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801个阅读者,2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1-3-22 08:50

[原创]苏维埃逸史:十二个红小鬼



宋长琨 发表在 新手上路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1-1.html


  
  1935年春,红军主力撤离了川陕苏区。那时,曲飞等十二个儿童团员正在乡下搞宣传,半个多月后回来,发现部队开走了。他们十二人一起商量,决定沿着红军走的路赶大部队。十二个人中,最大的十三岁,最小的只有十岁,都是女孩子。为了防止敌人盘查,他们假装成叫花子,分成几拨,各走各的路,假装互不相识。一路上,晓行夜宿,吃了不少苦头。渴了,喝点山泉水,饿了,沿途要点吃的。晚上从没有盖过被子、睡过床,几个人背靠背,一坐就是一夜。屋檐下,禾场上,草堆里,都是他们的栖息之地。离苏区越来越远,他们的困难也越来越大。一路走来,沿途经过了剑阁、江油、中坝、北川、茂县等地,躲过了豺狼、野牛的袭击,摆脱了人贩子的拐骗,也战胜了疾病的折磨。历时三个多月,行程一两千里,十二个女孩子在草地边缘,赶上了红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3-23 14:38
  

少先队的任务


  1929年4月,塞山寨周家湾一带都组织了少先队,周纯麟当上了少先队长。少先队共有20多人,队员都扛着鸟枪,而周纯麟扛的是来福枪。他们的任务有四个:一是负责侦察、放哨,主要轮流到岐亭街、宋埠镇去侦察;二是配合农民协会押着土豪劣绅游乡;三是负责给县特务队、便衣队带路,到宋埠、岐亭等白去较大的街镇、乡村去绑有钱人的票;四是配合赤卫军打狗腿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3-23 14:45
  

令人眼气的“两大件”


  1934年,十三岁的葛明旺给军政委王建安当公务员。葛明旺见政委的警卫员挂着盒子枪,背着大马刀,太神气了。于是,他向王政委要求,也要盒子枪、大马刀这“两大件”,也当警卫员。让葛明旺意外的是,王政委很爽快地答应了。王政委把“两大件”挂在葛明旺身上,驳壳枪的枪套触到了脚面,马刀的刀鞘碰到了腿肚子,站也不是,坐也不行。只听王政委一声令下:“跟我走!”王政委在前面大步流星,葛明旺碰碰撞撞地跟在后头。“两大件”很碍事,顾了枪,顾不了刀,安排好刀,枪又捣乱,十分狼狈。王政委还在前面挥手:“快上来呀!”警卫员也跑来凑热闹:“加油呀!加油!当警卫员,跟不上首长怎么行?”经历了这个窘境,又在王政委的开导下,葛明旺主动将“两大件”交还给他,安心做公务员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3-24 08:31
  

小河子参军记


  1935年春,毛尚仁刚刚十一岁,红军来到他的家乡荣经县,住在他家后山二三里的那所小学校里。毛尚仁报名参加红军,红军干部说:“你个子还没有小马枪高,行军打仗,吃不消。”没有收。毛尚仁一路哭着,回了家。他没有灰心,隔了两天又去报名。祖母踮着小脚,一路追赶,拉他回去。部队不收留,祖母往回拉,这次,他又没当上红军。祖母把毛尚仁锁在屋里,嘴里叨咕着:“再等几年就要娶媳妇了!毛家这房人就剩下你一个了,再要出去就绝根啦!”过两天,毛尚仁偷偷跑了出去,到部队驻地那所小学一看,部队没了踪影,红军离开啦!毛尚仁流着眼泪,逢人打听,一路追赶,走了十几里地,终于追上了红军队伍。首长说:“到底还是来啦!真是个了不起的小鬼。”于是,部队答应了毛尚仁的参军要求,同志们还给他起了个绰号,叫“小河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3-24 08:31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3-25 09:07
  

