十几名家丁(也叫练丁或家兵,即地主雇佣的看守圩寨的人),分成两个班(所需费用由柏秀本和柏子亮各分摊一班)轮流巡夜。这样,大柏圩通过修筑圩堡,增购武器,设区防守,制定规约,圩内清查(主要是临时寄居的散户)分段分班守夜等手段,再加上地势低洼和芦苇遮掩,在皖东北地主庄园堡垒中,虽不算固若金汤,却也是易守难攻。周边地主遇有困难或土匪袭击一般都向大柏圩聚集求援。即使是这样也不能防防范觊觎大柏圩财富的土匪们的袭扰。如1930年秋耕的时候,土匪就曾半夜潜伏在大柏圩周围的高粱地中,企图趁早起干活人的麻痹,捕捉“肉票”(绑人以勒索钱财)和夺取耕牛。但地主们平时下田都有准备,他们和干活的人都携有武器,土匪一般难以得手。据说柏耐冬有天早晨携着步枪赶牛到村西南一里多地的田里干活,就曾遇见土匪来抢牛绑人,当时柏把牛索(套牛耕地的绳)往牛角上一绕,抡起大鞭按牛腿一抽,牛护疼,撒腿向家猛跑,他则朝土匪连开几枪,吓退了土匪,避免了人牛被绑,土匪也在高粱和芦苇的掩蔽下,撤回三界堂一带。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民国土匪(来源于网络)

北伐初期,在国民政府打倒土豪劣绅的口号下,各地地主豪绅集团为了维护自己,都想借此口号,打倒另一方地主集团而夺取地方的政权。当时泗县东北乡各利益集团,以苌宗商(瓦坊苌圩人,当时举办团练维持地方治安,是开明绅士,和柏秀本是朋友,当时尚未与我党接触),周平轩(黑塔新周圩人,泗县团练局长,和苌、柏都是亲戚,31年左右去世)、周宜亭(瓦坊歧路人,和苌是亲戚,做过泗县县长)为首的集团和以张海生(张楼大地主,和苌是表兄弟,后当汉奸)为首的另一地主集团争夺当地(二区)政权。大柏圩柏姓因与张海生打过官司,与苌家是朋友,与周家是亲戚,权衡利弊后利用自己实力(柏耐冬在早期求学治病过程中,因学问较高,亲友好客,结识不少国民党地方上实权人物)帮苌宗商夺得本区团总,陈又佼(二区団董,住刘圩,和柏是同学,后又是把兄弟)夺得团董,周宜亭夺得区长职位。1931年春,土匪老魏三在宿泗交界处的归仁集(当时属宿迁,距大柏圩12华里)为他父母发丧,当时齐聚归仁的土匪有一千多人枪。江苏省团长李守维、宿迁县长刘炎、睢宁县长郭剑鸣等率军千余驻扎大柏圩,准备围剿魏刘两股土匪。大柏圩出二、三十人枪,六、七石钱粮大力支持。老魏三和刘二水被击溃逃往东边金镇(归仁东边)一带。所以从1929至1933年甚至到抗日战争以前,大柏圩通过和周边圩寨联保,出钱出枪与官府达成临时调动应援(有事互相支持),约期会哨(相当于现在的拉练演习,就是由官方约定,各地主出动家丁,不定期不定点带领人枪突然聚集某地向土匪示威,目的是告诉土匪已有准备,不要轻举妄动)、支援官军剿匪等手段,得以过着短暂的相对安定生活。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28年被土匪围攻过的王场(2018年环境整治后拍摄)
即便如此,同一时期的山头西边的王沟还是遭到土匪夜袭(睢宁土匪王振标化装成中央军要求进驻,逛开圩门),地主王志超(大学毕业,爱好钟鼎文字和历史,和柏耐冬是表兄弟,参加过北伐战争)被绑走,大柏圩出人出枪支援,因恐土匪在赤山上高粱地预设埋伏而不敢冒险,最后柏请前去诏安的江苏省参议王子云说情并帮其筹足八千块大洋给土匪才赎回人。蔡圩(乱庄)地主蔡番才也差点被土匪王振标的一次夜袭中捕捉,在大柏圩应援下得以幸免。东南面的王场在土匪的偷袭中,因得到苌宗商、周平轩、周宜亭和大柏圩的援助也得以幸免。双庄东边的东小柏(现属于泗洪归仁镇,和双庄、跨山柏一样,同属大柏圩柏姓的分支)就没有这么幸运,因普遍较穷,设防不严,土圩被土匪攻破报复被杀无辜七十多人(尸体由双庄地主出资掩埋)。大柏圩因怕土匪调虎离山未敢冒然解救,但这几起匪患也加深了大柏圩对外界的敌意和戒备之心。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魏三匪股向皖(北泗县)逃窜》,《申报》,民国19年(1930年)11月26日第十版(第276号678页)注:文中“浦”指清江浦,今淮安。(陈子兵提供)
