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3664个阅读者,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0-3-6 10:42

柏姓秘事(中3) ——与大柏圩有关的故事[分享]



迤逦轩主 发表在 安徽论坛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143-1.html


作者:周淼
(五)庚辰年关发生在大柏圩攻与守的故事
1939年下半年,从国民党安徽省府立煌(今金寨县)到共产党新四军皖东北临时办事处的张塘(今泗洪境内),国共双方在皖东北的局部摩擦争斗,犹如两头正在角力的犍牛,胜负结局就看谁踏的脚下结实能霸住劲,谁有韧性和耐力。一心想有所作为的盛子瑾及其武装就是八路军和新四军所能借助的与日伪顽抗衡的力量。不幸,在皖东北只有大柏圩子才具备成为能被国民党顽固派倚重借助的实力。只是这场角力结果,不论谁胜谁负,盛子瑾和大柏圩都会被两头犍牛踏的体无完肤、难保两全。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重建中的“柏蒲荷风”
自从大柏圩地主们在1939年11月底拒绝八路军一部借宿入驻以后,在惶惶不安中也做了一些守圩准备。一是把圩内练丁扩建为柏浦乡联保自卫队;二是安排流动哨,加强对圩外可疑人员的巡查(如果从当时时局变化来分析,不难看出,大柏圩地主们在软拒八路军时,是有拖时间、等等看的心思的。真如是,他们在等什么呢?)。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走进现在大柏圩村
1,“拥马倒盛”和“拥盛驱马”的故事
前面已经说了,盛子瑾是在同安徽省府新桂系的矛盾、皖东北本地封建势力的尖锐对立、苏北国民党顽固派的时而边境摩擦中任职皖东北的。我们再来看看1939年发生的一些事情:从大的方面说,1月,国民党中央五届五中全会确定的“溶共、防共、限共、反共”方针,等于为以后的国共摩擦埋下伏笔、定好调子;3月底,宿迁县长鲁同轩(和柏是朋友,常住宿迁北部)视察归仁集,顺便和归仁集区长单仲弼(柏的前妻堂弟)带骑兵数人到大柏圩。鲁同轩和单认为大柏圩既有一定的武装,距离归仁集又近(12华里),在抗日反共上可互为支援。鲁同轩和单的想法从战区划分和理论上能说得通,但从皖苏行政隶属上根本不可行,所以柏在权衡后没有应允;6、7月间,八路军得到盛子瑾的“邀请”进入皖东北公开活动以后扩展很快,新桂系以此为“把柄”向老蒋告发,说盛子瑾在皖东北对待地主比共产党还狠,完全被共产党赤化,国民党中央开始严斥盛的“错误”;8月底,新桂系密谋让地主势力打死盛子瑾,用灵璧县长许志远取而代之;10月,新桂系又撤掉盛子瑾兼的泗县县长职务,另派嫡系朱天修为泗县县长。朱带领自组的一套班子随即到半城就职;11月,安徽省府又解除了盛子瑾专员的职务,另委马馨亭为皖东北专员。马带一队人马(近千人枪),以灵璧的许志远二支队为接应,开进皖东北,企图用武力赶走盛子瑾。安徽省府表面上步步紧逼的是盛子瑾个人,但真正目的是想挤压共产党在皖东北的根据地。这时,在皖东北一帮受盛子瑾打压的封建顽固势力,趁机掀起“拥马倒盛”的风浪。大柏圩虽地处偏僻,但当时周围有不少地主和士绅经常穿梭暂避于此,对外面的这个信息应该是知晓的。不然大柏圩地主们也不会和八路军先是保持不即不离,后则采取渐行渐远的态度,或者说也不敢长时间软拒敷衍八路军的。
