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189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0-7-17 10:10

[原创]·苍天令我老还小!·



江南达者童山雷 发表在 荷韵轻香|散文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1.html


·苍天令我老还小!·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按:眼下国内疫情看似趋于平稳。但照近期所知情况,则事态仍较复杂,又岂是自家所得能控制。思之,一方面到这个年纪的人,也唯有尽其可能凡事小心,予以“自保”罢。另一方面,既尚得安,如何又不好好依照自家意愿过活?此发之文也,乃数月前“禁足”甚严时写成的,后因庶务繁多,居所不定,故未及发出。今重返旧境,再观此文,感慨尤深。——的确,“苍天令我老还小”!

………………

今者,疫情之故,咱这又被闲困、凉置,由是自行蛰伏且天然已成“另类”矣。但反观此生,如此这般情景,似乎并非便觉陌生,且特殊到感觉无以接受。
回想幼少之时,刚从小学毕业,参加罢升初中之考试,突然也就因那自己绝对不可能抗拒的原因,失学在家了。以这年龄尚小之故,“挺身”运动,还嫌“嫩蒜”;加之本又披负黑皮”,一发欠缺资格。后,外界稍呼“大联合”,因之亦被“团结”——或莫如说被“接纳入伙”,由是小小体味了一把那等风风火火的生活。但或许本性所致,当即便觉得异常乏味,遂瞅着机会,仍回家“逍遥”起来,重新拾起停学以来便已然与之为伴的笔墨颜料,连同些许“私自匿藏”的书籍,且是比先前更加执著地与之为伴,于是从此就开始了恒久不变的艺文生涯。回顾当时那大串大串孤孤寂寂的日子(整整持续三年),基本就与世隔绝,即使偶与同村“发小”凑凑堆儿,终以“文武殊途”之根本原因,不唯每每中止其行,而且就算是跻身于内,自己也都感觉彼此无法相通。这种彻底“孤僻”的状态,直到后来好歹被划片“圈”进了中学,因之结识了三二兴趣相近的学友,才渐渐有了改变。
当日少小之身,独自“居家玩艺”,纵因资料无觅,眼界受限,自然是困难重重。只这人本身,却依旧是玩得个全心投入,梦魂不忘,心虽未呕而血则常沥。似这等,且行且思,慢慢地,也就还是在中西绘画以及文化常识方面,尤其是这“学与思”方式本身,奠定了一个终生性的基础。特别以现今之认识给以审定,其“实干精神”外,“思想习惯”的养成,更是不可忽视。
今不觉“天意”又令咱回复至那等“独玩艺文”之状态矣。这次同样也是超乎吾人能力以外,绝对只得“逆来顺受”之。醒眼观己所处之势,此生中段,由前段之“因”,既结必然之“果”,整个已如一株荒原野树,顽强存于世之一隅,勿论。而行将结束俗生“谋食生涯”时本已筹划好、并已作诸多“铺垫”的实际行动,忽又以一系列之社会与个人原因,事实上难以、甚至是主观意愿便己不愿执行。根本态势已自如此,时下更又遭逢世间这千年难遇的疫情风暴困扰,垂老之身,本属自顾不暇群体,静思尔又还能怎地。所以顺理成章,还是就又回归独行艺道、索觅源流乃疏浚通途,这样一种“萧瑟”却也踏实的“劳作兼玩乐生活”中去罢!好在经过这一生一世的努力,自感这人已远非当年那虽胸怀其志则毕竟隐存惶惑的毛头小子。客观以言,小称从理论到实作,俱可以己身为本,并蓄兼收,踞中涉外,自在优游于画、文、诗、书诸艺堂奥间,且是一经有甚现实需要,犹可随时随地坦坦然步入相关杂艺领域。若此,真真不亦悦乎?寂夜早醒,顾及己之艺事,亦然客观念及此生未能进入“专业庙堂”,于己艺(特指艺事本身,非干艺者人生际遇)之得失。斯,固然因略欠于精抠细磨之“打造”,已与“正规”有异也。而偏偏独行其认定之“是”,乃自然而然,反倒已与“正规者”有天壤之别。且又试看人间行艺道而成事者,无论中外,却有几人,又真是出自那“正规者”队伍中?由是,吾行吾道,尤觉坦然。另,吾今俗生中,终究又还有着三五位由人生各阶段得来、且至今仍保持密切联络之相善人士,一己艺事之余,借助网络之便,尽可随心所欲,分别与之展开彼此有兴之话题。这已大不同于自己幼小之时那种彻底孤绝之境况,果称甚可慰之。
回复本题。今者终以时间有限之故,此心暗中认定之“正事”与“耍事”,纵有联系,亦存区别。当初自家谋食之余,曾一度是以西画为“正”,国画及文事为“耍”;又一度以白话小说创作及西画、国画研习并列为“正”,传统诗文及一切文、史、哲常识为“耍”;还一度以国画创作及其画论撰述同任“正、副”,其余一切相关艺文之事合而视其需要为“用”,独独无遑顾及这“耍”。今也,一切无须其“用”,唯身既存,心犹判识凡可作“正事”者,同时亦兼可充作“耍事”焉。而其必又万不可“一视同仁”,内中细微等级,方寸间则自有拿捏分寸。例举之:昔之“主打正事”西画者,今反只于自视为消闲时日内偶一把玩,而其乐犹然融融也。呵呵。
总而言之,生命有涯,艺趣无涯。“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昔人豪迈之言也。“人生二百年”,吾未尝见,料必亦不可实见之。而于艺海中“水击三千里”,却是有涯之生中,人尚可为者。噫,自顾吾生,“用世”已是万无可能了。唯其作人一度,爱艺一场,如何又不于有趣至极的艺海间溺它个杳寂幽深、日星隐耀、山岳潜形乃至天昏地暗?如此,实实在在,既满足“做正事”之高远志,又兼顾“耽耍事”之玩乐心,岂非两皆不误……
永远务实而又“狂妄”之人生,且虽老犹小,吾称其谓欤?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7-18 10:20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105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