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6883个阅读者,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0-3-11 19:01

【史海钩沉】泗县释迦寺碑石辑考



迤逦轩主 发表在 安徽论坛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143-1.html


刘康乐, 泗县人,哲学博士,
长安大学政治学院教师,
主要研究方向:宗教学理论、佛教、道教等。
2010年安徽省泗县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释迦寺大殿所在的土地被当地政府拍卖开发房产,随后寺内仅存的明清古建筑大雄宝殿厄运难逃,惨遭野蛮拆毁,有著数百年历史的释迦古寺一片残垣断壁,瓦木狼藉,令人心痛不已。释迦古寺被毁事件,引发有识之士的强烈谴责和媒体的广泛关注,在舆论的压力下,商业开发活动已经制止,当地政府也正在规划原址重建释迦寺,但被毁的古建筑却再也不能一睹风采,泗县佛教之历史遗迹难再寻觅。
余家籍泗州虹乡,生于斯长于斯,乡情所系,于泗州历史人文时加关注,今伤于古寺被毁之痛,乃往故址凭弔感怀,于废墟之上发见明清碑石两通,一为明景泰三年(1452)所立的“重修释迦寺记”,一为清康熙四十九年(1701)所立的“勅赐释迦寺重修藏经楼施地围牆碑记”,两碑于释迦寺往事多所记述,碑石製作精美,书法苍劲有力,保存完好,实为不可多得的珍贵文物。馀遍查泗县历代方志和相关古籍,此两通碑石文字均不见记载。据当地耆老所言,“重修释迦寺记”和“勅赐释迦寺重修藏经楼施地围牆碑记”两通碑石原砌于释迦寺大殿后牆,一直以来无人问津,其内容亦鲜为世人所知,今大殿被商人所毁,碑石暴露于残垣废墟之上,令人嗟歎感伤。为不使释迦寺历史演灭无考,馀广搜方志金石、赶制碑石拓片,并补缺残损漫灭之文,多所收穫,今刊以备后之研究者所考。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一、明景泰三年《重修释迦寺记》

碑用本地青石所造,高约200公分,宽约60公分,厚约10公分,立于明景泰三年(1452年)十二月,周围饰以云纹,碑首半圆形,居中题额为两行楷书大字“重修释迦寺记”,正文楷书正体小字,通栏竖排22行计898字,题名为“虹县重修释迦寺记”,“赐进士奉政大夫修政庶尹护部郎中颍川陈翌撰文、赐进士承德郎礼部仪制清吏司主事汲郡王瑾书丹”,正文如下:
释迦寺在县治东南二里许,洪武国初僧会赐有为住持创建道场,开设衙门,至僧会显渗重修佛殿、方丈、两廊伽蓝堂、山门,饰以丹青,庄严圣像,焕然可观。岁月久远,风雨损坏,椽瓦脱落。延至正统初,僧会相澄为住持,悯此倾颓,慨然有兴修闢大之意,扵是尽抽衣钵,广募人缘,扵上江抡选材木,烧造砖瓦灰料,卜日鸠工命匠鼎新,修造佛殿三间五架、山门、伽蓝堂各三楹;殿西创建祖师堂三楹,塑以尊像;殿后创立方丈五间七架,梁栋用油漆,地铺砖石;东西建两廊各七楹,方丈后创造法堂三间、穿廊数楹以为讲经之地;东廊后建房屋数十楹以为会食之处,设钟鼓、云板为起居食息之节;山门两傍作角门,通出入往来之便,以至香积、廪库悉皆备具。寺周围筑垣墙,植松栢、花果、竹木,森森鬱鬱,寺前后左右置地若干畒,寺西南置池塘一所,种柳千馀株。