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45936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0-3-19 10:53

马公店和通海 ----苏皖边界的两颗珍珠



迤逦轩主 发表在 安徽论坛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143-1.html


作者:魏轩(泗洪)
江苏泗洪县,与泗县交界处有马公店,旧属泗县。1912年《安徽省全图》标有:泗县东有马公店。泗县城正东的草庙镇东约10公里处有个村子通海。这两个以前位于老S303,现交汇于G343上的古村,随着古运河的兴衰已由历史古镇演变成村。随着隋唐大运河的文旅开发和泗县和泗洪经济的崛起,逐渐成为苏皖边界的两颗乡间珍珠。
一、马公店
马公店,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宋辽金时期“南京路”图中把村庄标作“马翁店”。明万历年间称为“马公店集”,有“居民十余家”,集东有拦驾桥。《帝乡纪略》卷三《桥梁》记载:“拦驾桥,青阳集西,马公店集东。俗传隋炀帝南巡至此,马公谏阻,故名。又名兰家桥。”清康熙年间仍为集。清同治元年(1862年)“二月庚午,西捻张乐行率马步贼万余围攻马公店。练董、从九魏锡珽、陈统三,武生张占春等督练守御,短兵相接,血战自辰至酉,匪填濠拥入圩陷。俱遇难同死者男妇共八百余口”。店:一般是指售卖货物的铺子或旅馆,如:店铺、店员、店主、店肆、店堂、商店、书店;客店、旅店。清光绪年间,马公店建有东林寺。民国时期,亦称为“马公店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马公店集市

马公店传说1:
隋大业年间(605—618年),传说隋炀帝为了南下江都探琼花,发动百万民工开挖通济渠,就是现今存留泗洪县境内的汴河。汴河开通后,隋炀帝下令沿河植柳,采用“植柳一株,赏绢一匹”,并在沿堤筑御道。如此浩大工程,全凭人挖肩抬,男劳力不够,又强迫妇女上河工,足足花了4年时间,开挖长达1000多华里的运河,害得许多百姓家破人亡,土地荒废,民不聊生,百姓怨声载道。当地盛传隋炀帝乘舟东下扬州,行至枯河头,因水涩舟止,不得不“纳粟行舟”,即在缺水河段用稷子拌香油铺于河底,两岸由人拽船而进。河道开通后,隋炀帝乘龙舟由洛阳出发,可洛川地处山丘,河水不畅。高大的龙舟,如同庞然大物,无法行走。隋炀帝想出绝妙办法:强征全国稷米(本地叫小谷子)放进河道,浇上香油。四五里路长的岗丘河道,需大量的粮食和香油,把百姓赖以生存的吃粮强征填河,让龙舟畅行,激起人民强烈不满。据典籍记载:隋炀帝南巡,率文武百官、皇后、贵妃、宫娥彩女和拉纤民夫兵役9万余人,两岸有20余万御林军护驾,随行船队迤延200余里,日费斗金,所需费用全由各州府县供应。隋炀帝一路吃喝玩乐,游山玩水,暴征钱粮,全然不顾百姓死活,遭到举国上下一致反对,农民起义此起彼伏。当龙舟刚离开洛阳时,各地官员纷纷进表呈奏,隋炀帝全然不顾。唐代大诗人白居易《隋堤柳》一诗写尽了隋唐大运河泗州段两岸的当年繁华衰落和感慨:隋堤柳,岁久年深尽衰朽。风飘飘兮雨萧萧,三株两株汴河口。老枝病叶愁杀人,曾经大业年中春。大业年中炀天子,种柳成行夹流水。西自黄河东至淮,绿阴一千三百里。大业末年春暮月,柳色如烟絮如雪。南幸江都恣佚游,应将此柳系龙舟。紫髯郎将护锦缆,青娥御史直迷楼。海内财力此时竭,舟中歌笑何日休?上荒下困势不久,宗社之危如缀旒。炀天子,自言福祚长无穷,岂知皇子封酅公。龙舟未过彭城阁,义旗已入长安宫。萧墙祸生人事变,晏驾不得归秦中。土坟数尺何处葬?吴公台下多悲风。二百年来汴河路,沙草和烟朝复暮。后王何以鉴前王?请看隋堤亡国树。