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7652个阅读者,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1-6-4 15:05

喻诗学对诗骚笔法的发展:喻兴一体,起兴转进



紫薇月温雅 发表在 清词古韵|诗词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9-1.html


王子居在《古诗小论2》里讲了喻兴一体,但例子很少,因为《诗经》的起兴大多不是喻兴,而后世文人诗在某种程度上远离了诗骚传统,所以他也没有举例。
为什么他能发现《诗经》中的喻兴一体?因为他自己创作的很多诗都是喻兴一体,而且他还运用了起兴转进(前文讲了几个例子)。

鸿声高过庭
白云四野垂,鸿雁队逐追。
多谢来相警,吾亦起高飞。

四野之上,天空之下,白云低垂;南归大雁,逐对相追。这就是作者上联诗为我们描绘的图景,淡然如同一碗清茶,可其中的意韵却深厚如一杯陈酒。
南归的鸿雁,是诗人最愿写就的词汇,也是每个诗人的爱儿。鸿雁,可比离情;鸿雁,可比才情。而在这阕诗文中,以雁起兴,诗人由鸿雁联想到了自己,让鸿雁给自己鼓励,给自己警示。
下联就显得很可爱,也很有意味,多谢高飞的鸿雁给我以提醒,告诉我也要努力高飞了,不能再这样浑浑噩噩地过活,而要超越目前的境界。
这首诗算是中国古诗歌中的豪放传统,以雁飞起兴,中规中矩。

坐庭诗
夜半添衣裳,思人未可忘。
风缓风还疾,断想复起想。

上联写无眠,下联则用风的一阵一阵比喻想念的一阵一阵,深得比兴的妙趣,让人感觉有无限的风神。
这首诗是典型的喻兴一体。如果我们不讲比喻的话,它是非常明显的起兴之作,每一联的上句是起,下句是兴。
但当我们发现其中的隐喻时,就会发现比兴一体的妙处。它的上句(起)隐喻下句(兴),我们用白话翻一下就会更明显:
“我对伊人的思念就好像这深夜无寐时不断添加的衣赏一样有增无减,我对伊人的思念就像这时疾时缓的风儿一样刚刚减弱一些、忘却一会但马上又强烈起来。”
总的来看,下联的比喻十分妥贴,简直就是喻兴之体的神来之笔。

芳草辞
芳草青青,共吾情之戚戚。既遥遥兮前路,况烟水兮低迷。逐延延兮无穷,更添我之踌蹰。
彼芳草兮,吾伊人之思。即荣荣兮日生,遑论吾思之深。即芳草兮日新,遑论吾思之真。
见芳草兮,念彼伊人,既佳德兮皎容,况内慧兮多静。幸彼芳草兮,使吾多思念之情。

