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博客自传 226
1491个阅读者,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1-5-2 06:36

博客自传 226



1193489585li 发表在 荷韵轻香|散文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1.html


一箱木钉

公司接管了我们原单位的大楼却不是一个空壳除去大量的大厨桌子椅子凳子还有很多仓库和保险柜,起初旺总看着一个个的铁疙瘩保险柜又心动又茫然因为,我们单位是真有黄金白银还发生过黄金失窃案前文也有描述因此,会不会保险柜里还有就是个问题如何判断,请盲人开锁师傅前来每开一个就五十元人家可不管里面有没有东西但要想自己打开这东西不是内行没有钥匙还真就是蜡烛据说,保险柜是两层铁皮夹一层水泥很难开因此,先开几个看了看里面空无一物就失去了好奇心把他们一推六二五省得在眼前碍事心烦谁知下一个会不会但可能性再大也不再下注。接下来就开始盘点仓库里面的东西还把老账旧账全翻出来,逐一核对点货并重新造表这是件很繁重的工作由大老陈师傅牵头外加两个女人慢慢来,陈灰暴土很多三四十年从未被惊动过,不是废物也要扫去它们的灰尘从而激活唤醒它们,卧底再无可能一直下去就没有任何价值。

我已经习惯了传达夜间值班因为,白天我依旧可以去天坛帮二哥打理生意还有金钱收获好像第二职业,二哥也欢迎我去因为他可以借机中午回家睡个舒服好像那会儿赚钱已经很稳定很知道自己爱惜自己。虽然如此想法在表面但二哥还是有些顾虑但两相比较他的选择依旧是不相信我也要把我安排在小摊前,替他挡着中午的万般无奈千般无聊和百般空寂与十分疲惫因为,我在他手心全面把握从小到合伙经营出租车他有信心把损失降到最低而且稳赚不赔因此,有时他一高兴还是话里话外旁敲侧击地说些不难理解的怪话柳话,意思无非是中午的经营和货款没有数没有监督全凭自觉等等我就想做兄弟真的很难因此:高兴也是一天不高兴也是一天,何不让自己先高兴一点点有时候一句话惊醒梦中人。既然兄弟之间不会相信,不做白不做,就做一点又何妨因此我的底线如今在这里亮出来。

中午的天坛真是没有几个买卖特别是夏日和严冬,我一般情况是主动花言巧语连哄带骗施展拳脚谈成一个买卖而且利润超过平时部分,就会把超过部分据为己有二般情况是,很不想动的时候客户非要我去跑腿也会把利润贪污三般是这样,算算这个中午挣得很多留下二哥的利润剩下我自己心安理得。那会儿在天坛每天可能是五元钱,但我仅仅中午自己主动开发创造的利润平均有三十多元而我的最大底线是,消解均衡平复自满的最大值是五元就是理直气壮。要知道我是很容易自我满足的人,那会儿我在单位有工资二哥明面发一份我再自己发一份,那感觉有自豪有应该又有偷偷乐的小喜欢。不说你在家睡大觉不说我整天包子小菜也不说我在露天风霜雪雨,单就我做也行不做也行来讲,给点奖励你不吃亏而且最重要,怎么做你也不会相信:没有跟钱出五服的?因此早知如此就应该早下手多下手因为,这种私下暗中输送利益的帮忙也应该而且不是不想用我利大大于弊二哥自己有数他知道他的兄弟没有他的贪心大因此,离不开我就就算有办法也不开我说一声我就会走。

那天我把单位仓库整理出来的处理品清单拿给二哥看半天从中选出一种跟我说:你回去看看这种还有吗,有就全买回来。次日我在单位就问了大老陈师傅他说还有还没开箱呢他说:你想要就去问问旺总,让他给你打个价。我问了旺总他说自己人要啊,照原价就行啊我一看,可吓死我了十公分长的木螺丝一箱两千个,才一分钱一个。我想这可能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价格吧我知道了,我们单位最早是纺织厂因为,这东西拿到天坛后二哥喜出望外一箱才二十块钱但他最少卖两毛到一毛五一个,全部叫昌邑县城个人干纺织的私企买去因此,这些货最少也有四十几年但那会质量多好啊,一个个木螺丝没有生锈的而且打开包装还有一股清清的机油味。怎么样,我从单位拿货一分钱一个转手没有跟二哥多要一分钱,咱够哥们吧,你挣着了吧,还有什么话说。