儿童团员曲飞


  川陕根据地反“六路围攻”的日子里,这天,儿童团员在渡口放哨,来了几个骑马的红军。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多岁,宽肩膀、高个子的指挥员。儿童团员曲飞把手一伸,请他们出示路条。几个人跳下马,大个子指挥员“嘿嘿”一笑,说:“小鬼,我们今天走得急了,没有来得及开路条。下次补上行不行?”曲飞一口回绝了:“那哪儿行!你们是干什么的?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大个子指挥员一本正经地说:“我们从前线来,到那边去。我们是打仗的。”说着往前指了一下,又做了个射击的动作。儿童团员执意不肯放行。指挥员身后的警卫员说:“这是王副总指挥,王树声同志。要赶着开紧急会议。”副总指挥打断了警卫员的话,说:“他们对工作负责,革命警惕性高,你们该学一学。”他接着对儿童团员说:“这样吧,我们留一个同志在你们这里,你们派一个小鬼跟我们去,行不?”儿童团员同意了。王副总指挥拉曲飞上马,到了红军前线指挥部,还向指挥部的首长们介绍了这位儿童团员。首长们夸奖了儿童团员,奖给他们每人一支铅笔、一个笔记本。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3-26 07:38
  

写在手上的收条


  红军中一些领导干部喜欢跟小战士开玩笑。第二次反“围剿”待机作战时,军司令部住在东固,有一次参谋长耿凯收到军政委办公厅通信员梁必业送去的信后,故意不给打收条,借故没有纸,要把收条写在梁必业的脸上。梁必业不干,僵持了一段时间,最后写在了梁必业的手上。
  后来,这件事讹传成军政委罗荣桓把收条写在梁必业的脸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3-27 15:21
  

劳动童子团


  省港大罢工期间,罢工工人子弟很多,也没有通通进学校,他们中日嬉戏街头,漫无管制,进了学校的孩子,也没有正常的娱乐活动。团广东区委在书记杨善集的领导下,借鉴苏联劳动童子军的组织,在各工会建立童子团,也称劳动童子团。1926年2、3月间,海员工会、金属工会、同德和广州洋务工会都成立了童子团。到9月中旬,各工会的童子团都纷纷组织起来了。9月25日,省港劳动童子团在太平戏院举行了成立大会。那天,童子团团员齐集了2000余人,包括金属业、海员、同德、煤炭、西业,以及广州洋务的印务、织造、崇德、进胜女子等。苏兆征省港罢工委员会委员长苏兆征亲自出席指导,并为大会揭幕,共青团广东区委也派了代表出席。大会开始时,2000多名童子团团员和来宾,齐声高唱少年先锋歌。大会作出了《政治问题决议案》、《联合省港各儿童团体决议案》、《与工会、农会关系决议案》、《劳动童子团要求决议案》、《发展组织、统一组织决议案》等。选举领导机关执行委员15人、候补执行委员5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3-29 08:22
  

“比比,有没有枪高”


  1931年,黄安赤卫军武工队被编入黄安独立团。曹团长是黄埔军校的学生,广东人,四方脸,右上齿镶着一颗金牙,长得很英俊。他一身灰军装,头戴八角帽,帽前正中缀着一颗红彤彤的布帽徽,腰扎一根宽牛皮带,别一把手枪,露出半截红缨,很威武。同志们和曹团长一一握手,轮到秦忠,黄团长的笑容慢慢凝固了。秦忠只齐团长的胸高,他低头看看秦忠,皱了皱眉,问道:“你今年多大了?”黄团长那带广东调的口音,秦忠听起来有点费劲。他回答道:“今年十五岁。”(其实秦忠刚刚过十三岁生日)团长说:“你太小了,回去长两年再来吧!”秦忠急了,嚷道:“不行!为什么不要我?我都当了一年的红军了。”曹团长不理他,回头喊了声:“枪!”一个战士把一支步枪平推过来,只见那支枪直立着在空中飞了过来。团长侧身用右手“啪”的一声接住了枪。这漂亮动作,让秦忠看傻了眼。曹团长把这支“汉阳造”跺在地上,说:“你比比,有没有枪高?”秦忠挨紧了枪,挺起胸脯,可那枪的准星还在他的头顶上。他踮起脚来,同那枪差不多高。曹团长把枪往上提了提,说:“你长,枪也长。回家吧,过两年再来,我一定要你。”秦忠急得哭了起来,开始了自己的拿手好戏——耍赖:“凭什么不要我?我当红军都一年了。你还不是这么高长大的。我能背枪,能打仗……呜呜……你欺负人。”接着,干脆哇哇哭起来。曹团长无奈,和身旁的政委商量一下,对秦忠说:“好了,哪有红军战士哭鼻子的!收下你了,就在团部当通信员吧。”秦忠破涕为笑,挺起胸,敬一个不规范的军礼,说:“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3-30 08:15
  