又有僧徒相宽、相海、相通、戒铭、戒昇、戒清、戒圆、戒全、戒方、戒果、戒杲、戒瑄、妙□、文全数和尚以賛助之、经营之,起工扵正统二年春初,落成扵景泰改元之际,由是祝延圣寿,有所依归,合郡人民既有所瞻礼,云游之士乐此盛刹,滔滔而来,禅客儒流慕此美景,赏翫无穷。暇日入山採石,募工建造城西门响水桥、东门通泗桥、北门石桥以通往来,万人称便,每桥用石三百馀车,乡人莫不奔走奉承,非德化所及焉。能如是宗师名相澄,号湛然,俗姓何,本县南一都人,世居金台,高曾祖元末游淮泗,乐此风俗之美,遂家焉。父讳常,母张氏,师生扵永乐之初,自幼聪慧过人,有超凡之志,居家孝友,乡人重之。时太宗文皇帝崇奉佛教,选天下俊秀端良之士度为僧道,师遇选列,有司以礼遣送出家,投礼师性,受为弟子。隆师亲友,了撤教典,通晓儒书,云游方外,亲近知识,忘却世缘,将欲归隐不果,为众人保举,代僧会性一为住持,遵守清规,戒律严明,广结人缘,接引后进,救人之急,济人之困,与人作佛事,一钱无取,修城人夫□,师以麦量数□斛济之,襟怀洒落,喜得賔客,轻材重义,名动内外,上至朝士大夫,下及庶人,莫不惨礼恭敬,真乃众僧中之领袖、宗教中之白眉者也。耆老周达、王让等谓□□曰:“宗师上人有此功行,岂可泯乎?愿求一言,垂诸永久。”予与湛然同闾里居相迩,自幼交喜,不敢辞,姑述其实行,以勒诸石,后之君子倘能继宗师之志者,尚当考扵斯焉。是为记。
大明景泰三年岁次壬申冬十二月吉日立石
虹县知县边宁 主簿雷泽 致仕教谕林环 邵武府检校李春 黄陂县丞王政 听选官陈竑 医学训科梁贯
本县儒学教谕丁宣 训导冯观 姚诚 庠生陈瑛 苗荣 周辑 卞通 黄森 邓贵 张瑾 吕谦曹铭 娄贵 周运 许真 许详 魏暹 仝立
国子监监生李端 郭岩 □□ 曹端 高岳 李谦 吴聪 部掾石进 周福 司典卢敬 杨森 衡通 朱瑄 梁通 夏荣 曹政 田增 吴祯 张凯 许荣 吴□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二、清康熙四十九年《勅赐释迦寺重脩藏经楼施地围牆碑记》

碑用本地青石所造,高约140公分,宽约55公分,厚约10公分,立于清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中秋,阳面周围饰以云纹,碑首半圆形, “文林郎知凤阳府虹县事娄山韩章题额”,居中两行篆书大字“毘尼久住,正法永昌”,正文楷书正体小字,上下四栏竖排70行计797字,题名为“勅赐释迦寺重脩藏经楼施地围牆碑记”,“吴门花诰撰并书”;碑阴额题大字楷书“立石题名”,下列助立者姓名通栏竖排18行,包括宁河武顺王邓愈之孙邓杰并本县官绅、乡老等计123人。
(碑阳正文)
虹城东隅有释迦寺,繇山门拾级而登,仰见巍楼耸于虚空,是即沙门所构以奉藏经者也。然攷其由来,乃系宋英宗时勅赐寿圣寺,明祖定鼎,易名释迦,至正德间始建是楼而供养法藏。又在天啓之初,楼后复有斋堂、橱库、寮房为之环护左右,映带基地埏亘,旬夏丘古刹也。奈岁月既往,龙象中哀,物无常主,割踞瓜分,追溯前日渺焉。虽继寺师云蔚等痛法宝之尘封、怅宗风之久坠,乐从众议,敦请华山借堂和尚飞锡来此,宣扬戒律,剪剃薉芜,向之剥落者从而丹艧之,向之残缺者从而补葺之,法藏之前后失次者从而甲乙。然法藏之蠹用囓伤者,不惜精□以竣□之,脩广举坠,焕然聿新,一时淮南、泗北间信女善男闻风远至,打醮行脚棒喝弗倦,宰官□者岁脩公养焉。