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7502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0-3-14 20:22

【乡土论坛】虹乡八景? 此说有误!



迤逦轩主 发表在 安徽论坛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143-1.html


作者:继扬(张文德)
说到古泗州历史上的“虹乡八景”,当今泗县人大多耳熟能详,八景所指为:羊城春色、屏山晚照、柏蒲荷风、赤山暮雨、阴陵夜月、蟠龙积雪、隋堤烟柳、汴水晴波。
八景之首,羊城春色:在泗州西四十里,为古虹州旧治,已久没于水。据传常于雾露之中,见城郭楼台之状,宛如海市蜃楼;且每逢春季,湖滨芳草萋萋,野花争艳,兔走鸟飞,鹿逐羊跑,更兼八角琉璃井,风景秀丽。故“洋城春色”列为八景之首。今湖水干涸,垦为良田。龚起翚诗:冻解波纹碧,春归沙际暄。渚浦藏宿鹭,野水下清鸢。燕舞香泥坠,鱼惊绿藻翻。杖藜从此过,归带碧湘痕。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2.屏山晚照:泗州北二十里处有一山,环羽如屏,故名“屏山”,亦称“翠屏山”。此山曾出产美石。从前在山西坡有洁白巨石,在夕阳映照之下,银辉四射,站在州北关城楼上亦遥遥可见。古人称为奇景。龚起翚诗:不惜登临倦,还成汗漫游。断云垂远岫,落日照前洲。迢递屏阴迥,苍茫峤色浮。寻幽忘去路,祗觉水云悠。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3.柏浦菏风:在泗州北七十里的“柏家湖”,每当荷花开放季节,清香馥郁,别具一番情趣,是虹乡佳景之一。宋代有诗人曾于湖上划船,赋诗颂之。今久经沙淤,尽为良田,村舍所占。龚起翚诗:淼淼烟波净,娟娟菡萏红。淡妆初着雨,幽气倏生风。天镜开晴碧,丹霞绚远空。无边潇洒意,一曲棹歌中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4.赤山暮雨:赤山(泗县山头镇)在州北七十里,蜿蜒千尺,土石皆红。在暮色细雨之中,飞红滴翠,如龙凤起舞,翩跹而行。龚起翚诗:云中隐隐草菲菲,也学高人去采薇。行到桃园流水处,林头挑得明月归。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5.阴陵夜月:阴陵山,州西三十五里,在鹿鸣山西楚霸王项羽失道处。昔日,山径迂回,夜深人静,明月高悬时,尤为幽静而迷人。龚起翚诗:怅望阴陵到,难招楚霸魂。云迷千树暗,冥合万山昏。子弟兵何在?佳人墓尚存。独怜千古月,犹自照荒墩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6.盘龙积雪:盘龙山,俗称老佛爷山、老山,州北二十里,环山之石,盘伏如龙。山上曾建玉皇阁,在皑皑白雪相映下,尤为壮观。现庙阁已毁,唯鳞状之山石尚存。龚起翚诗:远望龙山上,琳宫白几重。那存金菡萏,祗见玉芙蓉。万树悬冰柱,千岩尽冻容。灞桥诗性好,策蹇会相从。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7.隋堤烟柳:唐朝 白居易咏“隋堤烟柳”云:“大业年间炀天子,种柳成行傍水流。西有黄河东楼谁,绿影一千三百里。”唐、宋时江淮漕运皆从汴水而达京师,宋南逃后废弃,汴床渐与堤平,汴河故道不寻。今泗城古汴河,东西河身尚存,也是个古迹了。龚起翚诗:芳堤春正丽,风静绝埃尘,柳色含霏润,烟姿拂黛新,碧漪浮曲岸,深翠锁重闉(yin),遥忆楼舡度,笙歌满水滨。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8.汴水晴波:隋大业年间,炀帝发民夫百万开通济渠,沿渠筑堤,穿宿州、灵壁、虹乡、泗州,长千余里。隋炀帝下扬州即从这时在通过。