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0-11-21 19:50

《庄子秘解.外篇第五》天地篇第十三段 孝子不谀其亲 忠臣不谄其君[原创]



yyz1 发表在 国学问答|国学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9-1.html


《庄子秘解.外篇第五》天地篇第十三段 孝子不谀其亲 忠臣不谄其君

【原文】13
孝子不谀其亲,忠臣不谄其君,臣子之盛也。亲之所言而然,所行而善,则世俗谓之不肖子;君之所言而然,所行而善,则世俗谓之不肖臣。而未知此其必然邪?世俗之所谓然而然之,所谓善而善之,则不谓道谀之人也。然则俗故严于亲而尊于君邪?谓己道人,则勃然作色;谓己谀人,则怫然作色。而终身道人也,终身谀人也,合譬饰辞聚众也,是终始本末不相坐。垂衣裳,设采色,动容貌,以媚一世,而不自谓道谀,与夫人之为徒,通是非,而不自谓众人,愚之至也。知其愚者,非大愚也;知其惑者,非大惑也。大惑者,终身不解;大愚者,终身不灵。三人行而一人惑,所适者犹可致也,惑者少也;二人惑则劳而不至,惑者胜也。而今也以天下惑,予虽有祈向,不可得也。不亦悲乎!
大声不入于里耳,折杨皇荂,则嗑然而笑。是故高言不止于众人之心,至言不出,俗言胜也。以二缶钟惑,而所适不得矣。而今也以天下惑,予虽有祈向,其庸可得邪!知其不可得也而强之,又一惑也,故莫若释之而不推。不推,谁其比忧!厉之人夜半生其子,遽取火而视之,汲汲然唯恐其似己也。

【注释】
折杨皇荂:古代民间乐曲。
嗑(ké)然:会意的发于内心的。

【译文】13
孝子不讨他的父母过于偏爱自己,忠臣不讨他的国君过于倚重自己,这是为臣、为子极尽忠孝的最高表现。凡是父母所说的都以为对、所做的都以为善,那是世俗人所说的不肖之子;凡是君王所说的都以为绝对正确、所做的都以为非常完美,那就是世俗人所说的不肖之臣。
可是却不知道事情为什么所以如此?世俗人所谓正确的便把它当作是正确的,世俗人所谓好的便把它当作是好的,却不称他们是谄谀之人,这岂不就是说世俗比父母更可敬仰、比君王更可尊从了吗?说自己是专会奉承之人,定会勃然大怒颜容顿改;说自己是阿谀媚主之人,也定会气忿填胸神色立变。而实际则是终生奉承、终生阿谀的人,只不过是善于用巧妙的比附与华丽的辞藻靠近君亲,以便聚拢众人,从而使终和始、本和末位置不致于相互颠倒。衣衫整齐,彩色斑斓,容貌动人,讨好献媚于举世之人,却不自认为那就是谗谄与阿谀,跟世俗为伍,是非观念相通,却又不把自己看作是普通人的一员,愚昧到了极点。而那些转化愚昧的,并不是大愚;转化迷惑的,并不是大惑。大惑者,一生也不会醒悟;大愚者,一生也不会明知。三人一路同行一人迷惑,所要到的地方还可以到达,因为迷惑者少;三人中两人迷惑,就徒劳一场了,不能到达,因为迷惑者众。如今天下全都迷惑,我即使祈求走正确的方向,也不可能起作用,这不令人可悲吗?
高雅的音乐世俗人不可能欣赏,折杨、皇华之类的民间小曲,世俗听了都会会心而笑。所以高雅的谈吐不可能留在世俗人的心里,而至理名言也不能从世俗人的口中说出,因为流俗的言谈占了优势。两缶钟迷惑无声,想听声也听不到了。如今天下人都在迷惑,我即使祈求都走正确方向,可能依从吗?明知不可能达到目的却要勉强去做,这又是一大迷惑,所以不如弃置一旁不予推究。不去推究,还会跟谁一道忧愁!丑陋的人半夜里生下孩子,立即拿过火来照看,心情急切,唯恐孩子像自己一样丑陋。

