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8196个阅读者,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0-3-17 13:15

〖民国洪泽湖匪事〗湖匪高铸九



迤逦轩主 发表在 安徽论坛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143-1.html


民国时期的洪泽湖位于苏皖两省边境,方圆数百里,水域辽阔,物产丰富。素有“日出斗金地,万民求食处”之美誉。但富饶的洪泽湖并非是穷人的天堂。沿湖地区芦苇和湖草众多,成为土匪、渔霸出没之地。高铸九即为湖西一带有名的湖匪、渔霸和安清帮头子。
从军与发迹
高铸九,原名高慰亭,泗县东南半城五区、即今泗洪县龙集镇应山村小张嘴人,约1890出生。其家境较为富裕,中学毕业。早年曾在西北军孙连仲、弓富魁、刘汝明部任副官、参谋等职。1930年返回原籍后,在洪泽湖西岸一带利用安清帮的地位广收徒子徒孙,扩充势力。
1931年,高铸九因与当地百姓发生矛盾并打死多人,经百姓控告,被泗县政府逮捕入狱。1932年冬,王树功任安徽省第六行政区督察专员公署专员兼泗县县长。王树功是泗县崔庄(今属泗洪县)张仲煊(即张明甫,晚清举人)的老友,而马子延(双沟人)、高石农(泗县人)和柏逸荪(泗县大柏圩人)等是张仲煊的亲友或学生。于是,在高石农、柏逸荪等人的帮助下,高铸九得以保释出狱。
王树功为首任第六行政区督察专员。由于专署初建,财力有限,泗县常备队武装力量不足,王便以暂借的名义向泗县各地主大户筹集钱款和枪支。柏逸荪1956年接受组织审查时,在其所写的回忆中是这样说的:当时苏皖边境,即泗县、睢宁、宿迁交界一带的土匪,如刘荣铎、魏友三等已率部共约二千余人接受驻淮阴的西北军二十五路军司令梁冠英的招安,地主武装对付土匪的压力也有所减轻。在此形势之下,马含章、高铸九等人认为这是进一步接近、讨好王树功的机会,随即主动上缴部分武器,并协助县政府向地主大户筹款。
在高石农、马含章(泗县双沟马套、即今泗洪县峰山乡马套人)、柏逸荪等人的协助和支持下,王树功的困难很快得到解决。不久,高石农当上了泗县义务小学校长,马含章也当上了泗县常备大队队长、区长等职。高铸九与泗县统治集团中“明派”势力(张明甫为首,因其名中有“明”字,故称)的联系更加紧密,自身力量也得到进一步的扩充。
洪泽湖安河口一带有许多无主荒滩,百姓在荒滩上垦殖、坎草易产生矛盾。高铸九拥有百余人的武装,在控制大量荒滩的同时,常挑起百姓之间的纠纷、甚至械斗,以便从中渔利。以周华青为首的当地开明士绅曾向泗县政府请求“重新划分湖地”,缓和矛盾,但一再遭到拒绝。直至1933年11月,鲁佩璋就任第六区行政督察专员兼泗县县长后,情况也没有多少改变。
组建抗日游击队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1937年底,南京失守后,皖东北形势危急。泗县、睢宁和宿迁一带地方政府号召民众组织抗日游击队,配合正规军袭扰日军后方,保家卫国。
1938年1月,第五战区第五游击纵队在泗县成立,孙伯文(宿迁埠子集人)任纵队司令、孟广泰任副司令。纵队下辖三个支队,第一支队支队长马含章,副支队长柏逸荪、贺祥符。第一支队支队部的主要成员有:秘书姚奠中(山西稷山人,1937年7月,与柏逸荪毕业于苏州章氏国学会研究生班),政治宣传员万拱吾(泗县草沟人,泗县中学教师)、王亚箴(五河县界沟人)和顾景新等。王亚箴和顾景新为共产党员,是柏逸荪上高小时的同学。高铸九由于年龄较大又当过旧军官,担任司令部的副官长。
