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4093个阅读者,29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1-7-6 10:33

[原创]落日孤烟,玉门关惊艳了时光



多多来了 发表在 游记·影像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39-1.html


落日孤烟,玉门关惊艳了时光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也许每一个来到玉门关的人都会不能免俗地吟诵王之涣的凉州词,尤其是目睹了在风沙中残存的玉门关之后,更会有一种壮士悲歌之感。也是因了王之涣的凉州词才特别关注玉门关。残阳如血,劲风如刀,风云诡谲的玉门关,碧蓝得有些孤寂的天空映衬着这段断壁残垣,壮观中透出悲怆,孤傲中显现悲壮,苍凉中隐忍悲愤,但看不到悲凉、悲伤和悲悯,遥望西北边的广袤荒原,不由感到玉门关虽然孤单单地矗立在荒漠中,可它依然巍峨,依然雄壮,依然势不可挡!面对着废弃的城,看大漠孤烟,看长河落日,虽然手中的羌笛唤不来关内的春风,唤不回孤城的杨柳,但能召唤远上的黄河,舒卷的白云,能凝视直上漫漫的黄沙,能震撼孤城中的万仞山。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恭喜,该文被华声论坛首页选录,特奖励花生2,玫瑰2。请查收!~】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7-6 10:37
【正宫 绿幺遍】 玉门关

