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博客自传 265
500个阅读者,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1-6-11 06:07

博客自传 265



1193489585li 发表在 荷韵轻香|散文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1.html


继续收拾

找个木匠?说得轻巧,你以为木匠都是为你准备的啊,就算站街的二木匠都不是贵得很就是不上门他们说:这点小活不值得干,要不你就多花钱。我听完想想算算抻抻摇摇头心说:还是先等等吧,好在还有防盗门可以把新房子锁起来里面空无一物就不会招贼,他们通过纱网就可以看明白。虽然暂定先不管那七扇大门但它们斜倚在门边就像七个大汉子没吃饭一样变着个大黄脸也不高兴,铺地面的俩家伙单就业务水平也不咋样还别说道德,给我拿下门来铺好地面还说等几天干干我自己就可以安装很简单,他们不会不知道地面高出三公分根本无法再把原先的门装上吧,他们是故意不说吧,这是烤薯啊,这是糊弄城里人啊(想起一句农村人笑话城里人的顺口溜:城里人不懂门,拿着扒谷当尿盆拿着白饼当结子。),这是逃避责任啊,拿走工钱叫我自己安装,我咋安装?地铺的咋样啊?

还是从站街揽活的农民工里找的封阳台师傅这些人,一大溜站在大街两旁经常有活的地方久而久之就成了劳务市场还有分工合作,封阳台的一帮铺地面的一堆干装修的一伙刷墙面的一组这一队那一排来个外人就齐胡啦的聚上并开始七嘴八舌,有人听听没有自己的戏就开溜也有人帮腔成事也有砸炮的买卖不成都不成,叫你没面子降价不好意思落楼但,也有把客人糊弄高兴接下活来显摆干着活叫苦挣你钱不足再坑你一把的我就碰上这样的给铺的地面好像来这里就是摸胡抓阄打创头但没有办法,像这样的小活又不成套又不规矩就必须有他们来补齐市场漏洞但若有公司干你也掏不起贵死人的钱而且,干活的也还是这帮人公司就是个交过税的狗头因此,这次找个年轻的跟我年龄相仿的师傅他跟我来看过还有测量数据还画一个简单图样也规定了铝合金的厚度以及安装时间,我看他有些真事的模样就稍稍安心。那会儿刚刚时兴铝合金已经鲜有用木料制作阳台的用户我们楼上就是也不便宜,我的对门用的是茶色铝合金制作的前后阳台就是多花钱还黑乎乎的不明快但,阳台师傅们都是揽下活来以后看看缺什么料现去买再自己加工,一般需要三天他说。

阳台封装那天还是他一个人用三轮车拉来我想你不找人帮忙我就得上其实也无所谓只要活干的漂亮顺利不危险,玻璃是他自己一趟趟扛的我只负责拿轻快的铝合金也把我累够呛但是,在安装过程中就有个小问题没有解决好他就开始说自己最近停了近一年时间去干其他现在刚刚上岗有个把月,是有些生疏就说明天再来一趟而且三说两说他就透露了自己的住处我媳妇就问:那你是不是那里人,你家是不是那个村。他就说是啊你很熟吗然后就一来二往越说越熟都快成一家人了都因为,我媳妇他叔就与他一个村但是媳妇说起她很得意的叔叔他就不太买账因为,他说厉害不厉害有钱不有钱地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谁知道谁哪天挨了黑石头我就想啊,人都是自以为是个好人特别是有点能耐挣点大钱在某一区域范围内就会有很多人看得起受尊重但是你,对他好对她好却不可能对所有人好也就一定会有人看你很烦而且你的确对他很不好过就算是天然反感也有可能因此,我们跟阳台师傅还在继续对话而且不定哪里恰巧他就开始吹嘘自己说还会干木匠我们一听就来了精神说:这不是正好就逮着你了,反正明天还要来一趟,带上锯带上锤子我买好钉子,把我这七扇门来修修改改,工钱少算点,这就是一个村的人乡里乡亲的缘分,我和媳妇是一脸笑容。