一天,龙舟路过临淮郡青阳镇30里时,隋炀帝正在龙舟内饮酒赏舞,时任洛阳西苑令的马守忠(又名马公)直言进谏,呈上奏折,写道:“今有瓦岗军大魔国为首的十八国、六十四路烟尘图谋截驾,为免不测,请皇上驾返东都(即洛阳)。”隋炀帝玩的兴趣正浓,听到马守忠的进言,大怒,喝令斩首,幸得群臣说情,免其一死。忧国忧民的马守忠被隋炀帝贬谪流放,但泗州人民却没有忘记马守忠。后来,当地人在马守忠当年拦驾的汴河上架起了一座桥,起名叫“拦驾桥”,清光绪年间编成的一部志书——《泗虹合志》记载道:“拦驾桥在青阳镇西,有马公谏阻不纳故名。”同时,村民将马守忠暂住的小村庄改名为“马公店”,以此来纪念这位爱国爱民的官员。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马公店北新濉河段(老汴河)
马公店传说2:
相传“马公店”原先是只有几十户人家的自然村庄,村庄的东面有一座古庙(东林寺)的前大殿,后大殿在安徽泗县的朱庙,南北有七华里之遥。早上开门,晚上关门都是由庙中的和尚骑马往返开关。隋炀帝下扬州探琼花,命人开挖人工河(即通济渠),经过马公店一段,也就是今天的老汴河,河道将古庙东林寺斩为两截,后大殿留在了朱庙,前大殿留在了马公店,佛像留在了前大殿两侧的殿堂里,多达50余樽。门的两边耸立着两棵高大的槐树。一天,罗成骑马路过马公,见天空中有一群大雁南飞,便抽箭张弓想射下一只,没成想箭滑落到了沟涧里。罗成牵着马信步从村西走到了村东,把马栓在了东林寺前的大槐树上,走进一户人家,问这庄子叫什么名字,一老汉回答:“庄子小,也没个名。”罗成在想,自己的箭是抹弓滑落到沟涧里的,干脆就叫“抹弓涧”吧。老汉说罗成是贵人,给咱庄子起了名字了!罗成说:“我也不是什么贵人,我叫罗成,去盱眙鸡宝山访友,路过此地。”罗成走后,老汉将此事说给乡邻听,乡邻夸老汉遇到了贵人,还给庄子起了名字。由于老汉叙说有误,把“抹弓涧”说成了“马公店”,这个名字也就一下子被传说开了。
听说罗成在庙前槐树拴过马,周围的人常常围拢来看大槐树,时间长了,有了买卖,形成了小集市,一直延续到了今天。集市虽然不大,但生意迅速兴隆。北靠汴河(现濉河)东西方向的路和南北方向的都是穿街而过。水陆交通十分方便,所以马公是工农副产品的集散地。农历每月的二、四、七、九日逢集,买卖较为红火,冬季下午五六点钟,夏季下午六七点钟赶集的人,做生意的人尚未散尽,喝酒喝得东倒西歪的人到处可见。每年的农历正月十九日开市会,四月初五,四月十七日是午收前生产会,七月十五是秋收前生产会,逢会的三天前马戏班子,戏班子,做生意的便搭台,搭棚迎接集会。逢会那天,人群拥挤,生意兴隆,叫卖声,欢笑声充盈集市。
除了东林寺,马公店还有火神庙、土地庙、尼姑庵和万吉庵。万吉庵位于马公店正南方,四面都建有房屋,中间是方院,院子被传说的很神奇。每年农历正月十九日是马公店开市会,周边村庄的灯会都聚集在马公店庆贺开市,多在万吉庵院内玩耍,进入百人便看得出人头涌攒,十分拥挤,进入千人,仍可以玩耍。久之,万吉庵到底可以容纳多少人成了一个美丽的“迷”,人们纷纷传说万吉庵是个神奇的地方。万吉庵占地近两亩,西北片有火神庙,占地一千多平方米。村庄东西两头各有一个土地庙,都是砖瓦结构,这些庙宇常年有人朝拜,四季香火不断。三座庙里的和尚加起来有五十多人。单东林寺的铜铸佛像就有四十二樽。一九三九年至一九四一年,日本飞机轰炸马公店,大部分佛像被毁坏,同时被轰炸的还有经营了近四百年的魏氏“天泉槽坊”。一九五三年,濉河开宽开深,东林寺彻底被毁。佛像被北庙的和尚请走了,拆庙砖修了王沟、大韩庄、小韩庄、五里戴、大王庄、马公店东西两座桥,共七座公路桥。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冲击波冲毁了所有的庙宇。