王子居传承比兴作法,他的骚体不多,而他的骚体也是诗骚同运,比(喻)和兴经常不可分别。
这首诗的中下两阕,首联都是《诗经》式的起兴,但后续的写法又不同,中间一阕,是继续起兴,它与诗经中的起兴完全一致,就是看到景物、兴起思感。而下阕则是续兴而写,我们要注意的一点是前面两阕的第二句都是句号,但第三阕的第二句用的是逗号,这是因为第三阕是续兴而写,没有重新起兴。
而上阕的首句起兴同时用喻,以芳草的青青喻起相思之浓。而它的后面两联则象征与隐喻同运。芳草遥遥,铺展于前路,而烟水低迷,将它笼罩,隐喻或象征了爱情之路的迷离、遥远,它的意境与感情完全融为一体或者说它的感情完全用象来表达,令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个迷蒙的画境:一个人在烟水低迷的遥遥芳草路上追爱而去。而这芳草随着道路无限地延展了开去,无穷无尽的道路象征了追求的难以达成,更加重了诗人的踌蹰之意。
这芳草,和我对伊人的思念一样,一日日茂盛地生长,何况我的思念还是那么的深呢?而这芳草每日都更加新鲜,何况我思念她的真诚呢?这两联以芳草的荣荣之象和日新之象,来引发自己的深沉的、真挚的思念。应当说这两联也是有隐喻的,但它们的象之间的相似性似乎又不是那么强。
见到了这美好的芳草,我就想念起了伊人,她既有美好的德行,也有阳光的容貌,她内慧而喜好安静。我感谢这芳草,每当我见到芳草时,我的思念之情就忍不住生起。
除了不断的起兴、隐喻外,如果我们不从整体来观察,我们会意识不到整首诗运用的是博喻,它是博喻、隐喻、象征、喻兴共运的一首喻诗。
在这首诗里,他运用了一种心象一体的笔法来创作,“彼芳草兮,吾伊人之思”,将芳草和心中的思念混为一体,这可能是他后来所提意象的雏形,也是心象一体、物我两化的雏形。
如果讲诗学基础理论的话,“彼芳草兮,吾伊人之思”几乎是明确地把心象一体、物我两化、天人合一的喻诗创作方法给讲出来了。
如果不是我们解构了王子居多半部分的喻诗,我们可能在这最后一遍审读时就不能发现这首诗另外的涵义,那就是芳草美人作为中国古诗的诗骚传统中的主要意象之一,王子居为什么要通篇写芳草?这和他创作《龙山》之演一样,除了文学的抒怀外,他还在记录一种对中国诗歌的感悟,如我们上面所讲的他几乎明确地讲出了喻诗中心象一体的创作方法,这分明是中国古诗的一种创作理论。屈原的芳草美人,所喻的其实多是国家情怀,《芳草辞》中的喻,如果我们向人生理想、文化追求等层面去解构的话,它完全地能承受。这首作于莱农时期的作品,王子居将它归入《站亭集》里,显然他想让《站亭集》里的爱情之作更丰富一些,他想让他的爱情诗更单纯一些,也许是并不愿我们解构出更多。
事实上,王子居对喻兴之体有着特别的感悟,他的《秋思》也一样几乎是明确地说出了比兴的运用手法。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6-4 17:36
  欣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6-5 09:29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7-29 10:00
秋思
秋风撩罗帐,桂香潜入衣。
花开月正满,心与物情移。

我们发现即便是在王子居的绝句里,他也是时常运用那种层层铺垫为起、最后一句才兴的笔法。
这首诗前面三句是起,后一句则几乎就是讲起兴、天人合一、物我两化的奥秘了,起兴不就是心理活动见物起兴吗?而“心与物情移”虽不如“彼芳草兮,吾伊人之思”那样直接用肯定句式讲“芳草(象、物)就是我的思(我)”,但也一样指出我的心是随着物(象)的情态而变化的。
那么王子居起兴之作的最神奇作品是哪一首呢?是他的《秋风引》。

咏怀•弹铗
弹铗弹铗,铗音壮哉。志士慷慨,其心远哉。悬铗悬铗,光不显哉。志士踌蹰,须待时哉。
鼓琴鼓琴,琴音和哉。君子仪端,其心正哉。盒琴盒琴,声不扬哉。君子晏机,待宜人哉。
作歌作歌,歌声越哉。君子福患,与民同哉。缄唇缄唇,言不发哉。君子洗心,使意诚哉。

这首诗以音为咏,分别以剑铗、古琴、作歌为喻,讲的是古代传统文化里比较典型的志向、德行、理想。
这首《咏怀》腔调激昂又充满堂堂正气,是咏怀、抒情、励志的上品,可为自我鼓励的座右铭,通篇四溢着男儿志气和豪情。
弹铗,这声音是多么的雄壮,男儿志当壮烈高远,怎能不时时待机求发。世界有着太多挑战,把这柄利剑藏于胸中,时刻提醒自己要志存天地四方、勇往直前。作者在二三阕通过鼓琴、作歌,来讲君子需仪端、晏机、忧福患、勤洗心,方能不负这凌云之志、男儿之躯。
这首诗也是喻兴一体,每阕的首联是以声显为喻,然后第二联写君子志士的理想、操守。而第三联以声隐为喻,写君子或志士的洗心待时。
弹铗则壮、鼓琴则和、作歌则越,悬铗则光不显、盒琴则声不扬、缄唇则言不发,都概括出了事物的典型特征,而这些特征又恰好契喻于君子的出或隐的选择。这首诗在对事物典型特征的概括上是很下功夫的,而典型特征的相似性也正是比喻成立的基础,这首《咏怀》可算是喻兴一体最典型的案例了。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贴文发布前,请确认贴文内容完全由您个人创作或您得到了版权所有者的授权。版权声明
   



Processed in 0.016142 s, 9 q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