姚奠中在2005年所撰写的《柏玉孙是什么人?》一文中说:“柏逸荪、高铸九、马含章和共产党员王亚箴、顾景新共同聚集各地民间枪支,组成游击队抗日,被编为第五战区第五游击司令部第一支队。高、马都是‘南北战争’后被编遣下来的旧军官,因而马被任命为支队长,而柏被任命为副支队长。高所组织的部队、人枪交他本家带领,他被任命为司令部副官长。”
1938年1月30日,正值农历除夕,高铸九和万拱吾提议,邀请第一支队负责人及部分好友结为异姓兄弟。高在泗县状元街自己住的客栈里,准备了一桌酒席,马含章、柏逸荪、李余三(山东昌乐县人,时任泗县卫生院院长、纵队军医官)、陈少寰(泗县中学校长)、高石农、陈又佼、王志超等人应邀出席。二日后,由姚奠中执笔,写下了结盟誓词,内容大意是,“国家多难,民族罹祸,血气之俦,咸欲自奋。顾以后,同心抗日,共安天下,甘苦与共,生死相渝。并预祝抗战成功”。
1938年2月,书生出身的柏逸荪奉命率部开赴淮南盱眙、明光、五河等地抗日。但由于游击队内部争权夺利,纪律较坏。8月,柏愤恨辞去副支队长一职。
1938年11月,日军进攻泗县,第五战区第五游击司令孙伯文逃走,泗县城沦陷。柏逸荪与同学姚奠中一起避居老家大柏圩。不久,身为第五游击司令部副官长的高铸九也来到柏逸荪的老家,住在柏氏祠堂里。1939年初,姚奠中在大柏圩开办“菿汉国学讲习班”,讲授国学,高的儿子也在讲习班里学习。
参与小湾事件
孙伯文逃离皖东北后,安徽省政府任命盛子瑾为第六行政区督察专员兼第六区抗敌司令部司令和第五战区第五游击区司令部司令。要在皖东北能站稳脚跟,并非易事。当时的皖东北交通闭塞,经济文化落后,封建势力强大,民众生活困苦。盛子瑾在共产党员江上青等人的推动下,以公署的名义采取了一些符合抗日需要的政策,得到了广大民众、开明士绅的支持和拥护。但盛的某些做法过火,触动了上层封建势力的利益,引起了许志远(青阳镇北小陈庄人,黄埔六期毕业)、王仲涛(泗县黑塔东南王圩、即今泗洪县重岗北王寿人,其父王禹锡曾任泗县财政局长)、王健飞(泗县小湾人,又名王广沛)和高铸九等地方势力的不满。
在高铸九到大柏圩的不久,小湾的王健飞、吴圩的吴天宝和吴然、奉登张圩的张子衡和小惠圩的惠骧等地方武装首领也先后到大柏圩,了解盛子瑾的情况。高铸九、王仲涛召集王健飞等人商量共同对付盛子瑾一事,并推定由王仲涛负责外出联络。
1939年7月,新四军游击支队派张爱萍、刘玉柱达泗县东南部地区。为了维护皖东北合作抗日的局面,8月底,张爱萍和刘玉柱邀请盛子瑾和许志远到灵北张大路八路军驻地进行会谈,以缓和矛盾。29日会谈结束后,盛子瑾一行行至泗县东北小湾村附近时,突然遭到王仲涛、王健飞等武装的袭击。他们误认江上青为盛子瑾,一齐向江上青射击,江被乱枪打死。盛幸免于难。盛子瑾在卫队掩护和“胡大队”的接应下到了老周圩一带方才脱险。小湾事件中,江上青、蒋茂林、朱伯庸、张愚非等8人遇难。
小湾事件发生时,王健飞等人担心盛子瑾有后续部队支援,即派人四出求助,并将消息告知大柏圩。柏逸荪认为,大柏圩的武装并没有参与袭击盛子瑾,无增援小湾的必要。高铸九坚持要去,柏于是同意。高遂即与柏逸荪的二弟柏耐寒、三弟柏耐岁及其他一行共约二十余人前往小湾。小湾在大柏圩南约20华里,高等人到达时距离事发已过半日。周汉波、陈又佼、吴天宝、吴然也先后到小湾,与高铸九等商量善后事宜。
