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附会黄阳错更名
26199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0-10-13 10:51

附会黄阳错更名



曲辰 发表在 河北驿站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32-1.html


附会黄阳错更名
——黄阳山更名纪实




在今河北省宣化县与涿鹿县的交界处,有一座与黄帝战蚩尤史事直接相关的历史名山,叫做黄阳山。关于它对黄帝战蚩尤的重要历史意义,我在《黄帝与中华文明》一书有关章节,以及《黄帝有云瑞的历史秘密》一文中,业已详细谈到,此不赘述。

黄阳山的“黄阳”二字,因为它对历代社会政治生活都没直接关联,所以,它在公元1960年以前的五千年历史上,是一直沿用,而无人刻意更改。当然,在上古史事记载中,亦有依音而记的个别不同写法,如《公孙尼子》记载虞舜史事,就记为“潢阳”。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黄阳山现在被书之为“黄羊山”呢?这恐怕是连现在的涿鹿人也说道不清的事。因为涿鹿的文人墨客,现在都是错误地书之为“黄羊山”的。所以,我作为黄阳山更名的亲历亲记者,将这件事作一个如实记述:


1958年,在中国的历史上是一个“天翻地覆”的年代,很多新奇的事情都在这一年出现,涿鹿县自然亦如此。1月24日,中国文联一批作家到涿鹿县劳动锻炼,此后,在五堡办了“文艺农场”。我知道的作家有苏中、张葆莘、齐兰贞、许显卿等。抗日时期曾在涿鹿县任过县委宣传部部长的作家张雷,其时是中国文联组联部部长,他是将家迁到涿鹿,住在城里任宅巷,挂职为“果林公社”党委书记,其妻子侯荣英任涿鹿县机械制造修配厂党委副书记。3月16日“劈山大渠”破土动工修建,5月29日,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中国文联主席的郭沫若,率中国作协代表团到涿鹿县参观。他因为要给“劈山大渠”题诗,就翻阅《保安州志》对黄阳山的记载。康熙五十年的《保安州志》对黄阳山有一个错误的无根附会。说:“黄阳山,在州(城)西北二十里,相传仙臞黄伯阳修炼于此,故名。”郭沫若对于这种黄阳山得名的无根附会,当然是否定的。于是,他就认为,黄阳山很可能是因为山上有黄羊生存,因而得名“黄羊山”,历史久远,人们依音而记,就书写成了“黄阳山”。他的认识,他写的诗,当时就登在了由他题名创办的《涿鹿报》上。其诗曰:


劈开黄羊山,抬高桑干河。
抛山下河岸,引水上山坡。
翻江倒海寻常事,今日愚公天下多。

1960年9月10日,“劈山大渠”东窑沟至沈庄的第一期工程完工,中国文联副主席田汉率领了一个庞大的代表团到涿鹿庆贺,记得代表团成员有叶盛陶、叶浅予、戴爱莲、侯宝林等许多文艺界名家。晚上,在县礼堂举行了文艺演出,我坐在叶圣陶先生的后一排,所以,我对叶老相貌的记忆就特别深:老人耳孔中的耳毛,长出到了耳轮外面。

演出一开始,是唱郭沫若所作的《劈山大渠歌》——这是郭沫若在代表团出发前交给代表团、作曲家在来涿鹿的火车上作曲、歌唱家在火车上试唱、晚上就登台正式演唱的第一首歌:


黄羊山,含笑歌,
欢迎同志桑干河:
自古只知水就下,
而今河水上山坡。
上山坡,河水笑:
黄羊黄羊洗个澡!
洗个澡,绿油油,
今年一定大丰收……


自此之后,涿鹿的文人们就渐渐将“黄阳山”写作“黄羊山”,绘制地图也如此,由此导致出版物亦将“黄阳山”印作“黄羊山”。

黄阳山,自古就无黄羊生存。黄羊亦称“蒙古羚”属哺乳纲、牛科的黄色野生动物,生存于北方的草原、半荒漠、及丘陵地区,高耸的黄阳山上是不适宜其生存的。郭沫若先生是文学家、史学家、考古学家,但他不是动物学家。他否定《保安州志》上对黄阳山得名的附会是对的,但因此说黄阳山很可能是“黄羊山”的误书,则是错误的。黄阳山与中华文明始祖轩辕黄帝凭借自然之力、地形之用,“依天之杀亦以伐死”,战胜强敌,顺利地平息蚩尤的叛乱有关。我以为,还是使用五千年沿袭不变的“黄阳山”写法,比写成“黄羊山”好。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10-22 12:24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5558 s, 9 q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