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中山舰金口喋血
2144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0-7-30 07:17

中山舰金口喋血



zyesheng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中山舰原名“永丰”舰,是中国海军名宿萨镇冰将军1910年考察日本海军时,向日本三菱造船厂订购的排水量780吨的炮舰。舰身长68.3米,宽9.83米,航速13.5节,配备主副炮8门。“中山”舰虽然吨位不大,但却以它特有的历史而成为名舰:1915-1916年,“永丰”舰响应孙中山先生的号召,参加了护国讨袁运动,首创义举。1917年,它又投入反对北洋军阀的斗争。1922年,广东军阀陈炯明突然叛变,“永丰”号成了孙中山“蒙难”的座舰,。1926年3月,蒋介石为打击共产党,破坏国共合作,曾制造了著名的“中山舰事件”。全面抗战爆发后,中国海军因力量无法与强大的日本海军抗衡,不能御敌于国门之外,只能退守长江。淞沪会战期间,在江阴要塞驻防的中国海军主力“宁海”、“平海”两艘轻巡洋舰被日机炸沉。不久,“逸仙”、“应瑞”两巡洋舰也被炸沉。“海析”、“海躁”、“海容”、“海筹”4艘巡洋舰已自沉用以构筑江阴阻塞线。“肇和”号被敌炸沉于虎门。至此,战前中国的9艘巡洋艘已损失殆尽。

  武汉会战开始时,中国海军的59艘舰艇,已被炸沉30艘、自沉于阻塞长江的15艘,海军已经快要打完了!武汉会战打响后,中山舰与“永绩”、“江元”、“江贞”、“楚观”、“楚谦”、“楚同”、“楚豫”、“民生”等舰船在海军部长陈绍宽的指挥下,为打破日军的长江跃进战略,在长江中游执行布雷任务,并担任长江航道空防、巡逻任务,往返护送各种船舶航行,以高射炮、高射机枪反击敌机。时任中山舰舰长萨师俊,福建闽侯人,是萨镇冰的侄孙。1938年10月,日军已逼近武汉外围,中国海军司令部已迁至岳阳,中山舰经常往返于武汉、岳阳之间,护运军政要员和战略物资,帮助军民转移。10月24日,中山舰奉海军部令开赴金口。金口是武汉上游的一座古镇,距武汉26公里,因发源于鄂南之金水在此注入长江而得名。金水上有著名的金水闸,为民国时修建的较大的水利工程。中山舰刚泊金口,东边就传来了日机的隆隆声,一架日机在军舰上空盘旋,当进入火力射程时,萨师俊即下令炮击。敌机随即升入云端逸去,原来这只是一架日军的侦察机。敌机的侦察是一个信号,中山舰官兵预感到一场恶战的来临。萨师俊立即进行了作战部署。果然,大约在11点多钟,9架日军飞机分作两个小分队,呼啸着飞抵中山舰上空。中山舰上响起了警报,萨师俊的令旗也在舰上升起,但敌机并未展开攻击,只是高飞盘旋了五分钟,又一溜烟地飞走了。中山舰官兵并未懈怠斗志。下午3点,6架敌机又飞临中山舰上空,随即变为一字鱼贯式,呈轰炸队形,俯冲而下,不可避免的战斗来临了。3点零6分,电讯官张嵩龄向海军部发出了最后一份电报,报告中山舰与敌遭遇。攻击中山舰的飞机是日本海军第15航空队水上轻型轰炸机群,这场海空大战进行了1小时又15分钟,6架敌机轮番在较高空域对中山舰投弹轰炸。长江上升起了一个个的水柱,浪花四溅。中山舰在浪头上起伏,迎战敌机,舰首、舰尾和左右两舷火炮齐发,向敌机反击。起初敌机为避开炮击,只在高空投弹,不低飞俯冲,未命中舰体。舰上火炮也因敌机飞行过速,未能击中敌机。正激战间,舰首高射炮因发弹过热,发生卡壳,被迫停止了射击。左右两舷机关炮也发生了故障。此时,敌机见高空水平飞行进行轰炸不能命中中山舰,又见舰首火炮哑然失声,乃改变战术,开始轮番急速俯冲,低空投掷炸弹。第1颗炸弹落于舰尾左舷水下爆炸,船壳破裂进水,舵机损坏,转动失灵,无线电房受损。紧接着的第2颗炸弹落于右舷水中爆炸,前锅炉舱右舷水线下的船壳震破,进水甚汹,堵漏无效,炉舱、机舱均有损坏。第3颗炸弹落入右舷水中,因爆心离船较远,受损不大。第4颗炸弹又落入左舷水中爆炸,后锅炉舱水线下的船壳破烈严重,进水急剧,堵漏无效,大约在3分钟的时间内,进水漫过4尺,锅炉中的燃煤被水淹熄,军舰动力操纵失灵,舰体开始左倾。第5颗炸弹命中舰首,驾驶台被穿透,海图室、甲板、前望台的一磅炮被炸翻,8名炮手英勇牺牲,弹药箱爆炸,大火弥漫,海图室、舵房均被炸毁起火,舰体逐渐失去中量,颠簸不已,无法控制。萨师俊舰长的右腿被炸飞,左腿被炸伤,左臂也受重伤,遍体血肉模糊,但他仍忍着巨痛,奋不顾身地敦嘱官兵努力杀敌。副舰长吕叔奋和枪炮长魏振基、电讯官张嵩龄会同全舰官兵,一面奋勇作战,一面组织力量堵塞破损舰体,扑灭舱室火灾,救护受伤人员。此时的中山舰因失去动力,在波涛中旋转,向下游漂流,完全失控。又因多处破损过重,堵漏失效,大量江水急剧涌入舱室,舰体继续向左不断倾斜,约倾至40度时,突然舰首稍昂,随即轰然一声巨响,水柱冲天,一代名舰——英雄的中山舰,终因负伤过重,于下午4时30分左右沉没于金口龙床矶。在中山舰沉没前,萨师俊忍痛靠在瞭望台残破的栏杆上,继续指挥作战。副舰长吕叔奋抢至萨师俊身边,只见萨舰长坐在血泊之中,神志尚清楚,嘴中还在发出作战指令,同时敦促将舰搁浅,以防沉没。但因舰身机件被毁,不能转舵和迅速移动,只向江边靠拢了一段,无法驶向搁浅处。萨师俊令受伤官兵尽快离舰,本人则决心与中山舰共存亡,他说:“诸人尽可离舰就医,惟我身任舰长,职资所在,应与舰共存亡,万难离此一步。”吕叔奋和部下士兵强行将血流不止的萨师俊架离舰艇,乘舢舨驶向江岸,可就在此时,敌机又结队而来,对江上舢舨进行疯狂扫射,两只舢舨沉没了,萨师俊头部、喉部又中数弹,和多名官兵葬身在殷红的江水之中。吕叔奋、魏振基等10多人躲过了敌机的扫射,挣扎到岸上,成为中山舰的幸存者。数十年后,吕叔奋在在回忆中谈到中山舰沉没的情景:“我敬爱的萨舰长遂与舰上伤员全部壮烈殉职……。我海军中的一代名舰,此时亦倾斜40度,就在此一刹那间,突然舰首稍昂,轰的一声巨响,立即沉没。”1938年10月24日下午3时50分,“中山”舰沉于金口江底。在中山舰沉没后的第2天,武汉沦陷。(国际在线)

  




----------------------------------------------
世上没有比人心更高的山、世上没有比脚步更长的路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646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