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46237个阅读者,2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0-6-17 09:27

国之重器--炫目的太阳横空出世[分享]



残恋 发表在 现代诗谷|新诗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10-1.html


  
  ---纪念中国第一颗氢弹爆炸成功53周年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53年前的今天,中国第一颗氢弹在罗布泊上空爆炸成功,一时间,举国沸腾。
  那些不同寻常的日子,注定刻入中华民族的记忆。沉默如金的大漠戈壁,见证了那个伟大的时代。

  氢弹布局

  1959年6月,苏联撤走专家后,聂荣臻对刘杰、钱三强说:“二位部长,今后我们要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来攻克原子弹、氢弹方面的尖端科学技术问题,我们一定要争取在国庆15周年前后(1964年)爆炸我国第一颗原子弹。至于人员选定,由你们负责点将,点到哪个单位,哪个单位都不能打折扣。”
  钱三强说:“前面有道道难关,只要有一道攻克不下,千军万马都会搁浅。”尽管压力巨大,但那段时间也是钱三强最繁忙、最舒畅的日子。他后来回忆:“曾经以为是艰难困苦的关头,却成了中国人干得最欢、最带劲、最舒坦的黄金时代。”
  1960年,第一颗原子弹攻关还没结束,钱三强就组织了邓稼先等科学家开始了氢弹原理的研究。
  1961年初黄祖洽、于敏也加入氢弹探索的行列,这对于于敏来说又是一次改行。
  一天下午,邓稼先推开了钱三强办公室的门,说:“钱副部长,他们来了。”
  黄祖洽、于敏走进了办公室。
  钱三强向邓稼先招手:“稼先,你也进来啊!”
  邓稼先说:“他们可是最优秀的。”
  于敏说:“不会,不让我们搞原子弹了吧!”
  钱三强笑着说:“是的,你猜对了,你们不搞原子弹了。”
  邓稼先、于敏、黄祖洽三人同时望着钱三强。
  钱三强坚定地说:“搞氢弹!”
  三人听后很震惊,邓稼先疑惑问:“搞氢弹?”
  钱三强对着黄祖洽、于敏说:“由你们两人牵头成立氢弹理论小组,先行一步。对氢弹的作用原理,还有多种物理过程,可行结构进行探索研究。怎么样呢?有问题吗?”
  于敏问:“钱副部长,我们现在就开始搞吗?”
  “对,按照正常情况应该是先原子弹,再到氢弹,循序渐进。可我们现在不能按部就班。原子弹全力以赴的同时,氢弹也要早些布局,早做打算。”
  邓稼先笑笑说:“怎么了,有困难吗?”
  黄祖洽说:“好,就咱们俩先去探探路吧!”
  于敏说:“没问题,绝对没问题。”
  邓稼先说:“好,太好了。”
  在原子弹攻关最困难的时候,钱三强抽调人马去搞氢弹。有人理解,也有人反对,但这都成为中国氢弹后来很快成功的一招妙棋。
  事实证明,钱三强不仅仅是一位著名的科学家,更是一位具有远见卓识的政治家。这种布局,堪称经典之作。在二机部部长刘杰和聂荣臻元帅,周恩来总理的大力支持下,氢弹理论小组成立,于敏、黄祖洽挑起了重担!
  后来刘杰在回忆这段往事时说:“我在和专家的接触中,知道原子弹和氢弹是不同的,有很大的差别,也知道美国在比基尼爆炸的氢弹有那么大的威力。但当时对氢弹的基本原理还不清楚,就和钱三强同志谈这个问题,可不可以从理论上先做一些工作,没想到我们俩一拍即合。钱三强在这方面做了很多的工作,下了很大的功夫,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那是一个火热的年代,花园路五号的那座大楼,灯火通明。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本帖最后由 叶香 于 2020-6-17 20:30 编辑]




----------------------------------------------
水平天远,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6-17 09:35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上海百日会战