为保圩寨绝对安全,大柏圩对柏姓中亲友做匪或本人通匪的,或与日伪有勾连的也绝不手软,常联合官军采取抓人、罚款,直至诱杀等惩戒措施。这样的实例太多,如小柏圩的土匪柏小四原是陵城土匪王振标徒弟,因失势藏匿在双庄一本家中,陈又蛟带人去捕捉,双庄人怕其投诚后供出别人通匪事,直接趁乱开枪击杀。又如:在1939年,灵璧恶霸雷杰三(马馨亭外甥),在该县东北渔沟、尹集一带组织汉奸机构,泗县的陈又佼、周鸣歧(瓦坊歧路人,和柏、苌都是远亲)、张得超等带五、六十人枪参加了雷杰三的日伪组织,因对安排职位不满,周鸣歧、张得超率大部分人枪又离开,以后即在山头镇及陵城集之间游荡。但二人暗地里又接受住陵城的汉奸司令祁康武的委令,任汉奸大队长等伪职。二人率所部先住张场,不久又移居大柏圩进入小庙圩,所部住圩内玄帝庙。先到的陈又佼对柏耐冬说,他们既接受陵城汉奸的委令,并想占山头镇,必然就会引来日本鬼子为害地方。不如趁机缴收他们的武器。柏是传统文人,受国学浸润较深,家国情怀很浓烈,前一年又跟政府在明光前线刚参加过短暂的抗日斗争,对日伪十分痛恨,也认为:这一带日伪之所以没有来,是因为没有人引进,他们既这样做,附近集镇都可能变成汉奸的据点,缴他们的武器是应当的。但硬缴必有伤亡,必须乘他们人枪分离时才可以进行。于是嘱陈待机行事。因为周鸣歧、张得超所部都是三三两两分在各家就食的,饭后回住玄帝庙(庙在柏氏祠堂旁边,当时叫庙圩,现在叫南小庄),于是陈又佼即向周、张等说:都是亲戚熟人,到各家吃饭还带着枪干什么?叫手下把枪放在庙里设岗守卫就行了。于是他们就徒手到各家就餐。陈又佼和柏耐冬三弟及家丁李凤标等人暗藏盒子枪进入玄帝庙大殿,乘其不备,缴其岗哨的枪,然后收缴其全部武器,共有长短枪二十七、八支,轻机枪两支。在周鸣歧等身上搜出汉奸司令祁康武的委任状后,把周、张两人都枪毙了,其余士兵每人发给路费使各回家。陈又佼后在归仁找人来照相留证,并以惩处汉奸二人分发安徽及江苏省府邀功备案。所获枪支交由柏浦乡联保的自卫队使用,联保人员也扩充成五十名,大柏圩的武装力量得到进一步加强。
这一时期大柏圩以其实力(柏耐冬以其学问和在国民党上层关系成为家族和周边地主们的精神领袖,大柏圩以其坚固圩寨和武装成为附近地主们的庇护依靠)和与周边官府的关系在泗县二区影响很大。大柏圩除了筑圩防匪以外,还通过运作让县府支持、民众义务参与对大柏圩东的小林河进行疏浚清淤治理(因河两边都是柏姓土地),同时对大柏圩到山头的七八里坑洼不平的泥泞路(路两边也都是柏姓土地)也同样方式进行了整修。1938年10月日寇进攻泗县,驻守国军(宿迁人孙柏文部)不战而逃,当时泗县乡村一片惊恐,但日寇随即越过大柏圩东侵淮阴(距大柏圩两百多华里)。偏僻的大柏圩只是受到一度惊扰后,旋即又渐趋平静。但是,真正考验大柏圩人的见识和智慧的时机也随之而来。这正是:“深沟壁垒为防贼,侥幸躲过敌日伪;不知时局波谲诡,大军到来悔已迟。”(待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3-7 09:32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429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