数日后,盛子瑾委托周汉波转告王健飞:如王写书面悔过,将不予追究他们在小湾事件中的责任。但王健飞并未答应。高铸九、吴然、王健飞、王仲涛、张子衡等人在大柏圩玄帝庵的后院集中,由万拱吾执笔,众人商议共拟出盛子瑾的“十条罪状”,刻印成传单,由王健飞等人散发。因为都不愿署名,临时编了一个“泗县民众抗日除暴团”,并以此名义印在传单上。
小湾事件使盛子瑾进一步认识到自己的力量单薄,根据“罗岗会谈”达成的协议,欣然同意迅速成立“八路军、新四军联合办事处”,张爱萍和刘玉柱分别任正副处长。9月初,苏皖区党委在书记金明的率领下也来到了张塘。
与中共武装对抗
随着皖东北中共抗日力量的发展与壮大,安徽桂系集团把对中共的忌恨迁怒于盛子瑾,指责盛子瑾通共,已被“赤化”。1939年11月,安徽省政府主席李品仙下令撤销盛子瑾第六区专员和第五游击区司令职务,派十四游击纵队司令马馨亭强行接管专署。
1940年初,马馨亭率十四游击纵队进驻大柏圩。2月初,张爱萍率八路军苏鲁豫支队第一大队和独立大队、新四军第六支队第一团、“六抗”三支队攻打大柏圩,陈又佼、王仲涛、王健飞等地方武装与马部合流并共同对付八路军,高铸九也从中积极协助。2月10日夜,高铸九、柏逸荪、姚奠中等与马馨亭逃离大柏圩。柏与姚经睢宁大李集、蒙城等地于2月底达立煌县。高铸九在蒙城时遇到了接替马馨亭职务的第六区专员兼十四游击司令粟天一,高在粟天一的劝说下,接受粟的委派返回泗县。
1940年2月底,随着盛子瑾的出走,皖东北地区进入中共领导的抗日民主根据地时期。中共一方面联络开明士绅开展统战工作,同时也积极发动地方武装参加抗日。高铸九在地方做乡长时,也曾是中共统战工作的对象,但高并未为之所动。
此时的高铸九搜罗散兵游勇、地痞流氓百余人,自称“九路军”,有钢板划子(木船前面装块钢板,便于掩护射击)10余只,在洪泽湖设立关卡,盘剥来往船只,对邻近百姓烧杀虏掠,公开与中共领导的湖区抗日武装为敌。
1940年3月,中共领导的泗阳八区(即外九堡)建立,辖吕集、界集、太平、高集、龙集、金圩等六个乡公所,召开区各界代表大会,要求父老乡亲团结起来共同抗日,反对顽匪老魏三和高铸九等。会后,区署调集民枪上千支,进驻高集、陈巷、桥口一带,与吕集、塘怀的上千土匪对峙。3月20日上午,高铸九、老魏三等土匪向八区进攻,交锋不久,土匪向北马庄溃退。八区民众跟踪追击,步步紧逼,将土匪击退30余里。
1940年春,安徽省政府委派马子延代理泗县县长,高铸九与马子延、张文博(崔庄人,张明甫之子)盘踞洪泽湖西部一带。
1940年5月,国民党江苏省保安第三纵队司令王光夏率四个团占领山子头、界集、金锁镇、朱湖、新行圩。高铸九、马子延部占领半城、孙园。新四军六支队四总队在刘少奇、张爱萍的指挥下,与苏鲁豫支队和陇海南进支队密切配合,一举歼灭王光夏两个半团,将王光夏赶出根据地。高、马部亦退入洪泽湖。9月16日,高铸九率领1000余人,占据吕集、高集、陈巷、王嘴、何庄等地。不久,中共直属区打探到高铸九带领十几个人驻扎在金圩子,区长郑淮舟带领区武装队夜袭金圩,除高逃脱外,其他人均被俘获。
10月,中共领导的主力部队东进,皖东北地区力量减弱,敌伪不断“扫荡”。高铸九、陈佩华、老魏三等湖霸与王光夏相互配合,进攻中共地方武装,皖东北根据地陷入最为困难的境地。高铸九与已接受中共改编的孙乃香(半城南魏嘴人)暗中往来,孙率部叛变。11月24日,高铸九的部下许克振(阳景人)袭击设在半城刘家祠堂的两淮中学,校长吴云村遇难,30多名师生被绑架,致使学校停办,刘家祠堂也被烧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3-17 13:15
主力被剿灭