按照和盛结触较多的张爱萍说法,盛子瑾是个有个人英雄情结和政治野心的人,仗着上有戴笠照应、下有武装在手,外有八路军相助,对安徽省府新桂系采取的一连串打压排挤自己的动作,本来是不在乎的。但随着国府上层的斥责施压不减、安徽省府的不支持和百般刁难、地方顽固势力的蠢蠢欲动,盛倍感被动。眼看自己在皖东北创设的一片基业(武装力量、县区班子、财税制度、军政学校等)转入新桂系手中,选择放下,黯然离开,自是百般不甘。但若贸然抗拒,死顶硬拖不交权,又觉心里沒底。所以当时盛面对窘局也是一筹莫展。盛所处的困镜,皖东北特支一目了然,八路军和新四军在皖东北之所以能够得到快速发展和壮大,是与盛的开明支持和默认协助分不开的。所以,为了维护皖东北来之不易的抗日合作局面,顶回国民党顽固派掀起的反共逆潮,苏皖区中**政军决定针锋相对:安徽省府不论派谁来皖东北,真心与共产党合作抗日,欢迎!存心破坏抗日合作大局的,滚蛋。马馨亭授命携兵奔赴皖东北,可不是来与共产党真诚合作的。所以八路军决心实施“拥盛驱马”策略,对盛子瑾施以援手,趁马馨亭立足未稳时帮盛子瑾将其赶走(因为这时八路军手中有苏鲁豫支队一、四支队,盛子瑾辖下的由共产党掌握的五个支队及地方武装等可调动的部队)。盛子瑾为保住权利在犹豫中也只能同意八路军的主张。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车过大柏圩街
2,马馨亭来皖东北和入驻大柏圩故事
马馨亭是宿县时村人,按照姚奠中的评价,在国民党地方官员中,还算得上是个会权宜,朴实率真,没有官僚习气的人。之前做泗县、嘉山县长时口碑也不错。但马馨亭的军事才能其实和三国时的老本家马谡差不多。马馨亭若真懂军事,就应兵贵神速,带兵走五河南,直奔盱眙县的六区专署所在地---管镇,近、快、准、狠,一步到位,取代或降服盛子瑾。或者由灵璧南,经泗南趋双沟,径出洪泽湖北,抢夺八路军办事处驻地张塘,结局或难预料。但马馨亭一是畏惧淮河水势,二是感到力弱不敢冒险,所谓谨慎有余,胆量不足。天真地以为宿县时村是他老家,灵璧北有实力的雷杰三(当时已投日伪)是他亲戚(外甥),泗县曹场和武圩等地有势力的地主和他关系不菲,苏皖交界处的大柏圩圩堡坚固,粮草充足,并且在1928至1929年在泗县当县长时,即与当地地主建立私交,渊源不浅。只要到了大柏圩立住脚,再谋求和苏北的韩德勤和王克夏联合,就能赶走或拿下盛子瑾,重建六专署政权,也就能把共产党八路军挤出洪泽湖根据地了。虽然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却很骨感,1940年1月底,马馨亭带领近千人马从蒙城出发时,选择避开五河、灵璧、泗县的日伪据点,走西路,从津浦路西、灵璧县北,进入泗县。先驻泗县西北武圩庄(距大柏圩西七八十华里路程),结果被八路军苏鲁豫支队围住轮番攻击敲打了半夜,觉也没睡安(因为是国共合作时期,八路军进攻武圩是警告性的,是执行“拥盛驱马”策略,目的是撵走、是驱赶,并非要彻底消灭之,所以攻打至下半夜即撤离。后来围攻大柏圩,目的应也是如此)。
第二天,疲惫不堪的马馨亭不明八路军意图,带领人马逃出武圩,绕道泗(县)睢(宁)边缘的日伪占领区,经官山南、大庄北,过邱集,越陵城南、经找沟东,仍然直朝大柏圩而来。
马馨亭在开往大柏圩的途中,派其参议惠沐冰(泗县城内人,当过小学教师、校长等职)先到大柏圩,在祠堂内与高铸九、柏子亮等见面后,又到柏耐冬家(当时柏右臀腿之间患有恶疮,刚割治,在家静养,走动不便)向柏说明马部此行来意。柏知道马的到来,“仇盛”的地主们是欢迎的,也符合他们借马的力量抗衡盛子瑾和八路军的愿望。但大柏圩前面刚以驻军会引来周边日伪进攻为由拒绝八路军入圩,如果让马入驻,既有可能真招来日伪进攻(大柏圩东14里的蔡圩、东北不到30里的埠子集,西北20里的陵城集均为日伪据点,日伪军经常四出游扰),又彻底得罪了八路军,等于和共产党也撕破了脸。本想婉拒,但柏子亮等人认为马的到来是利大于弊,不全同意柏的意见。惠沐冰返途回禀马馨亭时,马的队伍已行至半路,马就以到大柏圩后再研究为由,率部于1月31日拂晓径达大柏圩西门外,在柏子亮、高铸久等迎接下,直接入驻圩内,司令部设在圩内庙圩的柏氏祠堂内,并随即派支队长岳易白率兵进驻双庄。