亲自上阵

其实阳台师傅听完我们要他明天来连门一起修修的事以后不是奇乐意却是没有办法一是的确明天还来一趟二是,老家一个村人乡里乡亲三是,还没有结账因此就捏着鼻子答应下来。其实对他来讲这点活会得不难次日没用俩多小时,连阳台扫尾带把我的七扇门割去四公分再托上底挂在门框上就很像回事儿,中午留他吃饭他说还早还是赶快上街再去揽个活干最要紧因此,与他结完账他笑呵呵远去我们也好像把失去的丢掉的被骗的又赚回来似的很高兴其实,后来我与媳妇多次回她老家看望她叔叔,就没有再见过阳台师傅。

拆迁楼忙活到这里本来搬家也行可有时候人的想象无穷就会不满足这一次轮到我想显示一回可谓人生稀罕事因为,我在天坛随二哥摆过小摊卖过装饰五金也见过很多人在天坛买装饰材料石膏板石膏线水曲板密度板门边窗户边木方木线墙角线立得牢地板胶等很多因此,就感觉自己跟装饰很紧密的关系是天然的不外行因此,恰好自己来了套新房不露一下手很是亏得慌一样就想试试想的简不简单,去天坛我多熟悉啊,保证不会买贵了也不知道当时凭的什么信心都认得我是谁啊,做买卖只认钱没有白送给你的一点这是现在的想法。

决定之后我就开始往天坛市场二哥的摊位跑,先去买了一些两公分半的墙角线根据墙角长度又在二哥那里拿一包棕红哈巴粉一小桶清漆和一些钢钉,然后回家把哈巴粉用水在小盆里稀释再用一块抹布蘸湿哈巴粉的颜色并均匀地涂抹在木角线上晾干,之后再刷上两遍清漆晾干备用。拆迁楼的天花板到地面那会儿就从三米缩短到两米八了已经也不知能省多少料,铺上三公分的地砖再踩一只四方凳一伸双臂恰好摸到顶棚不费事因此,就开始自己上来下去地在拆迁楼里干自己的装修很得意也很有成就感可是,时间一长举着双手仰着大头鼻子眼睛和手臂就开始又酸又花还疼痛而且,更关键的是木角线虽然很轻用钢钉固定在天棚墙角上很容但两角相交处就很难处理,割来割去就是割不对两木角线的角度不是对起来开着口就是对不起来根本就扒着缝,看来很多事情你想明白在理论上可就是眼高手低实际上的操作非常难,最后没有办法只好在妻子的规劝原谅和称赞之下赢回一点面子,看常了就不会再去仔细看墙角开着口也行也不难看可以忽略也没有很多外人来看就算看出来也不会笑话就这样挺好其实还真是挺好看搭上眼一看,对门老婆过来一看就说:呦,你家还吊了顶啊,奇好看。其实我不光有自己的实干还有一个自以为是的绝妙利用一个大胆的空想设计就是封好后阳台以后,厨房原先有一个木制后窗户正好把后阳台和厨房隔开但是,现在后阳台已经封闭这个窗户就显得很浪费空间而且两扇窗户一开后阳台就没法再站人等于白瞎不好开窗因此,我的设想计划就是把窗户的两扇门拿下依照窗框的尺寸做一个两边都可以伸手的碗橱,如果两边有玻璃推拉门就更好,既卫生又不阻挡光线还能通风也不算私拆乱建。

就这样在我的新拆迁楼四间屋的屋顶四边自己钉了一圈棕红色的木角线算是给了我的家一个装修还是亲自下手干的很满意而且,一个人一边干活一边幻想设计展望未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其它门边窗户边都没包起来墙裙也还是水泥涂的铁红防锈漆那么高那是一个傍黑蚂蚱眼子时刻我记得,我得意着在我们楼前太平街上向西走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看到我大哥的身影他在弓着腰一辆东风三轮车门前,我又歪头一看就叫了一声“大哥”不相信似的,当大哥抬起头循着可能有些熟悉记忆的条件还没有被完全遗忘干净的反射声音转过脸来慢慢看我端详混沌一会儿才,好像确定我真的是他弟弟一样的眼神很不相信有疑惑,我们怎会在这个地方巧相遇又不是在父母家他说:单位刚刚分了房子啊,在这小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6-11 15:38
留个记号,说明淡如竹读过了,这一口气很长的话语要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6-12 10:28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7777 s, 8 q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