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0248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0-11-1 18:57

秦汉文明基因(下)[分享]



zhvo2013 发表在 国学问答|国学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9-1.html


汉朝的大一统,其实不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而是多元一体。西汉政治从思想到实践都是多元的,不但有儒家,还有法家、道家和“经济家”。民间则是墨家、刑名家、阴阳家,四处开花。既然多元,何必又用儒家思想来作底?因为没有一体,只靠多元互搏平衡,最终还会走向分裂。而只有大一统”才能将多元的思想汇聚到一个共同体内。汉文化之所以比秦文化更能代表中华文化,就是因为汉能够将多元乃至矛盾的思想、制度、文化和人群,最终融为一体。一体多元,这正是汉的精神。
汉朝系统化了中国古典文明的政治价值观,并将“大一统”与“仁政”在政治实践上统一起来。“大一统”强调文明不可离散,“仁政”强调“大一统”必须讲道义。一方面,文明体量越大,离心力就越大,其长治久安无法建立在纯粹威权之上,则必须拥有各群体各阶层对道义的内心认同。另一方面,“仁政”涵育广大,可以且应当包含各种美好价值,如冯友兰所言,以全德之名“统摄众德,但任何导致文明分崩离析的绝对化“价值”,都难以长久成为主流的“道义”。这种“双保险结构”,是理解中华文明之关键。
中华道统,最终体现为“中道、包容、和谐”。它是各群体、各阶层内心认同的一种原则,一种境界,一种规律,一种价值。在古代中国的伦理传统中,圣贤有圣贤之道,君有君道,臣有臣道,将有将道,商有商道。是有道还是无道、是维护大一统还是搞分裂,士民心里如同明镜。春秋大义,深埋于文明血脉之中。
然而,以“仁政”为基础的“大一统”,在汉朝的实践中也产生了矛盾。比如,封建与郡县的矛盾。汉初郡县与封建并存,在中央集权的框架内,实行无为而治。短时间内实现经济繁荣,却造成新的问题:巨商大贾周流天下,小农却大量破产;民间有周急振穷的侠义之士,也多了武断乡曲的“兼并豪党之徒”、发生了分封割据的“吴楚七王之乱”。最终汉武帝以“众建诸侯而少其力”的推恩令,重新实现了郡县化。
比如,中央调控与官僚执行的矛盾。盐铁官营中,公营器物的规格经常不合私用;均输平准中,官吏经常乱征物产;告缗制度中,为了征收高利贷和投机商的财产税,却搞出了全民告密运动。政策在执行层面被扭曲,成了中央调控防不胜防的天然缺陷。然而,西汉元帝以后抛弃中央调控体系,民间重新放任自由,仅仅三十多年,即出现土地兼并狂潮与大量人口的奴婢化。末期王莽用儒家教条改革,企图重回周代井田制,导致天下大乱,加速灭亡。
再比如,集权与分权的矛盾。东汉晚期,上下层同时大分裂。中央集权瓦解,上层清流、宦官、外戚轮番权斗。基层郡县散架,曾经约束文官的监察刺史,变成了拥兵自重的地方军阀;曾经代表平民的寒门之儒,也变成了“四世三公”的经学门阀。权力高度分散,民生却无人料理,于是爆发百万黄巾军大起义,最终一乱三百年。
但中华文明对“人之所能”抱有高度信心,即使遭遇治理失败、国家离乱,仍然相信“国家之善”。儒家相信人性有善有恶,只要见贤思齐,化性起伪,总能通过自我改造,建设成一个更好的国家。法家认为,即便人性本恶,只要拥有好的法令制度,也能实现好的政治。在理论上,儒法都强调“国家之善”,是通过人的理性和道德可以达到的;在实践上,儒法合流的“大一统”国家治理体系,强化了古代中国“好国家乃人力所及”的信念。
然后,中国近代以来,许多改革者都在“西方自由”与“东方专制”间挣扎。如梁启超。戊戍变法失败后,他先后写了《拟讨专制体檬》与《中国专制政治进化史论》,一边说“专制政体者,我辈之公敌也”,号召人民“破坏而童粉之”;一边又承认:中国的科举制和郡县制,也有皇帝与平民联手,从门阀世家、诸侯藩镇手里夺取治权的积极ㅡ面,与欧洲的贵族封建历史完全不同。之后,他访问美国,当听到西奥多·罗斯褔总统在扩充海军演讲中,提到“彼中国老朽垂死,欧洲列强当共尽势力于东亚大陆,而美国亦可同时扩其版图”时,他“怵怵焉累日,三复之而不能去”。几年后,便又写了一篇《开明专制论》,说中国古代的“专制”也有“开明”之处,儒家重民本,法家重国本,与某些西方学者主张有类似之处。梁启超的自我矛盾,反映了中国许多知识分子,一方面想借西方文明改造自身,一方面又对西方丛林法则,无法认同的痛苦心路。
而两汉的独特价值,在于一体与多元并存。一体保证凝聚,多元保证活力。难在同时保持一体与多元。当一体完全压倒了多元,就开始僵化。当多元完全压倒了一统,就开始分裂。秦亡于“法家压倒一切”,西汉亡于“儒家压倒一切”,东汉亡于上下层同时分裂。如何同时驾驭“一体”与“多元”,这是中国政治的永恒课题。
在真实的世界里,没有一种政治制度,能仅仅依靠制度本身得以成功。制度发挥好坏,取决于运行制度的人。因此每一种制度的真正生命力,在于是否能源源不断培育岀既能维护根本价值观,又能填补其缺陷的人。今天,在于是否能培育出既能拥抱世界多元,又能坚持自身一体的青年一代。中国不是唯一的古老文明。其他古老文明也挣扎在“现代化”和“重新审视自己”的痛苦中。然而,他们必将完成现代化,也必将开始讲述被现代化一时蒙蔽的古老价值。中国如能与西方完成文明对话,就会为所有古老文明互融互鉴,开辟出一条近路。
东方和西方,都站在自己的历史遗产上,谁都不可能推倒重来。但是,我们依然可以商量着来。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11-4 10:27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5243 s, 8 q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