马馨亭部队的到来,表面上看是给皖东北“反盛”的地主顽固派们(特别是大柏圩及周边地主们)壮了胆、打了鸡血,使八路军一直以来的争取用最大诚意和耐心来劝说促进大柏圩这一皖东北最有实力和影响的顽固堡垒转化的统战努力化为乌有;但另一方面,马馨亭部队的行走路线(绕道日伪占领区)和进驻大柏圩,同样也为八路军以破坏抗日合作大局为由,找到实施“拥盛驱马”策略的正当借口,并且还正好可以拿大柏圩作靶子借以打击皖东北以许志远为首的顽固派和苏北以韩德勤、王克夏为主摩擦派的难逢机会。因为当时大柏圩和双庄虽然是个夹在泗、宿、睢三县边区角落里的村庄,但在当地地主圩寨中却是较有力量和影响的。大柏圩以东以北的许多圩寨的地主,都以大柏圩对八路军态度做风向标,这种犹豫观望和不积极配合,严重影响和阻碍八路军在这一带的扩展(事实上,这些村庄的地主们在大柏圩被打开后,也都瞬间变得明智了,对八路军的态度也由抗拒观望变为有合作意愿了)。在这一过程中,柏耐冬作为大柏圩主心骨的犹豫和对国内局势的无知,高铸久、陈又蛟、万拱吾等一帮借住于此的落魄地主的推波助澜、从旁撺掇,正好和柏子亮、柏全秀等柏氏家族实力派的心思,一拍即合,最终把大柏圩推上了国共角力的砧板。好多年后,不少柏氏有识之士都认为大柏圩柏姓当时是站错队了(柏寒家除外)。其实只要回览大柏圩发展史,你会发现,柏氏来此落户时间虽很长,但柏氏发家时间却很短:源于清末,兴于民初,达于乱世,耕读并重。当时柏氏少有的几个精英,受的是传统教育,所谓的家国情怀就是维护正统,保存实力,守住基业,这个底线也无可厚非。但是在社会处于变革时期,特别是在国家民族处于危亡之际,个人、家庭、家族、集团,想抱残守缺、偏安一隅、搞独立王国,是不可能的,历朝历代都不允许。想想看,老蔣在发血本追剿红军时,途中也不忘腾出手来收拾云贵川地方军阀。再以当时灵璧北部高楼圩主高质卿为例,高在当地也是个大地主。他拥兵自重,不抗日,不纳粮,也不反政府,对八路军、新四军敬而远之。后因与雷杰三及新任泗县县长黎纯一联合反对盛子瑾,以当时情势,反盛子瑾就是破坏抗日合作大局,所以很快被八路军打垮。因为这是国共合作抗日时期,八路军和新四军也是国家军队,虽然不是中央军,但是是正规军。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柏氏祠堂的一世祖法宝公灵位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大柏圩柏氏堂号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柏寒和夫人胡南影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柏其昌和他的子(右一柏培立)侄(左一柏伟立)们

3,年关临近的守与攻故事
大柏圩地主们自拒绝八路军入驻以后,一直处在惊恐中,马馨亭的到来,虽使大柏圩的武力一下子增加了多倍,但喜忧参半:若能借此赶走盛(此时,经武圩之战以后,安徽省府又发出撤职查办盛子瑾的通告),重建六专署的新政权,则大柏圩的前途无虞。否则,大柏圩将难以保全。