当时千里长堤,夹岸植柳,水阔而深,飞桥似长虹。依桥俯视,汴水滔滔,船行如梭,故有“汴水晴波”、“隋堤烟柳”之说。龚起翚诗:寻芳临水曲,轻蔼荡春晖。波映苹光绿,风扬花片飞。莺啼声婉啭,树合色霏微。遥见青帘挂,何妨典春衣。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这是大家广泛认同的经典版本,对八景的历史和文化都有了充分的解读。以朱祥老师为代表的泗县作家对八景文化作了深入浅出的阐释和演绎;以王敦平老师为代表的泗县摄影家则以这段历史为背景,创作了一系列具有代表意义的经典作品,让泗县的“八景”文化名扬天下。
那么,“八景”之说究竟起于何时呢?
据《千顷堂书目》记载:大明朝嘉靖年间,王万年编修过《虹县志》,这是目前可知最早的泗县史志,我们就此联系了国家图书馆、安徽省图书馆等单位,可惜都无迹可考。
一百多年后,到了康熙十一年虹县龚起翬修《虹县志》时“虹邑适议有修志之举,因索旧志,展观其间,舛(chuǎn)紊、芜秽(wú huì)、缺略诸病,亦复不少”,到了十七年知县彭翼宸再续《虹县志》时,甚至说“虹邑志,前此散漫,无所考。”由此可见,到了康熙朝,因为兵燹水患,嘉靖版的《虹县志》已经没有了完整版本。
成书于公元1672年的心水堂出版的《(康熙)虹县志》,是目前存世的最早的泗县史志。在“形胜”一章,明确并简洁的将“八景”名列其后,虹县八景:羊城春色、屏山晚照、赤山暮雨、柏浦荷风、汴水晴波、隋堤烟柳、阴陵夜月、龙山积雪。龚起翬,这位在《虹县志》上留下大量诗赋的父母官,又在其后“山川”一章,分别对以上“虹邑八景”一一写诗、作赋,着力推介;可以想象,没有大量的实地勘察走访,细致入微的调查研究,是不可能做出这样近乎完美的归纳和总结,对于刚刚就任虹县令不久的龚起翬来说,公务缠身兼顾游山玩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由此我们可以推测“虹县八景”一说,不可能是龚起翬,或者说是康熙十一年的专利,或许这位县令大人只是延续和演绎这一说法,传承了至少是明代以来的虹县的旅游文化。
一百年后的乾隆53年,泗州知州叶兰主持重修《泗州志》在卷二《建置志》中“古迹”项目中,依然引用了《(康熙)虹县志》的提法,称其“旧虹八景”。
又过了一百年,在公元1888年修订的《(光绪)泗虹合志》中,则再一次延续八景定义,继而又改称其“虹八景”。
民国23年,专员兼县长的鲁佩璋主修的《泗县志略》因为篇幅较小,“形势”中,没有言及“八景”;1988年编印的《泗县志》25章文化节,依然没有提及我们期待的“八景”;正当我们踌躇于何时有“虹乡八景”这一提法时,一本1987年油印的《泗县文化志》小册子给出了答案,在其“名胜古迹”章节中赫然的说到“虹乡八景”。

由此可见“虹乡八景”这一提法,最早可能出现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的《泗县文化志》上,其后每一份介绍泗县历史、文化、旅游的文字,无一例外的都说“虹乡八景”。之所以谓泗县为虹乡,是因为,泗县古称“虹县”,清朝乾隆42年(公元1777年),裁虹归泗,虹城成为泗州州治,虹地改称“虹乡”。
由此改称“虹县八景”为“虹乡八景”,让虹县这一“胜景”的历史缩短了至少一百年! 改“虹县八景”为“虹乡八景”,也抹煞了虹县令龚起翬在康熙11年所做的贡献,没有当年《虹县志》浓墨重彩的一笔,没有饱含深情地演绎,没有那些洋洋洒洒的“八景诗”,今天我们可能都不知道脚下这片土地,曾经有过众多像“八景”一样,辉煌的过往。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3-15 09:47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387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