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勇者的足迹
15916个阅读者,3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1-5-14 21:08

勇者的足迹



不周山 发表在 游记·影像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39-1.html


2021年5月1日,一起走吧一行12人从四方坪出发,前往江永县。5月2日至4日成功穿越判官山-天门岭。
图为穿越计划路线和实际轨迹。绿线为计划线路,红线为贴主跟走友小雨实际路线,黄线为走友人间万象、过客下山线路。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本帖助威记录

MCTO_qah8m6cc6 +1
好活动!这个一定要顶!
2021-05-17 10:38:00
总计:魅力1点 助威1查看所有助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14 21:10
勇者的足迹
----2021年5月2--4日,江永判官山-天门岭穿越纪实 --小雨

一、计划与变化
在强迫症患者的认知中,计划必须完美执行,任何变化都是不可接受的。然而,现实这个极其任性的家伙,什么时候都不会按我们认为的常理出牌。设计再周全的穿越计划,在老天爷毫不客气的一番蹂躏之后,往往只能剩下一个影子。
判官山和天门岭是都庞岭山脉的非著名山峰。判官山海拔1623米,天门岭海拔1850米。从网上的资料来看,穿越成功的队伍不多,有几队是轻装登顶后原路返回,轨迹屈指可数,基本处于未开发状态。这样的未知地带对我们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课题在网站发出以后,报名非常踊跃,几天就满员了。发起人老不同学踌躇满志,立马把包车的事给定下了。
刚刚付下定金,各种传言就开始满天飞。有人说此线路共十六上十六下,比飞仙源起伏更大;有人说是“挖煤”之旅,又没有水源,虐不可言。越传越离谱,不知道是不是传言的影响,出发日临近,却开始不停地有队员退出,15个人的队伍,陆续退了6个!
老不有点沉不住气了。动了取消课题、小范围出行的念头。当此一起走吧人心动摇、勇气衰落之时,阿九和浏阳队友们强悍登场,并成为了本次活动的主力。浏阳队友的加持,保证了本活动的顺利进行。
纵观活动进程,12人同时进山,4个小时后分成两队,一队抄近路直奔营地,一队冲顶判官山。当晚在营地汇合,但12小时后又分成两队,8人沿近路下撤,4人继续向天门岭进发。4人小分队在艰难行进将近5小时后,前后相差几分钟登顶天门岭,却被狂风暴雨阻隔,未能同步,两人坚持按计划线路穿越,另两人按备用线路下山。
然而,因为事先的充分沟通,大部分队员对计划线路和备用线路都很熟悉,老队员大都下载了线路图。如此稀乱的行进秩序,并没有造成任何不良后果,反而是大家各取所需,各得其所,根据线路、天气和自身体能情况作出选择,呈现出一派和而不同、皆大欢喜的良好局面。由此可见,AA活动中队员的独立和自助精神是如此重要,学会不依赖领队而独立识别线路,正确评估自身体能情况并作出相应的选择,才能自在玩转户外。

