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171个阅读者,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1-5-4 07:39

草民微事(2)无名英雄\赵奶奶



陈建中 发表在 荷韵轻香|散文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1.html


无名英雄马叔

  
  解放前,我爷爷借贷100光洋买了一栋又旧又破的百年木屋,日本鬼子实行三光政策时因为紧挨教堂得以保存。解放后,摇摇欲坠的木房子成了小镇上少见的古董,好歹也是一大家子遮风避雨的大顶蓬。
  
  我还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大顶蓬下还住了一位不是我们家的马奶奶。马奶奶借住了我家一间偏房,她姓什么我不知道,喊她马奶奶是因为她嫁到了姓马的家里,但我从来没有见过马爷爷。
  
  马奶奶是维吾尔族族,不沾猪肉,吃只鸡还要拿到教堂去杀。她有一把月亮刀,是用来剔削牛骨头上的碎肉的。我和弟弟很淘气,看见马奶奶用一块大牛油在锅子里划几圈炒菜,总想尝尝马奶奶做的菜味道。马奶奶是一位十分虔诚的信徒,最忌讳的是我和弟弟沾有猪油味的筷子突然插到她的碗里。不得已她只好把菜做得很辣,辣得我们张不开嘴,上了几次当后,我和弟弟才断了这个念想。
  
  马奶奶长得很精瘦也很慈祥,话不多,总是一个人默默的进进出出。后来,我知道她不是孤老,她有一个很争气的儿子。
  
  一天,我们听到了马奶奶撕心裂肺的哭声。她哭得很伤心,破旧的木屋好像承受不了她的悲痛,在咿咿呀呀的共鸣,邻居们也被她的嘶哑的哭声感染,个个都是眼圈红红的。只有我和弟弟不懂事,不明白马奶奶哭什么。在一片压抑的氛围里,走过马奶奶的房门口,我们也变得轻手轻脚,生怕惹得马奶奶生气。
  
  不懂事的我们也慢慢明白了,马奶奶唯一的儿子死了!
  
  马奶奶的儿子我们应该喊叔叔,当年约二十来岁。马叔叔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也可能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他逗过我,也可能他早早就离开了马奶奶家,我们根本没有谋面。马叔叔先是在外边读书,后来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工作,大人们说那里山很高很高,一片青叶子菜也吃不到。马叔叔是摔死的,好多年后我才隐隐的感到马叔叔好像死于地质勘探。
  
  马奶奶迅速的衰老了,过苦日子前她走了,葬礼是按照她的民族方式进行的。
  
  直到近年,看了电视剧《天路》、《一路格桑花》等等,我突然醒悟过来,马叔叔就是电视剧中无数没有影像没有姓名的牺牲者中的一位。马叔叔,没有留下名字,连姓,我还是从他妈妈那儿的得知的。
  
  马叔叔是一名无名英雄,半个多世纪后我写下一点文字是为纪念,也了了一个心愿。(2010年7月写。弟弟陈建仁看到这篇博客后留言:马叔叔大名马玉章。)

  
  赵奶奶

  
  赵奶奶姓什么我不清楚,她是赵爷爷赵饺饵的堂客,年纪差不多和我爷爷一般大,所以我们就喊她赵奶奶。
  
  赵奶奶和赵爷爷只生了一个女儿,我们喊她赵家(老家土话读“ga”)姨儿。
  
  上世纪五十年代,赵家姨儿要出嫁了,我是从他家传出的哭声知道的。我问他们为什么天天哭,妈妈告诉我,赵爷爷赵奶奶舍不得赵家姨儿。
  
  于是我就留神去听他们的哭声。老家盖的都是木板房,本来就不隔音,他们的哭声悠悠长长,穿透力又格外强。慢慢我也听懂了一些。我告诉爹爹妈妈,赵奶奶哭道,没有妹儿来暖脚(脚,老家土话读jio),半夜三更睡不着(着,读zhuo)。赵家姨儿哭道,隔河渡水怎么过,三病两痛谁熬药(药,老家话读yo)。大人们听了说,屁眼大的人也管起大人的事来了,一笑了之。好多年后,我才知道那叫哭嫁。
  
  我的老家处于汉族、土家族交界处,哭嫁的风俗从何而来难以论证。我隐隐记得赵家的哭嫁哭了很长时间,大概是每晚必哭。由于没有别人,他们家的哭嫁实际上是母女对哭,少数时间哭得有板有眼,大部分时间是喑喑哭诉,几岁的我那里听得明白。
  
  写到这里,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小时候不懂的地方恍然大悟。原来武陵地区的哭嫁是很有讲究的,一般要哭个把月,嫁期越近哭得越起劲。除了母女对哭,还有姐妹和哭,等等。哭词也很讲究,哭爷爷奶奶、哭爹娘、哭女儿、哭兄弟姐妹、哭媒人,一套一套,完全可以申请非物质遗产保护。如女儿对妈妈的哭诉,就有“娘的恩情说不完,一教女儿学煮饭,二教女儿学结麻,三教女儿学背柴,四教女儿学挑花,五教女儿学写字”,“你把女儿养成人,你把女儿白抱了,你把女儿白背了”, 母亲对女儿的哭诉,就有“忽听金鸡一声叫, 好像乱箭穿我心。唢呐吹起娘送女,镏子打起大开门,苦命女儿送上轿,亲生骨肉两离分……”
  
  赵家姨儿嫁到了沅水上的一个江心小洲-----洋洲的一个农民,那人结结实实憨憨厚厚的。赵家姨儿是怎么出嫁的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倒是赵奶奶家哭嫁的情景终身难忘。等到我稍稍懂事,赵家姨儿回娘家时已经拖儿带女了。
  
  前几天,我和婆婆子说起赵奶奶,婆婆子说,三十多年前她生女儿的时候,赵奶奶每天要来看三四回。老人家高兴得不得了,好像是自己做了太奶奶。我母亲留她吃放了糖和猪油的糯米稀饭(老家坐月子的必备主食),赵奶奶还能吃一大碗。那时,她老人家已经年过七旬,孤身一人过日子,因为赵爷爷已经早她好多年去世了。这不正应了哭嫁词“苦命女儿送上轿,亲生骨肉两分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淡如竹   2021-5-5 16:32  金钱  +5   好文章
淡如竹   2021-5-5 16:32  魅力  +5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4 10:16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5 16:32
武陵地区的哭嫁

讲述这些事情,很是有趣。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6 11:21
谢谢版主点评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5639 s, 9 q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