小战士告状


  有时房子紧张,随军夫妻只能和大家住进大房间。纵队政治主任蔡协民和机关干部曾志夫妇,也同战士住在一起。他们两人睡东头,我们小战士睡西边,中间连块隔布都没有。那么多未婚青年和一对夫妻同宿一室,本来就是很敏感的事,每当熄灯后,难免有人嘁嘁嚓嚓,偷偷议论。第二天,曾志起来很早,与大家一起锻炼,而蔡协民却没有起来,几个青年人振振有词,找毛委员告状,说蔡主任思想有问题,睡懒觉。毛委员说:应该批评你们!你们这些嘴上没毛的娃娃们,人家两口子睡觉,干你们蛋事,还好意思来告状。事后,毛委员专门找蔡协民谈了这件事,说:条件艰苦,委屈你们两个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3-31 08:47
  

不识耍的谭娃


  1931年,谭友林当红九师政治部主任鲁易的警卫员,那年他只有十五岁。一次,贺龙军长见到谭友林,问:“这是那个?”谭友林急忙立正,报告说:“鲁易主任的警卫员,我叫谭友林。”贺龙同志爽朗地笑了:“啊!原来是谭娃啊。”贺龙见谭友林很拘谨,眉毛一扬,对身旁的警卫员说:“你们看,谭娃像不像个老学究?就差一副老花眼镜了吧?”说着从随行人员手里抓过一管毛笔,喊道:“来呀!快给谭娃戴上一副!”一边说,一边举着毛笔朝谭友林走过去。那几个警卫员一拥而上,把谭友林按住,嘻嘻哈哈,在他脸上乱抹起来。谭友林躺在地上死命地叫,哇哇大哭。贺龙一边帮他擦眼泪,一边笑着说:“这娃儿不识耍,这娃儿不识耍。”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4-1 07:55
  

“红军娃”抓俘虏


  王诚汉十三岁在杂货店做学徒时,参加了工人武装纠察队,成了一名“红军娃”。一次,与民团在河边战斗,诚汉盯上了一个肥头大耳的敌人,一跳就扑了上去,两个人在河水中扭打起来。那家伙虽然身体很棒,但胆量很小,被小诚汉吓坏了,连滚带爬地想甩掉诚汉。小诚汉紧紧地抱住他不放,被他猛打了几拳,但诚汉仍抱着他的腰,就是不放开。扭打中,那家伙“哧溜”一下从诚汉手中滑了出去,把诚汉重重地摔在地上。诚汉爬起来,奋起直追,又把他抱住了。这时,几个同志过来,制服了这个家伙。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4-3 10:05
  

烧了祖母的裹脚布


  儿童团的一个任务是宣传革命,破除封建迷信。当时妇女缠足,黄安紫云一带儿童团团长秦忠,要破除缠足陋习,收缴裹脚布。儿童团此举,得到小姑娘和年轻媳妇们的拥护,收缴了许多裹脚布。有拒不上缴的,儿童团就乘人晾晒的时候偷来烧掉,招引来不少骂声。秦忠的祖母也裹脚,秦忠就把她的裹脚布偷出来烧掉了。结果,秦忠回家,被父亲一顿饱打。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4-4 08:39
  

打菩萨捅了马蜂窝


  为宣传破除迷信,秦忠带着儿童团有一天去庙里打菩萨,结果打烂了偶像,砸出来一个大马蜂窝,“嗡”的一声,眼前无数黑点飞舞,扑面而来。二十几个儿童团员被马蜂赶得仓皇狂奔。马蜂紧追不放,秦忠的脖子、脑门被蛰了好几处,满头金星,两眼泪水。狼狈回家,衣服也破了,鞋也没了,满脸青肿。母亲见了,心疼地埋怨说:“菩萨是打得的,遭报应了吧!”当然,秦忠他们养好了身体,继续打菩萨。儿童团员还编了一首《打菩萨歌》:
  菩萨是个假东西,
  稻草和黄泥,
  说它有神气,
  实在是骗人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4-5 08:29
  