  如果说我国原子弹的理论设计,还有苏联专家的一点启发,而氢弹技术则完全是一片空白。
  从1964年11月到1965年5月,由于毫无经验可循,邓稼先带领于敏、黄祖洽等人走了不少弯路,挫折和困难接踵而来。所幸不久,邓稼先就迎来了氢弹研究的春天,科学家于敏找到了一个突破点。在得到二机部领导同意后,于敏简略地向专家组叙述了自己的构想。“上机运算,能推算出合理的数据。”
  邓稼先听后点头说:“好,这个构想好,请抓紧时间上机运算。”
  今天看来上机运算是一件极其普通的事,当时于敏提出的构想方案对计算机的计算能力要求较高,不仅西北基地的计算机不能胜任,就连北京也还没有能够胜任这项任务的计算机。经多方打听,邓稼先听说上海华东计算技术研究所有一台大型计算机,其计算能力可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邓稼先对于敏说:“我已经与上海华东计算技术研究所取得联系,你去上海看看。”
  1965年8月,上海酷热难当。于敏带领二机部九院13室同志到上海日夜奋战一百天,由进行加强型原子弹优化设计到探索突破氢弹原理的技术途径,将研究工作逐步推向深入,终于发现了氢弹的新原理,并最后形成从原理到材料和结构比较完整的方案。
  1965年11月至12月,邓稼先三次从北京赶赴上海,亲自听取于敏的介绍。于敏提出了如何使热核材料“点燃”的想法,要实现300万吨级氢弹,所需压缩能量要达千吨级梯恩梯当量,必须利用原子弹的能量才能实现。
  邓稼先认为研究方向是对的,要求他们在半个月内编出一个新程序,并要计算出结果。邓稼先走后,12月28日于敏带着上海的计算结果与13室孙和生主任,吴翔组长一起回到北京。
  于敏在理论部图书馆大厅作了氢弹原理的总体报告,于敏在报告中说:“我们已经牵住了氢弹牛鼻子!”吴翔作了氢弹引爆方案的论证报告。他们的报告得到理论部领导的肯定,并很快向上级部门作了汇报。13室的部分同志在上海一直工作到1966年1月4日才返回北京,前前后后在上海连续奋战100个昼夜,这就是后来称为“上海突破氢弹原理100天”。
  于敏后来回忆:“中国的理论计算比美国当年的计算能力强。中国人是聪明的,当时我们没有资料,没有设备,可以说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可工作效率就是高得很。大大小小的怪题、难题,我们常常3天一个突破,5天过一个关,这就是为祖国为民族而献身精神所迸发出来的创造力。”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本帖最后由 残恋 于 2020-6-17 09:38 编辑]




----------------------------------------------
水平天远,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6-17 09:37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我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

  历史像一个长焦距镜头,把那个遥远的金银滩、我国第一个核武器研制基地——二二一厂,渐渐地拉近了。
  近半个世纪,作为中国最隐秘的核基地之一,直到第一颗氢弹爆炸20年后的1987年,才逐渐揭开神秘的面纱走进公众的视线。
  1957年夏,二机部成立了核武器研究院(对外称九局)。西藏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李觉被任命为九局局长,负责核武器研制和基地建设工作。为了给核武器研制生产基地选择一个最佳地址,李觉和二机部的领导和专家考察了甘肃、四川等地,几乎跑遍了中国的大西北的高山丛林,最终看中了青海的金银滩。
  这是一块四面环山、幅员辽阔约1170平方公里的平缓草原,往西不远就是烟波浩淼的青海湖。这里气候高寒缺氧,空气中的含氧量只相当于平原地区的60%,全年无霜期只有120天。冬天气温达零下20℃,海拔3200—3500米。米饭、馒头不用高压锅蒸不熟,烧开水85℃就开了。
  1959年秋,金黄的草原上传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因为国家建设的需要,世居金银滩草原的1700多户牧民需要搬迁。
  谁愿意背井离乡,谁舍得别离熟悉的草原和牧场?要知道在整个环湖地区,金银滩草原是水草最肥美的牧场。就在人们议论纷纷的时候,海北藏族自治州的第一任州长夏茸尕布出现在牧民中间。这位出生于海晏,德庆寺寺主第八世夏茸尕布藏教活佛,在草原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夏茸尕布的解释和劝说,极大地推动了搬迁工作的进行。在3天之内,金银滩草原的1700多户牧民备鞍打马为共和国核工业事业,无偿地让出了世居之地。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59年冬天,来到基地建设的工作人员达1.5万人,到1962年底,工作人员已突破2万。
  基地初建时期,国家正遭受自然灾害,口粮定量低,最多的每月30斤,还要节约2斤,油定量每月5钱,就餐人员真正吃到肚子里也就只有20斤主食,皆是本地产的粗粮青稞、燕麦、豆粉,大米、白面很少吃,蔬菜只有内运的干酸菜。
  为了解决温饱问题,大家积极想办法,搞生产自救。面对饥饿,李觉、吴际霖毅然决定从辅助岗位上抽调人员成立农牧处,组成捕鱼队、放牧队和土豆种植队,自力更生缓解艰难局面。有一回下雪的晚上,工人在小路边放下了30多个套子,第二天大早收了17只野兔子。煮了一锅兔子肉,这次改善生活成为二二一人最美好的回忆。
  荣获“两弹一星”功勋奖章的23位科学家,其中,有8位曾在二二一基地长期工作,他们是王淦昌、彭恒武、郭永怀、邓稼先、陈能宽、程开甲等;此外,还有部分需要隐姓埋名的科学家。二二一基地汇聚了众多我国物理学方面顶尖的科学家。
  当年,核武器的研制基地在青海海拔3000多米的高原上,大家都住帐篷,一切从头建起。第一座楼房盖成后,让谁住进去呢?李觉将军决定:领导住帐篷,科研人员住新楼。在冰天雪地的青藏高原,把帐篷留给自己住,这是真正的共产党员的精神。李觉的这个决定,深深感动了广大科研人员。
  金银滩草原成为保密的禁区后,到1964年6月,基地建设基本竣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的科技攻关,在几千次小型试验和八次大型试验的基础上轰爆成功。
  其中102车间是二二一基地最重要车间之一。当年保卫部门的口头禅是:核心中的核心,要害中的要害。这是因为它担负着原子弹和氢弹中重要部件的生产和组装。这里曾发生了许多令人难忘的故事。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
水平天远,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6-17 09:38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垫片风波