希望的门

尽管开始时候有些排斥门卫这种岗位会有感觉没面子但一个人稍加习惯又没有自己的更好就像他们的评说:如果一个人在贫困群体中呆的久而久而久之,就会习惯贫穷因而会慢慢放弃积极向上的意志放弃一切致富的想法和机会而安乐于贫穷我就是。其实以一个胸无大志和上进无门的底层市民来讲如果仔细推算门卫也有许多好处,工作简单没有责任夜里可以睡觉,白天有许多空闲还可以去天坛发挥,渐渐我就爱上了这种工作根本不去考虑社会地位以及其他很多,好像在实践干一行爱一行没有高低贵贱。

当传达室的工作干的顺风顺水时候我的夜班张师傅的白班但是,白天有许多工作还要张师傅去独立完成传达室就要锁门,锁门就会有问题,问题多了就会惊动旺总,惊动了旺总他就会想办法,办法又总比问题多因此,旺总把退休在家享清闲的姐姐请来就地解决。至此张师傅夫妇就一下与我成了同事,下午下班我来接他们夫妇的班而次日早上上班他们夫妇又来接我的班而一段时间后,张师傅看出些门道因为,来租房户的大老板和创业者没有地方买香烟而他们又是嗜烟的烟民因此,张师傅就利用业余时间批发几个品种的香烟摆在传达室的门前深受租房户的喜爱其后生意兴隆的样子都去捧场做秀因为,买烟不用出楼出楼他们也找不到四周围也没有买烟的小店,这真是一举两得的互惠,闲着也是尿尿。

我总是一厢情愿的认为自己既然是传达人员就应该与管理层很接近因此,我就想过年怎么我也要去旺总的家拜个年虽然我这样的细胞很少但有时神经错乱也会想到而且,旺总的媳妇与我也是十多年的同事而且,我听说那会儿旺总在建委就分了中层干部最新的福利楼房,去给领导拜个年认认门虽然是第一回儿恐怕早就晚了。我记得那次大年初一的上午我几番打听就进了旺总的家他却不在,旺总的媳妇一看是我就热情招待又是拿烟又是倒茶,又是给糖又是递瓜子,又是问候又是问好。我是不太好场面的人又特别不会套近乎而且,还有些许不知所措但,此时旺总的女儿被我一下看到她还是个孩子而且问我过年好还叫叔叔我就想赶紧完成我预期的想法,就一下掏出五十元钱说:你好你好,来叔叔给你个钱儿,添个岁啊。孩子一看有些为难没有接就看她的妈妈我就说:拿着,快拿着。其实我来给领导拜年这个所谓的行动也是有点其他想法因此,我就有所准备。现在任务完成,我就起身告退才好像一块石头落了地至于真实目的他会猜得到。

我有隐约感觉到我的门卫岗位不保因为,我想继续干下去好有更多时间去天坛。

又过些日子我好想又去过一次旺总的家,还把发票一同留在了方便袋里。

那天我在楼梯处恰好遇见旺总上楼他一看是我就对我说:这咖啡不错,就是喜欢喝咖啡。还一边举起一罐速溶雀巢咖啡,我就暗想我也许也愿意喝咖啡,可是没人给我送但,旺总手里这一罐,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又是,很可能经过我的手。

不知道后来我把我的问题和想法和请求给领导讲清楚没,我想他应该明白我的用意因此,不用多说也没用。我总是半途而废做过功课却就差最后一步还来不及讲清楚自己的故事,就好像没事似的,全当这一切都已经过去因此,硬学的曲儿更唱不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淡如竹   2021-5-3 10:40  魅力  +5   好文章
淡如竹   2021-5-3 10:40  金钱  +5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2 10:39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3 10:41
请正确添加标点符号!加分鼓励!!!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5094 s, 9 q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