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7436个阅读者,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1-8-10 11:34

重新解读武松的柳条箱[原创]



蓉兒 发表在 灌水专区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60-1.html


  我们先了解下央视版水浒传中对武松这一情节的处理。张督监亲至管营处要走武松。张督监给武松介绍女朋友玉兰。武松和玉兰亲密相处,武松把家门钥匙交给玉兰。中秋夜玉兰私入武松卧室(被家仆调戏)。中秋夜武松出门捉贼,玉兰欲阻又止。中秋夜武松被捉,玉兰当面撒谎,间接指认武松为贼。
  明线如此,暗线可推出:张督监安排玉兰栽赃是既定方针,玉兰自始至终是同谋者。武松把钥匙交给玉兰时,玉兰说:“哥哥真是直肠子。”下意识道出自己居心不良。这个改动是逻辑自恰的,但是和原著却不一样。
  原著的线路是这样:武松成为张督监私人保镖。有人有求于张督监先要打通司机或秘书的关节。武松买了个柳条箱子把受贿财物锁于箱中。中秋夜武松参加了张督监的家宴,这绝对是心腹的待遇。宴中张督监为媒将玉兰许配给武松,这绝对是心腹的心腹的待遇,在高度兴奋中武松连饮十几杯,感觉要把持不住了,怕出丑,告辞,回屋,此时已将近三更,可以推想出此时武松躁热浑身,一柱擎天!为了降温就在院中耍了一通棍术。刚要躺下就听到有人喊捉贼,出门又碰到玉兰……其实玉兰的出现不是为了栽赃,而是为了把武松引诱到陷坑中。
  为什么电视版本都和原著不一样?如山东版、央视版等等。
  这就要说到读者的误读,包括我。多数读者都是这样,认为武松是干净的,不是贼,必须要有人栽赃才能摁住武松。山东版是家丁“左手捯右手”给武松栽赃,央视版是玉兰“骗取”钥匙给武松栽赃,总之是要把赃物硬塞给武松。
  也不知是哪一天,我突然开窍了,原著是对的,根本不需要别人栽赃,武松本身就不干净!武松为什么买个柳条箱?因为要装钱。钱是哪来的?受贿得来的!这是“非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张督监明知柳条箱里的财物不是偷来的,但就要说是你武松偷的,你武松怎么辩解?说别人送的?谁送的?有人认吗?武松说不清,也不能说,所以武松只能暗自叫苦!
  看懂了这个,也就知道,根本不需要家丁左手捯右手,也不需要玉兰骗取钥匙。经此一事,武松性情大变,对女人彻底心凉,甚至厌恶,对财物也是漠然,真的像个出家人了。在蜈蚣岭,武松把女人放了,把财物也散尽了,以后吃饭全是化缘,不付饭钱,真拿自个当出家人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8-10 11:45
  附原文:

  武松自从在张都监宅里,相公见爱,但是人有些公事来央浼他的,武松对都监相公说了,无有不依。外人俱送些金银、财帛、段匹……等件。武松买个柳藤箱子,把这送的东西都锁在里面,不在话下。
   
  时光迅速,却早又是八月中秋。张都监向後堂深处鸳鸯楼下安排筵宴,庆赏中秋,叫唤武松到里面饮酒,武松见夫人宅眷都在席上,吃了一杯便待转身出来。张都监唤住武松,问道:“你那里去?”武松答道:“恩相在上:夫人宅眷在此饮宴,小人理合回避。”张都监大笑道:“差了;我敬你是个义士,特地请将你来一处饮酒,如自家一般,何故却要回避?”便教坐了。武松道:“小人是个囚徒,如何敢与恩相坐地。”张都监道:“义士,你如何见外?此间又无外人,便坐不妨。”
   
  武松三回  五次谦让告辞。张都监那里肯放,定要武松一处坐地。武松只得唱个无礼喏,远远地斜着身坐下。张都监着丫环养娘相劝,一杯两盏。
   
  看看饮过五七杯酒,张都监叫抬上果桌饮酒,又进了一两套食;次说些闲话,问了些枪法。张都监道:“大丈夫饮酒,何用小杯!”叫:“取大银赏锺斟酒与义士吃。”连珠箭劝了武松几锺。
   