  1967年春,氢弹总装在青海金银滩二二一厂装配工号里开始了。科学家王淦昌、郭永怀、邓稼先等人在一旁监督指导。
  刚开始时,氢弹的装配一丝不苟地进行着,一切顺利,但在接近尾声时,一桩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王淦昌、郭永怀来到装配车间询问情况,发现一群科技人员围在一起议论。
  王淦昌问监装的工程师小刘:“你们这么多人在一起议论,出什么事了?”
  小刘说:“王老、郭老,一个弹簧垫片不见了,只有1厘米大。”
  王淦昌看了一眼郭永怀,郭永怀立即拿出图纸对照。
  小刘在旁边解释:“下午两名工人负责安装弹簧垫片,这种弹簧垫片只有一厘米大,安装完后,检查时却发现少了一个,怎么找也找不着了,急死人了。”
  李觉院长闻讯立即赶到装配车间了解情况,领导和专家在一起交换意见后,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
  郭永怀说:“如果垫片找不到,留在弹体内,垫片就可以直接接触到炸药层,而氢弹要随着飞机上天,在飞机颠簸,振动或者加减速时,垫片肯定会在弹体内移动碰撞。”
  王淦昌说:“倘若因此引起炸药层过早爆炸,后果不堪设想啊!”
  李觉着急地说:“无论如何要找到垫片,哪怕是挖地三尺。”
  朱光亚说:“李院长,我马上组织人寻找。”
  整整一天,什么办法都用上了,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弹簧垫片。
  王淦昌说:“要想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恐怕只有一个办法。”
  李觉说:“你的意思是拆。”
  王淦昌说:“对,拆,拆开弹体,彻底消除隐患。”
  张蕴钰看着大家说:“时间太紧了,拆除弹体势必要影响‘零时’往后推,这会不会影响全局啊!”
  邓稼先说:“能不能这样?我们想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就这样讨论来,讨论去,一个小小的垫片,让在场的所有人心急火燎,一筹莫展,李觉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打电话向总参谋长周恩来请示,秘书把电话送到聂帅手上。
  周恩来说:“李觉同志,一定要采取可靠的措施,不要让氢弹带着隐患上天。在任何情况下,安全第一、质量第一的原则必须遵守,就是取消预期试验,也在所不惜。”
  李觉将周恩来的指示传达到在场的每位科学家。
  张蕴钰说:“如果再想不到办法找回垫片,拆,坚决地拆。”
  郭永怀说:“先等等,我倒有个办法,不知道行不行。”
  在场的领导和科学家,一同将目光转向郭永怀。
  郭永怀不慌不忙地展开图纸,用手指着图纸说:“在这片区域,我讲给大家听,垫片如果掉进去的话,它就只能掉在这里。”他用手指着弹体的尾部。
  “这里比较狭窄,如果我们在这里灌一些快干胶水进去,把它黏住,估计对氢弹就没有什么威胁了。”
  张蕴钰问:“能黏住吗?”
  郭永怀说:“我计算过了,只要垫片三分之一被黏住,到了飞机上就不会移动。”
  由于周恩来总理当机立断,指挥得当,小小的垫片的风波终于在郭永怀的建议中得到了平息,确保了氢弹的试爆成功。
  1987年至1992年,按照国家计划,二二一基地完成了撤厂和环境清理工作,移交给青海省海北州政府。
  今天的西海镇基本保留了二二一基地总体原貌。其中总厂办、将军楼、科技楼和图书馆等都保存完好,还专门新建了一个展览馆供游客参观。
  金银滩很美很美,美到游人无法相信,这里以前是造原子弹、氢弹的。站在高处望过去,不知道金银滩草原掩盖了多少秘密。而今,退役了的丰碑依然屹立在纯净的草原深处。
  蓝天白云,美得如画,就连草原的空气也甜得让人心旷神怡。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
水平天远,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6-17 09:41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300万吨,够了,够了

