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红军智取遵义城
2395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0-7-9 21:20

红军智取遵义城



zyesheng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遵义是红军长征途中十分重要的地区之一,中国共产党在那里召开的遵义会议是十分重要的会议,对整个中国革命的影响都是极为重要的。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流传着不少长征途中红军战士们的传奇故事。智取遵义城就是长征史上的一段佳话。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过了乌江,遵义城就在眼前。指挥员刘伯承仔细观察了地形,把红二师第六团的政治委员王集成喊来,交代了夺取遵义的任务。

  原来,离遵义城30公里的地方,有个小镇叫深溪水。敌人在那里留了一个营的兵力,相当于遵义的外围防守点。前方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营都可以很快得到消息,报给城中的敌人,就像蜗牛的触角一样。

  刘伯承仔细叮嘱:“你们团的任务,就是要斩断城中敌人的‘触角’。但要秘密进行,不要让敌人知道,否则给遵义守敌通了消息,就会增加我们攻城的困难。”

  他强调说:“现在呀,我们是既要求打胜仗,又要求伤亡少,还要节省子弹。所以就要多用点脑子啰!”

  政委王集成坚定地行了个军礼,:“请指挥员放心,我们一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敌人全部消灭,一个不留!”

  “好!”

  两个人正说着,参谋长送来了一份电报,原来是朱德总司令为了配合他们打遵义城,又派来了一个团,并且让三军团支持他们,阻止敌人派来的援兵。

  刘伯承不禁喜上眉梢(shāo)。

  “这下可更好了!我们没有了后顾之忧,还有一个师来跟我们共同作战,拿下遵义不在话下!”

  王集成说:“指挥员放心,王家烈的双枪兵我们领教过,保证没问题!”

  天上忽然下起了雨,大雨疯狂地从天而降,黑沉沉的天就像要崩塌下来。风追着雨,雨赶着风,风和雨联合起来追赶着天上的乌云,整个天地都处在雨水之中。

  红六团在刘伯承的率领下出发了。大雨虽然给队伍行军增加了困难,但也让敌人放松了警惕(tì)。刘伯承下令让大家快速行军,到敌人的营房里避雨去。

  深溪水的敌人还以为下着大雨不会有情况呢,一个个尽情玩乐起来,打起了麻将、牌九,玩到午夜才睡下,连哨兵都没安排。不料,睡得正香呢,红军突然打了进来。许多敌兵被枪声惊醒了,还没来得及穿上衣服就当了俘虏。

  敌人的营长后悔莫及,企图逃到遵义城里去报信,被红军战士一枪打死了。红六团圆满地完成了任务,驻扎在遵义近郊,并且没有走漏(lòu)一点风声。敌人的“触角”,就这样被悄悄地拔掉了,遵义城里的敌人还不知道呢。

  为了详细地了解城中的情况,战士们从俘虏中找了一个连长、一个排长和十几个出身贫苦的敌兵,进行谈话。

  这些国民党兵吓坏了,答起话来总是结结巴巴的。

  王集成向他们讲清了红军的俘虏政策,并说明红军是打倒地主和国民党反动派,为穷人翻身得解放而战斗的。

  并说:

  “我们今天就要打遵义,谁了解遵义的情况就详细告诉我们,说得对的事后有赏。”

  那个连长一听,急忙站起身来说:“长官,红军对我们这么好,小人哪敢不效劳。”接着他就把遵义城里的工事、守敌的实力一一讲了,并画了一幅草图。另外的俘虏做了补充,证实他说的是真的。

  谈完话,红军发给他们每人三块银元。虽然红军的日子过得很苦,但对待俘虏还是要讲原则的。十几个俘虏捧着银元,十分感激地说:“我们长官说你们杀人放火,红鼻子,绿眼睛,抓住俘虏挖眼掏心,我们真害怕,没想到你们是这样好的人!”

  遵义城的底细摸清楚了,红军手里又掌握着一批俘虏,王集成与团长朱水秋商量后,决定化装成敌人,利用俘虏去诈(zhà)城,这样就可以不费弹药,不伤人了。他们把这个想法报告了刘伯承,刘伯承听了非常赞同:“很好,这就动了脑子了。不过装敌人一定要装得像,可不能让遵义的敌人看出来。”

  王集成哈哈大笑:“这个您放心,有俘虏呢!”