余客虹以来,时典署中诸君子访道论诗,或坐听松风,或烹茶月夜,每望眺楼中而见夫普门大士,悲空睟盎,缨酪交加,其旁则方匦长龛,东西森向,琼籤玉轴,充仞琳琅,经律戒藏,部分榔然,共有若干卷,稔知阐扬纂订之功,借堂有焉。独是楼后隙北已非常住所有,心窃悲之,今□□□人各出囊中金欲购当时故址,师有难色,余曰:“不然,□丛林护楼之地在之多有,今结制生徒护外屡满,晨夕安单不无湫溢之伤,是楼地之不可不复也。”幸地主圣岸若野西道人闻言合掌欢喜,却金不受,遂割地三十馀丈,永归常住。噫嘻异哉!余尝观古今来梵宫法宇,往往兴久倾圮,或罹刦火,徒令怀古之士遏其地感慨希嘘,索诸荒烟蔓竹中而不可得,今此楼独无恙,且百年之馀复得借堂振兴慈化永镇山门,旬知脩多逻藏自有天龙神鬼百万护持者众,非偶然矣。特念楼后之地,圣岸曰:“今日之举,逢善知识,遇大檀越焉,知非当年此寺创兴之丹来乎?”师曰:“佛言善哉善哉,如是如是。”即以置地金付诸监院,令年以为护楼围牆之用,其墙以内中可建法堂五间,旁可得寮屋十间,愿徐为之,以俟后之君子。至若寺之有逻汉石、银壳树、琵琶井、香水墙、九欹(奇+攵)松,诸景已寄之东林,倡和诗中不时及也,兹因今年之诗,故记其言,以备所考云。
康熙岁次庚寅中秋穀旦
文林郎知凤阳府虹县事娄山韩章题额(韩章之印)
吴门花诰撰并书
捐资檀越
韩训菴 韩冶菴 韩未抒 韩协恭 王惟明 张彤锡 杜章鋐 卢亮生 花锡五
嗣法门人 介年长 居易常 鉴中谛 木山荣 立
(碑阴立石题名)
宁河武顺王孙邓杰 官舍陈端 边 通 雷 应 尹叔 何仁敬 何仁义 何仁礼
耆老
蒋彦名 周 礼 孙有才 邰 泰 魏 连 顾 敏 时□
程 福 张 朋 孙 胜 苗 信 张 通 许 侠 □□
魏 通 王 论 范 荣 瞿 谈 贺景春 马 政 □仁
冯 中 张 振 邰 俊 周 逵 毛 信 粱 光 □□
姜 昕 何 志 毛 通 胡 义 戴 宾 王 政 朱文
高 松 胡 安 申 庆 时 泰 向 □ 朱 广 □□
李 刚 苗本立 刘 监 彭长亮 侯 仙 朱 贵 □□
曹伯敬 王 諠 申 全 董 林 董 光 韦 □ □□
曹伯刚 曹景芳 孙 祥 苏 荣 王 俊 时 中 □□
叶 秦 独 责 叶 林 仇 贤 冯 福 □ 中 □□
彭 寿 颜 政 刘 驾 曹 宽 陈 路 □ 四 王浩
唐 顺 周 暹 于 让 刘 信 张 家 王 □ 王海
梁 裕 唐 胜 周 文 欧 阳 陈 政 王 □ □文
许 俊 曹 谅 邓 富 张 聚 刘 名 王 贵 王□
张 铎 李 本 张 全 韩 忠 房 成 丁 贤 王□
伊表叔 韩整 韩瑾 韩荣 韩让 善人高亮全 王 广 雷善明 王 □ 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三、明崇祯中《释迦大寺新置藏经碑》

余检《光绪泗虹合志·艺文志》,得虹县释迦寺又一明代碑石材料,题曰“释迦大寺新置藏经碑”,撰文者为明崇祯时虹县儒学训导凌梦晹,文中所述内容为明代释迦寺藏经楼新置藏经之事,与现存碑石所载藏经楼等事正可相互印证,惜岁月久远,碑已不存,惟文尚在,兹录如下:
虹之东南隅有释迦大寺,名刹也,门前水类恒河,梵阁薄云霄,供养庄严,时闻磬铎钟鼓之音,禅关岑寂,伟然开一丛林,乃寓内诸灵山福地,輙有藏,日聚沙弥而读之,显说三身,以默佐风教之所不及,顾此久无藏,居(尼)恒、金刚、法华数卷而已,有善知识,无不二法门。比邱智光、慧檀、明敬聚而谋曰:“吾侪错背君亲髠髪而缁,而目不睹西来全典,埋头喫饱饭,不几错过一生,谓髠缁何?”对世尊发大誓愿,集十方檀越金钱而购求之,欲于无边苦海中架一桥梁渡人登彼岸,会优婆塞陈一枝、孙光祖数辈有宿愿,倾赀无恡色以赞其成,经即至,诸天欢喜,吹大法螺,鸣大法鼓,围绕顶礼而□(拜)世尊。智光、慧檀、明敬则又聚而谋曰:“睹全典而不解全典,如口说食终不得饱,解全典而不能行全典,如以萤光烧须弥山,终不能著。”遴戒律僧自永安而外得若干众,灌顶薰修,翻阅贝多,时爲说法,始于万厯丙辰七月望,终于戊午元宵夕,前后凡改岁三,月亏盈十有五,爲日四百有三十而圆满。事竣,越二岁爲天启改元之浴佛日,前诸檀越比邱合而谋,请悉其所以而书之珉。夫天竺古先王之教,汉以前未有也,有之自明帝始,然兰台之所秘密,四十二章之外无闻,迨唐而始奢其言,海墨不能书,拈花指月,几与五车三洞争雄,谓过是西方十万亿万土有佛名阿弥陀而行化若相国,又若储君者曰观世音大士,诸菩萨本妙觉心同一慈悲拔难,今四天之下无不知阿弥陀、大士诸菩萨者,其神明之若人臣之于大君,其怙恃之若赤子之于慈父母。窃尝于大藏中求我诸菩萨妙明之本体,则得摩诃般若波逻密多心经、圆通、方广之用,则得法华经普门品合体用而广大精微之,且以证其始,则得楞严经二十五行圆通章,极乐之界因以证其终,则得二菩萨受记经、大悲陀逻尼姥陀逻尼、大方广圆觉脩多逻了义、楞伽、金刚诸经,种种心印可以奉持,乃诸菩萨说法无法而非心,世人能觉此心则无心而非法,故天下求佛于佛而示之曰即心即佛,天下又求佛于心而复□(示)之曰非心非佛,夫知非心非佛之旨而即心即佛者,始爲眞得也,此曹溪之所以顿悟于黄梅也。呜呼!悟此而后可与读藏,悟此而又何所读藏,今之读藏者悟耶?未耶?此役也,其护而守之者祖与,绍介而乞言者尤生希汤也,诸凡有功德于是藏併得书姓名于碑之阴。[ (清)方瑞兰纂:《光绪泗虹合志》卷十六,“中国地方志集成·安徽府县志辑30”,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98年版,第616-617页。]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考诸虹县释迦寺旧有碑石多方,除上述所辑三通碑石外,清莫之翰纂修的《康熙泗州志》还记载释迦寺曾有“透亮碑”[ (清)莫之翰纂修:《康熙泗州志》卷二,清康熙二十七年刊本。]一方,实为碑额镂空雕刻的精美碑石,可惜早已无存,亦不详其内容。虹县地处江淮水患频仍之域,历史上佛教盛行,唐中宗时有西域和尚僧伽驻锡此地,神通济度一方人民,圣名显于后世,号曰“泗州大圣”,敕建普光王寺并灵瑞塔供奉。唐宋以来,虹县都是佛教流行之地。虹县释迦寺以佛祖释迦牟尼之名为额,在全国并不多见,泗县现存释迦寺的两块碑石,是了解明清时期泗县佛教历史的重要资料,弥足珍贵。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3-12 09:22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3-12 09:22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751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