  1967年6月14日清晨,北京西郊机场一架飞机腾空而起,向西北飞去。
  这是聂荣臻元帅第三次飞往罗布泊。
  基地司令张蕴钰到马兰机场迎接聂荣臻元帅。
  两天前,中央专委会在中南海召开会议,会议由周恩来总理主持。
  周恩来总理说:“我国第一次全当量的氢弹试验,在政治上意义重大。在军事上,它标志着我国核武器的试验,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为了防止意外发生,关键是保证伞的强度和正常打开。荣臻同志,我想请你再去一次罗布泊,可以吗?”
  聂荣臻说:“总理,我义不容辞。”
  ……
  聂荣臻在张蕴钰的陪同下来到核弹总装车间,向科技人员问好。
  郭永怀说:“聂帅,万事俱备,只欠发射了。”
  聂荣臻指着那枚氢弹说:“明天,明天它会震惊全世界的。”
  聂荣臻从核弹总装车间出来,空军副司令员成钧陪同着聂荣臻去看望投弹的飞行员。
  成钧说:“聂帅,这是机长徐克江、这是设计师苑程小、这是第一领航员孙福长。”
  聂荣臻同他们一一握手,并问好。
  成钧说:“孙福长负责投弹。”
  聂荣臻微笑着说:“好,好,同志们,你们投的可不是一般的炸弹,一定要按照平时训练的操作规程来完成这次任务。当然,也不要紧张。”
  徐克江说:“请首长放心,我们保证顺利完成任务。”
  中国第一颗氢弹试验已经全部准备完毕。新疆马兰机场,笼罩在紧张而忙碌的气氛中,担任氢弹空投试验任务的轰—6飞机静静地停在停机坪上。
  一切准备就绪,只等飞机起飞。
  1967年6月17日首次氢弹试验(百万吨当量级)时,上午7时,担任空投任务的空军徐克江机组驾驶着72号轰炸机从马兰机场起飞,进行氢弹空投试验。
  8时整,徐克江驾机进入空投区。
  指挥员立即发出清亮而庄重的报时令:“……6、5、4、3、2、起爆!”
  ……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半分钟过后,仍无声响。
  飞机在空中盘旋。
  氢弹没有投下,拐个弯飞走了。
  聂荣臻在马兰基地指挥所用电话询问情况后,并向北京周恩来总理报告:“飞行员操作中少了一个动,请求再飞一圈。”
  周总理同意了请求,请聂帅转告飞机员“要沉着冷静,积极应对”。
  多年之后,这架飞机上负责投弹的第一领航员孙福长回忆,由于当时他的心情比较紧张,忘了按自动投掷器,氢弹没能在预定的8点整准时投下。
  这一个插曲为后来的辉煌留下了伏笔。
  20分钟后,机长徐克江驾驶的轰—6飞机再次飞临预定空域,在预定高度,投下了中国第一颗全当量氢弹。试验场的上空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圆柱体——这就是中国第一颗氢弹,伴随着降落伞摇晃飘飞,滑行……越来越远,氢弹在距靶心315米、高度2960米处爆炸。
  火球的上方渐渐出现草帽形的白色云团,云团悠悠地旋着,变幻成一朵壮观的蘑菇云。
  周均伦将军回忆说:“氢弹一爆炸,人们从指挥部、从掩蔽壕内跳出来欢呼,一股热浪冲击过来,有的人被热浪吹倒。在离我们100米远的指挥部的帐篷都掀翻了。”
  欢呼声中,聂荣臻让秘书刘长明催问有关方面尽快汇集各种数据,计算出核爆炸的当量,够不够得上氢弹级爆炸?
  经科学家初步计算,核爆炸的威力在300万吨梯恩梯炸药的当量以上(据最后测算为330万吨),是氢弹爆炸。
  聂荣臻对张蕴钰说:“300万吨,够了!够了!”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中国氢弹爆炸成功,震惊了世界。中国是第五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而且氢弹抢在法国前面 。
  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1967年6月17日上午8时20分,是一个值得永远铭记的时刻。
  于敏说:“身已许国,难以许卿。”
  英雄,不轻言止步,只因国之使命在肩。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光荣与梦想;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际遇和烙印。无论时代如何变迁,个人的梦想只有与国家的梦想、民族的梦想相通,才能成真。
  50多年过去了,一代又一代核工业人,他们铭记着祖国光荣历史,弘扬“两弹一星”精神和“四个一切”核工业精神,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
  (摘自何中华长篇报告文学《国家记忆——揭密中国核武器》)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本帖最后由 叶香 于 2020-6-17 15:05 编辑]




