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586个阅读者,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21-9-12 11:26

[原创]阳关落日圆



墨客 发表在 荷韵轻香|散文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1.html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夕阳下的阳关,断垣破壁,烁石残墩,沙丘纵横,给人“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凄凉。昔日的阳关古城早已荡然无存,唯有被喻为“阳关耳目”的烽燧,孤立于大漠戈壁的墩墩山上,犹如一位寂寞的老者,沉默在苍茫的大漠戈壁。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这座被流沙掩埋的古城,曾是丝绸古道,军事要塞,西域门户,曾是短兵相接、刀光剑影的古战场,那“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雄浑,那“铁骑金戈,血染山河”的豪迈,随着岁月都己湮灭在茫茫的大漠之中。
  阳关,在古代早就成为了送别伤怀的意象,是一种远离故乡家园的惆怅,著名的《阳关三叠》便成为了古人惜别的情绪表达。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王维在送友人元二写下这首千古绝句时,其实阳关早己被废弃多年。
  站在王维笔下的阳关,我的思绪搁浅在荒凉、冷寂的沙漠中。一把黄沙,一座遗址,一轮夕阳,一道延伸至天边的丝绸之路。在依稀远去的驼铃声中,我仿佛又看到了烽燧升起的狼烟,看到大漠跋涉的张骞,看到持节西行的苏武,看到满身征尘的李广,看到从印度取经归来的高僧玄奘······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沧海桑田,朝代更替,夕阳仍是那轮夕阳,黄沙依旧是那片黄沙,但阳关却早已物是人非。岁月只留下名胜古迹,历史只记住英雄名人,但有谁记住了那些“黄沙足今古,白骨乱蓬蒿”的灵魂。
  伫立在夕阳下的阳关,一股思古幽情涌上心头,我仿佛成了一个身披盔甲的兵卒,感受着唐诗宋词的阳关情愁。“弱水应无地,阳关已近天”,“属国征戍久离居,阳关音信绝能疏”,“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这些出征将士很少能够生还,他们久居边塞,心念中原故乡,经历着万般乡愁苦情。
  怀古感今,让我不禁想到赛图拉哨卡,这个海拔高度三千八百多米,位于新疆最西的边陲,是清政府建立的第一个军事哨所。
  清朝最后一位皇帝溥仪逊位,驻守赛图拉的清军并不知道清朝己经灭亡,当国军前来接防时,这里的清军已经是第三代驻军了。一个穿着破烂清朝军服,杵着拐杖的老人问:“清朝亡了?”国军士兵说:“亡了。都亡十多年了!”“哎,亡了就亡了吧,谁来都一样,只要守好边境就好了”。
  然而,又过了几十年,当解放军前去接管时,此时驻守的国军士兵根本不知道国民政府早已败退台岛,他们眼含热泪地说:“你们可来了,我们等着换防等了四年了!”又看着解放军战士身上崭新的军服,羡慕地说:“什么时候又换装了?”
  这就是中国军人守土安民的精神,这就是中国的脊梁,无论身处那个时代,他们一茬茬守卫着国家边疆。
  这里没有风花雪月,只有沙漠中盘旋的苍鹰,他们在荒凉与寂寞中,耗尽了青春、耗尽了生命。当我们在读古人的边塞诗时,读到的是边陲风光的瑰丽,金戈铁马的豪迈,大漠孤烟的壮阔,却很少从豪迈中读出悲壮,从瑰丽中读出伤感,从壮阔中读出寂寞。
  他们去阳关是一种无奈,我们来阳关是一种缅怀。其实,那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为我们负重前行而已。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9-13 10:34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21-9-14 17:20
怀古感今,让我不禁想到赛图拉哨卡,这个海拔高度三千八百多米,位于新疆最西的边陲,是清政府建立的第一个军事哨所。

故事里的故事,现在应该不会了吧!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贴文发布前,请确认贴文内容完全由您个人创作或您得到了版权所有者的授权。版权声明
   



Processed in 0.017834 s, 9 q - sitemap,