1941年2月,新四军3师9旅旅长张爱萍率部回师皖东北,首克青阳镇。不久,向周围扩大战果,扫除洪泽湖沿岸土匪陆上据点,全部恢复了皖东北根据地,旅部驻进了洪泽湖边的半城镇。为巩固皖东北根据地,并打通淮北、淮南、淮海解放区之间的水上联系,九旅决定肃清洪泽湖匪患、发起剿匪战斗。

当时驻守洪泽湖的主力是陈佩华部。陈1937年12月任江苏省洪泽湖水上警察大队长,后改为水警总队第一大队大队长,有钢板划子三四十条,匪徒300多人。高铸九有钢板划子20多条,并拥有一支200多人的鸭枪队,其他都是渔船、网船。“鸭枪队原是湖上渔民打野鸭而自发形成的组织,队长是王大明。高铸九下湖以后就将鸭枪队强行收编,成为他最有力的湖上防线之一”。另还有老魏三、刘五练子、陈自瑾、李成五、陈小瞎子等多股匪徒。湖南岸的盱眙是日本鬼子的大队部,老子山是湖区的制高点,海拔高度为42米,镇锁苏北淮阴至皖北淮南水道,山上筑有据点,由一个鬼子小队驻扎,以控制洪泽湖,保住淮河一线。

高铸九自恃其部众熟悉湖区情况,水性好,曾扬言说:八路军是“旱鸭子”,不敢下水,“九路军”不怕八路军。张爱萍鼓励将士们说:什么“九路军”、“十路军”,都是乌合之众。在剿匪之前,九旅作了临战准备:征集改造船只,根据湖上特点组织部队进行水上作战训练。动员沿湖民众参战,对顽匪展开政治攻势,并有意制造“我军不习水性,只有等顽匪上岸作战”的舆论,来麻痹敌人。同时洪泽湖大队派周华青等人做通了高铸九鸭枪队长王大明的思想工作。
5月2日,九旅25团在2师5旅、4师10旅的配合下,分三路,分别从临淮的老汴河口、泗阳县的黄码头、成子湖西岸的高咀向顽匪发起战斗。临淮的25团三营及旅警卫营指挥部队刚冲出湖口,就遇上了高铸九指挥的10多只钢板划子和30多只战斗船。新四军用高射机枪穿透敌人钢板划子,并冲进敌船跟前,投掷手榴弹,100多匪徒被击溃。25团一营从黄码头出击,主攻陈佩华部。从高嘴出击的25团二营与团直机关与洪泽湖大队一起向南出击,在到达高铸九的鸭枪队不远的时刻,200多对鸭枪开了火,只听到枪响,却听不到子弹声。原来鸭枪队放的是空枪。这时,王大明的鸭枪队也向高铸九开枪了。高的50余只船只,在2营轻重机枪的猛烈射击下,伤亡惨重,掉转船头向西逃窜。12时,25团三路合击,将敌人压缩在成子湖东南湖面上,歼灭其大部,而残敌向湖东逃去。高铸九部从成子湖东北上岸逃跑,被10旅29团全歼。第二日晨,25团调整队形,向东追击陈佩华部,陈部向高良涧逃去,不久向2师5旅投降。

经过三天的战斗,湖匪各部被肃清,陈佩华被活捉、高铸九漏网逃往盱眙。从此,除老子山、盱眙城缺口外,洪泽湖成为新四军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内湖。
毙命老子山

高铸九逃往盱眙后,投靠日寇当了汉奸。抗战胜利后又转靠了国民党。1946年夏,国民党发起全面内战,大举向淮北、淮南解放区进攻。至11月相继占领了洪泽湖沿岸的老子山、高良涧、半城、临淮等重镇。与逃亡的地主还乡团反攻倒算、敲诈勒索,杀害中共地方干部。

由于力量悬殊,11月24日,华中七地委、军分区被迫转移到运河以东的淮海地区。淮北地区没来得及撤走的部分党政干部、地方武装人员及《拂晓报》社等机关人员撤到洪泽湖上,继续坚持斗争。12月7日,召开各县负责人会议,成立了以姚克同志任工委书记的洪泽湖工委,洪沛、王化东、谢楠等为委员。
1946年8月,高铸九以国民党盱眙县调查统计室专员的头衔,到老子山“座镇”,利用他过去的老关系——湖上草渔帮中坛头、帮头、三番头子,策动一些渔帮与山东帮的草民叛变,逃往老子山、龟山,孤立破坏中共的地方政权。并写信给工委的姚克、王化东同志,进行劝降。劝降书中称:“洪泽湖弹丸之地,国军挥戈一指,立即化为灰烬。”姚、王在回信中写道:“请看今日之洪泽湖,仍是共产党的天下,如胆敢向湖内窜扰,当令尔尽葬鱼腹。”

