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6593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0-4-19 18:00

[原创]孤独的背影 文/班华干



班华干 发表在 杂文精选|选稿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119-1.html


孤独的背影 文/班华干

十八岁那年夏天,我怀着对理想的追求和憧憬,背上行囊,独身一人踏上异域他乡,来到广东江门市一座小城里寻求工作。
广东的天气异常燥热,铁皮厂房在强光地照射下,仿佛被烧灼一般,散发出一种刺鼻的味道。我奔波在一个又一个的厂房之间,一个又一个地询问着招工信息,门口保安不屑的眼光、冷漠的回话,让我吃了一个又一个闭门羹。我感到十分失望、无助、又迷茫。
折腾了好几天,终于在一个偏僻的小镇上找到了一份不尽人意的电子手工活儿,从此便开始了打工生涯。这手工活儿,工序繁琐,工价低,而且经常断货,有时候一天只上半天班就闲了下来。一旦闲下来,我就只能百无聊赖地坐在车间里,听着身边同事说着听不懂的家乡话。每每这个时候,我总倍感孤独与惆怅。
终于捱到了月底,领到了第一个月工资,尽管少得可怜,但我在那个囊空如洗的当口儿,着实高兴了好一阵子。
那天晚上,我来到离工厂宿舍不远的一个小卖店买些日用品。店外,一辆简陋的小推车吸引了我的眼球,车前方立着一根木杆子,木杆子上挂着一张用废纸板剪成的方形小牌子,牌子上歪歪斜斜地写着四个字——“桂林米粉”。
小推车周边零零散散地摆放着的塑料凳子上坐满了前来吃粉的人们,他们吃得正劲,发出“嗖嗖”的声儿,好似一群饿坏了的狼。还有的在排队等着,不时还嚷道:“利索点儿,老头儿!”
挨挨挤挤的人群中,一位年约六旬、身体瘦弱、穿着朴素的老人正在紧张忙碌地为顾客“烫粉”。只见他右手熟练地用“漏勺子”将米粉放进热水锅里搅拌烫热,而后将粉盛入碗中,左手从另外一口锅里舀上一些汤水放入碗中,末了还适量添上了酸豆角、酸笋等熟菜及配料。不一会儿,一碗热气腾腾的桂林米粉就摆到了顾客面前。老人像一个影子一样不停地忙碌着,他的额头上浸满了汗水。
看到家乡的米粉,一种油然而生的乡愁使我不由自主地走近了小推车旁,也向老人叫了一碗。
老人忙碌得顾不上抬起头,说:“等一下就好了!”
果然,不大一会儿工夫,一大碗米粉端到了我的手中。老人说:“慢点儿吃,烫得很呢!”
我亲切地望着老人,当我看见他那张枯槁的脸时,心突然震了一下。他的脸似乎没有一丝血肉,双眼也布满了血丝,显然已经很疲惫了。
我低下了头,轻轻地捧着那碗粉,找了一个刚空着的位子坐了下来。尽管肚子很饿,但我却小心翼翼地吃着。米粉做得实在地道,嫩爽有劲道,汤味鲜香,锅烧肉香脆、卤菜有味、黄豆酥脆。我仿佛吃到了人间美味。
吃完了粉,人们都渐渐地散去了。当我起身时,发现老人也闲了下来,他静静地蹲在推车边,嘴里“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两眼呆呆地望着那口滚烫的汤锅。仿佛在这个时候,老人显得很孤独。
我从裤兜里找来了三块钱,双手递给了老人。老人接过手,从推车的一个小抽屉里找回了五毛钱,说:“下次还来啊!”
我满脸诚恳地点了点头。

老人每个晚上都会来到这里,渐渐地,我和他熟了起来,知道他是广西桂林农村人。在举目无亲的他乡,这个同乡人给了我一种亲切感、温暖感。
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很晚才下班,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于是便径直走向老人卖粉的地方。大概是因为太晚了,小推车旁边空无一人,附近的小卖店也已经打烊了。老人坐在那里静静地抽着烟,两眼望着前方一条狭长的小巷。
老人看到我来时,照常给我做了一碗粉,还多加了一些粉和肉丁。我双手捧着那一大碗粉,还没顾得坐下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老人解下围裙坐了下来,又点燃了一根烟。当我看到老人坐下时,也找了个位子,挨着坐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我和老人很难得地聊起天来。
老人说,二十几年前他和老伴一起来到广东打工,由于没有文化,也无技术,全都做了苦工累活,工资也很低。这二十几年来,他们辗转了好几个地方,五年前来到这里,最初是在一个机械厂里做工,由于年渐衰老,体力不支,工厂嫌弃不用,所以才摸索着干了卖粉这一行……老人的话里充满了心酸和无奈。
我静静地听着,望着前方那条深深的小巷,仿佛看到了一对互相搀扶着摇摇晃晃地行走在风雨路上的伴侣,茫茫人海中,他们举目四望,孤独无助。
老人说完,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良久,他长叹了一声:“做这小生意啊,虽也能糊口,但是早一个地方晚一个地方的来回奔波,一个人实在累得够呛。”
“您一个人做…… 那大娘呢?”我问道。
老人沉默了,他把头埋得低低的,半晌,才轻轻地说:
“她……已经不在了!”
我的心顿时扑通一跳,再一次为老人的遭遇感到深深的同情、怜悯,也为方才那不经意地一问而刺痛老人伤口感到内疚、不安,一时说不上话来。
“那是大前年冬天的一个早晨,老伴早早地起来张罗,推着车到东头那边的工厂去卖粉,经过马路时,一辆货车飞驰而来,从她身上轧了过去……”老人说着,突然哽咽了。
“我不该让她去……她得了老寒腿,走路不方便,平常都是我去那边的……我不该让她去……”老人陷入了深深地自责中,眼泪开始从他的脸颊上流了下来。
我静静地注视着眼前这位年近花甲的老人,白发已爬满了他的双鬓,饱经风霜的脸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凹陷的眼窝显得疲惫不堪。按理说这个年纪当是儿孙绕膝、安享天年的年纪,然而他如今却漂泊他乡,以卖粉为生,艰难度日。
夜渐渐深了,老人站起身,收拾凳子悉数放回推车里。他佝偻着腰,步履蹒跚地将车子向小巷里推去,留下了孤独的背影。小推车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像哀怨的曲子诉说着生活的艰辛,在寂静悠长的小巷里久久地回荡着。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467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