----------------------------------------------
水平天远,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6-17 09:59
  
  本文(摘自何中华长篇报告文学《国家记忆——揭密中国核武器》)
  此书斩获2019年第二届中国工业文学大赛长篇报告文学一等奖!
  感谢何老师授权,我们将节选部分章节免费赠送给广大读者阅读!
  未经华声授权不得转载,特此申明!




----------------------------------------------
水平天远,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6-17 10:01
  作者简介
  何中华(笔名叶香),湖南衡阳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华声论坛》超版。现服务于中国核工业集团。
  出版作品:诗歌《梦里飞花》;散文《寻根炎帝之行走天下》《我心若茶》;长篇小说《香江往事》;长篇报告文学《魅力铀城》、《国家记忆》——揭秘中国核武器(荣获第二届中国工业文学大赛一等奖)。
  参与《中国工业史•核工业卷》《核梦初心》《中铀故事》等多部国防工业题材文集编撰。
  行走在文字江湖, 30年间,笔耕不辍,创作文字1000余万,网络小说10部,多部作品被百度百科收藏,部分作品翻译到海外。

  




----------------------------------------------
水平天远,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6-17 10:20
  文字是寂寞的,但文字也是有温度的。
  写作,对于一个作家来说是修行,而且是永无止境的修行。
  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就是要用心灵的文字记录那个时代的英雄!
  执念如初,缱绻盛开;悲喜感动,咫尺光阴。
  感谢华声文苑版主的厚爱!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6-17 11:48
  叶香先生是中国核工业系统唯一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里面写核工业故事的作家,功底深厚,作品生动传神,曾获大奖,值得庆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6-17 11:50
  核工业也在与时俱进,期待叶香老师有更多的新作出版发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6-17 11:52
  听说,叶香老师正在采访核工业系统里的先进人物,正在筹划创作一部长篇小说,并同时进行电视连续剧的改编,可喜可贺!祝叶香老师创作丰收!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6-17 15:08
  
原帖由 春风春雨001 于 2020-6-17 11:52 发表
  听说,叶香老师正在采访核工业系统里的先进人物,正在筹划创作一部长篇小说,并同时进行电视连续剧的改编,可喜可贺!祝叶香老师创作丰收!

  谢谢春风老师劲赞!
  祝: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北京花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6-17 15:09
  于敏说:“身已许国,难以许卿。”
  英雄,不轻言止步,只因国之使命在肩。
  …………
  这个世界哪里会有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6-18 06:54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6-19 14:07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北京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6-19 17:50
于敏说:“身已许国,难以许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6-20 07:45
可敬的一辈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6-20 12:14
谢谢分享!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6-21 20:02
  
原帖由 若水子矜 于 2020-6-19 14:07 发表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北京花

  谢谢,并问好!




----------------------------------------------
水平天远,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6-21 20:03
  
原帖由 ylfclx 于 2020-6-20 07:45 发表
  可敬的一辈人

  谢谢分享!




----------------------------------------------
水平天远,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8761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