【要义秘解】(外5 -13)
此言先天后天之道相亲相化关系与万物得生之理。
孝子、忠臣比后天之道,亲、君比先天之道。不谀、不谄者,指后天之道不是不离先天亦步亦趋,而是可以独立做事行其职能,故谓“臣子之盛也”,这样才是真正的臣子。不肖子、不肖臣者,指谀谄言,谓后天与先天不离,不独立做事,没有完成臣子职能,故谓不肖。世俗,指从后天万物角度说,如若在先天便无此等区别。
从世俗后天角度说,然而然之、善而善之是“不肖”,但这种说法“未知此其必然”,即后天虽可独立行其职能,却还真的离不开先天,如果明白这一点就不该谓“道谀之人”了。若谓道谀,那不是后天形体比先天之道还要亲、还要尊了吗?说自己谀亲,不愿意;说自己谄君也不愿意。而实际呢?终身是个谀人,终身是个谄人,尽可能的靠拢亲君,以便集聚万物之体,使终始、本末位置没有互相颠倒。
道谀其亲君,后天之道靠拢先天之道,是道物运化之始、万物之本;
不道不谀其君亲,后天之道离开先天行其职能,是道物运化之终、万物之末。
万物能保其本,有道物运化之始,则必存在;不保其本、无道物运化之始,则必不存在,因此,“终始本末不相坐”。
合譬饰辞聚众,合譬即后天去与先天比照,找出相合相近处,以此为靠近先天理由;以美言逢迎之为靠近先天手段。聚众,众指万物之体,即令其体不散,从而存在下去。
“垂衣裳,设采色,动容貌,以媚一世,而不自谓道谀;与夫人之为徒,通是非,而不自谓众人,愚之至也。”言后天之道,本来千方百计去“媚一世”,却不自谓道谀;另一方面,与万物为徒,通是非,人比万物,是非亦后天万物,却不自谓众人。即,既不等于先天,而行其独自职能,又不即是万物,虽与万物直通,究竟是什么?“愚之至也”。愚则不知,不知迷茫即是道,至为极,虽非先天仍属于道之极。
愚、惑皆指后天之道,大愚、大惑皆指先天之道,知为形质万物,即:形质万物是直接自后天道转化的,不是直接从先天转化的,此谓“知其愚者,非大愚也;知其惑者,非大惑也”。知,使愚转化为非愚,使惑转化为非惑,非愚、非惑即形质物。而先天之道,其惑“终身不解”,故谓“大惑”;其愚“终身不灵”,故曰“大愚”。
三人行,指先天、后天、形质万物三者。因先后天皆惑,先天尤其大惑,故有二惑,非只一惑,因为惑多,所以所适者“劳而不至”。适,指自先天转化为形质然后死灭归根过程;劳而不至,指过程在进行,然而缓慢。不至,不是永远不至,只是不快。
“而今也以天下惑,予虽有祈向,不可得也。不亦悲乎!”悲,指上述转化过程完成不了了,因为“以天下惑”,即为道有成,达到很高层次,道物处于先天的愚惑状态,不再运化了。
大声,指先天之道。里,乡里屯落,指形质万物。即言先天之道不被形质万物直接接受,不被直接转化;折杨皇荂,指次于大声者即后天之道。嗑然而笑,比喻后天之道被形质接受、转化了。所以,高言即先天,不在众人即形质万物中停留。至言亦先天元神,不出即不显现,俗言指后天识神,胜即显现。盖元神出现必在识神不显之时,识神后天出,则先天必隐。
缶钟皆可鸣,缶比后天,钟比先天,缶钟二者俱惑不显,什么声音都无,道物不运化,转化停止,故谓“所适不得”。今不是二惑而是天下皆惑,所以只在道的状态,运化停止,想去也去不得。为道至于有成,道物不再运化,所以去不得。
如知道不可得而偏要强使之得,即令其回复运化,这便又是一惑了,是真的糊涂、不明智,因为这样做的结果是倒退、是坏道!所以不如放下来,不去推动道的运化。不推动运化,就不坏道,故曰“谁其比忧”,没有谁与你一起忧虑了。
道物运化即生成万物,如同生孩子,且无不希望孩子好,不要像自己丑陋凶恶。这种心里是普遍的,而不运化不生孩子,担心忧虑便不会再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0-11-22 22:14
重发:

【注释】
折杨皇荂(fū):古代民间乐曲。
嗑(ké)然:会意的发于内心的。
二缶钟:古代二乐器,又古代二量器。据说缶容量为四斛(音hu户),一斛为十斗;钟的容量为八斛。有以“缶钟”为“垂踵”之误,因传抄或字迹不清而误成缶钟。其垂踵解为二,一者垂踵即垂足,惑而不进;一者垂踵为歧路。此处采乐器说。
予虽有祈向:祈,期、企,我虽有预期的方向目标。
厉之人:厉,丑、丑陋,相貌丑的人。

【译文】13
孝子不巴结他的父母,忠臣不谄媚他的君主,这是为臣为子的最佳境界。以为凡是父母说的都对、所做的都善,那是世俗谓之的不肖之子;以为凡是君王说的都正确、所做的都完美,那是世俗所谓的不肖之臣。
然而这么做难道当真就正确么?世俗所谓正确便以为正确,世俗所谓善便以为善,却不称其为谄谀,这岂不是说世俗比父母更可亲、比君王更可敬了吗?说自己是奉承者,定会勃然大怒颜容顿改;说自己是谄媚者,也定会神色立变气愤非常。而实际上真正终生奉承者、终生谄谀者,是难以让人觉察的,他们巧妙的用比附与伪饰辞藻讨人喜欢,令众人信服接受,不管是终和始、是本和末,都不易找出谄谀痕迹。衣衫端庄整齐,彩色鲜艳斑斓,容貌温柔动人,妩媚风姿于举世,却不自以为是谄谀,跟世俗人为伍,是非观念相通,却又不把自己作为众人的一员,是愚昧已极了。知晓其愚的,即不为大愚;知晓其惑的,即不为大惑。大惑者,终身也不会清醒;大愚者,终身也不会明白。三人一路同行一人惑,所要去的地方还可以到达,因为惑者少;三人中两人惑,就徒劳一场了,不能到达,因为惑者众。如今天下全都惑,我即使祈求走正方向,也不可能起作用,这不令人可悲吗?
世俗人高雅的音乐听不进去,折杨皇荂之类民间小曲,听了便会心而笑。所以高雅的谈吐不可能留在世俗人的心里,而至理名言也不能从世俗人的口中说出,因为流俗的言谈占了优势。缶钟两种声音混在一起,哪种声音都分不清楚了。如今天下都迷惑,我即使有预期的方向目标,还有能有到达的可能吗?明知不可能达到目的却要勉强去做,这又是一大惑,所以不如弃置一旁不予推究。不去推究,还有谁一起忧扰么!丑人半夜里生孩子,会急着拿火光照看,唯恐孩子像自己一样丑。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019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