二、仙境之路
谣传中十六上十六下的判官山,其实只有三个起伏,每一升降不超过150米。
天气晴好,气温将近30度,林中小路略有些闷热。好在山谷中溪水清凉,不时的水边小憩可以洗去暑热,还可以大口畅饮,尽情地喝水。但老不还是中暑了,满头大汗,脚步十分沉重。不知道为什么,老不很容易中暑,几乎每次高温徒步都会出现中暑的症状。上升到1000米之上,终于来了一些凉风。老不这才活了过来。
在岔路口,成象和阿九带着浏阳队友们急不可耐地往左拐进了登顶的小路,而老不和我有些担心南哥,留在后面慢慢等。南哥的装备都是又重又大的车载产品,听老不说可以从右边走近路直接上营地,立即打开地图确认线路和汇合点,然后决定放弃登顶判官山,先去营地等我们。知彩虽然第一次走长线,但是一路步履轻捷,毫无疲态,她愿意陪着南哥转移,于是我们放心地大步追赶前队去了。
大部队在一个荫凉的小竹林里,已经吃过路餐。汇合后立即又分成了两队,分别从山脊和东面山谷两个方向强行攀升,很快上到了判官山顶峰。
弃包登顶,近距离观察判官石,是非常清晰的人像侧面,头戴判官帽,鼻直口正,面容威严。回头看对面的山脊,中间白色沙岩形成漂亮的“机耕道”,两侧点缀着星星点点开得正盛的映山红,在蓝天白云间犹如仙境之路。
先上来的浏阳队友们很兴奋,爬上爬下各种角度拍照,不知道最后上没上判官石。我们没有绳索,欣赏一番后迅速滑下山顶,往营地进发。
远望极美的山脊路,走近却变得陡峭难行。上到坡顶,听说过客和李师又返回了判官石。难道又丢了东西?不,是在发抖音时,发现照片不够好,返回拍视频去了。
攀升--休息—陡降--休息—再攀升,仙境之路好看不好走。网上看到有队伍为了避开反复的升降,从侧面竹林中穿上山顶,但我们一路上没有发现任何林中的路痕。在狂风的夹击之下,一鼓作气登上最后一个高点,远远望见前方垭口处一个鲜艳的橙色小点,那不是南哥的帐篷么!
两位抖音狂人终于满意而归,大部队一起向营地进发。
这是一个长长的陡降,比前面两个更长更陡。中间是防火道,宽约四五米,完全没有植被,白色的沙岩破碎松散,看不出任何足迹。两边是密不透风的细竹和灌木,有一些被人强行挤过去的痕迹。仔细观察,拉住细细密密的灌木枝条,沿着前人的足迹一步一步缓慢下降,队伍开始拉得很长。
最后一段,离谷底只有约30米,岩石几近直立,右侧竹林里是一条小沟,深约两米。左右观察好几遍后,我决定拉住细竹,从水沟滑下去。刚钻进竹林,狂风夹杂着大颗的雨滴,稀稀疏疏地落下来。我一时呆住了,挂在斜坡上,不知道怎么办。李师在我前面几步,反应神速地拿出伞撑开,看到我在呆呆地淋雨,赶紧过来遮住我。我这才择地放下包,取出冲锋衣穿上,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待。雨越下越大,没有停歇的意思,水沟里突然有水流冲下来,来势汹涌,我们被迫转移到竹林外面较高的地方。下面传来老不和成象说话的声音,就在谷底竹林里,很近很清晰。我们尝试着以手撑地,斜斜地匍匐而下,几步就到了谷底,四个人汇合一处。
雨终于变小了。陡坡上面传来人声,后面的队员相互照应着继续下降。我们四人几步冲上一个小坡,眼前豁然开朗,营地就在面前。
扎营、洗澡、生火做饭,一夜狂风搅动着迷雾,雨时下时停。

