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3188个阅读者,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0-6-8 21:29

中国病人(小说连载3)



姚小远先生之 发表在 灌水专区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60-1.html


中国病人(小说连载3)
第一章 我是越白
二十一世纪来临的前三天清晨,打开窗户,让寒冷的风吹进来。在洗手间刷牙洗脸、刮胡子,看着镜子里那张日渐庸俗的面孔,那一刻,我恨不得掐死自己。甚至,我已经把双手放在脖子上,镜子里的我,青筋暴跳,红成一只麻辣小龙虾。

1999年,我三十七岁。数年前结束过一段婚姻,数年间又结束了数段爱情,跑了几座城市,做了几个行业,正是“别理我,烦着呢”的最好时刻。前天晚上,接到唐可传呼我回电话过去。她告诉我,要结婚了,跟当地的一位成功人士。
唐可是在青藏高原一座古老而新兴的城市跟我电话的,我们认识已经六七年,她是我喜欢的那种女人,既有知性女人的味道,又有风尘女子的妩媚,看起来还特别温顺温柔。我这人表面骄傲,内心自卑,遇见喜欢的女人,从来不会去亲口表白,怕被拒绝。我们彼此都有感觉,在一起同事四年,却连手都没牵过。我像风一样自由,交了几个女朋友,却因为他们不如唐可,始乱终弃,都不长久。唐可是人家的老婆,我离开唐可所在的城市不到一年,她也离婚了。我们保持着一种比较亲昵的友谊,不咸不淡地联系着。她离婚后去了青藏高原,在那座城市如鱼得水,开服装店开商场做贸易做工程,生意越做越好、越做越大。那是我一生的至暗岁月,一事无成,晃晃悠悠,居无定所。我跟唐可距离越来越大的时候,二十一世纪就要来临了,我接到她要结婚的电话。
我喝了一天一夜的酒,吐完胃液吐胆汁,吐完胆汁吐血,我以为自己快死的时候,昏了过去。一觉醒来,跟往事断片,我把唐可的联系方式嚼碎咽下去,从此,我们再没有联系过。也许,未来岁月的某个时候,我们会在一座陌生城市相逢;也许,有一天,我会去她在的那座城市去找她。只要我还活着,只要她还活着,我们就会重逢。

就在因为镜子里日渐庸俗的脸孔要掐死自己的那天晚上,我构思了一部惊世骇俗的小说,并且相信有一天我会写出来。写出来就会一鸣惊人,或者,我会被关进监狱里去。
“纪念碑南面的那座建筑里,一个大雪纷飞的子夜,哨兵眼前恍惚闪过一个人影。哨兵总觉得水晶棺里少了什么,凌晨一点三十分,他终于发现,躺在水晶棺里几十年的那个大人物的遗体,不见了。
子夜时分,雪正大,漫天雪花在灯影中凌乱,一对大学生依偎在广场的栏杆前。面对那张巨幅画像,女孩给男孩完成了一次打飞机。男孩达到高潮,女孩手里满是腥味十足的粘液的时候,一个身影从他们眼前闪过,背影消失在大雪里,他们似曾相识。
凌晨四点,一号首长知道了大人物遗体失踪的消息,立即召集军方、警方、国安等系统首脑在那栋建筑里开了一个现场会,听取了专家意见。专家做了很多种假设,看了现场视频,却没有人能够说清楚遗体是怎么不在的。
会议作出以下决议:纪念堂内部升级,无限期闭馆;警方和国安开始全国、全球大搜捕,启动所有潜伏人员,寻找伟人遗体,粉碎西方阴谋;军队进入二级戒备,并且随时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准备战斗,反分裂和防止敌对势力的入侵。
早上,一个高大身影出现在王府井。他看到一些不合理的事情,表示愤怒。围观群众把他当作特型演员,跟他合影,要他签名。对他的愤怒演讲,人们以为是在拍电影,却没有找到摄像机。朋友圈都在议论,这位特型演员入戏太深。
这个高大身影出现在西单、通州和北京市的好几个地方,甚至八达岭、十三陵水库都出现他的身影。同样的故事重复上演,人们把他当做特型演员,对他的任何表述,都认为是入戏太深。人们跟他合影,拍视频发朋友圈,快手和抖音也找他,要给他做视频带货,中国又出了一个某某某。

睡在那栋建筑物里的大人物做了一个长长的梦,他梦见自己成为一座大山或者孤岛,远离人类世界,回到七万年前。他不想再睡了,就从水晶棺里起来。伸个懒腰,在大雪弥漫中走过哨兵身旁,经过那一对刚刚对着他的画像打完飞机的大学生情侣,走过长安街。
这座城市曾经是他的世界,但是现在真的变了,也和他无关。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这些情景令他愤怒。地富反坏右又回来了,又在压迫人民。他要号召人民起来革命,推翻这一切。人民却不听他的话,把他当做演员和疯子。
三天之后,他发现这座曾经是他的城市和他的国家已经跟他没有关系。除了城楼上的画像和钱上面的头像,一切都与他无关。他的话已经没有人听,他的指示也被当做笑话,人们将他当作戏子、特型演员和精神病患者,甚至,资本也开始在追逐他,要包装他获利。他也被警察和国安盯上,要用他来代替他的遗体,给一号首长交差。
他感到百无聊赖,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他,也不听他的了,他应该回到七万年前,成为一座山或者一座孤岛。
跟踪着他的国安、警察和快手、抖音的星探们眼前一花,失去了跟踪目标。
子夜,建筑物里的哨兵感觉到有风掠过,然后看见,那个已经空空荡荡的水晶棺里,大人物的遗体不翼而回,安静地躺在那里,好像从来就没有离开过。”
1999年快要结束的时候,我需要找到真相或者解决的问题是:领袖死了,他还能回来吗?或者,还需要不需要他再回来呢?我想,这篇小说,我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这个时代和这个世界,再不需要一个伟大领袖了。
十几年之后,又想起了这个构思。给这个构思安排了一个更畅销书的结局:一号首长亲自给某实力人物下了命令。大人物的遗体回到那座建筑之后的第二天夜晚,一场神秘大火,掩盖了一切!

写文不卖文,卖酒!卖姚小远酒!
唯姚小远酒,不曾辜负任何人!
姚小远2020年6月8日 星期一 上海理道,我只是一只有理想、有文化的兔子
(关注公众号“生活在别处的姚小远”,收听更多这个时代沧桑和忧伤的声音。
希望喜欢我的文章、喜欢我这个人的又刚好喜欢喝酒的读者,以后就不要喝其他酒,只喝姚小远酒好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6-13 07:29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6-13 07:29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329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