大漠孤烟直,
边关春风迟。
黄沙万里,
白云千尺。
戈壁无际,
驼铃无息,
春风无期,
罡风吹老苍凉史。
谤誉,
关外杨柳听姜笛。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7-6 10:38
如果说这世间有一个地方能贴近孤独而又能自由灵魂,我想那一定是玉门关。壮阔的玉门关,穿越了历史,一直走进我的视野,曾经是那样遥不可及的雄关,那个张骞历尽千辛万苦两度出使西域经过的玉门关;那个大将李广利没能攻破大宛,汉武帝不让他率领将士回到中土,大军被拒的玉门关;那个班超垂垂之年挥泪写下"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的那个玉门关;那个经过漫长历史无数次变迁,原址已经变得虚幻,已经成为历史符号,永不磨灭的玉门关。曾经希望有那么一天,可以近距对他,面对千古而厚重的关隘,发思古之幽情,发缱绻了人生几十载的那一份追梦。当我亲临这块长云黄沙,荒漠枯草的关隘时,其破败、寒酸和孤寂让人黯然神伤,落泪,相对于任何一个景点,玉门关被千百年岁月的侵蚀,已损失了当年战马嘶鸣,刀光剑影的样貌,现在的玉门关,荒草白沙,空旷寥廓,看似是一个夯土堆的遗迹。站在观景台西望,仿佛还能看到金戈铁马呼啸而来,仿佛还能听到壮志柔情如泣如诉。面对如此的沧桑与深沉,你会突然觉得,曾经对历史的惆怅、对生命的感喟,对荣辱的得失,曾经有过的委屈与纠结,都淡若轻云,都不值一提。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7-6 10:57
没有了金戈铮亮,没有了战马嘶鸣,没有了旌旗飞舞,只剩下一座孤零零的关城遗址。汽车在戈壁滩上行走,一望无垠的戈壁,阻隔了遥远的时空,在孤寂的时光里煎熬,被寂寞的空际包裹,十月西北的风沙并不是很大,空气是透明的,好像阳光是直接投在了整个大漠上,放眼看去,天际之间就就是沙的世界,一路上,很少看见有树木,只有在沙漠里默默的骆驼草和一堆堆的小土丘,没有看见村落,也没有碰见人家,只是偶尔会有一两辆旅游车超越,也很快会消失在天际尽头,淹没在一望无际的黄沙中。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7-6 12:39
春风不度的玉门关千年来孤独屹立在荒芜的塞外。所见皆有迹,满目是苍凉。雄关万丈,烽火狼烟都已成为过往,在这座一座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的孤城中,纵横两千多年的时光里,黄沙直上,白云翻卷,群峰万仞,孤城巍峨,故人烈酒,征夫离殇,春风不度,杨柳不青, 西北的荒蛮粗犷愈演愈烈,古人云云的春风真的很难吹过大漠深处,王之涣凉州词的意境,越去感触,越觉悲壮。古今的边塞岁月,非常人能长年忍耐。边塞地区壮阔、荒凉的景色,悲壮苍凉,流落出一股慷慨之气,边塞的酷寒正体现了戍守边防的征人回不了故乡的哀怨,但这种哀怨不消极沉沦,而是壮烈广阔。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7-6 12:43
孤独的美艳,是决绝的大美。袒露胸膛的群山,是他的臂弯,一眼望尽的戈壁滩,是他的画布。寥廓的苍穹,任他守望,成为眼中的那一湾心海。曾经向往着在玉门关的茫茫大漠间结一草庐,把酒当歌,快意恩仇。玉门关,一个隐藏着无数传奇的地方,她有种一种神奇的魔力,吸引着人们争相前来,一窥其貌。站在这“世界尽头”的文明边缘,我仿佛能看见这样一幅场景:傍晚时分,夕阳映照下的玉门关一片金黄,一队商旅满载着从中原采购的丝绸,补充完寄养,走出阳关城门,向着西方看不见尽头的大漠深处前行,伴随着阵阵驼铃,商队越走越远,慢慢消失不见……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7-6 16:32
站在观景台上,凝望着这苍茫的大地,夕阳已斜,长河落日,烟孤漠大,圆日残照 ,边陲大漠中壮阔雄奇的景象尽收眼底,阔大的境界,雄浑的气象;荒凉的原野,单调的戈壁,这情这景,曾经无数的将士征战沙场,将军百战,折戟沉沙,饥餐胡虏肉,渴饮匈奴血,最后马革裹尸,长眠于这戈壁大漠,长风几万里,不度玉门关,如今,金戈铁马的烽烟岁月已经过去,这座汉代的玉门关,日渐荒凉,被遗忘,终被废弃,留下的只有已逝的痕迹 。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7-6 17:02
这里是张骞历尽千辛万苦两度出使西域经过的那个玉门关;是大将李广利没能攻破大宛,汉武帝不让他率领将士回到中土,大军被拒的那个玉门关;是班超垂垂之年挥泪写下"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的那个玉门关;是大唐的玄奘法师到印度取经进出的那个玉门关,是经过漫长历史的无数次变迁,原址已经变得虚幻,已经成为历史符号,永不磨灭的玉门关……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7-6 17:19
玉门关是古代中原通往西域北道的咽喉要塞。 丝绸之路最繁华的时候,每天来往通关的使者与商队络绎不绝,驼铃阵阵,人喊马嘶,好似一副西域版的清明上河图。然而如今,当你看到苍茫戈壁上只剩这一堆方形黄土时,不禁唏嘘起千百年来历史长河的残酷演变。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7-6 17:21
劲风刮来,吹落一层黄沙,黄沙扑来,邀约一群同伴,但是它依然巍然耸立在这里,不说一句话,不给任何人任何东西只有遐想,它已经老了,只让你看它几眼就行了。它的辉煌已经过去了,属于它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7-6 19:13
玉门关终究还是不能避免变成残垣的命运。在这旷野中,它所有的同伴都走了,只剩下它对抗着大漠肆虐的风沙和无边的寂寞。回首黄昏下的玉门关,它与孤单的黄色、低洼的芦草为伴,它的记忆只在那鼎盛的大汉王朝,虽然迟到后觉醒的人们开始了对环境的保护,开始了对自然的敬畏,开始了对历史的尊重。不远处的汉长城,早只剩下一团团的断垣残壁,哪怕只是看着,都得小心翼翼,深怕一阵清风而过,又会吹走大片长城上的黄土层。自然风化下,又将有多少人类文明消亡殆尽......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7-6 19:14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7-6 19:14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7-7 06:43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7-7 10:59
汉代城障坞堡的周围,一座座雄伟的烽隧依旧巍然矗立在无垠戈壁中,虎气雄风不减当年,仿佛手执戈矛的甲士刚刚登临过,战斗的硝烟尚未散尽。“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烽隧附近的陶片、珠器残件和丝绸纺织品等遗物,“戍客望边邑,思归多苦颜”,汉西域都护班超,在边塞度过了大半生的岁月,晚年时请求皇帝允许他在离开人世之前回归中原。他给皇帝上书说:"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班超的名句,给玉门关增添了隽永的情韵,慷慨悲壮的精神,是我们祖先留下的珍贵的精神财富。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7-7 11:00
没有村落,没有高山,甚至没有树木,没有河流,有的只是茫茫戈壁,无尽的孤独。站在这“世界尽头”,文明边缘,仿佛能看见这样一幅场景:傍晚时分,夕阳映照下的阿尔金雪山一片金黄,一队商旅满载着从中原采购的丝绸,补充完寄养,走出玉门关,向着西方看不见尽头的大漠深处,伴随着阵阵驼铃声,商队越走越远,慢慢消失不见……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7-7 11:00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7-7 11:01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7-7 11:02
黄沙、戈壁、骆驼刺、几处已快被岁月风化,被时间刻蚀的遗迹在远处诉说静谧与苍凉;玉门关遗址前遥望远方的骆驼,似在凝望,也似在思索。随着它的方向眺望苍穹,曾经边塞的变幻风云,已不能再见,一切归于宁静之中,再无喧嚣。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7-7 11:04
那缱绻于天与地之间的白云似要将烽燧与寰宇相连,把孤独注入恒久之中,制成文明与自然相合的佳酿,时间愈久,愈是透彻明亮。只消一望,便沉醉其中,感知古今变幻,陵谷沧桑。白云缱绻着无边的蓝天,绸缪着孤独的烽燧,无论如何变幻,终不忍离去,仿若要做联结文明向永恒的桥梁。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贴文发布前,请确认贴文内容完全由您个人创作或您得到了版权所有者的授权。版权声明
   



Processed in 0.021521 s, 9 q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