三、刀峰间的足迹
天终于亮了,营地上方浓雾弥漫,狂风仍然肆虐,还不时飘下些雨丝。
新人小红可能是第一次见到老天爷这样的阵势,表示一步也不往前走了。阿九他们经过反复商量,为了确保安全,决定下撤。我心里也在犯嘀咕,这样的天气,天门岭能上得去么?要不,咱也下撤算了。。。。。。
但老不和成象的态度十分坚决,一个字,上!没得商量。
浏阳队友过客反复找老不确认登天门岭的线路情况,看得出来,他是不想下撤的。
于是,过客和成象先行出发了。我磨蹭了一会儿,告别大部队,和老不一起紧跟而上。
对面山脊和昨天的防火道近似,中间四五米宽的松散沙岩,两边陡坡上是细密的灌木。目测高度不吓人,坡度也不是特别陡。踏上去才发现,坡度超过70度,光用双腿根本无法用力,必须拉住沙岩边的枝条,四肢同时发力才能登上一步。一次性雨衣被风吹得哗哗直响,一边衣袖已不知去向,耳边全是呼啸之声。好不容易上到坡顶稍缓处,发现这是一个三连坡!几步之外的第二个陡坡,光秃,荒凉,高耸入云。老不说,总共要上升600米,现在已经完成将近200米了……
身上已经全湿透了,这才三分之一不到……
我要回撤,去追阿九他们。
老不心虚地说,也好,你下去时要注意安全。
回头看看,刚上来的地方完全是个绝壁,这……要怎么下去?!
定定神,我在心里掂量了一下目前的处境。
现在回头下撤的话,眼前这个坡下去比上来要难,而且湿滑松散,十分危险。我们上来的速度虽然不慢,但大部队下撤的速度应该更快,不一定能追得上。昨天强度不大,休息一夜体能已经完全恢复,现在胳臂腿还十分得力,上升600米应该毫无问题。体能和技巧都不缺,其实我缺的只是勇气。
定下心来,埋头继续往上攀爬。岩石缝中低矮的映山红,被我们当成上升的抓手。成象的声音从远远的上方传来,被风吹得零零落落,不知道说些什么。
连续三个绝壁上升后,坡度终于稍稍缓了下来。但海拔更高,狂风更甚,夹杂着硕大冰冷的雨点,让人浑身发抖。老不终于顶不住寒冷,也穿上了一次性雨衣。
浓雾中突然闪出大片艳丽的红色,窄窄的山脊两边,一丛丛高过头的映山红在风雨浓雾中摇曳,如同上界仙子一般,妩媚而又高傲,注视着顶风前行的我们。眼前一高一矮两块巨石,如同把门的将军,左右护持着后面高达数丈的两块山岩,中间留有宽仅一人的石缝,这就是通天之门么?如此庄严,如此壮美,想要靠近却又如此艰难。
此处攀登的人还真不少,足迹避开突兀的石头和杂乱的灌木,时隐时现地往前延伸。成象他们刚走过的脚印和画在沙岩上的箭头也不时地提醒着我们正确的方向。
雨突然大了起来,两把伞在狂风暴雨中摇摇欲飞,只好停下脚步,在一个石凹里躲一躲。雨势刚一放缓,老不举着伞就跳了出去。
山脊的走势很乱,刀锋般的山梁,尖薄突兀、方向不一的小支脉,如同被天神巨斧随意砍削而成。老不拉住灌木,费力地爬上一块高过头的圆形石块,伸出手来拉住我。我实在找不到地方蹬脚,心惊胆战中被硬生生地拉了上去。上面不知来历的巨石互相挤压搭成混乱的空心桥梁,巨石间的空洞连头牛都可以掉下去。这里没有可以站第二个人的地方,老不远远地过去了,我只能小心翼翼地坐在石头尖上,双手支撑稳住重心,一寸一寸地往前挪,直到双脚稳稳地踏上下一块石头,才敢慢慢起身往前,又盯住另一处落脚点,象蠕虫一般缓缓移动。
终于挪到一棵枝干虬结的树旁边,抓住树枝,落到结实的泥土地上,松了口气。
足迹在一堆巨石前突然不见了。来回找了几圈,原来侧面看似绝壁,实则有半个脚掌的落脚点,绕过几步就豁然开朗了。对此线路开路人的敬意油然而生,真勇士也!
沿着勇者的足迹,我们越过了刀锋,攀过了绝壁,跨过了天门,终于登上天门岭顶峰!
老不看了看时间,2点零3分,从上午9点15分开始,历时将近5小时,期间有短暂的休息、吃东西、躲雨、找路,行进时间4小时左右,里程仅仅3公里。
成象和过客不见踪影,岔路口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往左是计划路线,从山腰到山谷,轨迹清晰,但有多处往返探路的迹象。老不留的后手是往右的山脊路,象是防火道,而且山脊路总是比山谷要简单。出发前和成象、过客都说了,天气不好就往右走防火道下山。
山脊路果然宽敞,脚下青草没膝,两侧鲜花夹道,下降虽陡,但很快进入人工杉树林,狂风渐息,雨势稍缓,脚步也越来越轻快。奇怪的是,路上没有任何刚走过人的消息,没有登山杖扎出的小洞,没有登山鞋踏倒的草茎,没有随手折断的枝条,什么也没有,就连蛛蛛丝也都好好地横在路上。莫非成象和过客没有走这边?后来才知道,这两位大侠果然去走计划线路了。
在人工林的边缘,老不大叫一声停下不动了。蛇!
我畏畏缩缩地上前,从老不身后偷偷看了一眼。一条褐色花纹的大蛇稳稳地盘据在路中间,占地足有脸盆大小,枯叶般的蛇头高高昂起藐视着我们。五步蛇!
任何蛇类我们都惹不起,何况这种森林霸王。赶紧绕道为上。远远地避开之后,我不断提醒走在前面的老不,走慢点,注意蛇。
海拔1300米的时候,小路在一座陡然升起的山峰前右拐,偏离山脊转入了山腰。是继续往山脊上行找路,还是任由这条清晰的小路带我们前行?纠结了一小会儿,老不果断决定放弃原计划,信任这条稳定清晰的小路,它总是以最合理的路径下降,一定是出山的路。
由山腰入山谷,小路平稳前行,把我们带入一个平坦宽阔的山谷平地,溪水两边长满了水生植物。再往前,路被疯长的植物湮没,在一个倒塌的屋基附近,我们失去了路痕。
老不在过膝深的杂草中蹚过来蹚过去的找路,我很担心他会再次碰到蛇。在这种海拔,气温刚刚好,雨也停了,正是蛇类出没的大好时机。草下面是沼泽,水深深浅浅,我们全然不顾,反正鞋子里里外外都已经湿透了。
路在一个奇怪的方向出现了。不是沿水向下,却是过水往对面山坡上升。我有点不敢相信,但老不非常肯定的说就是这里。没走几步,路上出现了一些糖果包装袋,再往前,又有丢弃的矿泉水瓶,那就对了。这是当地户外人登天门岭的捷径,这里是路餐点。这样一分析,我觉得由此至山脚最多不过3、4个小时,信心不由得大增。
时间已近5点,天色开始发暗,老不念叨着找地方扎营,我却一心想着下山。下了一天的雨,山上到处湿漉漉的,还有蛇!怎么扎营啊。
路果然是对的,虽然下降一阵子又有些许上升,但方向一直没有变,直直地通向山脚。路越走越宽,下降也越来越陡。海拔870米,只有2.9公里了,老不在前面跑得飞快。山路湿滑,我只好一手撑杖,一手拉住路边的杂草,放低重心,紧紧跟上。