劝降失效后,高铸九又采用金钱收买和在草滩上认干儿子的手段,发展他的亲信打入中共内部搜集情报。

这时的洪泽湖工委,派戴胜五、朱淑华夫妇到老子山做地下工作。陈一石领导的淮河区武工队在老子山也有情报关系,所以工委对老子山的情况也了如指掌。淮河武工队在龙河、淮河里活动时,曾先后三次发现一撮毛滩的的北端有火堆燃起,火光照亮了湖面和沙滩,老子山的敌人居高临下,看得清清楚楚。武工队随即派周凤山等去老子山侦察,发现黄木香经常出现于高铸九的住处毕华南家。这也证实了黄与高铸九的密切关系。

1947年3月初的一天,淮河区武工队派胡冠仁等同志前往一撮毛滩,捉住了黄木香,并对其进行审问。黄承认自己是高铸九的情报员,在确凿的证据面前,遂将黄就地枪决了。

为进一步了解高铸九在老子山的住处和活动情况,武工队布置军属李广友深入到毕华南家去侦察。李广友装扮成卖苇柴的人,多次到毕家门口叫卖,并与毕家的厨师混熟,对毕家大院的地形摸得一清二楚。

1947年7月18日晚,武工队决定由老子山地下党支部书记赵仰先带路,胡冠仁带队,率盛家瑜、刘华久、王化玉、周步宽、金朝品等五人,划着两只小船,前往老子山,执行打掉高铸九的任务。小船绕到老子山东北面的草滩边靠岸,避开敌人面向西北的岗哨,留下一人看船,其余六人走边山后,绕到毕家东院墙下。子夜时分,六名武工队员越墙跳进东院里,轻轻撬开东腰墙门。胡冠仁、王化玉先到正厅大门前,胡一推门,吓得高铸九猛地坐起来。胡冠仁就对着高的腹部连打两枪。王化玉怕高没死,随即补打了一枪。枪声惊起了广顽和还乡团,一时枪声大作。胡冠仁等人走原路来到船上,绕道顺河滩沟子,拂晓前返回住地剪草沟。

一个星期后,淮河武工队以洪泽湖新四军的名义,写了一张布告贴在老子山,历数了高铸九的罪恶,并警告:今后谁要敲诈群众,虐待我军属,不让群众到湖里来砍草、打渔,与新四军为敌,谁就没有好结果。(陈子兵整理,2008年11月第一稿、2018年2月第二稿)
附:

文中部分人物晚年归宿

1、柏逸荪:泗县大柏圩人,原名柏耐冬,1905年出生。早年就读于泗县国民小学、第四高小。1924—1927年,入北京内务部警官高等学校就读。1935年入无锡国学专修学校学习中国文学。1936初,在苏州“章氏国学讲习会”学习,与姚奠中一起成为章太炎招收的研究生(计7名)。1940年2月,大柏圩战斗后,柏与马馨亭逃离大柏圩。曾任立煌师范国文教员、安徽省保安司令部秘书。抗战后期流亡皖北。抗战胜利后,任徐州第十战区战俘管理处第一日本官兵管理处管理员、南京汤山炮校秘书、贵阳师范学院副教授、山西大学(山西师范学院)副教授。1963年死于宿县监狱。

2、高石农:泗县人,泗县师范传习所毕业。曾任泗县第四高小、上海正风中学国文教师。1932年主持测绘泗县详图。1932年任泗县义务小学校长,1935年兼任泗县中学国文教师。1938年夏日机袭击泗县,惊恐成疾,不久病死。

3、姚奠中:山西稷山人,1913年出生。1937年与柏逸荪毕业于苏州章氏国学会研究生班。抗战初在王沙岛、大柏圩等处避难。1939年在大柏圩开办“菿汉国学讲习班”,讲授国学。1940年2月大柏圩战斗后前往立煌。后任贵阳师范学院、山西大学教授。2013年12月27日,在山西太原逝世。

4、王亚箴:五河县界沟人,1926年,加人中国共产党。1930年夏,参加泗县石梁河农民暴动,战斗中右腿中弹负伤,在同学柏逸荪家养伤。1946年12月,在洪泽湖畔遭重兵包围,因寡不敌众而牺牲。

5、李余三:山东昌乐县人,济南齐鲁大学毕业,基督教徒。1920年以后,在泗县南关大街开设裕康西医社。1934年以后,曾任泗县卫生院院长。1946年骑自行车去中山陵途中,在马路上摔死。

