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1-2-23 22:41

令人潸然泪下的油画《我的前夫》 散文218 顺 延[原创]



HLJSWCD 发表在 荷韵轻香|散文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1.html


  令人潸然泪下的油画《我的前夫》 散文218
  顺 延

  我是一个轻易不动感情的男人,然而,在王国斌先生的传世之作——《我的前夫》油画面前,竟然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冲击和震撼,热泪盈眶,潸然泪下,难以自禁。许多与我一样,曾经有过农村插队落户经历的知识青年,看了此画也同样有着相同的感受。
  王国斌先生的油画《我的前夫》,发表于2007年,原名《青春之歌》,是他的知青系列油画中的代表作。我本人和几个比较要好的知青朋友,则是在2008年的夏天才在网络上看到了王国斌先生的大作。当时看到这幅画后,我们都震惊了,心灵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感到酸楚和一阵心悸,画里的女知青那无助、绝望的神态,再一次刺痛我们,女知青的那种身不由己的表情,正是当年许多女知青的一个历史缩影。《我的前夫》油画中,新娘和新郎端坐在土窑洞前,新娘是一位回城已经绝望的女知青,新郎则是村里男人中的幸运儿。
  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女知青眼里的恐惧,看见她无声的眼泪,满脸的愁容和她无助的焦虑;看到她对命运的失望,和对未来前途的绝望,以及对自己处境的悲凉。从她歪斜别扭的坐姿,已经看到她今后生活的坎坷,和被命运嘲弄的神情。
  油画的背景很有意味,由弧形的窑洞,矩形的门窗、条凳,与圆柱形水缸子等构成,十分清楚告诉人们,这是在西北的黄土高原农村,而这里是当年北京知青和西安知青最多的地方。男的是个一脸憨态、喜气洋洋的中年农民。而女知青却明显没有喜悦的表情,她蹙紧眉头,微露愁容。身体则僵硬而局促,并微倾向一侧,似在躲避着身旁的新郎。新郎则颟顸地叉开腿,一幅不修边幅和难以抑制的兴奋。
  在这幅作品中,新郎穿着新布鞋和新的粗布衣裤,脸色黝黑苍老,手指粗大扭曲,笑得合不拢嘴。知青新娘的眼神和坐姿则透出了她的无限委屈、忧伤和无奈。她脚边的旅行包是她的全部嫁妆。标语、牧羊铲和角落的胶鞋,说明新娘是个放羊的知青。她脚上穿的一双红色绣花鞋与她浆洗得发白的旧军装是那样地不和谐。她嫁给了一个村里的羊倌,做了那个时代的祭品。
  2010年的8月,作为上海知青的我,再度回访曾经上山下乡过的黑龙江省孙吴县。几天后,我又去《黑河知青博物馆》参观,这是以当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为主题的博物馆。在《黑河知青博物馆》里,我再度看到了王国斌先生的油画《我的前夫》,在油画前,我驻足良久,思绪翻飞,久久不能够平静。我环顾四周,发现身边也有不少老知青在凝视着这幅画,也是久久不肯离去,我想这幅画肯定也感染和触动了这些老知青。当年,全国有3000多万学生成为知青,奔赴祖国四面八方上山下乡,而其中,女知青占了很大一个比例。在极其艰苦的自然环境、工作环境和人文环境里战天斗地,受尽了生活的磨难和困苦。一段并不短的时间后,出于各式各样的原因,一部分女知青嫁给了当地的农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2-23 22:44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油画《我的前夫》】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油画《我的前夫》女主人翁1】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油画《我的前夫》女主人翁2】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油画《我的前夫》女主人翁3】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油画《我的前夫》女主人翁4】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油画《我的前夫》女主人翁5】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2-23 22:45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在我们生产队南面的一个村子,好像叫西南屯,有一个上海来的女知青就是这样,原来这个女孩是一个非常阳光、年轻漂亮的姑娘,能歌善舞,待人非常热情,又有礼貌,很是有修养。听说,她父母还是大学里的教授,文革期间两位教授受到了“冲击”,不谙世事的她,就这样离开父母来到边疆。后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嫁给了队里一个比她大好几岁的农民,并有了两个孩子,那个农民体弱多病,生活的重担几乎全部压在了她瘦弱的肩膀上。几年后我们偶然在县电影院的广场上见到了她。我们有意避开了她,目的是不想让她感到尴尬。远远地看见她坐在地上,面前有放一个柳条筐,筐里是已经炒熟的毛嗑(葵花籽)。她声嘶力竭地、一遍又一遍地吆喝着:“香喷喷的毛嗑,一毛钱一碗。不香不要钱!”此时,我们发现她和农村的妇女已没有什么两样,手指上还有些肮脏,皮肤粗糙,头发散乱,裤腿上打满了补丁,无疑,生活的重担已经过早地压在了她稚嫩的肩膀上,我们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怀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了。