  看看月明光彩照入东窗。武松吃得半醉,却都忘了礼数,只顾痛饮。张都监叫唤一个心爱的养娘,叫做玉兰,出来唱曲。张都监指着玉兰道:“这里别无外人,只有我心腹之人武都头在此。你可唱个中秋对月时景的曲儿,教我们听则个。”玉兰执着象板,向前各道个万福,顿开喉咙,唱一只东坡学士“中秋水调歌“。唱道是: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
   
  只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高卷珠帘,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常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
   
  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这玉兰唱罢,放下象板,又各道了一个万福,立在一边。张都监又道:“玉兰,你可把一巡酒。”这玉兰应了,便拿了一副劝盘,丫环斟酒,先递了相公,次劝了夫人,第三个便劝武松饮酒。张都监叫斟满着。武松那里敢抬头,起身远远地接过酒来,唱了相公夫人两个大喏,拿起酒来一饮而尽,便还了盏子。
   
  张都监指着玉兰对武松道:“此女颇有些聪明伶俐,善知音律,亦且极能针指。如你不嫌低微,数日之间,择了良时,将来与你做个妻室。”武松起身再拜,道:“量小人何者之人,怎敢望恩相宅眷为妻。枉自折武松的草料!”张都监笑道:“我既出了此言,必要与你。你休推故阻我,必不负约。”当时一连又饮了十数杯酒。约莫酒涌上来,恐怕失了礼节,便起身拜谢了相公夫人,出到前厅廊下房门前,开了门,觉道酒食在腹,未能便睡,去房里脱了衣裳,除了巾帻,拿条哨棒来,庭心里,月明下,使几回棒,打了几个轮头;仰面看天时,约莫三更时分。
   
  武松进到房里,却待脱衣去睡,只听得後堂里一片声叫起有贼来。武松听得道:“都监相公如此爱我,他後堂内里有贼,我如何不去救护?”武松献勤,提了一条哨棒,迳抢入後堂里来。只见那个唱的玉兰慌慌张张走出来指道:“一个贼奔入後花园里去了!”
   
  武松听得这话,提着哨棒,大踏步,直赶入花园里去寻时,一周遭不见;复翻身却奔出来,不提防黑影里撇出一条板凳,把武松一交绊翻,走出七八个军汉,叫一声“捉贼“,就地下,把武松一条麻索绑了。武松急叫道:“是我!”那众军汉那里容他分说。只见堂里灯烛荧煌,张都监坐在厅上,一片声叫道:“拿将来!”
   
  众军汉把武松一步一棍打到厅前,武松叫道:“我不是贼,是武松!”张都监看了大怒,变了面皮,喝骂道:“你这个贼配军,本是贼眉贼眼贼心贼肝的人!我倒抬举你一力成人,不曾亏负了你半点儿!却才教你一处吃酒,同席坐地,我指望要抬举与你个官,你如何却做这等的勾当?”武松大叫道:“相公,非干我事!我来捉贼,如何倒把我捉了做贼?武松是个顶天立地的好汉,不做这般的事!”张都监喝道:“你这厮休赖!且把他押去他房里,搜看有无赃物!”
   
  众军汉把武松押着,迳到他房里,打开他那柳藤箱子看时,上面都是些衣服,下面却是些银酒器皿,约有一二百两赃物。武松见了,也自目瞪口呆,只叫得屈。众军汉把箱子抬出厅前,张都监看了,大骂道:“贼配军!如此无礼!赃物正在你箱子里搜出来,如何赖得过!常言道:'众生好度人难度!'原来你这厮外貌像人,倒有这等禽心兽肝!既然赃证明白,没话说了!”连夜便把赃物封了,且叫送去机密房里监收。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8-10 11:56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武松把钥匙交给玉兰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甜腻的“兄妹”生活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深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当面撒谎,心有愧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8-11 12:15
纠正,是张都监,不是张督监。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贴文发布前,请确认贴文内容完全由您个人创作或您得到了版权所有者的授权。版权声明
   



Processed in 0.019857 s, 8 q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