又到了溪水边,过水,再过水,鞋子在清澈的泉水中洗得干净,又在湿滑的山路上再次泥泞。
一大片香蕉林!中间有一栋废屋。我从来没看到过成片的香蕉林,很稀罕地让老不给照了两张相。路已经变得坚硬紧实,是附近的人常走的样子,陆续又有户外垃圾出现,快到了!
小路最后在山谷中绕了一个小圈,然后直接陡陡向下,我知道,我们终于完成了。
6点15分,树叶枝条间闪出水泥涵洞和宽阔的水泥路,溪水奔腾入洞,老不正坐在路边抽烟。我飞奔而下,丢下背包,拿出压缩饼干,狠狠地啃了几口。吃喝休息过后,我们想起了四人小分队的另外两位队员。
但是成象的电话打不通。他们还在山上。晚上会下暴雨吗?天气预报会不会失误?
在路边找到一个等车的亭子,扎下营来,我们决定等成象和过客下山再一起回县城。但是直到晚上9点,电话还是没通。10点,电闪雷鸣,暴雨如约狂泄而下,我们真的担起心来。
第二天才知道,成象和过客走的山谷路极其凶险,到处是瀑布和深达腰际的溪水,路痕完全找不到,找路耽误了大量时间,往往要在瀑布中闯来闯去,一直走到子夜,才终于上了水泥路。我有些庆幸,老不这次总算没有纠结计划线路,是不是强迫症开始好转了?哈哈。
安然归来。感谢人间万象提供线路创意,感谢浏阳队友鼎力支持,感谢一起走吧走友的关注,感谢CCTV,感谢所有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14 21:14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出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14 21:16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山间小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14 21:17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小憩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14 21:17
未完待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15 06:45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16 10:10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16 10:14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浏阳帅锅-李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16 10:16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贴主自己先嘚瑟一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16 10:19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判官石。作者小雨童鞋在摆珀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16 10:21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这个角度来看,巨石的确像个判官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16 10:25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回望判官山顶。看游记贴说有人上去过,要用绳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16 10:26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俯瞰都庞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16 10:28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判官石后另有奇石,立于峭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16 10:30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判官石全身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16 10:31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16 10:32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香香和小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16 10:40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二连坡第一坡。感觉飞仙源的绝望坡弱爆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5-16 10:41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贴文发布前,请确认贴文内容完全由您个人创作或您得到了版权所有者的授权。版权声明
   



Processed in 0.025905 s, 8 q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