马馨亭从省府出发时的正式职务是安徽省第十四游击纵队司令,这次来皖东北入驻大柏圩的是一个支队,下辖第一、三两个大队及一个直属中队,一个迫击炮排,约千人枪。进驻大柏圩后的当日晚上,马即去看望柏耐冬,并派他的军医来为柏治病疗疮,其真实目的是因部队连日疲于奔命,粮草不足,让柏帮其借粮饷(柏先强调说大柏圩非久留之地,八路军发展的方向是洪泽湖周边地区,马必须快速借助江苏省府苏北的的力量方能在此站住脚。后与柏子亮等商量后答应暂借500银元,18石小麦供马部使用)。2月1日上午,马馨亭即派秦耐寒(苏北人,与泗阳专员王克夏很熟)去苏北泗阳与王克夏联络求援。晚上,柏耐冬在自己家备酒邀马馨亭的部分军官及姚奠中、高铸九、万拱吾、柏子亮等二十余人过节(当日是腊月廿四,也就算为马接风)。据姚奠中后来回忆,这顿接风宴中有这样几个细节:一是席间,马的军官谈及在大武圩被八路军围攻的情况时,对八路军的强悍战斗力很是恐惧;二是饭后,马给柏耐冬、姚奠中、高铸九、秦耐寒等分别送来了各种职务聘书;三是快散席时,大柏圩练丁徐永贵送来刘玉柱同志给柏和姚奠中的两封信(送信人在圩内柏毓甫家等候),说要到(大柏圩)向柏借庄子住。当时马馨亭认为这是八路军借送信来探听情况;柏这时无话可说,即以卧病在床为由没有回信,但安排把人送出大柏圩——(现在想来,这应该是八路军最后知会大柏圩)。再稍晚时,又从大柏圩正南杨楼传来消息,说八路军已从东南方移到川城一带,目标是朝大柏圩而来。
随后两天,马馨亭一边在等去泗阳联络的秦耐寒信息,一边对军队进行了梯次防御部署:马坐阵大柏圩以柏氏祠堂为指挥所,庙圩、双庄(岳易白带一个大队配合该庄地主武装据守)为犄角据点;在外围的正南、东南(西北、正北、东北是日伪顽占领区)方向的杨楼、小吴圩两处,安排牛肃久带两个中队配合陈又蛟的联保自卫队据守,后在八路军逼近杨楼,隔河对峙时,牛肃久怯战撤至钓台,八路军进逼钓台时,牛又撤至大柏圩内;西南边的程宅庄,由陈又蛟带联保自卫队据守,熬到2月2日天黑也撤至大柏圩内;东边的李圩,守军在2月3日也放弃撤至圩内。
从西南方向过来的八路军在进驻小惠圩时(距大柏圩西南十华里)因大意,着了地主武装的暗算,损失不小(一个连长牺牲),抵抗一天后,地主惠炯南和惠骧也逃至大柏圩内。至2月4日晚,其余各路八路军在不动声色的步步为营推进中,除小惠圩以外,未经什么缠斗就已逼占大柏圩南面的杨楼、小吴圩、王场、程宅、钓台、陈场、李圩等外围村庄,从西南、正南、东南、正东四个方向进至大柏圩庄前,对大柏圩形成围压之势。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大柏圩及周围村庄位置图
围攻大柏圩的战斗由担任新四军游击支队第四总队总队长兼政委的张爱萍统一指挥,调动的军队有:八路军苏鲁豫支队的精锐胡炳云大队、赵汇川支队和新四军第六支队的李浩然支队,与国民党安徽第六行政区专员盛子瑾的“六抗”四支队协同作战,综合兵力是马几倍(其目的应还是先保持对马部的碾压态势,逼其撤离)。毕竟处于国共合作时期,八路军又是跨战区作战,为防节外生枝,给国民党反共留下口实,部分参战部队换配盛子瑾部队的“瑾”字符臂章。所以大柏圩内的守军明知外面攻打他们的是八路军,但轮番冲击的部队却都像是盛子瑾的部队。这正是:不需你来你偏往,摆下八卦任尔闯;网脚入水刚抖缰,罩下鱼儿已惶惶。欲晓后事,请看下期:巜柏姓密事》(中4)(六)庚辰年关发生在大柏圩的弃与散的故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3-7 09:31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3-7 09:31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455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