6、盛子瑾:安徽和县人,又名盛瑜,1906年出生。1940年2月出走皖东北,投靠国民党鲁苏皖边游击总指挥部总指挥李明扬。抗战胜利后,弃政从商,曾任上海中美棉业公司总经理、“三丰行”公司董事长。1951年4月27日被上海市国家安全局以反革命罪逮捕入狱,1954年12月9日病死狱中。50年后(2001年2月20日),上海市国安局撤销《沪公侦一(53)字第10306号处理报告》,对盛子瑾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7、许志远:泗洪青阳镇北小陈庄人,1907年出生。早年曾就读于凤阳第二高级小学、安徽公学。1929年夏毕业于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南京分校(黄埔六期、与盛子瑾同期)。1944年10月,任国民党南京市党部书记长。1947年任国民党泗县县长。建国前夕逃至香港,不久转赴台湾,曾任中国美术印刷厂厂长、私立逢甲大学董事会秘书。1987年7月病故于台北,终年80岁。

8、王光夏:泗阳穿城人。1929年毕业于北平朝阳大学法律系。后任国民党泗阳县党部委员、泗阳县长、第七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江苏省常备第七旅旅长,省保安第三纵队司令。1943年3月山子头战斗中被新四军击毙。

9、王仲涛:今泗洪县青阳镇重岗社区王寿人。大柏圩战斗后,长期避居他乡。上世纪70年代末,病故于河南省**县,年约90岁。

10、王健飞(即王广沛):泗县小湾人。大柏圩战斗后,避居泗县、南京等地。建国初被镇压。

11、吴天宝:泗县东北吴圩人,王仲涛妹夫。大柏圩战斗后,曾任中学教员、安徽颖州师范教员。建国前去台,继续从事教育工作,现已病故。

12、老魏三:睢宁沙集人,本名魏其富,又称魏友三、魏三,洪泽湖地区著名土匪。1943年3月山子头战役中被新四军九旅俘获,24日在吕集被处决。

13、孙乃香:半城南魏嘴、即今陈圩乡渔沟村人,1896年出生。洪泽湖安河口一带湖霸、安清帮首领。曾任半城商会会长、商民自卫大队队长。1940年10月,商民自卫队被编入皖东北行政公署警卫营,孙任连长、营部参议,不久即叛变。1941年洪泽湖剿匪战斗后逃往盱眙,任盱眙伪保安队副团长兼河防大队大队长。抗战胜利后不久病死于魏嘴老家。

14、许克振:今泗洪孙园镇洋井人,1917年出生。1940年11月率部袭击半城两淮中学,致使学校停办。后化名杜克美,逃到明光以开行(旅社、粮油)为生。在睢宁大李集被百姓认出,后被押回半城,在街北被砍头。
15、张明甫:今泗洪瑶沟乡崔庄人,又名张仲煊,1873年出生。晚清举人,因兄弟排行第二,俗称“张二举人”。曾任泗县小学、中学校长。从教多年,颇受师生敬仰。晚年出资创办文华小学,为家乡培育人才。1939秋病逝,葬于故里。

16、张文博:今泗洪瑶沟乡崔庄人,又名张国脉,张明甫之子。1949年后被中共地方政权逮捕,于狱中自杀身亡。

17、马馨亭:安徽宿县时村人。早年曾参加军阀混战,曾任泗县、嘉山、凤台等县县长。1940年2月大柏圩之战后,逃往立煌县。后不知所终。

18、马子延:今泗洪县双沟人,原名马克绵。北京中国大学毕业,国民党党员。抗战前曾任泗县区长、教育局长、泗县中学校长、天津法商学院秘书、沪宁路交通司令部秘书等职。1938年任第六专署(泗县)秘书,1940年春任泗县县长,1943年任安徽省粮政局科长,1944年以后任财政部财务研究委员会委员兼秘书。1951年5月,以反革命罪在泗洪县被处决。

19、马含章:今泗洪县峰山乡马套人,安徽凤阳中学毕业。1924年以后,曾任泗县警备营哨管、帮带、管带等职。北伐前,曾在西北军和某部队任副官、参谋。1932年任泗县常备大队队长、区长。1938年任第五战区第五游击纵队第一支队支队长,参加抗日活动。1939年,与孟广泰在马套反抗盛子瑾失败后逃往盱眙。1943年后住五河、蚌埠、南京等地。后不知所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3-18 09:20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3-18 09:20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6031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