  很快,第一营第三连和侦察排及全团二三十个司号员,都换上了敌军的服装,大家嘻嘻哈哈的互相整理着,都想赶快到遵义去。被教育过的十几个俘虏也被编在队伍里,他们走在最前面带路。

  晚上九点钟左右,化妆的红军冒着瓢泼大雨出发了。

  夜色越来越浓了,周围的一切好像一下子全都掉进了神秘的黑暗里,天黑得什么也看不见。

  刚下过雨的路面被冲刷得十分泥泞(nìng),滑得走不了路。

  队伍里不时地响起“扑通!”、“哎呀!”的声音,差不多每个战士都摔过几跤。摔一跤后,就成了个泥人。

  战士们脚上的草鞋陷入淤(yū)泥里,一提就坏了,于是很多人干脆光着脚,踏着碎石头和烂泥巴混合成的路,继续前进。

  夜色更深了,离遵义城也越来越近,战士们自觉地安静下来,悄然无声地行进,不一会儿就顺利地到达遵义城门口。这个时候大雨已经停了,透过夜幕看见一点儿灯光,悬在半空中。走在前面的俘虏们停下来,悄悄告诉王集成:“到了,这是遵义城上岗楼的灯光。”

  好戏就要上场了,战士们都装成败退下来的样子,慌慌忙忙往城门口跑去。

  “干什么的?!”城楼上发出一句凶狠的问话。枪栓也拉得“呱啦呱啦”直响。

  “自己人!”俘虏用贵州话从容地回答。

  “哪一部分的?”城楼上又问。这一次的语气稍稍有点缓和。

  这时,俘虏的连长就按照王集成事先教给他们的内容,哭哭啼(tí)啼地回答:“我们是外围营的,今天叫‘**’包围了,地盘丢了,营长也打死了。我是一连连长,领着一部分弟兄好不容易逃了出来。现在‘**’还在后面追我们呢,快快开开城门,让我们进去吧,救救我们!”

  敌人听了将信将疑,迟疑地问:“你们营长叫什么名字?”

  那个俘虏连长一下子就答上来了。城楼上没了声音,看样他们是在研究情况。为了不让他们有时间思考,红军让许多人一起乱嘈嘈地喊:“快开开门呐!”

  “麻烦麻烦老兄啦!救兄弟一命吧!”

  “‘**’马上就追上来啦!”

  ……

  “吵什么吵!”城楼上传来一声大喊,显然是很烦恼的声音,红军的计划成功了!

  战士们马上“服从”地一言不发。这时,城上照下来几束手电筒的光。看来敌人是想看看是不是真的“兄弟”,那十几个俘虏兵赶紧仰起头,手电从他们脸上照过去。

  “好像是……”

  “我认识那个……”

  城上传来几句模糊的商量声,红军战士们心中暗暗好笑。

  当他们确实认定红军是“自己人”的时候,才说:“等着,别吵,这就给你们开门!”战士们一听,都悄悄地上好刺刀,推上子弹,等着敌人开门来迎接“自己人”。

  “哗啦”一声,“吱——”“吱——”的两声,又高又厚的城门敞开了。敌人一边开门,一边慌张地问走在最前面的红军侦察排同志:“怎么?‘**’已经过了乌江啦?来得好快呀!”

  “是啊!再告诉你,现在已经进了遵义城了!”几个虎将把枪口指着那两个敌人的脑袋,严厉地说:“告诉你们,我们就是中国工农红军!”

  那两个敌兵吓得“啊!”了一声,目瞪口呆,像面条一样瘫(tān)在地上了。

  二十多个司号员一齐吹起了冲锋号。藏在后面的部队像潮水一般涌入城内。遵义城热闹起来了,激昂嘹(liáo)亮的军号声中夹杂着惊心动魄的枪声;英勇杀敌的呼喊混合着敌人的哭叫。




----------------------------------------------
世上没有比人心更高的山、世上没有比脚步更长的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7-10 09:57
谢谢分享!




----------------------------------------------
灯草打鼓 处世低调 博览网络 开诚相见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6871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