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0-7-9 20:55

这位开国将军曾经亲历了自己的追悼会 是怎么回事



zyesheng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35年春,钟国楚在福建永春山的密林中已经穿行了两个昼夜。这天他突然发现一个新坟包,上面摆着一些用野花编织的花圈,地下随风飞舞着刚烧过不久的纸灰,一块简易木牌上写着“钟国楚政委之墓”七个大字。钟国楚暗自一惊,这是谁干的?正在疑惑之际,他来到了一座破庙前,庙里正在放着《国际歌》。

  “干什么的?”被斗笠遮去半个脸的钟国楚刚接近破庙,忽然被闪出的两名暗哨拦住去路。钟国楚一眼便认出了自己的战士,一边叫着他俩的名字,一边回答:“我是钟国楚。”这两名战士竟被吓得端着枪倒退了两步。

  钟国楚立刻明白了原来战士们以为他死了。“你们不要怕,我没有死。”钟国楚掀开斗笠,露出了脸。两个战士便一边向他敬礼,一边告诉他,现在庙里正在为他开追悼会。

  钟国楚继续向庙里走去。只见殿堂内挤满了人,墙上挂着“钟国楚同志追悼会”的白纸黑字,支队长站在正堂左角宣读悼词。

  钟国楚鼻子一酸,泪水夺眶而出。“同志们,我没死。我活着回来了。”为了缓解气氛,钟国楚又开玩笑地说:“我虽然受了重伤,但到马克思那儿转了一圈,他嫌我没有完成革命工作,不收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支队长追问钟国楚。

  待大家安定下来后,他讲起了死里逃生的经过:20多天前,钟国楚带领樟平游击队,在猪仔坝与国民党清剿部队进行激战,当他跃上一个山埂冲向敌人时,被飞来的子弹击中气管,血流如注。两个战士用长裤为他包扎好脖子后,赶忙将他抬往位于九洲山的红军临时医院。

  走到一处密林,已经不能说话的钟国楚,示意两个战士将其放下,从衣袋里摸出半截铅笔,在纸上歪歪斜斜地写着:“我是兴国埠头人,死在福建猪仔坝。同志们要坚持战……”“斗”字还未写出,钟国楚就昏了过去。

  两个战士跌跌撞撞把他抬到医院后,一位医生摸了摸他的鼻子,摇摇头,表示已经无力回天。两个战士顿时泪如泉涌,站在钟国楚身边久久不愿离去。医生担心两个战士追不上部队,而敌人正在围剿,情况万分危急,催促他们赶快离开,说遗体由医院负责就地安葬。因为部队被打散,两个战士在大山中转悠了20多天,才将钟国楚的遗书交到支队长手中。

  钟国楚其实并没有死,只是被喉头凝固的血块堵住了气管。当医院派人将他抬往后山掩埋时,走动中的颠簸,居然让钟国楚喉头的血块滑了出来,被堵的气管也重新畅通了。见钟国楚睁开了眼睛,且有微弱的气息,掩埋者赶紧把他抬回了医院抢救。

  在医院的精心治疗下,钟国楚逐渐恢复了健康。虽然还没有痊愈,由于惦记着部队,钟国楚留下一张表明去向的字条,偷偷地离开了医院。

  经过两天两夜的奔波,钟国楚终于找到了游击队,但没有想到迎接他的竟是自己的追悼会……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钟国楚(1912年11月—1996年4月30日),江西省兴国县埠头乡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上海警备区副司令员,安徽省军区、江苏省军区政委,中共江苏省委书记,南京军区顾问,江苏省第五、六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中共九大代表,第四、五届全国人大代表。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曾获二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和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来源:凤凰卫视




----------------------------------------------
世上没有比人心更高的山、世上没有比脚步更长的路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663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