周岁十五,虚岁十七


  1929年,十五岁的陈先瑞,报名参加了红军,分配到红三十二师九十八团。分兵那天,上百名新兵都整齐地站在那里,等待分配。一会儿被带走几个,一会儿又带走几个,最后只剩下先瑞一个没有人领。这时,一个首长模样的人走过来,一边上下打量着先瑞,一边问:“多大啦?”“十七岁!”先瑞多报了两岁。首长听了,哈哈大笑,说:“这么一会儿就长两岁。”先瑞连忙说:“报告首长,我刚刚讲的是虚岁,实岁是十五岁。说大一点为了不让人小看我。”首长拍着他的肩膀说:“行,有点心眼儿,也有点胆量,好吧,就在团部当勤务兵吧。”就这样,陈先瑞被分配到九十八团勤务兵排当了兵,决定让他留下的这位首长,是九十八团团长萧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4-6 08:58
  

调皮的小狗


  秦忠在黄安独立团团部作通信员。一次,住在一个农民家。房东家的小狗很调皮,总是撕扯他的绑腿。一天晚上,小狗把他的绑腿不知叼到哪里去了。早晨出操没打绑腿,挨了批评。一气之下,秦忠逮住小狗,栓在屋后的树上,做活靶子,用竹筒弹弓打,小狗被打得吱哇乱叫。房东的儿子大怒,和秦忠动起手来。他哪里是秦忠的对手,被秦忠摁到水坑里。房东告到团长那里。结果,秦忠大会小会挨了一通批评教育。后来,在团长的亲自陪同下,秦忠给房东赔礼道歉。房东大叔说:“细伢们杠祸,不如的。”(黄安方言:小孩子们打架闹着玩,不要紧。)秦忠给大叔道歉后,又和他儿子拉手和好,把自己的竹筒弹弓送给了他。见此场景,大家都笑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4-7 10:02
  

儿童团歌


  在皖西苏区,流行一首儿童团歌:
  准备好了吗?
  时刻准备着!
  我们是共产主义儿童团,
  我们是未来的主人翁!
  ……
  小兄弟们呀,
  小姐妹们呀,
  去建设伟大的新世界,
  时刻准备着,前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4-8 08:35
  

劳动童子团团歌


  1926到1927年,在广东省农民协会的组织下,普遍建立了农村劳动童子团。南海县农村劳动童子团有这样一首歌:
  农民协会产生了劳动童子团,
  喇叭铜鼓声,
  飘扬着红小旗帜。
  先有马克思,
  继有列宁者。
  头颅虽小血自热,
  心肝虽小胆不惊,
  前进,前进。
  小朋友们武装起,
  要向压迫者进攻,
  不牺牲,安得生?
  血染全世界,
  杀尽那敌人!
  快来,快起来!
  谁云我们不是兵?
  爱本阶级如亲,
  爱同志们如亲。
  高呼劳动童子团,
  万岁!万岁!万万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4-9 08:36
  

“滑儿棒”


  长征时,十六岁的谭清林,在三十军作连队打旗兵。过草地时,谭清林一次不小心掉进了烂泥里,被同志们救了上来,为首的是一位大个子的同志。谭清林问大个子叫什么名字,他说:“小谭,救你的是大家,不必谢我。大家都叫我‘滑儿棒’,你也叫我‘滑儿棒’好了。”同志们都说,“滑儿棒”爱调皮,是连队的“热闹人”。后来,我们就在一起行军,成了最亲密的战友。“滑儿棒”的话不知有多少,饥饿、疲劳也封不住他爱说爱笑的嘴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4-9 08:40
  

贺红红


  1930年,贺龙、蹇先任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时任红二军团政委的邓中夏问:“小家伙叫什么名字啊?”先任说:“还没有名字。”邓中夏对贺龙说:“云卿,你给孩子起个名字啊!”贺龙笑着说:“女孩子的名字,花啊草的,我搞不来,还是政委负责吧。”邓中夏想了一下,说:“就叫红红吧,红军的红,取名红红,孩子出生在革命事业正红火的时候,也预示我们革命事业更加兴旺发达。”于是,我们就给孩子取名叫红红。大姐贺英,不满意这个名字,曾建议说:“这个名字不好,还是叫红凤好,凤凰的凤。”贺龙说:“红红的名字,是中夏取的,不要改了。”1931年冬,蹇先任用背篓背着一周岁的红红,寻找红军主力,路上,幼小的红红,经不住风霜雨雪,得麻疹不能医治,死去了。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6745 s, 9 q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