马公店什么时候盖起了圩子,有了圩门,村民都不得而知。马公店有四个圩门,西圩门在现在大桥的位置,东圩门在东头粮站,北圩门在河底,老鱼市那儿是南圩门,圩门外面是圩沟。旧社会时,圩门外面住的都是散户,天黑之前,人把牛赶进圩子里,防止夜里土匪偷抢,这些散户就住在圩子外面,久而久之圩门外也形成了小片的居民区。当时马公街东西长一千七百多米,三百多户人家,常住人口一千多人。在周围村庄没有水井的时候,马公街内街外就有一眼水井,被称为八步琉璃井,共有水井十二眼,现保存下来的还有村西首一眼广口水井,至今尚完好。南圩门前有向南,向东两座石板桥,距离甚近,被称为三步两座桥。故马公店有“八步琉璃井,三步两座桥”的说法。
马公店以前还被评价为“小南京”、“北徐州”,因为它商业发达,交通便利,是一个重要的集镇。万吉庵一墙之隔建有驿站,供南北通道、通信换马使用。街内商铺四十二家,通宵营业的有十一家店铺,一家饭店。有四家店铺印制店币,流通至徐州,宿州,蚌埠,南京等城市。槽坊两家,油坊两家,工商业兼地主四家,现在还保留着一户地主老宅的痕迹。私塾两家,公立学校一所。
建国后,马公设乡政府,管辖八个行政村,周边五公里以内的小学高年级学生都来马公学校就读,包括皖泗县的二十四个自然村。撤区并乡后,马公逐渐萧条。但是,马公周围村庄,含安徽泗县人员外出报号都是说:“马公那儿的人。”因为马公是当时这一方的地标。
一九三九年,日本人的铁蹄踩踏到了马公,在马公建立了一个据点,还设有炮楼,侵略残杀我马公人。那个时候,我马公青年纷纷投军抗日,魏干就是其中的一个杰出代表,他的名字和事迹威震皖泗县黑塔区,一次他单人到大倪庄执勤,出庄时偶遇两个日伪军进庄,他健步闪进一户柴门后面,待两日伪军过门后,他又飞步窜到两日伪军身后,抢下后一个伪兵的枪,前一个伪兵欲端枪反抗,他大声喝道:“把枪放下,我是魏干。”两伪兵马上跪地求饶。在端马公据点时,魏干壮烈牺牲。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我们村庄共有十八名青年壮烈牺牲。村庄建有烈士陵园一处,里面安放着六名河南籍的无名烈士和魏干同志,也是泗洪县城西唯一的一处红色记忆。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解放以后,马公村设有乡政府、供销社、粮管所、食品站、信用社、百货公司,一应俱全,村民安居乐业,一派欣欣向荣。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今日马公店
二、通海
位于泗县草庙镇东,距泗县城约25公里的通海村,随着古运河的兴衰已由历史古镇演变成村
从泗县县城出发向东,沿汴河大道至G343,继续向东过了草庙镇不远,到老S303交接处,有个很大的村子,这里就是通海村。通海真的通到大海吗?这里有2010年重新修建的通海亭,还有那个通海古井“通到大海”的传说。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通海传说一:
从前,有个游方和尚,在沿着古运河岸边云游时,无意中来到虹县东边的一个古运河旁边的小镇上。午间疲累,口渴难耐,和尚来到村头一口老井旁,看到井水满满似要外溢的样子,便解下系在腰间的葫芦,向井里取水解渴。但当和尚俯身按住壶口灌满水想提起时,突然看到谁中间打起个漩涡,和尚还没反应过来,井水已把葫芦吸进井底。
俗话说,水里的葫芦不沉底,砖井里的水是淹不死人的。那这个葫芦是怎么回事?回事看着井水愣了半天,百思不解,这可是个浸润了和尚悲悯和普渡情怀的宝贝葫芦啊,带着满心的遗憾和不舍,和尚无奈也只有带着他的经书佛卷,怅然而去。
几年后,和尚云游来到东海边一个渔村,在一口水井旁,休憩歇脚,却在不经意间,在水井里捞出来一件漂浮物。清理掉杂草和绿苔,和尚惊喜的发现,那竟是多年前自己在虹县东边村头井里丢失的那个刻着自己法号的葫芦!