  那天,我们在参观完《黑河知青博物馆》的第三天,我们返沪。从黑河到哈尔滨的硬卧车上,我们发现,过道斜对面有一个年近六旬的老妪,她目不转睛地瞧着我们说上海话,不一会儿,她就主动过来问我们是不是上海的?当知道我们也是曾经下乡在孙吴的上海知青后,显得很亲切。我们在和她的交谈中得知,她原来家在上海黄浦区,作为上海知青在黑河爱辉县的西岗子插队落户。见上调和返沪无望后,嫁给了村里的一个农民,生了两个孩子,生活过得很不如意。由于后来的政策关系,大孩子回到了上海,可她的父母已经过世,留下的房子被弟弟妹妹们分了,他们没有一点兄弟姐妹情分,根本不愿接纳她和她儿子。儿子没有多少文化,在一个小区里当保安,收入不高,只够自己用。由于没有自己的住房,儿子就寄宿在她过去的一个朋友家里。连她回上海也是十分可怜,这个朋友那里住几天,那个小姊妹家里混几天,不知道那天是头。至于在上海买房,简直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奢望。上海这边是这样,西岗子那里也是不太平,老伴得了脑血栓,半瘫痪在炕上,由小儿子伺候着,也干不了多少活,家里经济状况不好,很穷。并告诉我们,就连回上海的火车都不敢坐卧铺,只能够坐硬座,尽管都快60岁的人了。我们一听,感觉不对啊,就问她:“你说你是坐硬座的票,可这里是硬卧车厢,怎么回事?”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的确是买的硬座票,能省一个钱是一个钱,那里很挤、很乱,这里的卧铺车厢人不多,乘客大多在卧铺上休息,过道一侧、靠窗户的座都空着,于是,我就来坐了。我知道,火车开动之后,卧铺车厢管理不是那么严格,在站台上就可以直接上来,但晚间肯定不行。”我们一想,也在理。快到中午了,卖盒饭的小车推过来了,我们替她买了一份,她有些不好意思,说:“不饿。”我们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不必客气都下过乡,都吃过苦,没关系的。”临下车时,我们给她拿了300元钱,让她买卧铺回上海,她百般推辞,不肯接受。我们说,“你都这个年龄了,不是年轻人,32个小时的硬座怎么受得了?况且无法睡觉,根本吃不消的!”经我们劝说,她勉强接受了,我看见她眼泪在眼眶里转,心情也不太好受。她千恩万谢与我们告别,就此别过,望着她消逝的身影,我们直觉得心里头堵得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2-23 22:49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2010年参观黑河知青馆拍摄的油画《我的前夫》照片1】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2010年参观黑河知青馆拍摄的油画《我的前夫》照片2】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油画《我的前夫》女主人翁6】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冬天里的女知青】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画家王国斌先生】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画家王国斌先生在他的作品《我的前夫》油画前】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2-23 22:49
  知青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是一部还活着的历史,每一位知青都有他自己的故事。如果,没有真正经历过那个时代,就不会有这种切肤之痛的感觉。曾经在几十年前,我们不能够左右自己的命运,被时代的大浪所冲击着,我们当时是那样的单纯、幼稚,甚至狂热,“青春无悔,岁月如歌”。这成了那个扭曲年代最时髦的豪言壮语。随着时光的流逝,岁月的刻痕磨蚀了虚伪誓言的华丽外壳。返朴归真,还历史的原来的面貌,成了如今仍活着人们的反思主题和社会责任。那刻骨铭心的痛苦磨难,至今仍深深地镌刻在过去那个年月,有着共同经历人们的脑海之中,矢志难忘!
  岁月蹉跎,年华似水,知青们最美丽的青春,最宝贵的生命消逝在历史的漩涡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鲜花,没有丰碑,没有回报,只是给活着的人们留下了更多的痛苦和思索,“为什么会发生这些?”“它是如何发生的?”“它给史学家和后人带来什么?”这恐怕是今天我们这些仍活着人,不能够完全结论性地、可以说清楚的问题,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历史的悲哀。
  画家王国斌的这幅《我的前夫》油画,却是对知青遭遇的最诚实、最雄辩的表达。的确,一场改变了整整一代青年的命运、因而也改变了中国之命运的浩劫,只有亲历的人,才会懂得。王国斌先生曾经说过:“让青春之歌饱含我的泪水、我的生命化为光影色彩在画布上流淌,是我做为一个艺术家用现实主义的写实表现手法对那段历史时期个体生命的解读和思考。”他是这样说的,但他的确做到了。他的这幅作品,也许只有我们这一代人,才能够完全读懂,读出了生命之重,读出了悲凉之美。
  美学博士缪哲曾经这样说过,“王国斌则以清醒的反思,抵制了这本能。故知青真实的处境,如理想的崩溃,受宰割的无力感等,在他的作品中,仍获得了清晰的表达。王国斌的知青作品,实可谓中国当代叙事油画的最佳范例。对社会,他有洞察与良知;对抽象的思考,他有编剧的想象;他会善借观众头脑中的知识之细节,来扩充画面,丰富含义。他是一名实力雄厚的好画家。他素描准确、精致,色彩浓厚而雅气,注重画中细节描绘;所以观其整个画面,是一体构思的,整体感很强。他画里的人物很真实,绝无面具感......”
  蓦然回首,两鬓已斑白。那并不遥远的青春,已成历史的斑驳。有人说,知青的历史是一部沉重的历史;是一部滚烫的历史;是一部无言的历史;是一部苦涩的历史;是一部无奈的历史;是一部纷乱的历史;是一部未完的历史。不一而足,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人们争论不休。只有我们这些命运多舛,历经坎坷的人,才清楚地知道历史上的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从心底里感谢王国斌先生的好作品——油画《我的前夫》,它很好地诠释了那个荒唐时代所发生的事,尽管它是那样的酸涩和痛苦,令人不堪和心悸,但它同样给至今仍活着的人们,带来冲击和震撼,千万不能够忘了这段历史,毕竟它曾经实实在在地发生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2-24 10:31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0861 s, 8 q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