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598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1-9-10 17:31

教师节之际怀念以前教师的幸福生活[原创]



周梁泉 发表在 辣眼时评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6-1.html


教师节之际怀念以前教师的幸福生活

原创:永春周梁泉
微信公众号:永春周梁泉(欢迎搜索关注)

被分配到外山中学任教,并不出乎意料,但还是给了我一个不小的打击。拖到了报到期限的最后一天,我才在父母的催促下简单地整理一下行囊,开始前往外山。

外山与山外的联系就靠着一辆班车,一日一个来回或两日一个来回,有时还不一定。我的心情恶劣到了极点,在售票窗买了票后,径直上了一名乘客也没有的空车,选好座位坐下,眯上了双眼……

猛地,我被司机粗暴的吼声惊醒了。我睁开眼睛,只见仅容一辆车经过的路段中央停着一辆满载着砖头的拖拉机,几个年轻人正忙乎着,说是什么中轴断了。司机于是很和气地对我这位唯一的乘客说:“小兄弟,这拖拉机要修很久的,看来今天我们是没办法到外山了,你要么随我回城,要么自己想办法到外山。”我十分清楚司机满面笑容的真正原因,却也无可奈何,只淡淡地问了句:“这里离外山还有多远?”“可能几十里吧,我也不大清楚,我们这班车是轮流开的,谁都不愿去那鬼地方。”

有点儿赌气,也有点儿想寻找刺激,我下了车,迈着坚定的步伐向茫茫群山挺进。很快地,我就觉着腰酸腿疼,望着无穷无尽的死寂的S形山路,我开始感到心慌。

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突然隐隐约约地响起,使我兴奋得伸长了脖子,依稀可见身下不远处一个戴着斗笠的农民骑着脚踏车在艰难地爬行着。

车子意外地在我面前停了下来,斗笠下是一张陌生的“国字脸”。

“您是到中学的周老师吧?”

我奇怪地看着他,点了点头。“国字脸”接着说:“其实我也是猜的。前些天听人说,今年中学来了个新老师,姓周,师大毕业的。”我心里开始涌动着一种异样的感受。

“上车吧。”“国字脸”说。

“这路都是坡……”

“别客气啦,天都快黑了。”斗笠下诚挚的目光令我无法抗拒,我只好上了车。

“您有没有孩子在中学念书?”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望着“国字脸”背部一幅幅变幻莫测的汗水图案,我觉得自己挺俗。

“以前有,如今都出去了。”“国字脸”似乎并没有觉察出我的尴尬,喘了一口气继续说,“我今天就是送小儿子到城关上车的。他今年刚考上大学,师大,跟您同校。”语气颇为自豪。

“还是我来蹬会儿?”由于吃力的缘故,“国字脸”一直弯着腰站着踩车,我深感不安。

“力气活还是我们来。”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天空一阵阴暗之后就开始下起雨来。“国字脸”停了车,拿出一张长方形油布,油布的三分之二处有个圆孔,“国字脸”把头套了进去,把长的那一端拉过来盖在我头上。我坚决不肯,谁都清楚,坐在前面的才是雨的主要打击对象。

“国字脸”火了:“明天中学就开学了,你要是感冒了,怎么上讲台教学生?”

时已电闪雷鸣,暴雨倾盆,“国字脸”精心庇护之下的我早已泪流满面。我明白,今生今世我惟有努力工作,别无选择。

(1991年9月10日深夜草于外山中学)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贴文发布前,请确认贴文内容完全由您个人创作或您得到了版权所有者的授权。版权声明
   



Processed in 0.011896 s, 8 q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