和尚兴奋地赶回到虹县,说出这段“泉通大海、井通大海”的传奇,晓谕这里的百姓:以这口老井和大海的特殊渊源,可以得到东海龙王和南海观音的庇佑和加持,可保佑这里的黎民众生,水火无虞、风调雨顺。
于是,在这位和尚主持和倡议之下,从这口老井不远处,当年古运河北岸,建起了“天王庙”,俗称通海庙,又称通庙子。
每年农历二月初二、三月二十三、四月初十、七月二十三、八月初十都有庙会,来自苏皖两地客云集、热闹非凡。
如今村子里有很多老人,仍然记得当年老井的神奇和古庙的繁华,都还会和子孙们说起井通大海、泉通大海的神话。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通海亭

通海传说二:
传说,还得从古汴河——也就是当地人说的老濉河岸边的那口古井说起。1000多年前,通海原名叫“青龙镇”。有一年夏天,在青龙镇北的老濉河岸边,突然就陷出了方圆一米多的土井,深无底。这个土井常年向外冒水,水质优良、甘甜可口。于是乎,老濉河有土井的消息就传开了,十里八村的人们都到这个土井里舀水喝,就连泗州城里的人都用瓦罐、水桶灌满井水,挑进城里烧水喝。
民国初年,通海街那时还叫“青龙镇”。街上有个叫吴昌宣的,此人德高望重,乐善好施。他体谅村民经常来濉河岸边的井里挑水不便,就组织人用石块圈井。据说,当时圈井的时候,井里的水往上冒,影响圈井进度。吴昌宣便号召街上附近住户,每家出一床棉被填堵,并带头把自家的棉被抱来堵土井水。街坊邻居看到后,也都纷纷效仿。圈井成功后,几十床棉被一下子就被从土井里向外冒的水冲了上来。当时,围观的人见棉被冲出来,又见到从冒出的水中淌出了乌龙、鱼虾等海里的东西,就信口说:“这土井通海啊。”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领头的吴昌宣就说:“以后我们这个青龙镇就叫通海镇吧。”直到现在,人们一直沿用“通海”这个名称,通海已与地方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密不可分了。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沧海桑田。这口通海的土井,已在老濉河两次清淤拓宽之后,“消失”在河床里了。村内几位50多岁的村民告诉记者,大约30年前还曾见到这个井,还曾喝过井里的水,确实甘甜可口。
当地老人在讲述昔日繁华青龙镇的时候依旧满脸自豪。一辈辈传下来的说法是,早在北宋年间就有了青龙镇。青龙镇的形成是依托运河的航运。最早,是包姓和陈姓的两位先人到此地开设旅馆。慢慢的,这里汇聚人口,形成了漕运要地。后来,随着运河的兴废,这里也渐渐趋于平静了。
苏皖相邻的两个古村落,行政虽已隶属两省两县,但是,相信随着乡村振兴大潮的涌起和作为美丽乡村试点的建设,这两个曾经伴随古运河而生的村落会再次繁盛起来。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3-25 09:27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821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